《神偷小千》

第60章 七星神湖母子活

作者:李凉

正是明月当空。

在接近七星山的漓江中,小貂儿似已化为神迹,它本就属于这里,似乎一切七星山神秘就集中在它身上。

只见它幻化成一道光影,把小千和大板牙拖窜而起,顺着一道瀑布直冲顶端,那是悬崖半壁的裂缝,它已往缝隙钻。

它似乎能排除奔冲撞的力道,直往深洞钻去。

这瀑布正是七星湖泄流的水,溯源而上,自能抵达七星湖。

小貂儿没有潜回湖面,而是直接拖向那神秘洞中。

石洞依旧呈暗红色,透向洞顶尖锐石钟rǔ,那洪荒巨兽的血盆大口,露着几许的恐怖和神秘。

小貂儿将两人摆在水面正中央,随后又在多支石钟rǔ中找了些似是浓胶透明的东西,一一灌向两人口中及伤口,然后静静的等着。

抵达此地的它,似已不再悲戚,好似奄奄一息的小千和大板牙在此将能复生般,使它如此安详的等待。

终于

当明月正放光芒时

那神秘七道光束已分成七个不同方向照向小千儿和大板牙,将两人裹包起来。

两人在光网包围下,已泛起淡淡红光,竟慢慢浮出水面,好似飘空气球般,一无重量。

小貂儿此时也掠向了光网,静静地躺在小千儿怀中。它似乎也欺待着什么,已闭上了眼睛,默默地好似沉睡了。

光网交错地在两人身上扫瞄,似发出淡淡而急促的咻咻声,从淡红色转为橙黄。

两人身躯已渐渐转为透明红色,任由光线穿射而过,那神奇力量已渐渐发挥。只见两人伤口渐渐泛红而收缩,好似岩浆般,慢慢的熔合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

光网已从橙黄而黄,转为黄绿,而变成透青。

光线似被揪得更紧而快绷断般,咻咻声已转为嗡嗡淡鸣,两人罩在光网中也跟着泛青,宛似裹在透明青色薄纱翼之中。

淡淡的葯香也随之泛出,这正是治伤的最主要原因。

无法解释葯香来自何处?若想强行解释,该说是月光透过七座神秘山峰而汇集于此,这之间必有天地灵葯深藏山腹中,透过光线的挥发而传向了此处,才造成光束有疗伤之效。

光线揪得急,两人身躯也开始颤抖,似乎整座石窟都在颤动。

鸣声也随之加急,像蜂翅在震动、愈来愈急,像要扯揪四肢百骸肢离破碎般。

猝然间,小千身躯经脉已浮现红色,一条条在青光下看得清清楚楚,不断运流着光影,他突然已张开眼睛,就此复活了。

他感到讶异,为何神秘光线会在他身上运流?像是调气一般冲斥四肢百骸,若有所悟的赶忙运起“大挪月神吸力神功”,果然引导着光流在体内流转。

每运行一次,身躯就轻了几分,他感到无比的兴奋。

“三光者,以月为神,是日月神……月有神则神往之,神往之则心近之,近心者将能挪移浩瀚江河……吞吸天地灵气……”

小千欣喜若狂:“对了,吞吸天地灵气!这竟会跟武帝的神功相同?”

他又想着种种,尤其是偈语“日月星三光合并,天下无敌。”

他现在不就是在吸取月光或是星光?

“我想通了!”

小千欣喜万分:“原来武帝的功夫就是源于七星山,他并未来到此处,所以无法得知月光亦能吸收,只要我吸收了日月星三光,不就应了那句话而天下无敌?”

猜透这秘密,似乎比他死里逃生还兴奋。

当下他可不客气,运得神功,把神秘光吸个够本。

除了他有了变化,大板牙也渐渐有了喘息,平稳的呼吸着,神秘地灵又将他给救了回来。

小貂儿在此时渐渐脱去那身蓝毛,披换了一身细白柔软外衣这光网已使它脱胎换骨,似乎这就是它延寿十余年的秘密吧!

直到五更天——

光网揪急在最高鸣之震荡后,已渐渐地平息,七道光束也弱了下来,从强烈青蓝转为淡蓝而代为先前的淡红,然后光束就消失了。

小千和大板牙已慢慢降至水面,一切都已恢复了原状。

小貂儿已苏醒,见着自己已换成白毛,感到无比兴奋,爬向小千胸前,伸手去揪他的鼻子。

小千已呵呵笑了起来:“小东西,你被吓着了!”

小貂儿想装怒的怪叫两声,但终究忍不了小千复活之喜悦,已高兴地跳起来了。

小千道:“人嘛!死几次也算不容易,活了就好啦,没有你,我还真的长不了命,咱们先把大板牙送出去,免得他醒来大惊小怪的。”

小貂儿马上点头,遂跳入水中,拉着小千和大板牙再次潜入水中,离开此神秘窟。

不久,他们已浮出七星湖面。

黑衣女子早就等在湖畔,秋芙躺在她身边,仍昏迷不醒。

清晨已至,朦胧中见着宁静湖面浮上身躯,黑衣女子已立了起来,眼眶含泪,急道:“小貂儿,他怎么了?……”

小千闻及声音,登时紧张:“有人?”想再潜回水中。

小貂儿此时却高兴地掠向黑衣女子,似乎老早就认识的嘻叫着。

小千怔诧:“怎会如此?她是谁?”

反正小貂儿已掠向她,也不必再躲,抬头已往她瞧去,全身黑漆漆,什么也没见着。

黑衣女子已含泪向他招手:“小千儿,你没事吧?”

小千登时如被抽了一鞭,这声音听得好熟悉,入耳竟如此亲切。

“娘?你是我娘?”小千儿激动地叫了起来。

黑衣女子热滚盈眶:“千儿……”伸手想擦泪,触及黑巾,已摘了下来。

那脸恬静安祥而带着点抑郁,正是绿娘。

“娘……”

小千激动得混身发抖,顾不得大板牙,已拖着他,霹雳叭叭,打得水花四射,快捷地游向他娘。

一上岸,抱着他娘,激情之下,两人皆热泪盈眶。

一是孤儿,一是寡母,两人从小相依为命,本是死别,如今又生逢,那股喜悦,那股兴奋,就算抽他千百鞭,也难以让他感到痛楚。

“娘!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娘没办法……”

“为什么没办法?”

绿娘含泪一笑:“娘当时不就快离开人世了?”

小千蓦有所觉,“对呀!孩儿都埋了您,您怎么又复活了?”

绿娘抚向肩头的小貂儿,感激道:“这都是小貂儿所赐,它选了一个好地方,让娘有机会跟你一样,接受七星湖神秘的奥妙而复活了。”

她并未张眼见过神秘洞窟,是以只能以无法解释的神奥来说明。

小千已想起来,当时他娘伤重昏迷时,已闭了气,因情急之下,匆匆的就将他娘葬于小貂儿拖拉而至的小洞穴,然后才逃命中原。

想及此,不禁往飞瀑右侧原是他娘墓穴望去,远远的仍可见着一堆碎石。

小千问道:“脸绿绿,那也是神秘洞?”

小貂儿吱吱叫着,得意的说了一大堆的话,说明了那洞穴在午夜时,飞瀑潭水会涨高,将会淹向那里,然后洞穴下方流沙会冲失,就可形成通往秘窟路线,他娘就是因此而获救的,

小千瞪眼道:“你怎么不早说?”

小貂儿直呼冤枉,当时它也和小千一同逃向中原,并未知晓结果,而且若绿娘断气过久,神秘地灵仍无办法救活,这就是它不敢说的原因。

小千问道:“你是说死了过久,身体已僵硬冰凉,就无法救活了?”

小貂儿吱吱点头,它以为小千能了解它,原谅它。

岂知小千却勒向它颈子,勒得舌头往外吐:“你这小混蛋也不说那神秘光能使人起死回生,害我还得多葬一次,你什么意思?”

他本是想着神秘光只能治伤,并不能把死人变成活人,就算刚咽了气也一样,否则他必会将他娘给带入神窟中治伤,那须再经掩埋?让他白白难过了七八个月。

小貂儿被勒得说不出话来,好生可怜。

绿娘于心不忍,急道:“千儿快放开它,小貂儿也够可怜,跟了你……”

“什么可怜?跟着我还讨价还价,我要跟它还价,它就来个不二价,比铁公鸡还难拔毛!”

骂到后来,小千自己也笑了,遂将貂儿给放开,笑骂道:“下次再胡搞,看我如何拔光你的毛!”

小貂儿喘口气,摸摸脖子,似也认为自己未将此事说清而感到做错了事,未敢吭一声,默默地躲在一角,尴尬眼神不时偷瞄小千,也够可怜了。

绿娘不忍心,把它抓回手中,爱抚着,含笑道:“别听小千儿的,他最是乱来,你怎能把每样事情都说的清清楚楚呢?”

小千瞪眼道:“怎不能?我叫它去当老师它偏要考状元,有什么事它说的不清楚!”

小貂儿眼神更是尴尬,让人见了好生心喜。

绿娘也接不上口了,只有叹笑着。

此时晨曦已升,景色渐渐清晰,七座山峰都已凝成了皑垲白雪,更似利剑。

大板牙在晨曦照射下,已悠悠地醒了过来。

第一个动作,马上抓向胸口,那刀伤已结了血瘢,他惊喜道:“我果然没死?又复活了?”

小千笑道,“死了也好,省得我又挨你的剑,下次准没命!”

大板牙干笑地站起来:“不会了,这是最后一剑,下次再叫我刺,我也不干,我一定先刺自己,免得那么痛苦。”

想及小千伤在自己剑下,那种锥心之痛,他就感到头皮发麻,一颗心好似也痛了起来。

小千笑道:“放心,下次我会防着你,只要你一有异样,安眠葯保证让你吃个够!”

大板牙笑道:“那时我真的长睡不醒了。”

两人视目而笑。

死的悲凄惨烈,醒来却如此平淡,好像就跟睡醒一样,连绿娘都觉得怪怪地而显得不自在。

反而是大板牙见着绿娘,甚为诧异:“大娘您怎么……”

小千笑道:“我们能活,我娘为什么不能活?”

大板牙登时欣喜:“那好啊!以后我们就不是孤儿了!又可以吃大娘做的菜了!”

绿娘含笑道:“苦了你们了。”

小千道:“原来您早就跟在孩儿后头,上次在塞外鸣沙山,我被大板牙宰了一刀,就是您救我脱困的嘛!”

绿娘慈祥地道:“娘怎么能放心你呢!”

小千瞪向大板牙:“娘!当时您怎么不把他给宰了,省得我又挨他一刀。”

大板牙显得十分尴尬。

绿娘叹道:“娘虽受惠七星湖神秘力量,但只限于轻功较他们为高,其他功夫仍不及西巫塔高手,所以不敢太露脸,是以才没把大板牙救出来。”

言下深感歉意。

小千不愿他娘难过,立时说道:“还好没救出来,否则我非得再挨他十几刀不可!”

大板牙干笑道:“不过……最后你还是把我救出来了。”

小千瞪眼道:“那是被逼的,我被姥姥逼得无路可走,只好叫她去让你挨几刀,也省了事,没想到她手痒就把你给救出来,真是遗害一千年。”

大板牙未敢再说话,虽明知是小千拼命相救,但此时说出来就有得争了,自己总是内疚,还争什么?

小千反而想到了他娘,道:“娘!当时您也现了身,您是否曾经教训过乌锐那家伙,否则他一看到您,吓得挟尾巴就溜了?”

绿娘道:“没有啊!娘一直都避着所有的人,何况乌锐身边的血刃魔刀更非娘所能对敌,他怎会怕我?”

小千神秘一笑,“这问题就大了,不过乌锐这老乌龟却告诉了我答案。”

“什么答案?”

绿娘和大板牙追问着。

小千神秘道:“不能说,这关系着欢喜神佛我若说出来,恐怕计划就要落空,娘!您就听我一次。反正再几天就会有答案了。”

到底小千想到了些什么?他不说,恐怕就没有人能猜着了。

绿娘心知小千聪明过人,所想计策,必定缜密非常,为了不影响他计划,也就未再追问,心头不时揣想,然而仍是茫然一片,想不出半点蛛丝马迹。

还是大板牙有自知之明,连想都不去想,等待落案就是了。

随后他们又聊了一阵,遂扯向武帝。

小千急问:“娘!爹真的叫绿江漓?”

绿娘道:“胡扯!根本就没这个人。”

“什么?世上没这个人?连名字都没有?”

绿娘道:“那是月神教主为了欺骗你,随便编的名字,我们住在漓江畔,他就来个倒念成江漓,全是一派胡言!”

“漓江……漓江……”

小千越念越顺口,恍然道:“对啊!我该想出来才对,没想到还是被他耍得团团转!”

绿娘含笑道:“那是因为你太想你爹的原因。”

小千笑了笑,说道:“娘!您就不晓得,我差点就被人家拉去当儿子,害我难过了好些夭,还好皇天有眼,又让我归宗了。”

绿娘笑道,“怎么会呢?你怎么会变成人家儿子?”

“还不是您留下的滴血浮印,水灵宫的人硬说我是她们少宫主,还弄了假滴血浮印,实在让人吃不消!”

绿娘笑道:“其实有水灵那么慈祥的母亲,你又有何好嫌弃的?”

小千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0章 七星神湖母子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