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61章 多情神佛

作者:李凉

一阵叮当激撞后,双方已经错开了。

战天和战神施身探手,接回血刃和魔刀,复往下盘扫去,刀影过去,又将冲击而至的拐杖利剑劈断少许,也将人给逼了回去。

武帝一阵苦笑,手中铁链已被砍成两断,身躯却挨了七八刀,鲜血直流。被其刀势所逼,复往空中弹去。

战天见状哈哈大笑:“老贼!你死定了。”

蓦然拔身再窜高数丈,超向武帝高空,血刃回旋,就往武帝顶空罩去。

战神此刻亦从底部拦空冲高,那刀势飞旋,宛若狂风骤雨中乏大海狂涛啸卷成漩涡,任是宇宙如何庞大,都将卷入其中而被吞噬。

两人一上一下,裹卷得密密麻麻,泼水不进,武帝似乎被卷入其狂流之中而跟着转旋。

这才是战天、战神最主要的攻招。先将武帝逼向高空,再施展这无以解开的霸道招式。

天机生见状大骇:“回天斩鬼会阴阳,快!快打暗器!”

他曾听过小千以一块巨石破了这招,当下也欺身地面,抓起石块就砸。

群雄亦见过此招威力,哪敢怠慢,暗器直罩两人,未有暗器者,亦捡拾石块,猛力就打。

霎时空中枪林弹雨,霹哩叭啦,金铁交飞,石块射如骤雨,砸向青红涟涡光网,复又弹飞不少,蔚为奇观。

水灵、忘忧婆婆更是心急,手中唯一重兵器也欺冲而起,奋力的就打向漩涡,想以此箝制此招威势而助武帝脱困。

就在紧张的时刻

黑暗中出现阳光般的亮芒,缤纷射闪,照得峰面通亮如白布,叫人好生刺眼。亮芒无声飘飞而至,一阵怪笑传出。

已有人骇然大叫:“欢喜神佛出现了!”

乌锐更哈哈狂笑:“不错!这就是你们的死期到了!”

他精神大振,猛然两式,逼得惶恐中的苦恼大师和水月跌撞而退。

亮芒传出冷笑:“各位还是投降吧!”

声音冰冷平淡,却是慑人,迫得众人个个惧意横生,他们哪见过练功练得全身发光的呢?

天机生更骇:“还相魔体已成,这可惨了。”

顾不得已大吼:“玉先生快退啊……”

亮芒冷笑:“他走不了!”

巨阳殒落般已罩向武帝,那气势更甚血刃、魔刀三分。

武帝苦叹不已:“还相魔体既成,岂是人力所能对敌?”

提起最后一口真气,逼出大挪吸力神功,隐隐泛成橙黄色,作全力一击。

眼看青红刀光漩涡就要卷吞武帝,白芒复又罩顶,如此浩瀚万钧力道将一并暴发,武帝岂能应付?

众人不禁尖急大叫,不由自主的冲了过去。连姥姥都拚了老命不顾,也要豁出代价以救人。

然而,又有奇迹出现

猝然间,不敢相信地又出现一道白芒,自远处撞飞而至。

难道又是一位欢喜神佛?

只见她冷喝:“血刃、魔刀住手——”

语调冷厉,是个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似有点莫大魔力,不但使血刃、魔刀为之稍愕,连乌锐都感到诧愕,全往此白光瞧来。

然而血刃、魔刀攻势已发,根本无法住手,他们也不想住手,仍自转旋的攻向武帝。

女性白芒已撞向男性白芒,轰叭一声,男性白芒竟然不堪一击,被撞飞十余丈开外,滚落地面,光芒也失去了,是位白衣人。

女性光芒更不停手,突然划出二道光剑,至少有丈二长,直往青光劈斩而去。

锵然脆响,青光受阻,漩涡为之停止,武帝如脱缰之马,大挪吸力神功连带抖直铁链,准狠狠的打向顶空的血刃。

又是锵声乍响,血刃已偏,吸力神功硬是打向战天胸口。哇地一声,战天如断线风筝倒摔而退,鲜血撒得空中一片红。

谁又想得到这似是欢喜神佛的白光会救出武帝?

而战神刀势受阻,一时变化未能灵活,从下窜上的水灵及忘忧婆婆两支铁拐更不客气,一前胸,一后背,挟缠砸了下去。

砰然闷响,战神庞然之躯已倒喷高空,似风车般转个不停,血雨随之撒出,魔刀已脱了手,划出一道长虹,直飞远处高崖,落入深渊之中。

战神叭哒摔于地面,胸骨已刺出肌肤,鲜淋淋见血烂肉,活生生的被打死。

众人怔愕之际,白光突然罩向他们,冷笑不已,“你们也别想活!”

她疾起直追,光剑霸道无比,逢人就砍、就扫,逼得众人作鸟兽散。

乌锐诧然不解,为何神佛会出现两个?一个倒地,一个救了武帝复又追杀其他人?

只见白光到处追掠,骂声不断,“叫你们别逃,你们还逃?”

她追得可还真起劲,追向右边,群众挤向左边,追向左边,群众挤向右边,直到后来拚命的绕着百丈方圆打转。

群众不少是一代掌门,被人追得像过街老鼠,有失身份吧?

然而神佛武功厉害,那道白光又神秘莫测,众人自知非其敌手,为了保命,那还顾得了面子?死命的逃,逃得了算是幸运了。

“你们逃?我看你们逃到哪里去?”

白光像追赶羊群,冲锋陷阵,无所匹敌,冲至后来,她竟然笑出声音,这声音如此顽狡而惹人。

就在此时,白光已失,神佛已现了原形,竟会是小千儿?他竟然装成女的声音!

他哇了一声,往身上左右双腰挂的铁管瞧去,感到失望:“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他意犹未尽的拨弄着,急叫道:“大板牙快来补货啊!”

“来了!来了!”

大板牙此时才浩浩荡荡的抱着一包东西奔向小千,准备替他补货。

然而众人已惊叫:“是绿豆门主!”

“是小千儿!”

水灵、水月、剑痴、姥姥和天机生己激动而未敢相信来者会是小千儿。他分明已受了剑伤,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就复活了?这莫非是奇迹?

以七星湖神秘来说,对他们本就是个奇迹。

众人有的已脸红,想及方才被小千追得官兵捉强盗般,若是欢喜神佛还有话说。然而追他们的竟会是十几岁的小孩?他们都有那种“返老还童”的感觉,而感到困窘和想笑。

小千本想再伪装下去的,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心想已被识破了,遂瞪了大板牙一眼,说道:“这么慢的手脚,还能补什么货?”

大板牙干笑道:“我哪知磷粉会烧得那么快?”

原来小千之所以会发光,全是在身上装了磷粉,遇到空气,自然闪亮如阳光。他为了使亮度够,用的也不算少,但仍旧只能维持短暂时间而已。

小千失望叹笑:“真是天不从人愿,我本想追断他们的腿的……”

华山掌门困窘的笑了两声,已走了过来道:“不知绿门主为何反追我们?”

小千本想全力对付欢喜神佛的,没想到他不堪一击,临时起兴,才举着涂上磷粉而发光闪闪的关刀追向众人,倒也自出了乐趣。

他笑着道:“我是在训练你们提高警觉,碰到了欢喜神佛就要逃,呵呵呵……”

华山掌门殷浮生苦笑道:“也不必追的那么惨吧!”

小千呵呵笑道:“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我一向是工作不忘娱乐的。”

“这……这……”殷浮生觉得哭笑不得。

小千是觉得有趣,他们可吓得一身冷汗,逃的还真拚了命,这趣味不大好受吧?

说话间,突见乌锐怒喝逼退苦恼大师,掠身准备脱逃。

小千见状急叫:“快,快砸!快追!刚才我追你们,现在换你们追他!”

群众士气高昂,破了血刃和魔刀,又将欢喜神佛击落地面,似乎受伤还不轻,他们个个已打出暗器、石块,后又举剑攻扑而去。有的甚至逼向落地的欢喜神佛,想擒制他。

任乌锐武功多高强,也抵不了偌大暗器与人群,身形方掠高空,大批的暗器、石块罩向下盘,他勉强击落一些,仍无法完全避开,左臂挨了一记石块,左腿亦被飞剑所伤,闷哼一声,已跌了下来。

群雄见机不可失,蜂拥而上,利剑疾刺,乌锐避之不及,肩背又挨了两刀,痛得他跪在地面,已无反击力量,已被数把利剑架在了脖颈,无法动弹。

武帝在击退战天时,其势末竭,再次欺身追掠。

战天撞落地面,鲜血直吐,心知五脏已移位,恐怕无法活命,遂滚爬而起,厉吼道:“老贼!战天虽死,化作厉鬼也要回来向你索命!”

战天猛然用劲,竟把血刃往小腹剁去,身躯抽搐,鲜血又渗出嘴角,他哈哈大笑,满脸充及怨恨暴戾,真如厉鬼,让人触目惊心,他已往崖边冲去,死也不让人戕害他尸体。

武帝想阻止,他却己坠落万丈深渊,传出来仍是那怨毒的厉笑声。

武帝轻叹不已:“何苦呢?恩恩怨怨何时休?”

立在崖边往下瞧,深渊中仍见淡淡薄云,不知埋了多少孤魂野鬼。

他长叹着已往回走。

当众人逼向欢喜神佛时,他本想作困兽之斗,然而小千那一击太过严重,使他动手不上数招,就已被逼得手忙脚乱,再加入水灵、忘忧婆婆和剑痴,连天机生也想看看他的真面目,结果不到三个照面,已将他制服。

天机生趋前凝聚目光瞧去,登时大惊:“送水公子杨郊?你会是欢喜神佛?”

众人一阵惊讶,尤其是水灵、水月、姥姥和剑痴,他们本在多情楼就想对付杨郊,然而他本是去押武帝,后来却失了踪,没想到竟变成了欢喜神佛?

杨郊冷哼,双目冷厉的瞧瞪众人。

武帝也掠身追来,怔诧不已:“杨郊你会是欢喜神佛?”

杨郊冷笑:“落入你们手中,要杀要剐请便!”

武帝未敢相信,问道:“你方才所用的可是素女真经所记载的‘还相魔体’魔功?”

杨郊冷笑,本不想回答,突又点头道:“不错!谅你们也没见过。”

武帝怔诧:“既然是此功夫,岂会让人一击之下即受了伤?”

杨郊稍愕,随即冷斥:“是那小贼用卑鄙偷袭手段,否则你们休要伤我一丝半毫!”

武帝将信将疑。

小千却已含笑走了过来,关刀一指,谑笑道:“你也配当欢喜神佛?奶奶的,连午夜牛郎都不够资格,要捉我和大板牙去抵货,你又算什么东西?”

杨郊冷哼:“小杂种!本神佛落入你手中,要杀要剐随你,其它不必多说,”

“好!很干脆!我就劈下你脑袋,让你嘴巴永远变硬的!”

小千当真关刀一挥,暴裂青碧寒芒咻掠,竟然劈向了杨郊项上人头。

劲风啸急,杨郊登时傻楞了眼,没想到小千当真来真的,自己连想逃避的念头都还未升起,刀锋已逼近脖颈,凉遍了心肺。

众人为之尖叫,武帝更是惊惶:“小千儿不可!”

眼见喝吼已无法阻止,马上劈掌挥出劲道,推向杨郊头颅往前俯低。

刀锋掠过,切下一撮头发,吓得杨郊两眼翻傻。

小千一刀未得逞,却笑的捉狭:“好小子,有胆就绷紧脖子往我的刀锋撞啊!”

武帝怕他再次挥刀,忙说道:“小千儿请留活口,我们还有很多事要问……”

小千讪笑道:“什么神佛?神佛哪里有像他一样这么窝囊?他穿了我的宝衣,又练成了邪怪功夫,会有如此不济?连这把刀都躲不过?”

他自得而黠笑,斩金截铁道:“他不是欢喜神佛!”

此语一出,有若晴天霹雳,打得众人呆傻了眼,个个啊呀惊叫,好不容易才逮到欢喜神佛,且又发现他真面目,现在又那么唐突之下被小千给否定了。

武帝惊讶道:“他怎会不是?他明明练成了……”

“练成了什么?”

小千讪笑道:“练的花样跟我差不多,会放烟火啊!”

说着,他笑得更谑:“在他身上,至少比我多出好几支烟火筒,不信你们TXTGOGO!”

也不必搜了,他一把关刀挥动,刷刷几声,杨郊外衫一片碎破,果然露出不少管状之物,缠在胸腹之间,想必就是那所谓发光的原因。

众人更形惊诧,连同杨郊本人都诧然想掩手遮胸,但只作个动作,心知已是不及而作罢。

武帝惊诧道:“怎会如此?”

小千呵呵笑道:“这就是有无练成魔功的反应,他练不成,又要冒充神佛,只好跟我一样用磷粉来骗骗无头脑的人。”

小千本就对练功会发光如太阳,感到怀疑,故而苦思以找寻答案,结果被他给搞对了,全是些骗人的把戏,放点磷粉烟火就得了。

天机生道:“杨郊!你到底是不是冒充神佛?”

杨郊咬紧闷牙,不吭一声。

武帝更形紧张:“他若不是神佛?那真的神佛是谁?”

小千神秘捉谑道:“是人,是个女人!”

“女人?”

众人突如被抽了一鞭,通常称为“佛”者,似乎与男性有直接关系,众人亦是一直以为神佛是男人,哪知小千竟说是女的,这未免太可怕了——十数年,未有人知她是女的。

天机生问道:“她是女的?是谁?在哪里?”

一连三问,逼得甚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61章 多情神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