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62章 一家团圆

作者:李凉

众人被劲流劈得怔了一怔!

这时多情夫人笑的更狂:“既然被你们知道这秘密,今夜一个也走不了!”

小千关刀一镇,轻笑道:“我既来了,本来就不打算走,你可好好的打个过瘾,只是我觉得以你一个神佛的身份,有什么不敢承担?还要人家扯出你的狐狸尾巴才敢承认?”

多情夫人冷笑:“对付你这个小姦贼,老娘有必要弄个清楚!”

小千道,“既然如此,我就让你死得更清楚些!”

他捉狭笑道:“你之所以会向各大门派宣战,就是从乌锐手中得到宝衣,那时你再无忌讳,才敢放手一搏对不对?”

多情夫人冷笑:“就是没宝衣,老娘功夫早已胜过武帝百倍,有何好顾忌?”

小千道:“那是你后来才练成了什么‘还相魔体’,否则你的胆子可吊得比别人都高呢!”

天机生追问:“老婬婆,你当真练成了还相魔体?”

多情夫人浪笑不已:“如何?小矮子你也想试试老娘功夫?”

天机生冷道:“你如何练成的?”

多情夫人笑得更婬,“你想知道?以前为何不到我床上来?那时不用我说,你都会明白的。”

小千轻笑道:“其实练这种功夫也没什么了不起,只是每天跟男人睡觉就成了,最后再跟儿子杂交,所以魔功才会大成,对不对?”

多情夫人脸色又变:“你怎知道……”

小千汕笑道:“有你这种母亲,就有柳再银这小色鬼,我就不相信他能忍得了你这一身娇艳婬荡的挑逗,两人搞在一起,那是理所当然的了。”

多情夫人哈哈浪笑起来:“我早该跟你说明白,也好让你提供意见,那花得我十数年功夫?”

水灵、水月、姥姥闻及她所做的乱伦之事,却一无羞耻,不禁嗔斥不已。

武帝和天机生恍然顿悟,原来练“还相魔体”诀窍竟是如此!

小千轻轻一笑,又道:“我不但知道你练功的秘密,我还知道你早就在计划中原武林,尤其是武帝,所以你以迷人的身躯,先后勾引了当今天下高手,比如说李怜花、柳银刀、杨郊,甚至血刃、魔刀,藉批想分化中原武林的力量。然而武帝一直不为你所诱惑,所以你就怀恨在心,与关西独共同设下十几年前的诡计,偷袭武帝一家人,可对?”

这话又引起众人一阵騒动,没想到上次武帝遭劫,欢喜神佛也插了一手。

多情夫人哈哈大笑:“不错,你很精明,连十几年前的事情都猜得出来!”

小千得意道:“我还知道当年发生的地点不在水灵宫,而是在七星山附近,因为武帝的功夫本就源于七星山,所以他时常会来此探查秘密,你们也想知道此秘密就趁机理伏在此,打得武帝家破人亡,还将他掳走,想逼他说出武功秘密,结果才另外有一个假武帝出现,而假武帝也时常来此七星山探寻神秘,我说的没锴吧?”

多情夫人谑笑道:“你的确聪明过人,老娘深深佩服。”

关西独此时脸色已泛青,他实在末想及秘密会拆穿在自己一时疏忽而找上了小千儿,她感到十分后悔。

众人想及往事历历在目,皆不胜唏嘘。

小千转向关西独,邪笑道:“至于你这个假武帝是谁?我也猜了个八分,剩下两分就等你点头了。”

关西独面色顿紧:“老夫又是谁?”

小千道:“你就是当年武帝和剑痴围剿‘常山六鬼’幸免于难的孤魂野鬼!”

这话引起剑痴一阵惊诧:“他真会是常山十八劫下的游魂?”

小千笑道:“你上次不是以最惨烈的战斗来证明他是否为武帝?当时他答的很顺口,而你又没告诉他,他又不是武帝,只有当事人才能回答这问题,不对吗?”

关西独哈哈大笑,随即转为冷厉:“数十年前武帝毁了我家,血债血还,我当然要报仇!要让他尝尽家破人亡的滋味!”

难怪他会怒骂武帝是刽子手,原是有这么一段遭遇。

武帝轻轻一叹:“不错,在他囚困我时,他已向我说明一切……”

“他是‘无常鬼’关天照之子……”

剑痴轻叹:“这么说,泰山观日峰,你我交杯论剑之事,也是你说的了?”

武帝颔首:“他要冒充我,必须问清所有有关我的事情。”

剑痴慨叹不已,难怪上次询问关西独时,他会答对如流。

关西独狂厉大笑:“血债血还,今夜就作个了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小千汕笑道:“血债血还!欢喜神佛杀了你的儿子,把头颅当球踢,你怎会不找她报仇?”

这话登时使关西独和欢喜神佛对眼怔楞。关西独目光已露恨意,毕竟失子之痛仍让他难以忍受。

多情夫人心知此时闹僵了不好,遂嗲声撒娇道:“西独!你别误会了,当时乌锐不明究理才糊糊涂涂的杀了你儿子,我是赶去救人的,你不想想,若非我赶去,你又怎能逃脱!”

小千汕笑道:“是啊!你再不去救乌锐,他早就死在我手中,我还替他报代杀子之仇呢!”

话中含意已指责多情夫人不该把乌锐给救走,而让他失去替关西独报仇之机会。

多情夫人微微一楞,没想到小千儿伶牙俐齿,说得她一时难以应付。

幸好关西独似将罪过推向小千身上,厉道:“若不是你引的路,我儿子岂会丧生!还我儿子的命来!”

怒火攻心,他已出掌劈向小千,招式过处,旋起一阵啸风,让人耳根生疼,想必又是杀招。

小千谑笑道:“妈的!放着元凶不找,要找我这替你报仇的人?也罢,我只有先杀了你,然后再一起替你们父子报仇,省得弄的一塌糊涂。”

话末说完,大关刀一横切,就那么肆无忌惮而威霸的逼向关西独,硬是将他逼得数尺。

小千黠笑叫声“哪里逃”复又追赶前去,大刀又切。如入无人之境,纵横厮杀般凛凛生风。

多情夫人岂能袖手不管,婬笑两声,飘身而起,轻巧的伸手已拦向关刀。

在刀和手接触一刹那,只见手臂泛起橙白淡雾,似变成硬铁般,硬是将重逾千斤的关刀给拦开。

小千不甘心,冷笑道:“有一套,我看你能搁得了多久?”

关刀又自挥出,当头劈砍而下,气势更为猛烈。

多情夫人冷笑:“前几天老娘不用神功,你以为老娘怕了你!”

当下双掌运劲,全身已泛出白光,虽未及磷火来得烁亮,却也让人刺眼得很,翻掌就击出厉风,宛若狂涛骇浪冲涌而至,不击刀却击人。

小千眼看刀势就要奏功,却又游离失去目标,对手己化成光影飘飞,正想追前再杀,然而疾劲涌至,逼得他踉跄落退数飞步。

大板牙可忍不住了,大骂一声“老婬婆”提着长剑就已冲飞前加入战圈,利剑猛地就往光影刺去。

多情夫人哈哈大笑:“不怕死的就过来,让老娘一齐收拾,省得多费手脚!”

说话间,又将大板牙逼退。

武帝、水灵、水月见状亦奋不顾身扑向多情夫人,穷毕生功力以抗拒对方猛烈攻势,剑痴和姥姥伤势较重,只能在一旁掠阵。

如此一来,又形成了混战,反而便宜了关西独,他靠在多情夫人的后方,必要时才出手对个几掌,并未做全力搏击。

混战中,众人才知道多情夫人的魔功果然高得吓人,她上次虽受了伤,左大腿行动较为不便,然而双掌所击劲风,竟然如浩瀚乾坤力量,让人无以匹敌,尤其身躯不但有宝衣护身,更有罡气护体,刀剑根本伤不了她。

才十数招,众人渐渐走下风,急得剑痴和姥姥手心直冒汗。

多情夫人猝然一掌打向水灵,厉喝,“贱人!这笔帐也该还了!”

掌势如江河溃堤,挥出淡白光闪凝形于夜空中,像滔天掠地狂龙舞飞,如此不可匹挡的涌向水灵,在触身的刹那,白光更抖亮了几分,让人眼花。

水灵本想躲闪,然而掌势来得太快,避无可避,登时被击个正着,哇地闷呃,摔了后退。

武帝见状急叫:“夫人……”

想抽身却无法抽身,只得含怒猛攻。

姥姥登时欺身扶住水灵,见她口角挂血,脸色苍白,心知受了不轻的内伤,马上要天机生替她疔伤,捻起手中的拐杖,已准备加入战圈。

小千此时再也不敢放松,他不想等待时间接近三更子时再发动拼命,然而现在有人受了伤,他可就顾不了再等了。

关刀一抖,怒骂道:“老婬婆,你倒狠心过人,杀人不眨眼,我就让你瞧瞧七星山神秘武功!”

那招“霹雳雷霆”己展开,刹时刀影如轮,转旋于方圆丈余,银光乍闪,比起多情夫人护体罡气毫不逊色。

再喝一声,光轮已辗向多情夫人,宛若太阳砸向月亮,强弱威力似可分出。

尽管小千是在虚张声势,然而瞧在多情夫人的眼中,又听及是七星山神秘武功,她也不敢掉以轻心,马上改攻为守,运足全身功力,布向周道七寸护体罡气。

光轮乍亮,千百道化合成一道利刃,宛若压缩太阳成一道光束,恁地霸力非凡,喷射足以切开太极般的切向那护体罡气。

叭啦啦数响,光刃和罡气凝撞,溅出无数火花,照向夜空,陡亮了许多。

可怜多情夫人中了诡计,若以她现在功力,只要出手反击,小千儿就算霸气凌人,也未必能将她砍退几尺。

然而她却顾及招式可能带来的厉害,反而运功只守不攻,这有若一块石头,本可砸出以退敌,却留在当场让人砍劈,其受损伤自是大得多了。

只见刀光砸处,多情夫人闷呃一声,已被砸退丈余远,踉跄滚落地面,她马上又弹立而起,整个脸憋得通红,硬将一口血气给逼住,怒骂:“小子你找死!”

双掌运气,霎时白光更炽,她有心与小千一拼生死。

此时关西独却靠向她右后侧,看似要扶住她,暗中却插出一掌,切向她腰际。

多情夫人做梦都没有想到,关西独会向她下手,腰际被击,又在近尺,登时哇地一声,血气未能再忍,吐得满天血红,斜往左边撞跌。

关西独一招得手,哈哈厉笑:“贱人!我待你不薄,你竟敢杀了我儿子?还我儿子的命来——”

他疯狂的厉吼,运劲再次扑击而下。

多情夫人虽然连受了两伤,然而她的定力似乎过人,眼看关西独为自己儿子之死而怀恨在心,又劈下两掌致命掌劲,她立时连跌带滚,再拖开三尺。

就在这时候,关西独两掌打向她身侧,轰叭一声,硬岩已被劈个稀烂,碎石纷飞,陷出两个深坑。

多情夫人厉笑不已:“你敢暗算我?老娘就叫你粉身碎骨。”

就在关西独击岩之际,她也打出无相魔功,像似乎万支利刀排成一道晶亮刀墙,平张的推向关西独,触身之际,利刃突然分开,支支钻向肉骨,猝然分炸开来。

叭然一声,关西独庞然身躯竟然被千万道利刃般的光影给肢解了,连叫都来不及叫,肉片已张射开来,暴满空中,均匀两指大小,挂下血雨腥风,让人作呕。

小千可不想让多情夫人有喘息的机会,马上欺身,关刀又劈砍不休,谑笑道:“相好的,你终于也挨了老姘头的一掌,滋味不怎么好受吧?”

多情夫人怒骂道:“你也是一样,老娘照样把你给拆了。”

话方说完,双掌一击,又是方才那招。

小千可知道厉害,赶忙回刀封守,身形也掠退七尺,避开正锋,以免遭殃。

多情夫人一击不中,怒火更炽,出招更猛,那招式竟比受伤前更来劲三分,逼得小千措手不及而感到意外,频频后退。

天机生见状惊呼道:“魔体还相,死而复生?快攻她双眼!”

传言“魔体还相”已练成,则性命生生不息,具有死而复生之能,是以受了伤对她来说,只会激发她的斗志,功力更形增强,只有破了她的元神才有可能置她于死地。而元神即在眼晴,若能刺瞎它,即可破去。

小千闻言已苦笑:“妈的!你叫我拿大关刀去刺那个眼睛?这简直太为难人家了吧!”

他已有点后侮以关刀为武器,就算大关刀能灵活舞弄,刀尖却比眼晴还大,怎么个挑法?

大板牙已趾高气昂道:“你不行,我来!”

他可把利剑舞得虎虎生威,随时准备刺穿对手眼睛。

然而多情夫人岂能他们得逞?厉笑不已,双手劈得更急,银亮的白光不时闪出,逼得众人手忙脚乱。

缠斗一阵,月已升空。皎洁明亮,充满神秘。

子时将近。

小千心知成败全在此着了。

登时往一处巨岩窜去,双手举刀于天,啊啊大叫。

此时在暗处的小貂儿已拿着镜子,反射月光照向小千儿。

月光照处,小千已装出神力大增,霎时冲啸而起,关刀猛力的劈、砍,逼得多情夫人节节败退。

砍够了,小千又掠回该处,再叫几声,小貂儿再以月光照,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2章 一家团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