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07章 苦恼大师

作者:李凉

白衣人转过修长身躯,负手而立,他五官端端正正,配合十分恰当而俊俏,二十七八岁左右,头挽单髻,缠上一条束云巾,斜斜挂向后方随风轻舞,给人一种飘逸感觉。

脸容虽俊俏,但高挑眉毛因过份缩聚于眉头,现出明显一道深痕,傲然之气尽露无遗,也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他声音冰冷:“那只邪貂是谁的?”

小千瞄眼瞟向他,对他此种态度也甚不屑,冷道:“是我的。”

“是你要它来探查我的秘密?”

“笑话!”小千戏谑道:“你有什么秘密?难道你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对你这无名小卒,本门主才懒得打你主意呢!”

白衣人似对他不识自己,感到怒意,眉头一挑,冷道:“在下李怜花。”

“什么怜花、丽花?”小千调侃道:“没听过,叫花子倒是满熟的。”

“你……”李怜花已带怒意。

“别什么你你我我,卿卿我我!”小千截口捉弄道:“我看你倒有点心理变态,连名字都取成女的!我还怀疑你到底是否人妖,穿围兜兜的!”

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位李怜花,是当今天下排名第四的绝顶高手“怜花阁”主,他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

李怜花听及小千的话,脸情变得十分怪异,不久才渐渐平息,恢复冷静。

“湖边那楼阁是你放火烧的?”

小千闻言,愕然道:“你因他们是一伙人?”

大板牙和秩芙也为之紧张起来。

没想到追兵如此快就赶到。

李怜花冷道:“我在问你!”

小千回他一目,实看不惯他这种模样,心里已有了盘算,想着自己有小貂儿在身边,纵使打不过人家,溜走总不该有问题才对。

无后因之忧,他也硬起嘴来:“不错,是我烧的!”

如此回答,大板牙和秋芙都吓了一跳。

大板牙急叫:“绿豆门主……”

小千大方的甩甩手:“怕什么?别说是小小楼阁,就是整座京城,若不高兴、照样烧得它闪光。”

大饭牙往是憋气,心头一横也豁出去:“只烧一边已算已客气了,要是平常,现在你看到的只是一堆灰烬而已,你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李怜花突然怒极而笑:“很好,有种!”

“种”字未歇,他已暴射而起,一个俄虎扑羊,双掌尽吐,从天而降,罩向了小千。

蓝貂见状,也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射向他,奋不顾身的想阻挡其攻势。

小千和大板牙但觉眼睛一花,对方已近在飓尺,而且掌风逼人遍体生态,一时如坠五里雾中,不知如何应敌。

还好小千为了顾及了大板牙和秋芙安危,也凭持自己耐打的本领,准备硬接这掌,已大喝过:“决闪!”

双手推向大板牙及秋芙,左胁已露了大空门。

就只有这一刹那之间,李怜花早有预留一只手来对付蓝貂,左手封开它,右手已尽劈向小千,打得小千哇哇叫痛。

大板牙及秋芙虽被推开,也受了掌力余劲波及,双双滚落而推。

还好受伤并不严重。

李怜花一掌劈出,突然愣楞地盯着小千.未再作第二次攻击,似乎对小千挨掌而没有倒地不起的反应,感到十分诧异。

蓝貂担心小千安危,又见李怜花未再攻击,已飞回小千身边,切切鸣叫不已。

小千揉着左胁,痛叫又苦笑道:“奶奶的!这掌真要命,火辣辣的……不过别担心,我最少还能挨上三手掌,累也要把他给累死!”

李怜花从惊愕而转为注意,突然见及小千身上袈裟,那特有的两道丝边,更惊诧道:“如意袈裟”?

他瞪向小千,冷然道;“小秃驴,苦恼和尚是你什么人?”

很明显,“如意袭裟”可能与这“苦恼和尚”有某种关系存在。

小千坐了起来,鄙嘲道:“他是谁,关你什么事?”

李怜花再追问:“袈裟哪来的?”

小千戏谑道:“本寺一箩筐,你要出家,据随时免费奉送!”

李怜花突然眉头一顿,又再出掌攻击,只一刹那,他已连劈向小千身躯十余掌。

打得小千升天入地乱弹,最后勉强掉在一草丛中,唉唉痛叫。

李怜花出手之快之很,连蓝貂都穷于应付,也只能缠住他一只手而且。

蓝貂且如此,大板牙和秋芙更不用说了。

他们虽冲过去,身形还未到,李怜花已完成攻击,全然不让两人有机会阻拦。

说也奇怪,小千似乎更耐打,只要对方掌劲愈大,他身上就有一种化解掌力的暗劲,十几掌下来,除了跌撞的皮肉之伤外,一点内伤也没有。

此现象,看得这位排名天下第四的高手直冒寒意。

就算武帝不还手的让他如此劈打,也未必能一点内伤也没有。

莫非此现象是神秘七星湖那几道光线的造成?

还是另有原因?

小千已忍痛地站起来,鄙笑道:“再来啊!有胆就把我打倒!

否则我就拆了你的骨头!”

李怜花脸色变幻不定,终于在一次深呼吸中,他平息了怒意,恢复先前之潇洒。

他淡然轻笑:“看样子,你真是苦恼和尚的传人了!”

小千叱道;“你才是他的传人!本门主功夫好得很,岂要人家传授?”

李传花淡淡一笑道:“你又属何门派?”

“绿豆门”

李怜花愕然:“江湖有此帮派?”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小千得意道:“是本人所创,怎么?没听过吧?”

“现在听过了……”

李传花摸不着小千底细,不禁更瞧他几眼,仍然感到狐疑问道:“你当真未曾受内伤?”

小千奚落道:“我受不受内伤,你不须要怀疑!”

李传花淡然鄙笑道:“在我掌下,很少人能不受伤!”

他似乎已认为小千也受了伤,只是在强行抑制罢了。

小千嘲谁造;“所以我才叫你不要怀疑,你那几掌只拍苍蝇,这种事没什么好怀疑,事实不就摆在眼前?”

李怜花顿觉又被捉弄,怒目已泛杀机,但不知为何。又自压抑了。

“你果然是天生的猎手!”他笑得甚欣喜。

小千摆个姿势,喝道:“我还是专猎人头的猎手呢!”

李怜花突哈哈大笑:“不错!像你这种人就是猎人头的一等一材料。”

他的笑声,反而把小千和大板牙、秋芙给惊住了,方才还想置人于死地,现在又变成如此的兴奋。

小千瞒了又瞄;“老兄,你该不会又是心理变态吧?”

李怜花笑声已止,平心静气道:“我很正常。”

“通常有毛病的人,都会如此回答别人!”小千奚落一笑,又道:“不过那是你的事!我只想知道你到底要如何收场?”

李怜花已负起双手,神情悠闲道;“我不想再杀你了。”

“笑话!”小千也负起双手,摆的比他更转;“本门主岂是任人宰割的?说不杀就不杀?我可还想宰了你呢!”

李怜花淡然一笑道:“如果你是苦恼和尚的徒弟,也许你自办法与我一争高下,若你不是,你恐怕无此机会。”

“哦?你好像很行的样子?”

李怜花回答的很淡然而傲岸:“也许你没听过‘月神武帝’、‘欢喜神佛’、‘苦恼大师’、‘传花一绝’,这四句话吧?”

除了武帝以外,小千一个也没听过,感到茫然:“有无听过于你何事?”

李怜花轻笑道:“这是‘神眼天机生’所排的英雄谱。”

小千若有所悟,他娘曾说过“武帝”武功天下第一,这么说,眼前这位“怜花一绝”武功排名天下第四了?

想及此,小千心头已有点起毛,方才没被打死,可谓走了狗运。

他仍镇定道:“你是说你是天下第四高手?”

李怜花岸然遭:“这只是无机生所例,事实上谁也没交过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从未有人能接下本人百招而不败的。”

小千瞄了几眼,也摆出架势:“你可曾听过‘绿豆一现,天下无光’?”

李怜花摇头:“没听过,不知是谁所说?”

小千得意道:“是绿豆生所说,三百年前就说啦!”

李怜花淡然遭;“你说你武功足以折服天下高手?”

小千戏謔直笑:“你会吹,我也会吹,不但天下,天上我也不含糊。”

李怜花道:“我没吹,也不想解释,我只问你一句话,可想当猎手?”

他语气已转缓和,似甚希望小千能答应。

精明的小千当然有所感觉,狡黠一笑,反问:“我倒想听听‘猎手’有何好处?”

“他可以让你武功高强,可以让你发财,甚至可以获得你想得到的任何东西。”

光是“发财”一样,早已紧紧扣住小千心灵。

他急问道;“怎么发财?可以发多少?”

李怜花轻笑道:“只要你赢了,少则几万两,多则数十万两。”

“银子?”

“金子!”

小千、大板牙以及秋芙哪曾听过数十万两金子?

霎时张口结舌,久久不能平息心灵波涛。

李怜花对三人反应站到很满意,如此无法数清的数目,谁不动心?

他含笑道:“只要你在我手中,你的胜算机会很大。”

“他妈的!数十万两黄金……”小千陶醉一阵,有点痴迷了。

但闻及李怜花所言,似又有了疑问:“你说要赢才有钱?”

李怜花含笑点头:“不错”

“这不是和赌博一样?”

“可以这么说!”

一说及赌,小千兴趣就来,呵呵笑道:“我就知道人不发横财不富,要发财,赌它一把总错不了。”

大板牙追问:“怎么赌?要骰子?”

李怜花摇头一笑:“错了,耍骰子只是一些混混的打点,十分粗俗,有身份地位的大财主怎会去玩那些?我们赌的都是以武功搏输赢。”

大板牙和秋芙闻及“耍骰子只是混混在玩的”,不禁含有逗惹的瞧向小千,似在告诉他练了那么久,全是白混了。

小千也不是味道的干笑着“人总是要往高处爬的嘛!英雄哪怕出身低……”

“不错,英雄不怕出身低,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不出三年,还定让你成为天下第一猎手。”

李怜花也含带一份光彩的说。

小千已有了兴趣。

但方才之事未了,遂道:“就算我想跟你,那个多情夫人……你有办法摆平她吗?”

李怜花含笑道:“以我的面子,多情夫人必定会赏脸才对”

“可是……我把她剃了头……小手尴尬笑着。

李怜花不禁皱起眉头,似也觉得此事有点棘手,不过他仍给小千一个见面礼:“你放心一切事情,我替你担待。”

小千也笑了:“如此我就放心多啦!其实这也不是我要如此,全是被逼的……”

李怜花含笑道:“我懂。”

大板牙瞧向小千道:“我们当真要去当猎手?”

小千瞄眼道:“数十万两呐!此时不赚.尚待何时?”

大板牙也动了心,干笑道:“我只是问问而已,你要去,我当然陪你了。”

李怜花正想开怀畅笑。

突地一阵老调微带酒意的声音已传出……

“唉!不如意,心头两三事!穷苦恼,撙前痛饮八百杯,解不了啊!解不了!”

音调清淡,忽近忽远。

让人摸不透来自何方?

李怜花闻声,脸色已变,凛起心神,张望四方:“苦恼老秃驴?”

“解不了啊!解不了!”

话声绵长,似乎也将一名醉酒熏天的糟和尚给送来。

他一飘身落地,醉眼惺红的已瞧向小千,跌撞的走前,道;“好小子,你竟敢偷我的袈裟?”

小千突见此人也是光头,一张脸圆圆胖胖,一些赘肉似要把细小的五官挤成一团,抖上红红的酒糟鼻头,挂着白眉毛,一副滑稽像。

他也想笑而笑起来;“你就是苦恼和尚?”

和尚眯了眼,虽然脸胖.身材却不算胖,稍为有点混实而已。

他撞过来:“苦恼啊苦恼!你为何偷老袖袈裟?”

小千甩甩所披袈裟,不屑叫道:“笑话!这袈裟也没写你名字,谁敢说是你的?”

苦恼大师叫道:“老纳已用了数十年,谁说要写名字?”

李怜花似不愿多生事,进省,“绿豆门……门主,这件袈裟确是和尚的东西,反正你也用了着,不如还给他,你若想要,怜花阁主必定为你准备。””

苦恼大师已瞄向他,频频点头笑道:“还是你李怜花识像,老纳的东西,岂是他人可随便拿的?”

转向小千:“还不快点剥下还我!”

“你凶什么凶!”小千甚是不服:“袈裟是我找到的,还不还得看我高不高兴。”

和尚眸眼道:“好小子,俺可是少林大长老,你这小和尚也敢对我老夫如此无礼?”

小千戏谑道:“你是长老。我是掌门人.算起来,你还犯了上呢?”

“哇!反了!反了!老纳我几年不出江湖,没想到一些后生晚辈竟然如此目无尊长。老钠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

话未说完,少林金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7章 苦恼大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