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08章 华山论剑

作者:李凉

七月十五。

中天月四时。

华山“论剑岩”,一片人潮。

西岳华山,秀丽天下。

山峻崖险,灵气天成。

论创岩就在华山最险峰“望云峰”南侧,倚崖而立,宛若飘浮云层间。

十数文方圆已摆置不少桌椅,一群武林名人已分成相对的椭圆坐下,中间留有空地,以论剑之用。

华山掌门殷浮生当然是主持人。

他早已殷切相待所有贵客,准备一年一度的论剑大会。

来者有各派掌门或长老,以及天下名宿。

这类者,大都投帖参加,或是跟随掌门的门派亲信弟子,有老有少。

另外也没有以武功争取资格,这得经过华山派剑手测试才行。

来者大约三十余名左右,以辈份尊卑,分别坐落四处。

最明显的是三名大漠衣着者,一名约四旬上下,瘦瘦高高倒吊的三角眼,让人感到他心机似乎相当深沉。

他是漠北“西巫塔”第二把交椅的司神乌锐。

跟他来的两人,一叫战神,七尺八寸,身材魁梧,要高出常人一个头,穿短衫,肌肉不停有意无意的抖动。

面相却未必横肉满脸,除了眼睛有塞外血统的较圆大以外其他和中原人并无两样。

另一名叫战天,也是二十出头,身材适中,脸情十分冷漠两眼如电,像足以看穿任何人心腑。

除了衣衫外,他与中原人一模一样,还带有点书生气。

他握着一把黑漆漆长剑,剑身甚窄,似乎很容易就能将任何东西刺穿。

也许说“西巫塔”知道的人可能不多。

若说他们是武林排名第二高手“欢喜神佛”的手下,就知他们来头不小了,否则又怎能与天下各派掌门人平起平坐。

明月如洗,银亮照人。

时辰已至。

华山掌门已起身拱手为礼:“多谢各位掌门高人捧场,今夜又亲临参加此盛会,在下不胜光彩,为了让盛会有充份时间进行,在下也不多说,就此进行论剑如何?”

一阵附和,群雄已应许。

殷浮生含笑道:“如此,在下就宣布论剑开始,不知列位有谁要先登场?”

通常此时群雄必定会一阵商讨或客套,然后再决定如何论剑。

就在商讨之际。

苦恼和尚且领着小千、大板牙、秋芙三人经过守卫,抵达此处。

他们并没入座,而有躲在一处较高山峰后方,以便窥视全局。

苦恼和尚有意以此向小千解释何者为猎手,以及他所用的手段。

小千、大板牙、秋芙哪曾见过这种局面,已怔傻的瞧个眼不眨。

苦恼和尚指向西巫塔三名高手,道:“据我所知,他们三人已连续来了四次,每次都是输家,可是押他们的赌注却高的吓人。

小千也瞧向三人,但觉他们冷森沉猛,有股狠劲,光是气势就比其他人要强得多,不由感到纳闷:“他们每次都输?”

“不错。”苦恼和尚道:“不过要赢他也不容易,必定累个半死,总在最后一刹才决胜负。

小千频频点头,“如此说来,倒也合理……他们好像会很拼命的样子……”

大板牙在近几天有个特殊的改变,他的门牙当真被小千给整修一番,为的只是别太突出而有暴露身份之可能。

他也为此强行抵抗一阵,终于斗不过小千而臣服了。

不过小千也着实下一番功夫,替他磨的还算不太差,只要不裂嘴笑,门牙再也不会突在外头见人,达到了隐秘之效果。

也因不难看,大板牙才未再争吵,此事也告平息。

他张了张嘴巴,习惯的想隐去牙齿,问道:“老和尚,你说他们每次都输,为什么还有人大量押他赌注?”

和尚摇头道:“老纳并不清楚,也许这之间有某种原因吧?”

小千道:“当然有原因,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他有点兴奋,也想找出原因,因为这关系着他赚钱的“前途。”

大板牙却另有一套说法:“知不知道原因在我来说并不重要,有钱赚就行了。”

小千白眼笑骂道:“不入流!”

大板牙处之泰然:“我是著重实际,不著重理论的。”

小千戏言道;“头脑简单的人,通常都是如此!”

大板牙仍笑道:“有钱赚,头脑简不简单并不重要……”

话未说完,场面有了变化。

四人也静了下来,准备瞧个究竟。

关外西巫塔司神乌锐已起身,向股浮生拱手道:“本派武功不济,连输数年,当以讨教者,先行向列位掌门弟子讨教了。”

殷浮生亦起身抱拳还礼,轻笑道:“司神客气,要是佛神亲自前来,中原武林岂有人能抵挡?”

乌锐目光闪亮,客套的笑了一声,“掌门言过了,西巫塔精英尽出,何况贵中原仍有武帝排行第一。

我家主人只有钦服之意,屡次派在下前来,也是想从中体认本派武学是否有精进而已。”

殷浮生道:“时下武林一片祥和,武帝也就隐居了。可惜在下并不知武帝去处,否则必定邀他前来指点,以送司神心愿。”

“不敢!”乌锐又是拱手一笑:“在下连诸位都无法应付,岂敢见把武帝,真是贻笑大方了。”

殷浮生也拱手笑道:“比武论剑何在乎辈份?司神客气了!”

淡然一笑又接着说道:“为了不让司神失望,敝派今年也创了一招剑法,就先向贵派讨教如何?”

乌锐拱手一笑:“多谢掌门赏赐,本派就由战天向贵派赐教。”

“好!”殷浮生转向身边的青罗劲衫貌美夫人。道:“惜君,让惜倩试试如何?”

雍容的掌门夫人已含笑的颔首。

她唯一女儿也有十六七岁,人长得美,功夫又好,在无子继膝之下,现在让她亮亮相,也好有了个开始,将来也能找个好女婿。

惜倩一身荷花红裙衫十分合身,腰间系一条淡青罗带,曲线玲珑,如柳枝迎风般,自有一股飘逸淡雅。

她似乎没有女人的娇羞,反而有股英气,也许是殷浮生膝下无子,想培养女儿,以补偿部份遗憾吧!

得到父亲指示,她已大方把剑走向中央,准备与对方交手。

她的现身,已引来一阵騒动。

尤其是一些年轻小伙子,更溜足了眼,慨叹相见恨晚了。

可惜小千他们相距较远,没法一睹佳人风采。

只觉得女人也耍起剑来,怪怪的。

乌锐也未因对方派出女孩迎战而有所不悦,拱手向惜倩对礼一番,已退回原位,招手示意战天出手。

战天面无表情,抽出那把长而窄的黑划,黑得发亮而带有一股肃杀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只要行家就知道,它是一把杀人的剑,利剑。

殷惜倩并未因此而心俱,她对本门武功甚有信心,尤其对手又是连败四年,手下功夫想必不怎么灵光。

她也抽出借用的银白利剑,月光拂下,宛若一泓秋水流动。

战天眉目已缩,冷森气息从目光直逼出,长剑抖直。

“有礼了。”

声音和人一样冰冷,直如冰块雕出之冰人,闻不着一丝活暖气息,然后就如炸开的冰外,四面八方确射殷惜倩。

惜倩顿感压力陡增,心种一凛,华山“青龙剑法”已展开剑尖抖处,活龙立现,吞天掠地足以撕开宇宙。

两人已展开搏斗,剑尖不断追撞,叮叮十分悦耳。

小千看傻了眼:“原来划招还能放烟火啊?”

大板牙愣傻道:“要是学会了,过年春节,烟火钱就可省下来了……”

苦恼大师不禁对他们多一份不解—一自吹自擂的绿豆门主,岂会没见过剑招?

若不是小千真的被李传花打过,他是不会相信。

现在更疑心了!

小千想问他,一个转头,触及他眼神迷惑,已知是何回事。

小千遂瞄眼道;“没什么好疑问,轻功、内功我很行,剑术没练过,我正想问你,他们谁会赢?”

苦恼大师赶忙打哈哈一笑,道:“这个自然,谁敢保证任何武功都行?只要一样精通就能吃遍四海了,何况门主还精通两样?还包含最重要的内力。”

小千笑耍道:“少拍马尼,我问你的,快点弄个答案!”

苦恼大师陪笑两声,已转向场中,两道剑光打得火热,他凝目一阵,道:“也许你不相信,若男的要击败她,只要一招,甚至一剑就行了。”

小千瞪大眼睛,有点愕然:“一剑?”

“不错。”苦恼大师含笑点头。

小千迷惑道:“那还打个屁?”

大板牙道:“不过……顶好看的……”

小千瞄眼道:“只有你这种中看不中用的人,才会讲出这种话”

苦恼大师道;“也许绿豆芽说的也不无道理。”他解释道:“若以杀人来说,那男的……叫战天吧?恐怕他的剑已进入身剑合一地步。

所以他若要杀女的,可说易如反掌,但现在是切磋功夫,他的招式就逊色多了。”

小千道:“难道那些人看不出来?还好意思要战天落败?”

苦恼和尚叹道:“也许吧……若非老纳仔细观察多年,又岂能一眼就看出高下……”

小千道:“你是说他们装的一无痕迹。不注意,根本无从看出?”

苦恼点头:“最重要,可能是华山派也有几招杀着,若展开来,战天也未必能讨好,他们也寄望后面变化,所以此时过招并无多大吸引力。”

小千也瞧出一些端倪,道:“我看战天本就想引出对方那招绝学,看能否化解,另一方面就是说,他想偷学这功夫,来增加自己的实力。”

苦恼大师登时笔直的盯着小千,久久不知所言。

小千回瞄他一眼:“怎么?我没说错吧?”

苦恼大师嗯地一声,随后干笑以掩饰自己失态:“你说的也许只对一半,因为既然名为‘论剑’,就有相互切磋,吸收经验之意,战天如此,并不算私心。”

小千不禁也迷惘了:“那他为什么要装作落败?难道不杀人,他当真无法赢?”

苦恼大师苦笑道:“这正是老纳一直找不到好理由的地方。”

小千也在想,心灵一闪,勉强找了个理由:“这可能与赌注有关,若他输了,可能赢的较多。”

苦恼道。“可是传言似乎以他们身上赌注为最高。”

小千摆摆手,托大道:“这你就不懂了,所谓赌中有赌,输输赢赢,只有最最幕后的老板才知道,是让你无法想像的!”

苦恼大师实在转不过问题,遂向:“小门主……你所说的赌中赌……”

“很简单啦!比如说你认为战天会输,所以抑他赌注,所以你赢了,所以我输了,但等你养足了信心后,我就跟你赌更大的。

然后串通战天,一刹那已改变情况,你就赔惨了,这叫‘养套杀’!”

小千得意的翘嘴而笑,立时又道:“另一种才真正叫‘赌中赌’,情况也很简单,我知道你会押战天输,但我故意找别人赌,说你会押战天赢。

那人当然不信,就与我赌,然后我再串通你押战天赢,咱们两人共同赢他的钱,这招叫做‘牵大头’!”

苦恼和尚听得如灌迷汤,就快迷糊了。

小千说得起兴,慾罢不能,滔滔又道:“还有一种更给了!”直接和战天赌。输赢他自己能控制,所以我找他的对手。

就那名粉红女子来说,如果她认为会赢,我就赌她输,以押十两来算好了,然后我再和战天说,如果他赢了,我给他五两。

结果战天很容易可以赢了这场比赛,我输了五两却赚了十两,永远也不亏本。”

大板牙惊愕而佩服:“好也!包赚不赔,高招!高招!叫什么绝活?”

小千自得的寻瞄苦恼以及大板牙,捉狭笑道:“这叫‘棒打大呆子’!”

大板牙甚有收获的笑道;“能赢就好,管他呆子有多大!”

小千捉狭道;“问题是,那棒子总是落在你身上。”

他在对大板牙是“呆子”,大板开却不在乎,仍笑着:“不管如何,我还是有赚就好!其他的,我都能接受。”

小千无奈苦笑道:“你这种死缠烂缠,赌鬼都怕,世上哪还有人敢赢你的钱?”

大板牙已得意笑起来,要让小千无言以对,这可是件不容易的事。

说归说,他们仍瞧着比斗者。

情况又加剧不少,有了变化。

只见殷惜倩己娇喝:“看这招‘云龙三现’!”

利剑银亮,从一而三,真如三条银龙从四面八方腾卷而来。

那光条聚成之流亮,一寸寸,一分分,狠也不让的把寅夜结撕开,光流为之倾泻而不可收拾。

这招正是一年前打败战天的招式。

战天注意了,眼眸也现出光彩,黑剑一抖,如通灵毒蛇暴窜,獠牙张口,森森利牙化成奔飞光针,毫不逊色的滚撞那道银流。

汇流方交磋,挣然龙吟已响,两人直飞空中,剑势也冲在空中,真如冲天烟光闪亮,煞是好看。

光点未失,殷惜倩已喝声,身形倒飞打转,带有得意轻喝:“天龙幻相。”

突见剑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华山论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