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09章 华山论酒

作者:李凉

  说到名剑,众人不禁往那七把样式不同的长短剑瞧去。

  一阵哗动。

  中年人抽出一把三尺长利剑,剑身通体泛青,寒光闪闪,隐现杀气。

  已有人惊呼:“青虹宝剑!”

  中年人道:“不错,三百年前青虹剑客所用,一夜之间大败十三名高手,用的就是

这把青虹剑。”

  众人心绪已沸腾。

  光是一把青虹剑就能独步武林,何况还有七把。

  苦恼大师证愕道:“这人难道会是剑痴?我看错不了……”

  剑痴道:“今天诸位只要有人能说出其中一把的来历,以及它的成名原因,再接老

夫一剑,这把名剑就归诸位所有。”

  群雄更是一阵騒动。

  殷浮生拱手问道:“敢问阁下可是二十年前与武帝齐名的剑痴先生?”

  剑痴一阵哈哈大笑道:“随你怎么说,老夫今夜只要送剑就成了。”

  如果他是剑痴,当痴于剑,又怎会将剑送入?

  众人无暇去猜,他们已想把名剑据为己有,目不转睛的注视七把宝剑。

  剑痴又抽出一把三指宽,已生铁锈.似无刀锋可言,它比一般剑要厚而重,把柄也

是粗糙黑水所制。

  好像理在地里数十年才被挖出来。

  “有谁知道这把剑来历?”

  众人一阵观望。

  最后还是由少林百丈大师回答:“此剑可是‘伏魔’?听敝派师父所言,三百年前

有位铸剑名将欧阳缺,为了让他所敬仰的大侠公孙弹雪能制服一代魔头,花了三年时间

所铸成,他自己也以身殉剑。

  后来魔头‘六指神君’也死在此剑下,它还在少林队达摩堂留下一道深痕。”

  剑痴哈哈大笑道:“不错,正是这把‘伏魔’剑,方丈说的一丝不差,这剑就送给

你吧!”

  百丈大师施个佛礼:“阿弥防佛,此剑乃不详之物,老纳万万个敢带回少林,况且

老钠也未必能赢过施主,还是免了吧!”

  剑痴道:“输赢在其次,老夫只想看肴你是否有资格获得名剑而且!”

  百丈大师道:“老袖并无获取之意。”

  剑痴也不勉强:“随你!”

  不再专对他,转向群众:“反正老夫今夜要将剑送出才罢手,诸位有的是机会,换

一把!”

  他将“伏魔剑”归销。

  又抽出一把又有两尺余长,通体血红,剑脊晶白,剑尖却明显分出裂痕,只裂向剑

脊两寸,如若另有一支剑往它砍去,很容易被夹着。

  西巫塔乌锐已很快说出:“这把可是“烈天”神剑?”

  剑痴点头:“不错,你可知何人所造.何人所用?”

  乌锐摇头:“此剑在中原,在下不大清楚……”

  殷浮生不禁微微动容:“敝师祖曾获得此剑,但后来却无故失踪,怎会落在你手

中?”

  剑痴道:“名剑本无主,你师祖死了,此剑就已自由,老夫如何获得并不重要,说

不定是你师祖送给我的,你信不信?”

  他说的虽勉强些,但也不无道理,名剑择人而栖身,根本不会因人亡而消失,只要

不结下冤仇,殷浮生也不好讨回了。

  殷惜倩却道:“爹,我们该替师祖要回来……”

  殷浮生摇头道:“名剑虽诱人,却也沾满血腥,有缘自能得到,强求反遭杀身之祸,

倩儿可要切记。”

  殷惜倩闻言也不敢再言,她是见着此剑通红,甚为讨人喜欢,有意据为已有,但看

样子已无希望了。

  隐在岩层后的小千也猛劲的瞧,然而相距太远,他只有晾个毛边的份,心中不无遗

憾。

  此时突然间有声音传向他耳际:“绿豆门主,我是李怜花!”

  小千愕然,已转身往背后一片黑瞧去,哪来的人影?

  李怜花声音又起:“我是以传音入密功夫向你传话,你不必转身找寻。”

  小千终于懂了什么叫“传音入密”。

  然而他却未听指示,仍猛寻着人影:“我就不信找不到你?”他喃哺念着:“这么

神奇?”

  李传花似知他心意,也顾不得隐密与否,已探身显露向他招手个示意。

  他位置正在小千斜后方一处更高山岩后面。

  小千瞧清楚了,方自甚有收获的点着头,想说些什么话。

  李怜花马上传话过来:“不必惊动,事关赌注二十万两黄金。”

  一听到二十万两黄金,小千如触了电,不敢动了。

  这怪模样已惊动大板牙,他瞄了小千一眼:“你在干嘛?抽筋了?”

  小千登时知道自己失态,赶忙干笑,转回身躯:“没事,是触了电!”

  大板牙打趣道:“小便有没有失禁?我检查!”

  说着就要抓向小千裤档。

  小千一记响头已敲了下去,笑骂道;“去你的!只有你才会如此!赶快猜,扛一把

回来。”

  他不愿耽搁二十万两的生意,已支使大板牙再往场中瞧。随后已伸手向背后如狗尾

巴摇了起来,以通知李怜花继续传言

  李传花也为之轻笑。

  马上再传言道;“我替你押了赌注二十万两黄金,只要你能拿到那七把名剑。”

  小千又是一楞,双目呆傻的看着几把闪闪名剑。

  李怜花道:“你可愿意?你有把握?”

  小千儿楞住,不是在于要夺名剑,而是他想不到如此快就有人押自己赌注,以及如

此之高,高得让自己心头发慌。

  李怜花又道:“你不愿意?拿不到,毁掉它们也行!”

  “什么不愿意?愿意!愿意!岂有不愿意之理!”

  小千突然禁不了心情喜悦,已冒出和尚头,无法自制的喊着“愿意”,爬出了岩面。

  大板牙和秋芙以及苦恼和尚登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止吓楞了。

  当然那声“愿意”也震惊在场所有人。

  惊诧地全往小千瞧来。

  小千跨了几步,突然觉得自己身份也是一门之主,复又走回原位:“该是用飞的才

对!”

  童心未氓的他,当真再来一遍,使出唯一可现宝的轻功。

  奇快如电的射向剑痴。

  他的举止,又岂是那些人所能想得通的?

  个个都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不急啊!大胡子,你要送剑,我全收啦!”

  小千的出现,已惊住在场所有人,目光全落在他的身上,尤其是他的轻功,更让人

不敢轻视。

  他很快掠向剑痴身前,轻笑道:“老兄,咱们打个商量,你不要就送给我如何?”

  他的举止,又如市场妇人在讨价还价,倒把众人给逗得发出一丝笑意。

  剑痴瞄向他,有点哭笑不得的道:“小和尚,你家祖宗百丈禅师在那里都不敢要,

你还……”

  小千裁口道:“大胡子说话客气些,什么我家祖宗?告诉你,少林派还排在我后头!

你有眼不识绿豆山。”

  剑痴见他如此先声夺人,气势凌扬,也觉得小千有搞头。

  “当和尚不属于少林派,你又是属于何门派?”

  “绿豆门!”小千摆出姿势:“对我客气点,好歹我也是个门主。”

  他的话又引来了阵笑声,众人都把他当作小孩在耍戏—一事实亦是如此。

  小千也呵呵笑起:“你们笑,我不管你,反正黄汤都吃了,不醉,倒是怪事了!”

  此言一出,众人霎时笑不出来了。

  殷浮生惊愕问道:“方才黄汤是你撒的?”

  小千嗤嗤笑道:“味道还不错吧?”

  群雄闻着身上酒味,较年老者已感困窘,较年轻者已现怒意,尤其是柳再银,更怒

不可遏,厉道:“小杂种,我会宰了你!”

  小千不在意的笑着:“你行吗?哦……我忘了,你喝酒是用淋的,可说是天下无双.

排么第一啦!”

  柳再银一阵哆喷,怒脸一阵青白,他想出手,又见剑痴护在前面,硬是不敢发作。

  群雄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小千的出现太让人难以想像,而且这身酒味,也是被

柳再银反击所造成。

  严格说起来,也怪不得小千。

  小千也不让他们失望,道:“要算帐,待我弄回七把名剑再说.现在没空陪你们

玩。”

  有他一言,众人也不好马上发作,好歹也等看完他如何要回七把名剑,再作决定也

不迟。

  剑痴道:“小和尚你当真想要这七把名剑?”

  “来都来了,你还有何好怀疑?”

  剑痴微微一愕:“你都知道这七把剑的来历?”

  小千答得很顺口:“知道。”

  剑痴颇为不信的瞧着小千,手中“烈天”创一抖,道:“它为何会有裂痕?”

  小千伸手道:“拿来,我看看!”

  剑痴犹豫一下,仍交予他。

  小千故作审视状:“这裂痕倒是很新鲜的嘛……”

  剑痴道:“裂痕新旧并不重要,我是问你它的由来。”

  小千黠笑道:“我知道,我是在鉴定这剑是真是假的?”

  剑痴冷道:“老夫的剑,岂会是假的?”

  “我试试!”

  小千竟然抓起另一把青虹剑,两支交互砍碰,霎时火花迸射,龙吟暴响。

  “小和尚!”剑痴想阻止已是过漫。

  还好小千只砍一次,双剑并无损伤。

  他也未再进一步出手阻止。

  “满硬的嘛……”

  岂知小千竟然再次交互砍撞,这次可就以青虹剑刀锋砍向烈天剑刀背,卡然一响,

烈天剑已断成两截。

  这可非同小可,群雄竟顾不得身份,惊骇的“啊”出声音。

  剑痴更是探手想擒住小千:“小和尚你敢毁剑!”

  “呵呵!这么不耐用!”

  小千自恃轻功了得,一个闪身已避开,呵呵笑道:“这在告诉你答案嘛!此剑的裂

痕,是因为砍不断的结果!”

  他笑的更开心:“还有这把……为什么不断呢?”

  一个掠身,已射向剑鞘,以剑背猛拍,卡地,又是一支名剑受折。

  群雄已鼎沸,不少人已出手,想阻止小千如此毁去干古名剑。

  小千登时大喝:“住手—-”

  声音一出,已将在场所向人震住。

  小千则轻笑道:“你们紧张什么?剑又不是你们的,我看不顺眼,丢掉一两把,干

你们何事?”

  剑痴冷森道:“这剑也不是你的。”

  “刚才不是,将来就是了。”

  剑痴杀气满脸;“恐怕你没这个本事!”

  小千早有个想法,他自知一把剑也说不出来历,岂能赢得七把?

  何况若不幸赢到了,必定会引起群雄追杀,这更划不来,唯有当场毁了七把名剑,

才能一举斩断麻烦,所以他才搞此花招。

  他坦然道:“若说要懂得七把名剑的来历,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可是我却能接下

你任何剑招,你信不信?”

  他早想过,只要轻功赢他,跑给他追,则他有任何剑招也无从施展,然后再来个时

间规定,等时间一过,他就赢了。

  如此复杂的心思,任剑痴如何老江湖,恐怕也无法猜及吧?

  他冷道:“我不信!”

  “你当然不会相信,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会相信,可是你赌吗?”

  剑痴冷森道:“老夫岂会怕你不成?说,如何赌?”

  小千暗自好笑,鱼儿已经快上钩了,笑道:“当然是赌名剑!“由你决定几招才能

制服我。”

  剑痴一身功夫已臻化境,对用剑更是行家。

  但小千的胆识,亦让他觉得压力,遂道:“三招,只要能接下三招,老夫就让你把

剑带走。”

  小千道:“一支剑三招?还是七支剑三招?”

  “全部三招。”

  如若三招之内不能制服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小娃儿,剑痴也没脸再混在此地了。

  小千频频点头:“够豪气,本门主佩服!我看我就用一招与你对阵!”

  说完已窃笑起来。

  因为他这招就是“溜”。

  任谁也想不着他用的会是这招,已惊骇的瞧着这位奇异小和尚,尤其是西巫塔三人。

  剑痴冷笑道:“普天之下就算武帝也不敢说出此话,小和尚也未免太托大了吧?”

  小千道:“行不行,待会儿就明白,我这招,武帝也未必受得了,时间不多,你就

先介绍介绍另外几把剑,也好让大家弄个明白,否则他们会夜夜失眠!”

  剑痴也不噜唆,道:“方才这把‘烈天剑’,为五百年前,一位名叫‘上元真人’

所铸造,其剑身裂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 华山论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