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九 章

作者:李凉

勤修道法增道基,天罗地网八卦阵,

凶历妖魔阵中伏,地灵靖安天下平,

宝符秘录出三清,降妖伏魔凭造化!

万法腾空霞光瑞,五行八卦惊地灵,

千载凶魂虽狂厉,奈何阵中伏道尊,

地界阴冥从多定,满道讴歌贺太平!

万山重峦之中晨雾弥漫,水气渗衣,林岛远离,百兽无踪的绝谷内,倏然一道紫光冲升

而起,凌空飞旋迅又疾曳浓雾之内。此光乍现乍逝,尚不知是何物时,竟又见青、赤光芒破

雾而出,凌空交叉而过后,竟又如同紫光疾曳雾中。

骤然!只见谷底浓雾中霞光飞闪,五光十色交织成光怪陆离的绮丽景色,并见浓雾狂涌

如涛层层散消,使彩光更为亮丽、耀人目光。

仔细望去!竟然是二十余团闪烁凌盛霞光的法宝,正凌空旋飞交织往来,将谷底映照得

如同玉虚幻境一般。突然一声清朗大笑声响起,且笑说道:“好了!好了……你们皆已能熟

练的祭御法物了!环儿,你不愧是她们大姊!道基高深得只习练数日,便已能将法物施展出

最凌厉威力,还有瑶儿、雪儿、怡儿也都不错!涵儿、玉儿、凝儿、香儿则平平。唯有玲

儿、敏儿尚须勤修。嗯……看来还是由我助你修练增进道基才是。”话声方落,立听清脆娇

嗔之声响起:“讨厌啦!人家和玲姊仅是凡人,又怎能与大姊她们早有数百年之上的道基相

比嘛?人家现在的功力道基,若在武林中早已是功高绝顶的御剑高手,足可媲美古剑仙之流

了,可是你还不满意的笑人家?”娇嗔幽怨的话声刚止,却又听另一个逗乐之声响起:

“咭……咭……敏儿你别噘嘴了!你没听见公子说,要特别助你们及玲儿增进道基呀?

唉……真令人羡慕……”

但另一个话声却又娇叱说道:“嗨……玉儿你别逗了!其实咱们姊妹十人,大姊要协助

公子主掌阵势,你们五个道基较高深,自是可独当一面的布妥‘五行地网’,我们‘四象仙

姬’虽然道基较差,但是有公子主掌各方卦位威势,因此道基差些也无妨呀。”

就在众女连连娇语后,突听一个大姊口吻的声音不悦的叱斥着:“呸!呸……你们几个

一天到晚不停的斗来斗去,也不嫌烦哪?涵儿你也别酸溜溜的言不由衷了!其实在‘三清道

祖’的法旨中,皆将你们定为辅倚宏郎靖平地界浩劫的一员,缺一不可,当可知晓每个人的

重要了!要知怡儿原本便修练‘三味真火’,而涵儿则因‘雪魄珠’已然合体且有‘寒玉太

阴符’,因此分别是至阳至阴,故而可分占‘太阳’及‘太阴’位!”话声一顿,转而略有

安慰之意的续说道:“玲儿!敏儿!你们俩也莫妄自菲薄了!否则便是自卑、自贱了!要知

天机定数中,要你俩匡助宏郎又岂是无因?而且非你们不可呢?你俩乃是凡人之身正是‘三

才’中阴阳兼具的‘人’,再加上家传的‘天雷心法’及‘惊天心法’,且缘得‘天雷鼓’

及‘飞电镜’,正是‘风、火、雷、电’四象的‘少阴’及‘少阳’位!别人可是无能担当

的喔!”接而又转为叱斥之声的说道:“瑶儿你们五个莫以为道基较其他姊妹高,便存有优

越之心了!要知你们非至阳、至阴,也非阴阳兼具,因此‘四象’已没你们的份,因此仅能

凭往昔修练的阴气道基布出‘五行地网’。若非公子近月中传授你们符录道法,以及道法淬

炼的法物增进道法。否则你们怎比得上怡儿四人?哼!如今姊妹同处一堂,若是仅只嘻笑逗

乐倒无可厚非,是若各有私心互存心机,那么……你们如何对得起宏郎?”

“哈……哈……哈……环儿你也别说得大严重了!我心中清楚瑶儿及怡儿她们皆是心性

善良的好姊妹,仅是因心性不同才各有率性之言,哪像你所说的会有私心或心机?往昔你们

六人尚未结缘时,怡儿她们四个也是逗来逗去令我啼笑皆非,但她们的感情可是亲爱的很

呢!好啦!我知道你唯恐她们逗乐之后或许将会心存不满,但你放心吧!我可是笃定得很

哪!”

“咯……咯……咯……公子!您放心吧!其实大姊早就悟知您疼爱怜惜众姊妹,不可能

会忍心叱责哪个姊妹,但又怕众姊妹每天叽叽喳喳闹来闹去惹得您心烦不悦,无法定心修

功,因此才以大姊身分帮您治治这些泼妇们,大姊如此为您着想,那可是因爱您爱得入骨,

生怕您有些烦心呢!所以罗!您可要好好的爱怜大姊才是喔?”“呸!呸!呸……臭怡儿!

狐狸精!你又来调侃大姊了!小心待会有你好受的!”顿时一阵娇笑及嗤嗤窃笑声响起,似

乎众女皆芳心大乐的毫无一丝芥蒂,当然也令清朗的大笑声随之响起,并且一语双关的笑说

道:“哈……哈……哈……环儿!你这下可知道怡儿那张尖刁小嘴的历害了吧?不过……

哈……哈……哈……今日你们都该罚!我可要好好的整治你们才行!”但是话声一落,却听

两个怯怯之声说着:“啊……要整治……公子!人家方才又没吭声……您要罚人家……”

“不……不行……相公!贱妾都没说话,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否则……人家不依……”但

是两女的话声未止,却已引起一阵嗤笑及羞骂声:“嗤……嗤……香儿、玲儿你俩……真让

人……”“咯……咯……咯……玲儿你放心!你若怕公子罚你?那就由我代你承受吧!”

“咭……咭……香儿你不是最喜欢公子那根话儿吗?怎么到口的美食要往外推呀?好哇!瑶

儿是大食婆!就由她帮你吃个饱吧!”“呸!呸!呸……死玉儿,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

巴!自己想得很,却来逗我?哼!你是好人是吗?公子您待会可别罚玉儿喔?”“嘿……好

哇!公子,您也别罚大家了!就罚瑶儿一个!看她吃得消不?整死她!上下之嘴都别放

过……”“死凝儿!你也帮玉儿逗我?看我不……”接而便是一阵惊呼尖叫,追逐叫骂,以

及娇笑助威的欢乐声响起,使原本浓雾涌滚、阴寒黝暗的谷地,涌生出一片欢乐的春色。

未几!欢叫之声逐渐息止。但接续而起的,则是阵阵似有似无的低哼喘息声以呢喃呓语

声,尚有不少娇羞的嗤笑声及相互挑逗的羞嗔声,交织成春色无边的美妙仙乐。

数日后——一个烈阳西斜万里无云的晴朗日子原本浓雾弥漫的深谷内,竟然雾消景现,

呈现出一个山壁耸峭的宽阔深谷。

谷底,竟是奇花异草满谷的如幻仙境,陡壁间盘松斜伸葛藤挂垂,碎珠玉瀑如带飞泄,

靠近谷底之处竟有一幢岩基、岩板砌成的宽阔石楼。足有六丈宽;两丈深三层高的石楼,四

周石柱、石墙上长满了如毯青苔,看来此幢石楼乃是不知有多少年代的古楼并非新建。但是

楼内竟然有柔和的白芒涌溢仅止于各门、窗并不外涌。

楼内石雕桌、椅、几、榻:橱、柜。俱都洁净无尘,似乎柔和白芒阻隔了尘埃浓雾进入

楼内。石楼正堂的宽高大门上,一片石板雕字的朱漆横匾,有五个金漆大字,写着“天齐仁

圣府”。大堂内!正中乃是空无一物的石板地,但在两侧各有五张矮石几,正前方也有横列

的五张矮几,再后方则是一张宽长矮几,而两方如八字各有一张长矮几。

后方石墙上则是一幅阴雕高阔城楼之景,恍如是在朦朦雾气中的虚幻城楼一股。

两侧廊道中各一石阶梯通达上层两厢,左厢乃是空荡的房室,右侧厢房则是一间有桌、

椅、矮几、蒲团的大书房。

再经由两侧梯道通至顶层。左右两照皆是幽雅恬静的内外两间起居室及卧室,但皆无

桌、椅、仅由矮几、毛毯、软垫、被褥组成的温室。

两厢正中另有一间较小的房室,但此时内里竟是玉腿和躶躯横袒,各个皆是香汗淋漓红

霞未褪,黑白相间的胯间婬露淋漓,娇慵倦懒的熟睡未醒。

此时在石楼正前方的谷地另一端“儒道”柳志宏正负手信步的缓行着,随着他目光环

望,只见左右两侧岩壁各有两个深黝岩洞,正前谷壁间也有一个岩洞。

再仔细张望,竟在岩洞口上方青苔密厚的岩壁上,皆有依稀可见的三个大字,各写着

“中军营”“左军营”“前军营”“右军营”“后军营”。

“儒道”柳志宏闲逛中、倏然心中一悸!顺时神色怔愕的默思片刻、才双眉略皱的仰望

谷顶且喃喃说着:“咽……该来的终于要来了!却不知即将到来的妖邪是何等妖孽?”

原本转身行返石楼时,突然顿足的默望一会、竟然身形幻为虚无青影消失不见,再现形

时已然立于旧居的山坳庭院厢楼之前,可见他“乘敲飞行术”已高达何等境界了,站立正楼

前,突然双眉紧皱的浮显不悦之色,但却默不吭声的跨步入楼。倏然!连连数声震响,门、

窗皆无风自动的骤然紧闭,接而便听一阵脆铃笑声响彻楼内:“喧……嘻……嘻……你来

了?人家刚到你便前来相会,可见公子与奴家心有灵犀一点通、有缘千里来相会嘛?”“儒

道”柳志宏闻言仅是淡然一笑,只觉楼内涌益着一股令人心恰的幽香,缓缓跨步登至顶层,

已然见到一张瓜子脸、桃花眼,眼中涌溢出一股深黝迷人令人心荡的媚光,一张樱桃朱chún斜

翘,浮出动人心弦的诱人笑意、艳媚如花、全身赤躶的女子,尖斜半侧躺在床缘望首自己。

只见她。乌丝长发斜被胸前,将一只圆滚突挺的饱满玉rǔ半掩半遮,细柔如玉的肌肤、白中

透粉且平滑无纹,平坦小腹下,一双个长玉腿一伸一曲相叠,将胯间乌林半掩半遮露出些许

乌亮卷毛,更令入心荡遐思热血涌升。

微微一笑!像是久识旧友一般“儒道”柳志宏已行至床前,毫无芥蒂的笑说道:“你还

是早些回去吧!莫要为人作嫁使我们兴生不欢,那可非我所愿!

“嗯……人家才到不及片刻,你就要赶人家走呀?嗤……嗤……莫非你是怕‘玉骨夫

人’夫人她们醋意涌生难以平息是吗?”腻哼腻语诱人神魂的笑语方止,柳志宏续又笑说

道:“非也!她们姊妹情深意浓无人无邪,只要我愿意,她们皆柔顺接纳毫无异议,只不

过……”如吐幽兰馨香的檀口续又腻声说道:“只不过什么嘛?奴家可不愿与你这小冤家有

一丝不和?当然也不愿惹成姊妹她生怒,但是奴家乃是受人之托前来,任务未达又怎好即来

即去嘛?”“儒道”柳志宏闻言微一笑,斜侧坐至床缘,伸手抚上了她柔滑细腰,轻抚缓缓

的笑说道:“我知道你受人之托,想吸耗我的道基,但是……嗤……嗤……你乃是有数千年

道基的半仙道友,理当悟知天机天意为何?难道不怕违逆天道自招天劫吗?”“嘻……

嘻……嘻……呆子!所谓天机也只不过是上界那些自命不凡、视己意为天意的老儿心意,就

以李耳所创的教义来说吧!他不是说顺乎自然是顺乎‘道’吗?‘道’便是顺应自然而生,

只要顺乎自然便是顺应天机,奴家不争不诿顺心而至,岂不是也顺乎天机吗?”

“儒道”柳志宏闻言仅是微微一笑。也不争辩的笑说道:“道友果然灵悟道意,然而道

友若仅是顾乎自然前来,在下自是诚心相待,但是隐含邪念”……。

在下奉劝道友就此打住、以免自招劫数!“

艳媚美妇闻言顿时媚服斜瞟的娇嗔说道:“讨厌!奴家天性便是喜好……天地尽容孤阴

不生、独阳不长之道,此及天地真理又有何邪意。”‘嗤……嗤……天地万物各有其性,道

友顺性而为自是无碍,在下也绝无异视之心,然而道友受托而至,岂不有违自然吗?”

“嘻……嘻……非也!非奴家早得道友传言、知晓法尊承天地而生,天赋过人并非一般凡夫

俗子,因此早已有心与法尊结比例,但无因无缘未能前来,尚幸前些时日有道友请托会晤法

尊,这才顺应前来与法尊结一善缘!奴家也已知晓成姊妹便是与法尊顺应自然结获善缘,法

尊莫非鄙视奴家?厚彼薄此吗?”“儒道“柳志宏闻言,不由心中暗赞着:“果然是道基高

深已能悟知天机的异灵!奈何……唉……你已心魔涌生,若不及早醒悟必得劫数临身……且

慢……莫非……”

倏然灵光一现!双目中射出两道精光望着她艳媚娇靥,立时发现她额堂内隐约浮出一道

青影,顿时心中恍悟有了心意,于是双目精光消逝,且笑说道:“道友!在下并非视阴阳之

道为异邪之人,也不拒发乎心、止于情的欢乐,只要道友仅存与在下结善缘之意,在下自也

从善如流,与道友共修天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