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二 章

作者:李凉

仙缘仙法入道门 灵悟慧根道初成

一举得功降狐妖 再获缘遇却逃亲

“茅山”自古称为“地肺山”又名“句曲山”或“冈山”“巳山”直到西汉年间有茅

盈、茅衷、茅固三兄弟在山中修道成仙,才改称为“三茅山’简称“茅山”

茅山山区中有不少岩洞,最有名的是“华阳洞”良常洞”“方隅洞”“金中洞”等等十

余个。在南朝之前,山区内并无道观,修道之士仅在一些山洞或结茅为居之中修练,尔后因

“三茅真人”成仙之后,名声逐渐盛响,于是在南朝之时才建有“万寿宫”。至于其他的

观、宫,则属唐、宋之后所建,因此不在本书范围内。

“茅山”一系修道者,历经九代上百位之后,至第九代陶弘景編著“真灵位业图”详述

天界神仙位阶.等级,将百姓所信奉的各教派神仙尽纳其内,组成一完整的层次等级.使道

教神仙尊卑有了明确定位。也使陶弘景的名声大盛,于是终于有了“茅山派”之始.并以

“上清经”“灵宝经””三皇经”为经典,供奉“元始天尊”为三清首位。

“茅山派”自第十代起,便深受历代帝王尊祟,皆晋召见且赐号.时至第十五代山主黄

洞元,便是大唐德宗召见,且赐号“洞真先生”。”

至于“茅山派”初始便是修练“三洞经法”也就是道门之术皆有修练。

所谓“三洞经法”便是指灵秘不杂的“洞真”以“上清经”为主:“洞玄”是指先天立

地之妙、则以“灵宝经”为主;而“洞神”便是召神制鬼之功,以“三皇经“为主。也就是

涵括了天、地、人三界。

时至盛唐之期,承帝王慾求延年益寿之术.因此“金丹之道”便开始盛行。

尔后唐末及至五代之期,天下大乱,民怨妖孽遍及山河,因此卜占、解厄、安宅、镇邪

的道法也随之兴起,而“茅山符录”也因此兴起,盛传民间,时至宋代之期,已然名盛全国

各地了!

话且转回正题!

“茅山“西南方的一座山颠上,柳志宏神色惊喜的望着远方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只见

居中一峰的顶端似乎有一片楼宇,在云雾弥漫中,恍如天阙琼楼的仙境一般。

另在峰脚下也有一片楼宇,因此欣喜无比的朝峰脚之方赶去。

约莫两个时辰之久,柳志宏终于行至一片宏伟且广阔的道观前,观门横匾上乃是“玉晨

观”三个大金字,而落款者竟是唐德宗皇,乃“贞元十年甲戌岁次”落成。

此时突由观门内步出两名三旬左右的青衣道士,其中一人望见衣衫褴褛、年仅十五、六

岁的壮实少年,站立观门前,立时合掌揖礼说道:“无量寿佛……小信士前来本观是朝礼三

清?或是游山前来?”柳志宏浪迹江湖三年余,也常借宿释、道观庙,因此甚为了解的立时

躬身为礼笑道:“两位退长!在下乃是远行山路之人,因旅途疲累,想至贵观借宿一夜.尚

请两位道长代为禀明知客道长,在下将在明晨斋课之前便启程离去。”

一般道观寺庙分为两种,一种是可收徒的子孙庙;一种是专供游方道士挂单居住但不收

徒的十方丛林;

另外也有子孙庙备有宿房,供游方道土或信士住宿,以免朝拜三清下山之时错过宿地,

而陷于上不着村、下不着店的困境!

因此当柳志宏开口借宿时,两名道士皆面含笑意的立即引领进入观内,行往右偏殿后的

知客客房处。

正当三人进入观内未几,正慾转往右偏殿时,突由正殿之内步出数名道、俗,乃是三位

花发黄衣道长,正送出一名三旬余的儒士,一位年约十二、三岁的双鬓小姑娘,以及一位年

约五旬余的老么么。

“呵……阿……呵…赵贤侄代贫道师兄弟问候老令主,改日有暇前往“金陵”贫道定将

亲自拜望老令主请益了。”

颇为清逸的份士闻言立时揖礼笑道:“岂敢……岂敢!道长您太客气了,晚辈且代父敬

谢三位道长的好意。

“呵—一呵……赵贤侄儿见外了.恕贫道不远送了!”

“是……是…三位道长请留步.敏儿,还不快谢谢三位道长爷爷的收容?”

居中道长闻言突然又开口笑道:“呵……呵……

呵……赵贤侄有这么一位乖巧资敏的好女儿.真是福气呀!虽然她缺乏行道江湖经验,

但凭家传武功以及聪慧敏捷的心智,再加上‘天雷令主’的名声,江湖武林人若知晓她的来

历后,爱护她都来不及了,又岂会欺负她?”

儒士闻言顿时神色尴尬的讪笑道:“道长您太夸她了,像她年仅十二岁之龄,也从未曾

独身出过远门的淘气丫头,竟然毫不顾虑家人的焦急担忧,也不管自己有无能力独行江湖,

便私离数百里外,不肯返回,如此便已饶她不得呢!”

突然听那小姑娘嘟嘴不悦的脆声嗔道:“爹,您别怪人家嘛!要怪就去怪爷爷好了,谁

要他这几个月中、竟一反往昔的嫌哥哥、姊姊及人家不成器,常常板着脸硬逼练字、习功,

稍有怠慢便叱责不止,还说以后要更严厉管教……”

儒士闻言,顿时双目一挑,且怒声斥道:“哼!你还有理呀?爷爷严督你们兄妹习字、

练功又有何不对?就因此你便离家出走呀?为了你,全家上下已翻遍了整个“金陵城”便连

黑、白两道之人,也自告奋勇往各处寻找你的下落,奶奶及你娘更是急得食不下咽、夜不成

眠,六日之前才获道长爷爷派人急传讯息,才使你奶奶及娘放心大半,哼!看你回去后要如

何对你奶奶及你娘交代?”

此时站立一侧的老么么似乎甚为心疼小姑娘,因此立时好言劝说道:“大公子且息怒

吧!元静道长派人前往告讯中.已然详细说明孙小姐的情况,因此老夫人及少夫人已然忧心

尽消,如今孙小姐已在身边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咱们还是尽早赶回去才是。”

然那孙小姐却朱chún高噘的强说道:“哼!我才不要回去呢!我非要找到那个叫什么

‘宏’的人,看他是什么

三头六臂?竟将爷爷迷惑得回家之后嫌东嫌西,将人家说得一无是处!”

“放肆像你如此略有不顺心意,便不知天高地厚的私自离家远行,如此举止又怎能令人

夸赞?又怎能不惹人嫌?你若再不听话的任性而为?爹可要就地严罚你罗!”

三位道长及老么么眼见儒士生怒,顿时急忙你一言我一语的劝慰打圆场。

此时引领柳志宏前往偏殿的两名青衣道士,眼见观主师伯、师父、师叔步出大殿送客,

因此已恭敬的侧立一旁,而柳志宏也因此只好静立偏殿之前,默望偏殿内供奉的神尊法像。

当耳闻那小姑娘之言时,竟也好奇的回身张望.正巧此时那小姑娘遭斥之下,也扭头不

听,于是看到一个衣衫褴褛,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黑肤少年,正面含笑意的盯望着自己、还

以为他在嘲笑自己遭爹爹斥骂。

因此立时柳眉一挑,嘟嘴插腰的娇叱道:“呸!你笑什么?难道你不知非礼勿视,非礼

勿听吗?”

柳志宏闻言一怔!顿时觉得这位娇生惯养的小姑娘果然刁蛮霸道,怪不得会遭亲长追返

斥骂,因此摇摇头苦笑一声,便转首他顾了。

小姑娘眼见那黑肤褴褛少年之状,顿时以为他耻笑自己,而有自尊受损的屈辱感觉;因

此更是芳心羞愤得怒睁黑白分明大眼,紧咬贝齿怒叱道:“哼!你竟敢耻笑本小姐?看我如

何……”怒叱之时眼见地面有不少蛋大碎石,顿时脚尖猛然踢向一粒棱石,瞬时只见棱石骤

弹而起。疾如箭矢般的射向柳志宏后背。

“孙小姐,不可……”“噫?敏儿讨打…那位小兄弟快躲……”“小施主快闪…”“道

清快出手拍落石块!”

虽有数声惊急大叫乍响,却又怎能快过疾如箭矢的梭石射势?因此三位老道长、儒士、

老么么五人俱都惊急暗叫要糟……

突见那褴褛少年身躯往左斜翻,并在转身之际,双手中已执着一支三叉弹弓骤射出一粒

石子。

“噫?好敏捷的反应……”“啊……好身手…”

“咻……拍……”

眨眼之间,众人连思付之时皆不足,已听尖啸风声及碰撞脆响恍如同时响起,两粒石子

已在褴褛少年身前不到三尺之距迎撞碎裂,但棱石疾劲射势尚未全消,碎成十余小碎粒的细

石,依然射至少年身躯才势尽落地、可见那小姑娘虽仅是脚尖疾踢、但劲道如何已是可想而

知了“噫?好哇!你竟敢打落本姑娘的…”

“住口…蛮横无理!也无怪乎爹要严加管教了,哼!封住你穴道……李么么,敏儿交由

你管照,未回家之前不得解开她穴道,以后……哼!确实要严加管束这疯丫头了!”

儒士极怒的制住小姑娘全身六大要穴后,立时吩咐老妇严加看管,随即便强笑的朝柳志

宏揖礼赔罪说道:“这位小兄弟,恕小女刁蛮无理.险些伤及小兄弟

了!万幸小兄弟身手不俗,应变敏捷才未曾造成憾事,否则本儒实在愧对小兄弟了!至

于小女…本儒必将严惩还给小兄弟一个公道。”

柳志宏心知儒士此时内心甚为羞惭爱女的恶行.并且也已开口赔不是,且慾严惩爱女,

因此乃是心存公理正义并不护短的正直之人,自己又何必令他为难且羞愧呢?于是柳志宏已

含笑回礼说道:“先生不必自责了!其实方才令爱并非存心伤害在下,况且在下只须闪避,

便不致伤及身躯,实因在下若躲避之后,棱石势必射入偏殿之内,可能将会损及殿内神尊法

像、那就实在对神尊不敬了,故而在下自不量力的慾强拦棱石,尚幸神尊护佑,使不可能之

事灵异显现,万幸的拦阻了棱石射势,造成如此惊险之状、而令诸位担忧,实乃是在下任性

而为之错,因此尚乞诸位饶恕莫怪。”

众人闻言顿时愕得呆立当场!难以置信这位少年竟有如此宽宏胸襟气度?

蓦然!那赵姓儒士愧色难掩的叹声说道:“惭愧…

惨愧…小兄弟宽人律己之胸襟…唉……本儒必将此生不忘今日之教训,尔后定将严训子

孙成为治家之范;三位道长!本懦无颜久留贵观了.尔后自当再登赔罪!恕本儒告辞了!”

“哪里…哪里……赵贤侄莫过于自责了,贫道师兄弟便不留赵贤侄了”

居中的元静道长似乎也甚为体谅儒士.引领老么么及小姑娘迅疾离去,才又转身望向柳

志宏。此时元静道长师兄弟三人,心中皆对这褴褛少年有了极度的好感.方才那小姑娘刁蛮

的踢石飞射少年时,万一射伤了少年,虽然非观中门徒所为,但却是在观内发生也脱不了干

系,但是出手之人又是武林泰斗之一的“平地雷”爱孙,又该如何出面讨公道?

尚幸褴褛少年身手不凡,击落了劲疾棱石,而未造成令人难堪的伤害,而且听他不顾自

身安危,大胆的反身迎击,竟是唯恐闪避之后,棱石射入偏殿内击损神尊法像,因此师兄弟

三人内心的感激自是可想而知了。

因此元静道长立时揖掌恭询道“无量寿佛,小施主实是世间少有的好心性,贫道甚为感

激小施主维护本观之义行,但不知小施主高姓大名?前来本观乃是……”

引领柳志宏前往偏殿,但此时尚恭立一旁的两名道士之一,立时躬身揖礼应道“启禀师

伯、师叔!这位善士乃是途经本观慾借宿一夜,明晨方会离去。”

“哦……原来如此、恩!道清、道明,你俩好生招呼小施主至客殿,吩咐道真尽心招待

小施主。”“是,师侄遵命!”柳志宏耳闻之后顿知借宿之事颇为顺当,因此也急忙躬身拱

手道谢:“在下敬谢诸位道长善心留宿了、在下定当遵守贵观规律,但请诸位道长放心。

“呵……呵…呵……好说!好说!凭小施主诚心敬神之所为,己足令贫道师兄弟敬佩且感激

了、因此小施主在本观切勿拘束,可随意至本观参拜礼祭。”

于是柳志宏便在“玉晨观”众道士的礼遇之下,获得了上宾身分的招待,并且也好好的

梳洗一番,除尽了数月未曾好好清洗的污秽。

时约申时初,距晚膳之时尚早,于是柳志宏便行出客房,缓缓瞻拜各殿内的神尊,在正

殿的“玉皇殿”

“四御殿”“三清殿”皆一一拜祭过后,续又行至后殿内,竟然是茅山历代山主雕像的

“祖祠殿”。

柳志宏原本并未在意,仅是恭敬的合掌躬身为礼但是突觉脑海中浮显出曾在梦中出现过

的仙人形影竟含笑顿首说道:“星君终于来了!天尊另有敕令下仙传授仙录,且定星君在下

仙祖观修录,以待来日应劫施法。

柳志宏心中一惊!仅因已曾与老仙长在梦中相会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齐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