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三 章

作者:李凉

天心善举炼度魂乍闻阴冥亦生魔

隐修淬炼道法深消灾度厄仆蝉依

道之为物惟恍惟懈

馆兮恍兮其中有象

恍兮馆兮其中有物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古至今其各不去以阅人甫

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时光匆匆义是半年的时光流逝。

自从梁王”朱全忠隆帝自立后迁都“汽州”(开封)称“东京”并改国号为“梁”、另

外又弃“长安”并将“洛阳”定名副部“西京”故而“长安”繁华逐渐式也令人怀疑,因此

也有必要换安较体面衣衫.然后逐批将珍宝换成庄票,便可携带方便.且较不引人注目,另

外,也顺便带你至大街上逛逛,也可熟悉一下价钱所向往的繁华尘世。”小白闻言顿时欣喜

得连连翻跳.并且笑说道:甚好9甚好9公子,小白往昔听‘转山老做讲道时,曾听有佛家之

言不人世.岂能出世小白就先人世便可出世了,是吗厂“嗤【胡说,依佛家人世出世之理,

乃是意把佛陀修道之前,民间百姓生活困苦,若不人民间体验疾苦,又怎能救苦救难为民解

疾?故而此中道理.并非要你至繁华全世享受,而是要你去体验尘世中的贫困、疾苦及姦狡

善恶的一面如此你可明了?

“是——是——公子所言甚是.小白受教了、”半个多时辰后,柳志宏已手提着一只沉

重包袱牵着小白往城心行去。“洛阳”原本便是唐代副部,如今仅是换了朝代,但依然是副

都“西京”因此依然保有原先繁华辐接的景象甚而较以往更为繁华、也因繁华兴盛,故而富

商豪门云集,价值不菲的奇珍异宝,时可在商家内见到,当然进出买卖也司空见惯了。

柳志宏在七家金玉银楼及珍宝古玩斋进出后,终于将包袱内的九成古旧珍宝换为通用的

庄票了而且竟多达六万余两之巨。

正当最后一批珍宝,又与一家谈妥尚未曾取得庄票时突听小白吱鸣连连的指着橱内一只

古旧小金环,似乎甚为喜爱.

柳志宏见状一则因为喜爱小白,也可为它装扮一番.二则它乃得道灵异若非察觉有何异

物,否则不会石如此之态,于是便请掌柜取出观看。

呵一呵——呵——这位公子真乃雅人,而且所眷的可爱自猴也颇为灵慧,竟懂得要饰物

装扮?不过此金环本属幼儿之用,大小正适合配戴在颈项,必然甚好看呢。柳志宏耳闻出柜

之言.仅是笑而不语的伸手接过观望只见金环粗如幼儿手指,而金环上尚有一些古怪的雕

纹.再仔细一看.竟是一些符录因此立知此主环另有来历.于是问妥价格后,便套挂至小白

颈项上。果然极为好看。

两日后.已然的穿新青衫,头戴公子巾并且也已更换了一具较大的桐油书生背筐,往

“汴州”之方行去、背筐顶上的小白,眼见十余丈之内并无行旅,于是开口说道:公子您换

了新背筐虽好看多了,可是却又大又重,岂不是更增加负担?如果改用包袱,便轻松多了而

且小白也可分担一些嘛。“

哈——哈——我知道你的好意了,其实不筐虽较竹筐笨重,也更比不上包袱轻便.但是

背筐却好处甚多长久行道江湖时.必有不少不可缺的零碎之物及衣衫、防雨防寒之物,竹背

筐虽轻但易渗水;本筐虽重但可依筐隔分放不少杂物、衣衫、油布,况且伸突的顶篷油布可

遮阳避雨因此最适合安步当车,长久行道江湖之用.”可是乘坐车船岂不又快又舒适?”

嗨!行道江湖为民消灾解厄.原本便随意而安,当然便无须赶路,也无须限定目的地.井且

可在行至某一名山胜水之地时,便停歇观赏,也乃人生一大乐事,因此又何需搭乘车船?柳

志宏话声一顿后,忽将话语转向小白说道:小白、我带你在华山中又隐修半年时光.已然教

导你数种道法,但你却玩心大重,少有进境,因此以后将严定你每日至少修练两个时辰的道

基,否则道基不足.又岂能习练其他道祛?你不是想早日能幻化为人形吗?像你如此散涣之

心,那可是永难达成的。还有,你颈项金环乃是远代富门为子女求得的安神定魄符录环.对

你甚为有利,如果你能勤修有成,但可稳固你的魂魄.免遭高深道法或邪法魔功所侵害.

啊?真的呀?那——那——小白从今后必定勤修道法便是了。”嗯!我已教你行走提功循行

之法只要你不蹦蹦跳跳的,便可在行走之时修练道基了。”一人一猴缓行交谈中,已然行至

一处十字路口,右方通往嵩山左方通往大河渡口、倏然左方路口之处竟涌起一股阴风、接而

便往大河之方疾旋而去.顿令柳志宏心中起疑,立时朝小白说道:小白,此阴寒旋风甚为古

怪似乎是有什么冤魂游荡尚未曾魂归冥府?跟过去看看,说不定有何魂魄须要协助?于是立

时转入左侧小道,随着那股阴寒旋风急行,约真刻余之后便旋人一片荒林内,深入十余丈深

才在两株巨树之前静止消失了。

柳志宏见状顿知两株大树之间必有怪异立即快步行近翻动及膝的杂草,果然发现了一具

骷骨看尘上覆盖之状,似乎仅有两、三年之久.

就在蹲身察望之时,右侧不远的另一堆草丛处也骤然旋起一股阴风.因此又发现了另一

具小童骨骸。

噫?一大一小——嗯——看来这两具骷骸必有关连,而且是横死此地.无人收尸的凶

案!嗯——既然被我发现了且待入夜施法招魂询问一番再做道理.”

已然跳至地面的小白也颇为好奇的说道:公子!定是因您道法高深,且善心行道江湖为

民消灾解厄.因此才有冤魂向您求助呢、于是柳志宏便寻了一处干净之处盘膝跌坐闭目休

歇、

而小白则欣喜的在树林处纵跃,戏耍,真乃是猴性不改、

日落西沉.大地逐渐阴暗,林风吹拂,枝叶飒响更觉阴森.令人心颤_

已然略进晚膳的柳志宏,已在小白的协助下,将两具骷骨清理捡拾妥当,并且也已焚香

插立拜祭一些施法需用之物也已准备妥当。

虽无法坛也无惯见的旗幡,但“抱魂制魄,呼魂术。

依然可由符录咒语施展、果然在柳志宏脚踏罡斗步”念咒燃符后,立有一大一小两股阴

寒旋风在两具骷骨之上疾旋,且逐渐现出一个圆脸棉衣四句余的短须魂影以及一个年仅十

二、三岁身穿绿锦衣的少年魂影,皆神色悲戚的在柳志宏面前飘浮。

柳志宏眼见两阴魂及穿着打扮已知必是富有人家外出时遭祸而亡.因此立时沉声说道:

“吠【尔两人既已命丧,阳寿已止,为何尚不前往阴司冥府投到恭请十殿阎王判定转轮投

胎?尚眷恋遗骸不去.是何道理?”

圆脸富贾阴魂闻言,立时躬身为礼且悲戚说道:“启禀法等9小魂乃是简州人士.姓梁

名仲元.只因两年前携子渡江探亲的回程时.竟遭恶人逼胁至此杀害死不瞑民再者因家中妻

女并不知小魂父子俩已遭杀害.来能收殓尸骨,人土为安,也无法尊接引前往阴和冥府故而

成为孤纪游魂荡迹未去、(注:在一般所知中阳世之人的阳寿皆在“阴司冥府的“生死簿”

加注明因此阴府便依时派遣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前往拘魂带往阴司但是若阳寿来尽的人突

道横死,则并不主动拘提因此或有摔死者.尚能返魂重生之事.否则便成为孤克游魂荡迹暗

夜之中除非有道释者作酿施法度往阴司方能前往阴司冥府经由轮回,这也是民间信仰中,为

何在外横死之人.皆会由法师至事发之处施法招引阴魂之举了,除非作酸施法地点不对或是

阴魂远离尸身便无果了。)

”哦——原来如此.唉——人生在世.各有前世因果尔父子虽是惨遭横死.但事已至

此.也无能重返阳世了因此本法尊便作酸施法.将尔父子俩度往阴司冥府’便是了.然而商

贸阴魂却又急声悲戚说道:

启禀法回这尊仁德小魂深为敬谢.但小魂慾乞求法等暂莫将小魂父子度往冥府.可否请

法等将小魂父子俩尸骨送返家中?且容小魂父子俩默探妻女再由法等

但却在门漆斑驳的厚门前,聚有不少别家仆役围观低语议论着,不知此宅之内发生了何

事?厚阔大门内,竟有六名神色凶狠的家仆壮汉,将门外围聚之人拒之在外不容人内而此时

倏由宅楼之方传出女子悲 愤的尖叫声.不卖一不卖一就是不卖!娘.您别理他。接而又听

另一个苍老且虚弱的妇人之声急声说道:妍儿别失礼!廖员外您也不必多费chún舌了,一切且

待我家老爷返回时再与您当面谈吧、嘿……

嘿——嘿——嫂夫人!仲元兄离家两年余,尚未归返.至今也不知死活?但欠下的银两

至今皆未能偿还因此嫂夫人还是尽早决定吧,否则老夫要诉请知府陈大人判定贵府家产抵充

罗。

廖员外.您只凭一张并无我家老爷印记的措据——而且并非字笺信纸.而是一张窄红贴

纸,便要依此催债?本夫人虽不知内情如何,但既有欠家老爷亲笔记名由此本夫人也未曾推

倭皆按月支付率息给您未曾中断,也只求您待我家老爷返回再做道理,况且两年余的利息,

也已近一万两之巨您又何必再为难我母女呢?但初时悲愤尖叫的女子却又说道:“娘!咱们

虽非巨富豪门之家.但也薄有家产从不缺银.况且也从未曾有过何等难以调集资金之事发生

因此爹爹岂会无缘无故的向他借贷十万两银?因此依女几之见.那张借据是假的。”研儿别

胡说!廖员外乃是咱们城内有头有脸的员外,与你爹又是甚为友好.岂会以此讹诈咱们?但

此事非小一因此唯有等你爹回来才能作主、

嘿——嘿——嘿——贤侄女真刁蛮不过——嘿——嘿——如果嫂夫人能将妍丫头给老

夫.那此借据老夫便愿折半,嫂夫人您认为如何?呸——呸——呸——无耻一娘!咱们别理

他、”

“嗯——廖员外!恕本夫人不留您了您请吧!“嫂夫人——好——好——那就莫怪老夫

不顾往昔情面要请知府大人作主了、未几.便见一名方脸三角眼的臃肿五旬锦袍老者在两名

凶委大汉的陪伴下满面不悦之色的步出宅楼,由八名大汉粗暴的排开围观人群离去。大门外

围观的人群.十之八九皆是面浮厌恶唾弃神色送走七人后.才急涌人门内,迎向随离楼慾关

大门的一对母女、正当众人好言安慰神色苍白的母女俩时,突听大门之外有人朗声问道:

“请问贵府可是梁员外仲元的府上?”在院中的众人闻声顿时不约而同的望向大门处一只见

门外梯阶上站着一个身穿青衫,背背木筐.年轻俊挺的书生肩上尚蹲着一只身穿背心短裤的

雪白小猴.“请问粱夫人可在其中?在下乃是茅山玉晨观俗家弟子,因受梁员外所托特来拜

访粱夫人.”“啊!老爷托你-,天啊"娘一爹爹有消息了!爹爹托人送信来了——浪一快

——快——这位公子.我爹他——”

原本神色悲戚的粱夫人母女乍闻门外青衫公子之言,恍如是在梦中但随及便惊喜无比的

穿出人群急声问着:

这位公子.贫妇便是本宅梁员外妻室,这是小女妍儿但不知这位公子从何而来?我家老

爷以及强儿他俩现在何处”可安好?为何尚不返回家中外“哦——粱夫人梁小姐!此事说来

话长而且其内尚有——因比一”满而惊喜且期待的盯望着青衫公子,急慾知道夫君爱儿下落

安危的梁夫人眼见他双眉略皱的环顾四周围观人群.顿知他似有不可与外人道之事于是急忙

朝人群福身道歉,请众人暂且离去并且吩咐爱女将青衫公子请人楼内奉茶、刻余之后,神色

急迫期待的母女终于听青衫分子开口说出一番话来:梁夫人、梁小姐!在下姓柳名志宏,乃

茅山玉晨观的俗家弟子,数日之前途经西京的官道时——谒见一位圆脸富商及一位十二、三

岁的少年——”“啊!是爹及弟弟——娘——是爹——”“柳——柳公子——你-。他数日

前在西京洛阳’的城东宫道.遇……遇见我家老爷及强儿——”

柳志宏眼见母女俩惊喜得急行至身前追问,虽然不忍心打破她们的欣喜兴奋之情但是迟

早也要告诉她们实情,因此立时摇头叹息说道:“梁夫人及梁小姐——请莫激动——并请节

哀——”骤闻此言,顿令母女俩惊怔得目瞪口呆,接而便互拥悲泣不上。其实粱夫人及梁小

姐两年余未得父子两人只字片言的消息,早已在内心中猜测出父子两人恐怕已身遭不测了,

但是皆隐而不说,相互安慰,也期望有奇迹显现见到父子俩安然返回、方才初闻柳公子说数

日前见到父子俩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齐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