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四 章

作者:李凉

思乡归途除恶兽 仆婢受困古仙阵

灵脉古尸魂重生 缘悟四象传婢仆

蒙茸众山里,往来行踪稀。

寻岭达仙居,道士披云归。

似著时冠戴,身披汉时衣。

安知世代替,服古人不衰。

得我宿昔情,知我道无为。

岱宗夫如何,齐鲁育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入人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五岳之首的“泰山”乃齐鲁之地,周围上千里的广大山区,自远古黄帝为始至今,历代

皇帝皆在泰山行封祥大典,因而使泰山列为诸山之最尊为岱宗。

“泰山”山区足有千里之阔占鲁地近半之地.泰山虽高不及华山,大不及衡山,但在大

河黄河下游却傲视群山,浑然耸立.山区内奇峰峻崖无数,苍松古柏遍布成林,飞泉水瀑时

时可见,溪流婉蜒如丝如带。五岳之首的“泰山”乃齐鲁之地,周围上千里的广大山区,自

远古黄帝为始至今,历代皇帝皆在泰山行封祥大典,因而使泰山列为诸山之最尊为岱宗。

“泰山”山区足有千里之阔占鲁地近半之地.泰山虽高不及华山,大不及衡山,但在大

河黄河下游却傲视群山,浑然耸立.山区内奇峰峻崖无数,苍松古柏遍布成林,飞泉水瀑时

时可见,溪流婉蜒如丝如带。然因历代帝王皆至“泰山”至山行封视野大典,且多由“泰

山”南方乎坦之地“泰安”入山,故而东、北两方广阔山区则少有问津了,仅属山居农户及

猎户涉迹其内。

由“济南”南行“泰山”须进入广阔山区方能到达,而东方的山区更是辽阔,唯有西方

大河迂回至南方“泰安”才是乎坦少山的顺畅之路。“儒道”柳志宏与白援及金强,主仆三

人欢愉行至一片树林前时,只见一株树下屈膝斜坐着一身素白的姑娘,仔细一看竞然是恰儿

姑娘?“儒道”柳志宏顿时好奇的行近怡儿姑娘身前问道:“噫?怡儿姑娘,你怎会独自坐

在这儿?老夫人可好?姑娘家人可好?”然而没想到怡儿姑娘突然眼眶泛红,泪光浮现,且

双手掩面的悲戚哽咽说道“柳公子……奶奶及爹娘不要我了,已然得奴家赶出家门了!“儒

道”柳志宏闻言,顿时心中惊愕诧异的问道:“啊?怎会如此……那……那在下陪你去向老

夫人求情,或许……”怡儿姑娘闻言立即悲凄的哽咽说道:。泣……泣……没用了……柳公

子说来说去都出在您身上……奴家……奴家…泣……泣…您不要理奴家……“儒道”柳志宏

闻言更是疑惑不解的问道:“咦?在下身上?姑娘此言何意?。怡儿姑娘闻言,已仰起泪水

纵横,令人我见犹怜的悲凄娇颜,望着满面不解神色的柳志宏悲声说道:“就是……因为您

曾说什么天机天缘?才使得奶奶不知想到什么?竟喃喃不休的说什么天劫、天线,又说什么

历劫修身?后来……竟说怡儿已非家中人,要怡儿跟随公子为婢历劫……泣…泣‘’公子!

恰儿如今已是无家可归了”“喔?原来如此……”“儒道”柳志宏闻言,心中略有恍悟的轻

哦一声,接而便又叹声说道“唉…‘老夫人怎会如此?照理姑娘一家应能久居,潜龙脉穴,

之中无虑天劫了呀?为何““啊?莫非。…莫非老夫人灵智过人,己然悟及未经历劫证果不

坚?所以才……“儒道“柳志宏原本疑惑老夫人为何要将怡儿姑娘赶出家门,而且还要跟随

自己为婢?但忽然灵光一现的似是悟及何等天机一般,竟默然沉思不语。约莫刻余之后,终

于又叹声说道:“是了……是了……看来确是如此了,真不愧是修道有成的老夫人!安顺之

人不知疾苦,未曾辛劳不知米饭来源不易。未曾历劫亦不知侈道艰困易遭魔障!我只知为其

一家随心安置无劫之地,却因此反倒使老夫人一家往后劫数更重,尚幸老夫人道基高深,悟

及其内因果,故而抒初始与我缘遇的怡儿姑娘逐出,实则是慾则怡儿姑娘承担全家未竟天

劫、而且希望能得我庇护减轻临身劫数!”不知是歉疚或是怜悯的目光,默默的盯望着

着满面不解神色的柳志宏悲声说道:“就是……因为您曾说什么天机天缘?才使得奶奶

不知想到什么?竟喃喃不休的说什么天劫、天线,又说什么历劫修身?后来……竟说怡儿已

非家中人,要怡儿跟随公子为婢历劫……泣…泣‘’公子!恰儿如今已是无家可归了”

“喔?原来如此……”

“儒道”柳志宏闻言,心中略有恍悟的轻哦一声,接而便又叹声说道“唉……老夫人怎

会如此?照理姑娘一家应能久居,潜龙脉穴,之中无虑天劫了呀?为何““啊?莫非。…莫

非老夫人灵智过人,己然悟及未经历劫证果不坚?所以才……“儒道“柳志宏原本疑惑老夫

人为何要将怡儿姑娘赶出家门,而且还要跟随自己为婢?但忽然灵光一现的似是悟及何等天

机一般,竟默然沉思不语。约莫刻余之后,终于又叹声说道:“是了……是了……看来确是

如此了,真不愧是修道有成的老夫人!安顺之人不知疾苦,未曾辛劳不知米饭来源不易。未

曾历劫亦不知侈道艰困易遭魔障!我只知为其一家随心安置无劫之地,却因此反倒使老夫人

一家往后劫数更重,尚幸老夫人道基高深,悟及其内因果,故而抒初始与我缘遇的怡儿姑娘

逐出,实则是慾则怡儿姑娘承担全家未竟天劫、而且希望能得我庇护减轻临身劫数!”

不知是歉疚或是怜悯的目光,默默的盯望着怡儿姑娘。半晌才叹息说道“怡儿姑娘!老

夫人之意,在下已然明白,但不知姑娘你本意……”怡儿姑娘心性原本便精明黠慧又俏皮,

而且似是早有说词的哽咽说道“公子?怡儿在镇集大街上得您暗助脱身,己然有救命之恩及

缘分,尔后又因陈府之事再度与怡儿一家续结善缘,奶奶悟知公子天缘深厚,非凡尘世俗之

人,因此想借由怡儿随行为婢,得公子福荫庇佑将一家人来历劫数逐一承消,方能使全家安

然无恙修得正果。”此时站立一旁的白嫒,突然欣喜的雀跃着,且拍手笑说道“好耶……好

耶……有怡儿姊姊相伴定然好多了!公子!有怡儿姊姊加入咱们后,必然生色不少.而且也

可减少公子您使唤两小童的顾忌了”

“儒道”柳志宏原本尚有顾忌,待耳闻白嫒叫好之言心中也略有松口之意、但尚未开口

又听金强也笑说道:“是呀!有了恰姊的加入后,颇像是公子、小姐率侍童、侍女出游一般

呢!“‘而且此时怡儿姑娘面上的悲戚之色竞已消失,且欣喜的笑说道:“公子!怡儿道行

较嫒妹及强弟高.而且常涉足尘世,故而对尘世的一切,较嫒妹及强弟熟悉,因此必可为公

子分忧不少。”但是“儒道”柳志宏闻言,却慌急的连连招手说道:“是……是……啊?

不……不是…·在下岂敢冒渎怡儿姑娘为婢?再者在下一个……”但话未说完怡儿姑娘突又

抢口说道“公子是顾忌怡儿乃是狐媚之貌,恐将有损公子名声?或是……或是因怡儿乃是狐

狸精,将引起公子的红粉知己心生误会?或是怕怡儿迷惑公子?”

“不……不…”在下何曾有红粉知己?只是因为在下……:“只是因……因为什么呀?

咭…‘咭人…嫒妹妹我们走吧。咱们一路上可有得聊了呢!

满面黠慧俏皮神色的怡儿姑娘,竞然不理会公子的嗫嚅之言,转首望白援挤眼色且窃笑

纳说着,立时伸手握住白嫒小手率先前行,只留下愕然无语叹声连连的柳志宏及笑立一侧的

金强。::原本便活泼好动的白嫒,再加上精灵黠慧且俏皮的怡儿,果然不到半个时辰便听

她们脆笑连连,犹如熟识的姊妹嬉笑逗乐不止。

自此!柳志宏身伴又多了一位娇艳媚丽、似友似婢的胡研怡儿姑娘,不明内情之人,尚

以为是一对两情相悦的佳偶率小书僮、小丫头出门游玩呢

“儒道”柳志宏为了能早日返回故居至娘亲墓前泣拜祷祝,因此便择取了易于赶路西行

坦道,沿着大河及烁水便可到达“泰安”。

白嫒及金强本就是活泼好动的心性及小童模样,因此一路上蹦蹦跳跳倒不觉不便,可是

胡妍怡却是娇柔美姑娘的打扮、在官道中尚须保持着

闺阁淑女的举止,因此仅能碎步缓行甚为不便故而频频赌气娇嗔着.

“讨厌啦……公子.您走慢些嘛?要您走山路您又不肯,大路之中往来行旅众多,您要

怡儿如何赶路嘛!”

“咯……咯“…·咯……怡姊!那你不会先岔往隐密小道,待赶前十里、八里再歇足等

候公子哪?““呸……呸……小嫒你就喜欢出馊主意?姊姊可要紧跟着公子才行,免得他将

姊姊弃之不顾,成为没人要的可怜人了.。

在前急行的。儒道”柳志宏闻言顿时面上一热,只得无奈的苦笑道:。恰儿,你可别乱

说,你奶奶将你托付我照顾,我又岂会置你不顾?并非我不想早日回返故居,实乃是曾有慾

速则不达的经历、所以我才不愿再重蹈覆辙、穿山越岭……好吧!既然如此,待会儿有岔入

山区的小道时。便入山就是了.。胡妍恰闻言一喜,立时急行数步,娇腻说道:“公子您真

好?其实进入山区后,怡儿及嫒妹、强弟才能有机会回复原形戏耍玩乐一番,以解喧哗凡尘

中的不适.嫒妹你说是不是?”

然而白嫒闻言,仅是伸舌挤眼的暗指公子背影不敢接口,反倒是金强接口说道:“怡

姊!其实你错怪了公子呢!凭公子现今高深的道法,只要略施‘乘敲’飞行术或是‘五遁’

神行术.哪还在乎什么耸峰绝谷挡道!只因顾忌山区中会有什么邪灵恶妖现形暗害咱们,所

以才行走坦途免于节外生枝!。

但话声方止却听白嫒不以为然的说道:“金强你在那儿危盲耸听了,凭公子现今的道

法,还会怕什么邪灵妖现形为恶?定然是因为……。’好啦……好啦……你们三个争什么?

想在繁华城邑游逛观赏的是你们,却又耐不住安步当车赶路的疲累,真不知你们是如何修练

道基的?还有,我教你们的道法.你们也从未专心的修练过!唉……年来以后你们必定要历

经劫数方知勤修道基的重要。”“儒道。柳志宏不悦的责怪之言,果然令三人不敢再吭声开

口.

金强立时赶至公子之前探道引路,而胡妍怡及白嫒则是低垂螓首尾随在后,似是甚为羞

愧.

但是,尚未一刻,两人又开始互视窃笑,比手划脚、挤眼噘嘴的,又开始逗乐了。

黄昏时分!金强在公子的吩咐下,沿薯“烁河。河岸,南行“泰山”。是夜,便在一片

岩区落宿休歇。

东方鱼白已起,一堆营火也已成余烬“儒道”柳志宏睡意已足缓缓睁目,却见金强神色

焦急的蹲在身前,疑惑的尚未开口询问时,已听金强急声说道:“公子您终于醒了!公子,

半个时辰前小奴及恰姊、嫒姊皆发现岩山后方有红光映天,因此皆好奇的前往探望,竞在三

里外的一个小溪道中,发现一只龟龙吐炼赤红内丹,才知是修炼道友在那儿练功,因此小奴

等便慾返回,但没想到那龟龙突然御内丹击向怡姊,因此怡姊也急忙御内丹相抗,并且解释

并无恶意、可是那龟龙意然极为凶狠,不但不听恰姊之言,甚而扑咬嫒姊及小奴.于是嫒姊

及小奴也各自祭出‘诛邪剑”及‘金光梭’可是那龟龙身躯庞大且皮革坚硬“…”

“儒道”柳志宏闻言顿时皱眉说道:“炼有内丹的龟龙?龟龙原本使极为凶残,且皮厚

坚硬少有天敌,因此多甚长寿,炼有内丹者至少已应有百年之上,因此必然更为凶残,尚幸

它在陆地上行动较迟缓,嗯…金强你带我去看看,希望怡儿及小援莫大意遭危才是。”

“是!公子,请随小奴前往。“

翻过一片棱岩及一片树林后、已到达河畔的一片棱岩地处,只见怡儿及小嫒站立在一处

满地碎骨的岩沟内,面对着岩壁间的一个矮洞朝内张望着。

小金身形疾掠入岩沟内时,怡儿己欣喜的笑闻道“小金你来了!公子呢?他来了没

有?”“我在这儿!”怡儿及小嫒闻声一怔!竞不知公子何时已幻至洞口前朝内张望着。顿

时欣喜的一一开口笑语:“公子!洞里面有一只巨大龟龙!您可要小心些,莫比它窜出咬着

您喔。”“公子,方才小嫒及怡姊………‘我方才已听小金说过情形了,看此地遍地白骨,

可见这只龟龙凶厉无比.不知残害了多少的人、兽了?既然遇见了就趁此诛除它,为渔家及

客船行旅除此祸害也是一番功德。””儒道’柳志宏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齐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