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五 章

作者:李凉

痴情双姝寻郎踪,四女依旧建家园。

乍闻亡母魂悲戚,地府祥询鬼王踪。

挥油盘古始无极,阴阳二气化乾坤。

天地四象十二时,万物生妙尽其中。

我道顺天演万机,了知生死无差别。

地界人灵魂何异,俱在三界轮回循。

秋风习习,入夜生寒,枝叶飒响的树林内,一堆熊熊营火驱退了黝黑。火光映照在艳

丽、清秀、娇甜、端庄的四张娇靥,以及一张英挺的容貌上。

不过时一个孤身无依的道门俗家弟子,因此岂能冒渎两……败不听……。

不听……柳哥哥你莫要妄自菲薄,自甘低人之下。

昔年爷爷可曾鄙视你?甚而将你当作教导儿孙的典范;当年仅是十一、二岁而已,但爷

爷早已看出你乃是一位人中之龙,他日必将潜龙飞腾、名响江湖,如今你虽非武林中人,但

也已如爷爷所料名响江湖百姓之耳,爷所料名响江湖百姓之耳,名声传遍武林及百姓口中,

又岂是平凡无能之辈?

儒道”柳志宏话语被赵秀敏姑娘悲急抢断后,尚慾开口解说时,另一侧的唐文玲姑娘也

哀怨的接口说道:柳—一哥哥1贱妾及敏妹并非贪图荣华之人,并不在意有何等华宅容身,

只求有一可供遮风避雨的茅屋面巨—一贱妾虽出身薄有家产之门,但并非不事妇功的柔弱之

女。再者贱妾及敏妹得你所赠灵丹,已然勤修得不弱武功,并且相借踏入江湖寻访你行踪的

两年余时光中,风餐露宿早已成习又岂会在意是否有华宅盛餐?因此—一”

话未说完紧情柳志宏身侧的”狐狸精”胡妍伯,早已担心公子被两女抢走,因此急声枪

口说道”唐姑娘赵姑娘两位皆乃名门世家出身的侠文虽然也常走江湖闯荡天下但是公子一

与两位门不当户不对难以匹配;再者两位姑娘乃是武林青年才俊恋慕不合的侠女,大可

万中选一,择取佳偶,又何必纠缠公子呢?况区小女子及涵妹俩承蒙公子不弃,相伴行道天

下己一已—一已然与公子有了肌肤之亲侍奉床榻,因此两位姑娘看在我姊妹俩已难悲离公子

的份上,莫再纠缠公子、”

另一侧的“活尸”乔思涵耳闻伯姊大胆的说出姊妹俩献身侍奉公子之事,虽然芳心羞惭

难掩,但是为了助公子摆脱两女的纠缠,因此也接口柔声说柳志宏两位姑娘,人生在世,皆

乃依缘相处虽然两位姑娘结识公子在先,但贱妾及伯姊皆以终身相托,无怨无悔,已然与公

子有了夫妻之实。公子便已成为贱妾姊妹的终生倚靠,故而尚乞求两位姑娘莫要败毁贱妾姊

妹的一生!”

姊妹俩不顾羞耻的说出露骨之言已然使得“儒道”柳志宏甚为羞愧—一

而唐文玲及赵秀敏则是恍如冬饮寒冰全身生寒,芳心悲戚得难以忍受、俱都泪水盈眶滚

流双颊,不知该如何自处?如何才能使心l人有些许承诺?

泪眼相视悲戚无言中,突见唐文玲口齿紧咬朱齿,血水滴流中,竟然全身轻颤的盯望向

柳志宏,胡妍恰及乔恩涵,且语出惊人的颤声说道:

你—一你们与柳哥哥—一可有媒有聘结为夫妇?难道只凭献身侍奉便可视为人妇?咖此

不怕遭人非议败坏名节吗?“

“狐狸精”胡妍信闻言顿时一怔!虽也知晓凡尘之“人”男女结合时,皆须有正式礼仪

婚典,但它乃是灵狐所幻,自是依然保有兽性,并不认为自己有何不对之处。烟此斜身倚偎

人公子怀内才笑说道哟—一我姊妹乃是乡野俗女,自是比不得两位姑娘出身名门世家,一切

皆须有媒、有聘举行婚典才算数;公子与我姊妹两情相悦,毫无’虚情,并以天为媒,地为

证成就了夫妻之实,如此又有何不对?况目我姊妹与公子在各大城邑同行同宿时,酒楼客栈

之人皆称呼我们公子,夫人,也从无人怀疑我们不是夫妻呀?涵妹你说是不是?

此时“活尸”乔恩涵也顺口讥说道:就是嘛,她说咱们不顾名节,无羞耻的献身侍奉公

子,难道她们就冰清玉洁不成?也不知是谁结伴离家寻访男人? o里想男人,却又怪咱们自

解罗衫,强占男人。你—一你—一气死我了l你们敢自解罗衫献身柳哥哥、一我—一我—一

你以为我不敢吗?

泪水纵横急不择言的赵秀敏,竟然悲急狂怒的顾不得羞耻,立时伸手解开衣襟布钮,已

拉扯分张露出一片雪白酥胸,而巨小巧半躶的*峰也已呈现众人眼前。

柳哥哥—一你—一你—一你喜欢婬荡女子献身是吗?好!小妹今日便自甘低践任你轻狂

l小妹不怕—一就在她们面前也不怕—一”

一旁的唐文玲见状顿时劳心大惊!急忙伸手拥接赵秀敏,并巨悲急的位叫道:不要—一

敏妹不要—一泣—一汪—一这样不好—一”哼】玲姊姊你还顾忌什么?夫君都快让人抢走了

你还顾虑什么羞耻名节?她们敢,咱们又怕什么?一回生二回熟,脱光了不都是一样?小妹

先来你—一你看着办吧!

唐文玲虽被敏妹近乎无耻的偏激之占,惊得羞畏颤凛,已面如朱丹全易发烫,然而芳心

悲戚中突然回想起自己全身赤躶的被吊绑床柱上,全身上y皆被一

悲泣之声突顿,竟然心思疾转后,也涌生起一股抛弃羞耻之心,一不做二不休的争回夫

君之意!

否则果如敏妹之言,夫君即将离自己远去了、因此一狠心的说道:敏妹—、姊一姊姊听

你的解衫吧【

然而此时儒道”柳志宏突然双眉怒挑,俊面生寒的怒叱道:住手!哼!你两个竟然仿效

市并泼妇,不顾羞!败坏名节的要自解罗衫献身?哼i你俩以为怕儿及涵儿与我有了肌肤之

亲,而你俩也可效尤为之吗?无知……

唐文玲及赵秀敏突被心上人的怒叱之言惊震!果然神智清醒不少的怔望心上人,终于又

羞又悲哀怨慾绝的掩面痛哭,恨不得一死了之,解消毫无羞耻的败名,以及不再为情悲戚

了、原本便属“人”的乔恩涵,当眼见两女被逼得不顾羞耻,皆愿自解罗衣备公子轻狂,可

见两女对公子的情意如何深重了!

同为女子之身,自是能体会女子之心,因此已涌生起怜借之意,已朝胡妍恰摇头示意

后,才柔声说道:“公子,其实涵儿已能体会唐姑娘及赵姑娘对公子的深情了,公子两位姑

娘出身名门世家,家规必然甚严,又岂是自甘低贱之人? 然而两位姑娘不顾羞耻,慾以清

白之身自解罗衫献易公子实果被涵儿及伯姊的轻狂及相激之言所逼可见两位姑娘对公子用情

至深且视为终身之托,因此宁肯自甘低贱也不愿放弃与公子成为夫妇,因此—一依涵儿之

意,您是否须重为思虑一番?

左侧的“狐狸精”胡妍恰,此时虽依然排斥两女,但眼见两女悲戚泣血的痛哭之状,再

耳闻涵妹之言,因此内心中也松软的叹声说道:唉—一公子,怡儿也不知该怎么说才是,一

切尚由公子您自行抉择吧,只要公子您莫抛弃怡儿及涵妹便行了、否则—一涵妹咱们先离开

吧!

当胡, 两女忧心的并肩离去后“儒道”柳志宏才默望着哀怨慾绝相拥痛哭的两女,终

于叹息一声说道:唉—一你俩又何苦呢?要知我自幼便遭大变,身世坎坷,尔后为仇浪迹天

涯,时历经了多少人间冷暖? 人心的善恶—一人情的真挚及虚假点辍滴滴尽在心头,两位

姑娘对在下的深情—一在下 非懵懂不知,虽然我乃道门俗家弟子,但却未正式拜遇习艺,

故而依然是飘萍无定浪迹天涯之人;怡儿及涵儿—一她们乃是与我天缘相伴的双修道侣,因

此居无定所浪迹天涯并无怨悔,而你们—一在下岂能有非分之想,拖累两位姑娘—一”不—

一不—一柳哥哥, 姊及小妹虽出身武林世家,但绝无门第之见,而且爷爷也默许小妹及玲

姊—一”

赵秀敏及唐文玲悲声痛哭中,突听心上 开口低语、顿时止住泣声聆耳细听,并已听出

心上人并非绝情,而是自卑之心作祟用有顾忌、:

因此赵秀敏已迫不及待的抢口说着,而唐文玲也重燃希望的哀怨说道“柳哥哥贱妾当年

蒙您相救,驱除附身妖邪后,爷爷奶奶以及爹有意将贱妾……奈何您竟不告而别,当时贱妾

也甚为哀怨,悲泣无颜见人,因此终日以泪洗面,隐居深闺可是——一日夜里竟有一位老灿

长显灵相告,要贱妾勤习惊电神功,尔后金光八卦伏魔阵中将位列少阴之象,助居伏魔、待

践妾惊醒之后—一”“啊—~你—一你说什么?金光八卦伏厥阵卜你怎知—一天一莫

儒道”柳志宏没想到唐文玲姑娘竟然语出惊.人,竟说出自己曾与怡儿,白媛及金强在

汾河畔山腹内—一

心中思绪如麻,剪不断理还乱。久久才心境平复的喃喃自语道:“原来那山腹内的古仙

长天陵子留谒,指称的地灵三界,人灵魂,竟然意指怡儿位属”太阳,涵几位属太阴,唐姑

娘应属少阳,那么家传天雷神功的赵姑娘—一”怔愕自语中目光也转望向唐、赵两女倏然又

是一惊的脱口叫道:啊你—一你们手中是一是什么一。

只见唐文玲及赵秀敏两女。此时皆双手托着

只见唐文玲及赵秀敏两女。此时皆双手托着一物展现眼前。唐文玲姑娘手中托着一片闪

发光的铜镜。而赵秀敏手中则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八卦片。并且另有一片玉片。

赵秀敏此时似已悲色消止。且浮显出一股羞涩笑意的嗫嚅说道:“柳哥哥!你 一小妹

也和玲姊一样曾得仙人入梦示谒,说小妹位列少阳。要小妹拿此天罗牌换回天雷鼓。可是一

啊,拿此天罗牌换天雷鼓?怎么—一我哪有什么天雷鼓?啊?且慢—一天雷鼓莫非—

一”

“儒道”柳志宏原本尚怔愕不解何谓“天雷鼓”?但忽然想起昔年在“茅山之时他曾用

一只翠玉身的小皮鼓,将自己幼时玩耍的弹弓换去可是当时—一皱眉思索时极力回忆当时情

景,倏然灵光一现,且喜形于色的疾幻至背筐之处,急忙在中层抽屉中,众多的小巧饰中翻

找,且欣喜的脱口笑道:“哈—一小—一找到了!当年不小心碰倒背筐内里之物散落满地

后,在捡拾众物时,便顺手混入杂物之中,天幸未曾遗失!

赵秀敏睁目细望中,顿时欣喜欢叫道:

对—一对—一就是它’就是那位老道长送给我的及笄之礼它是天雷鼓!柳哥哥,那位老

道长说少阴象位非它不可。

赵秀敏心中大喜的掠至柳志宏身侧,也不容客气的伸手一把抢过,又把手“天罗牌”及

玉片塞入他手中,才咯咯笑掠回唐文玲身侧急说道:“玲姊!那位老道长说得没错,你还不

快点说出惊电镜’的来处?看他还敢推拖不允吗?否则…咱们便一同返家不理他了。敏妹

这……老仙长所嘱果真属实 …柳哥哥便不会将咱们拒之在外了,因此就别呕气了!”

此时“儒道”柳志宏似乎也已悟知唐、赵两女早在天机之中已与自己有了不解之缘,因

此默默的行返原处盘生后,深深的注视两女娇靥,半晌才面有愧色的说道:“想不到我自幼

孤苦至今,一切尽在天机之中,既然你俩早经仙长显灵示谒,那么……你俩便与我有了缘

分,也就属于我的人了,可是…“

唐赵两女闻言顿时芳心大喜! 不由泪水夺眶而下并听唐文玲哽咽说道:“柳哥哥你…

你终于要我们了,那位老仙长谒言果然灵验了……泣……泣……敏妹,都是你啦说什么荒诞

不经?否则也不用承受方才……的…羞死了!”“晦……玲姊,小妹哪知真的如此玄异之事

师?要怪就怪那老道长嘛?开口闭口都是令人懵懂迷茫之言,人家以为哪有如此怪异之事所

以…都是他啦!要不是他眼高于顶,对咱们不屑一顾,还有那两个……两个……姊姊……人

家也不会那样嘛!”

原本哀怨慾绝的悲戚神色,此时已然一丝不存,甚而有羞喜、安慰及满足的笑意充溢两

女娇靥,可见两女得偿心愿时,是如何的欢愉了?儒道”柳志宏既然已知唐文玲及赵秀敏两

女,乃是与自己有天缘的伴侣,因此内心中虽也欣喜得松了口气,但是另有股愧疚及怜惜之

意涌充心胸,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愧疚?

满心激动的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竟然伸手将两女紧搂入怀,充满歉意的目光盯望着两

女颤抖双chún慾言又止。骤然被紧搂的两女,芳心惊急羞畏的慌乱挣动时,却被那双充满情意

的双眸盯望得羞颤且迷茫,竟然已逐渐放弃挣扎,柔顺的依偎在心上人胸怀中

一股甜蜜缓缓由芳心涌生充溢,喜极而溢的泪水盈眶而出,享受着从未曾有过的满足

感。 突然,温热的厚ch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齐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