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六 章

作者:李凉

心悬亡母魂遭屈,远渡阴山探鬼窟。

魔高道浅黯然归,勤修道法誓除魔。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恒山”之东的“金龙峪”是一片极为险峻的重要关卡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金龙峪”左面为“恒山”,右方则是“翠屏山”

正中则是“浑河”。

经由“金龙峪”便可通往北方的“外长城”。

(注:在山西的长城分为内外两道,前文中提及恒山的在长城之北,是指经由内长城出

“雁门关”之意,但若再由“金龙峪”北行至大同、云冈再北行便是外长城。)

“翠屏山”的东方绝壁间,有一座颇负盛名的“悬空寺”,整座寺分为两楼,每楼皆有

三层,并以悬空飞桥连接。两幢寺楼皆是以有两人合围的木柱深插岩隙石洞中,二十余根粗

木柱上再横列原木搭建,并且依岩壁内陷之处,再深插粗木紧贴岩壁逐层上建。

再加上山壁之方乃是面东,并不受西、北之方的劲疾罡风吹袭,故而遥望之下呈其为危

险,实则甚为坚牢安全,历经千余年依然屹立不坠。

“悬空寺”顶端的山巅,“儒道”柳志宏与“狐狸精”胡妍怡以及“金童”金强正站立

山巅上遥望北方。

在云雾缥纱中,依稀见到远方的“云州城”(现称大同)耸立在起伏不定的丘陵之中。

“唉……原本大好江山的边关重地,如今已然沦为辽兵所据,尚幸还有‘罗门鬼’可据

之对峙,否则中原百姓危矣!”

“儒道”柳志宏的感叹之言方落,身侧的“狐狸精”胡妍怡也已柔声说道:“公子现今

当朝者为了权势及私慾,并未将百姓安危放在心上,一般百姓又奈何?但是得民心者昌,逆

民者亡,如此朝政必将败亡,公子您就不必叹息了!”“儒道”柳志宏闻言顿时笑了笑的说

道:“说得也是,其实地界人、灵、魂三界中,算来尚属灵界较安和,虽然有弱肉强食之

危,但仅属求生存的天性,不似人界除了弱肉强食外,尚有利慾之心作祟,勾心斗角,无所

不用其极,我若非习得道祛且又立志凭借所学为世间百姓消灾解危,否则我宁可幽居山林,

自耕自食,粗茶淡饭也甘之如饴呢。”

身后的“金童”金强突然开口说道:“公子,您虽心性淡泊,不求富贵,但是却因仁心

圣德,见不到人世疾苦,才有长年行道江湖为民消灾解厄所为,如今您的盛名已然流传凡间

百姓,由此可知您的心志已然有了成就了!”

“狐狸精”胡妍怡等金强话声一止,续又笑说道:“公子,别谈这些了,咱们还是尽早

前往‘阴山’吧!”

“嗯!也好,不过现今‘云州’已落入契丹之手,城内必然是番兵众多,因此为免节外

生枝,咱们依然由荒郊前往吧。”

“可是……公子,这一路行来少在城邑中落宿,您不想有顿可口的佳肴用膳吗?”

“哈……哈……哈……恰几你少拿我当幌子了,其实我自幼便是粗简吃食。习以为常,

又岂会贪图什么口慾?况且每每皆有白媛及金强在荒山之中觅得稀有的奇珍异果为食,可说

是甚为福分了!怡几,修道者便要修身涤心,杜绝贪念,你可要注意喔。”“好嘛……好

嘛!奴家只不过是随口说说,却又遭您说教了?讨厌!”“哈……哈……哈……走吧!”

“儒道”柳志宏的朗笑声中,倏然化为一道青光,凌空疾往北方电曳而去,顿使“狐狸

精”及“金童”也毫不怠慢的疾幻紧追,成为一青、一白、一金三道光影,朝北而去以往

“儒道”柳志宏施展“乘敲”飞行术时,仅能幻为尚可望见的青色身影,但如今则已疾如青

光,可昆他的道行已增进不少了。

至于狐狸精胡妍怡及“金童”金强,往昔皆也仅是幻为妖雾滚涌飞行,但如今修得“固

魂定魄”的道法,加之道基倍增,因此已然能稳固人形,不再幻为妖雾便可飞行了,因此已

朝“地灵仙”之境迈进了一大步,且指日可待了!

“云冈”之西的一个小村内,家家户户皆已进入梦乡,街道中冷清得连野狗也不见一

只。

突然由村北之方飞卷至一大片乌云,并夹带着阴寒之气涌溢大街上。

小村村民不知是皆习以为常,或是沉入梦乡不知不晓?无人理会卷入大街的阴风,可是

却也曾见到一户人家的木窗微张,灯火外溢之后突又紧闭无动静了。

突然见到一家外悬酒帘的小客栈,后方大院的一间上房,竟已房门大开的步出一对青年

夫妇。

“怡几,为免惊世骇俗,我先将那些鬼物诱往村北荒郊,你与金强随后前往便可!”

俱是另一房的房门大张“金童”金强已然急步行出,且说道:“公子,小奴早已醒来,

但未曾出房而已。公子,您是要将他们诱往北郊?此时由小奴前去引诱使可门!”

“嗯……也好,怡儿,我们先走。”

三道人影迅疾分掠两方,未几,果然见到一道金影朝北疾曳,而后方则是大片阴寒鬼雾

紧追不舍,先行的“儒道”柳志宏及“狐狸精”胡妍怡疾掠中眼见前方一片丘陵地乃是一处

坟岗,立时停顿落地转身,等候金强将厉鬼诱至。

就在此时,突见东方远处竟又涌至一片阴寒鬼雾,疾迎南方紧追金强的鬼零。

“咦?公子,那东方涌至的鬼雾!”

“嗯!看来两方鬼雾并非同流,而且……可能也是‘虎威将军’及‘虎贲将军’他们相

同的军魂!”

突然由“儒道”柳志宏背后背筐内,疾涌出阴寒鬼雾,迅疾现出众阴兵、阴将魂影,并

听“虎威将军”急声说道:“启禀法尊,末将等已然察觉双方来历,东方涌至的确实是阵亡

关外的军将亡魂,由村内引出的乃是混杂的凶魂厉魄,法尊请允许末将率所属前往观战及助

阵。”

“儒道”柳志宏闻言自是应允,望着虎威将军”“虎贲将军”及“射骑将军”分率所属

阴兵涌往已然交战成一团的翻腾鬼雾之方。

虽已将村内凶厉恶鬼诱至,但却遭另一批鬼雾侧冲而至,混合为一,凄鸣尖啸,混战难

分,因此金强又疑又奇的掠至公子面前禀报道:“公子,那两批阴魂来路不同,竟已激战一

团难分先后了,现在已由‘虎威将军’他们围困外侧,呼唤询问他等的来历呢!”

“嗯!我方才已全然亲见经过,过去看看情况吧!”三人疾掠向混战的鬼雾之方时,激

战一团的鬼雾又已一分为二,厉鸣尖啸相对中,大有再度混战之意。

此时已有一名魏朝将军正与“虎威将军”相晤交谈不知说些什么?也不知有何约定?突

见“虎威将军”扬手疾挥,霎时只见“射骑将军”的右翼阴兵,突然成两列并行疾冲入一方

鬼雾内,接而一分为二,分向左右合围,竟将那团鬼雾冲成两团围攻。

“虎威将军”再度扬挥左手,霎时又见左翼“虎贲将军”所属分为四列冲退出战场,列

阵应变。

只见一片片的鬼雾化为轻烟消散无踪,也见一道道的金光冲升天际消逝不见。不到片

刻,“虎威将军”又朝身后所属插手斜指,吴时千余阴兵分列八排疾冲入四团鬼雾内,再度

分成八团攻杀。

于是“射骑将军”及“虎贲将军”所属,再度先后列队冲杀,已将原本一大片的鬼雾冲

围成三十二团,逐一轻易的尽歼。但是三十二团鬼雾中,有数团内隐有魔基高深的凶厉恶

鬼,因此使阴兵损失甚迅,尚幸已由为首军将支援拦杀,才稳住阵脚。

一场激战约有两刻,才将为数千余的凶魂厉魄尽歼,化为飞灰,但“虎威将军”之方的

阴兵也已损失两百数十名.尚算是大获全胜。

尔后,那名魏朝的“卫武将军”率着六百余所属阴兵,经由“虎威将军”引见,拜见了

“儒道”

柳志宏。原来“卫武将军”也是历代镇守边关的军将之一,而且全属出关巡曳以及抗拒

外番频攻边关阵亡,因位属与外番交界之处,阵亡军将少有收殓安葬,全然沉埋风沙之下,

故而皆成无归的孤鬼游魂。

名登“鬼录”之下,在寿终正寝时,自有“阴司冥府”的鬼使前往拘魂,然而阳寿未尽

且横死外乡之人,“阴司冥府”便无从拘之,除非由道、释法师超度引往“阴司冥府”方能

勾注“鬼藉”重往轮回。

(现今依然有在外横死之人,须有道、释法师至横死之地引度亡魂,再经由醮法度往

“阴司冥府”,但是尸身若曾移动他处,并非原横死之地,恐怕就难在尸身上收摄亡魂了,

而亡魂便在他处成为孤鬼游魂,纵然亡魂也能自行寻返家中,依然成为游荡阴世的孤魂;另

有一说,某某遭弃的神尊法像,常成为孤电游魂隐聚之处,以便获得世人的供奉,若是善鬼

能知恩图报佑护供奉之人,否则……)

即是阵亡边关又未曾收殓超度,因此孤魂野鬼多不胜数,历经数代已有上千万之众。

也因此之故!正是“噬魂鬼王”所属时时现踪据捉孤鬼游魂之地,以供鬼王吸食增进魔

基,或是摄出“魂精”逼胁报效。

如今历代军将亡魂,被掳捉者侥幸未被鬼王吸食者,也已成为鬼王所属,有些则因抗拒

恶鬼,迫害拼战得魂消魄散,有些则是侥幸得善心道、释法师作醮度往“阴司冥府”,有些

则是隐匿逃避恶鬼逼害,但最尚有数百万军将亡魂,如同在阳世一般聚合为盟,抗拒暴强的

迫害,但夜夜与恶鬼拼战,魂消魄散及被掳捉者众。已然只余两百余万了。

“儒道”柳志宏耳闻之下,已是叹息连连,知晓历代军将离乡背井,远至边关卫护国

土,十有六七皆命丧边关,为国尽忠,但是家人仅能悲泣哀伤,遥祭爱子、夫君。

如今已为阴魂,尚要遭到阴世恶鬼凌虐迫害,若被家人知晓,又将是何等的悲痛?

因此!“儒道”柳志宏便设坛作醮,逐日将军将亡魂逐批度往“阴司冥府”轮回转世。

但是原本便是“噬魂鬼王”所属时时出没之地,也常在激战中掳捉一些军将亡魂离去,

但是突然不再遇见聚合为伍的军将亡魂,因此又疑又奇的四处寻找?

果然在一个丘陵顶端发现了异状!

一座丈二高的法坛上,四象旗分立四解,招魂幡、摄魂旗分立法案两侧,法香烟雾袅

袅,一身八卦道衣的“儒道”柳志宏,手执“太昊剑”步罡踏步、口念祭文,黄符凌空骤然

飞坠地面,一道道亡魂便开始由招魂幡上曳出,在祛坛下躬身为礼后,便没人黄符飞坠之处

的地面深洞内。

深洞底端“阴司冥府”的“五方鬼帝”及六司主簿”以及众多鬼卒,则各执一册古旧

“生死簿”逐一核对亡魂“鬼籍”由鬼卒引往“阴司冥府”。

法坛位居“两仪位”,两丈之外则有“虎威将军”

等阴兵围护,而众阴兵之外尚有八根木柱耸立围绕法坛。

突见远方有大批鬼雾由四面八方滚涌而至,阴风惨惨、鬼嚎尖啸厉鸣,响彻荒野,且逐

渐将法坛围困在中。

距法坛尚有十丈时.突由鬼雾内飘出数十个狰狞恐怖、令人心畏的凶厉恶鬼,凄厉尖啸

嚎鸣后,鬼雾内的鬼啸声便逐渐息止,且逐一现出成千上万的厉鬼魂影,可见那数十狰狞恶

鬼乃是为首者。

法坛上的“儒道”柳志宏视而不见,毫不理会四周厉鬼围困,仅是默默的望着“招魂

幡”上连续曳出的魂影。

突听“八卦伏魔阵”之外,传来数声凄厉鬼啸,并听尖锐话声传至:“桀……桀……

啾……小道你是何方道士?竟敢在此设坛作醮,将此方游魂渡往冥府?断了吾等擒捉阴魂之

事?还不快停法散出阴魂?否则吾等必将尔等全然吸食!”

“哈……哈……哈……在下‘儒道’柳志宏,只因远行及此,惊见历代阵亡军将十之

七、八皆成为孤魂野鬼,故而心生不忍,设坛作醮,将众孤魂度往冥府轮回转世!尔等也属

游荡阴世的阴魂,在下也愿为尔等施‘黄录斋’消厄九幽,度往冥府,不过尚须此斋之后方

能重行设斋,因此尔等暂且退返来处,旬日之后再前来听法消灾。”

“桀……桀……桀……原来汝乃时时与吾等作对的‘儒道’柳志宏?既然如此,就莫怪

吾等要将汝及那些顽劣阴魂全然吸食怠尽了。”

正当众厉鬼围聚法坛四周时,“狐狸精”胡妍怡及“金童”金强,竟已悄悄的在众厉鬼

后方,分别插立了八根划有朱砂卦位及符录的巨木,而内圈法坛四周的阴兵,也在“儒道”

的喝令下骤然旋起阴风,将插立在阴兵前方八根木柱上的一面布罩卷飞,霎时现出木柱上的

朱砂卦位图及卦符。

此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齐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