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七 章

作者:李凉

再探鬼窟救母魂,精奥道法摄厉魂。

鬼王怒崩阴风谷,冥界隐患祸无穷。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雷。

塞沙连骑迹,朔风断边声,胡尘清玉寒,羌笛韵金钲,中秋八月天,在中原之方仅是秋

风萧瑟之时,但在“阴山”已然是雪花飘舞、白皑盖翠了。“阴风谷”谷顶边缘“儒道”柳

志宏略微整顺背后“太昊剑”及腰际“朱砂笔”将随身背筐放在一岩石旁,才对身后“四象

仙姬”沉声说道:“我这就下谷了,你们要耐心等候莫心焦,若在入夜之前,我尚未能炼化

封洞魔幕,那只有退返会合你们;若是未曾退返,便是我已进‘鬼王洞’内了,你们便可会

同‘五方鬼帝’率冥府所属鬼卒以及‘虎威将军’他们,同时攻入”幽冥鬼府“内!

“四象仙姬”闻言俱是连连颔首,虽然前来之时已有了详思会商,定罢了剿伐之议,但

四女依然挂虑的一一开口叮咛着:“公子您下谷之后若遭到众厉鬼顽抗时,千万要小心,最

好能呼唤贱妾姊妹下谷助阵才是。”“相公!你千万要小心行事,莫逞强硬闯,以免贱妾姐

妹担心才是。”“对嘛!公子,不如咱们同时下谷,而我们便守在洞口外好吗?”“对……

对…。对……夫君,人家站在这罡风寒冽的谷会冷嘛!如果能在谷底等候岂不甚好?”“儒

道”柳志宏闻言顿时双眉一皱,但也知四女乃是关心自己才有如此之言,因此仅是淡淡的笑

说道:“嗤…,你们放心吧,我可舍不得丢下你们四人跟鬼王拼命,我会小心行事的逐步深

入,况且金强随我同行时,可随时出洞与你们联络,相信纵然在洞口内遇到大批厉鬼顽抗

时,也来得及呼唤你们前往支援才是。”说罢,也不待四女有何应答。

身躯已幻为一道青色幻形消失不见。

“夫君……讨厌啦,急什么嘛?金强,你快随公子下谷,记得要时时传报情况喔”“金

童”金强闻言顿时急声说道:“是……是……四位夫人且放心!”话声中,服见爱侣白媛也

是满面关怀之色,因此也投以一股柔情目光后。才纵身下谷,赶往“鬼王洞”前。

只见已然人洞的“儒道‘柳志宏并未如同前次仅以黄符、朱砂、录炼消那片乌黑光幕。

而是一入洞便祭出”太昊剑“暴射出凌厉金光罩炼乌幕,另一道精亮如烈日的”天劫刀“则

劲疾的射人乌幕中尺余深。

只见乌幕内忽隐忽现的精亮光芒,与幕外的金色剑芒由内外夹攻、而乌幕也骤然暴涨出

乌光,抗拒着刀、剑的白、金法光。

尺余厚的乌幕被两道凌厉法光内外夹攻,果然难以抗衡的在滋滋乍响、灰烟涌升中逐渐

淡薄,约莫刻余后,终于被炼消殆尽,使乌光凌盛的乌幕现出一个尺余深、四尺众宽阔的大

洞。“儒道”柳志宏眼见如此的攻势果然得功,顿时心喜的由怀内取出两张黄符。施印念

咒,催动符录,霎时朱砂符录赤芒暴涨,且同时飘向乌幕内陷的凹洞两侧,罩炼两侧乌幕,

扩增洞此时乌幕突又乌光暴涨,抗拒着白、金、赤三色符法精芒,却将刀、剑、黄符逼退乌

幕外。但是“天劫刀”精芒疾旋中,迅又透入乌幕内近尺,再度内外夹攻的炼消乌幕,逐层

攻入。果然在三刻之后“天劫刀”终于穿透了乌幕,且由洞内往外罩炼幕墙。

此时在乌幕内里原本聚集了上千厉鬼,慾待敌方冲破乌幕时便一涌而上,噬食来犯敌

人。但是首先冲破封洞的乌幕光墙,竟是一柄涨溢凌厉法光的法刀?

因此立有数十厉鬼遭“天劫刀”射杀化为灰烟。

其余的厉鬼惊骇畏惧中,立即聚合涌溢出鬼雾抗拒凌厉的法刀精芒。又何谈要围攻敌

人?“儒道”柳志宏祭御“天劫刀”刚冲破封洞乌幕,便听内里鬼啸凄厉,并由“天劫刀”

的精芒中,发现内里岩壁上有不少大大少少的蜂洞,正有一团团的鬼雾涌卷而出。

立知是群鬼隐形之处。然而也知封洞的乌幕乃是魔法所布,若不一举炼消便贸然深入,

势必使破损大洞的乌幕,再度逐渐复合无隙,不但会成为自己退路的阻碍,也将阻挡了随后

的四女及五位鬼帝的进路。

因此不敢贪功贸然躁进,立时施法念咒,将身上青衫现出八卦法光护身“天劫刀”则拦

挡住逐渐增多的凶魂厉魄,全心全力的将足有两文高阔的封洞乌幕全然炼化殆尽,才放心的

祭御“太昊剑”“天劫刀”攻向难以数计的厉鬼鬼雾。

凌厉炽旺的金芒白练,劲疾凌厉的涌罩旋射鬼雾内。霎时见鬼雾滚涌骤狂,鬼瞅凄厉、

尖啸悲鸣,一道道的魂影化为灰烟消逝无踪。

但是“儒道”柳志宏冒险深入“幽冥鬼府”又岂是来除这些凶魂厉魄?当然是为了救出

娘亲魂魄及伺机诛除“噬魂鬼王”岂愿与众厉鬼缠斗,耗费有利自己的时光。

内心疾思后,立时执出“朱砂笔”掐印、念咒,虚空划出“驱鬼符”将鬼雾内的厉鬼逐

一逼退入小岩洞内,然后由怀内掏出一大卷早已备妥的黄符,逐一飞贴在各小岩洞口,使得

众厉鬼不敢出洞拦挡自己的进路。

但是“鬼王洞”内岂止区区千余厉鬼?刚驱封住一批时,又见洞内深处鬼啸凄厉的涌出

一大团鬼雾。

“儒道”柳志宏见状岂会畏惧?立时祭御“太昊剑”及“天劫刀”劲疾的迎罩鬼雾。但

是忽然想起曾照顾娘亲的那位女魂,暗中通知娘亲的遭遇时,也曾请求自己莫尽诛厉魂,以

免其中有不少遭逼胁的善魂也同遭魂消魄散。想及此处顿时收敛剑、刀的法光威势,仅将鬼

雾逼在两丈之外,且大喝说道“呔!众鬼听真,本法尊乃‘儒道’柳志宏,此来乃是要逐一

炼消困禁尔等‘精魄’的魔罩,只要魔罩一破,尔等‘精魄,便可脱出困禁,全然归入魂形

内,成为自由无束的阴魂了。因此尔等还不快退走?莫要耽误本法尊炼消魔罩的时光。”喝

声一落,果然已不少厉鬼啾鸣的退出鬼雾外、逐一涌入岩壁上的岩洞内,但也有不少忠于鬼

王的厉鬼,依然凶厉的涌围“儒道”慾噬食他肉身及魂魄。

“哼既然尔等不怕魂消魄散,那就怪不得本法尊手下无情了”

怒哼声中,倏见金光及白炙精芒同时暴涨,劲疾凌厉的罩炼及飞射入鬼雾内,使得看似

凶厉的众鬼、毫无能力围攻“儒道”并且逐一化为灰烟,魂消魄散,永无轮回之机了。

一通道的黄符飞贴在众小岩洞口,使得洞内众鬼毫无反悔余地的被困禁难出了。

此时在洞口的“金童”金强,也已望见公子独力炼消封洞魔功乌幕。并且往洞内深入。

于是急忙幻至谷顶禀报情况,顿使“四象仙姬”及“银童”白媛,欣喜无比。

四女欣喜中却又担心深入洞内的夫君道侣安危,况且眼见天色即将正午,正是阴魂最衰

弱之时,甚利入洞协助夫君,因此已不愿原先所议,竟不约而同的互视一眼后,俱都心意相

通的嗤笑一声,相继纵身下谷到达“鬼王洞”前,朝如同狰狞厉鬼的尖齿洞内望去。

只见洞内金芒闪烁、白练飞旋,凄厉鬼啸尖鸣不绝,因此已知夫君尚深入不远,于是在

洞口之外静望静听。

“金童”金强心知四位夫人顾忌公子责怪,因此虽下至谷地却不敢进洞,唯有自已是获

公子允许随行,因此,忙朝四位夫人及爱侣白媛打个手势后,便疾幻入洞。沿途只见岩壁上

贴有不少赤芒闪烁的黄符,封住大小不同的岩洞,顿知岩洞内必有厉鬼被祭封在内不能现

形,因此甚为放心的往内深入。深入三十余丈时,只见公子祭御出三道黄符阻挡着一大团鬼

雾,并祭御着法刀、法剑炼化着一个大洞口的乌光。已知就是困禁众厉鬼“精魄”的魔罩。

一心二用自是会减弱炼化魔罩的法力,因此急御“金光梭”飞射向鬼雾,并且说道:“公

子,这些顽劣的凶魂厉魄由小努应付,您就专注炼消那魔罩吧”“儒道”柳志宏闻言顿时笑

了笑的说道:“恩……金强,你已习得驱鬼道法,那三道‘驱鬼符’就由你接手御使,但只

要逼住他们便可。”

由“金童”接手拦阻狂涌翻滚的鬼雾“儒道”柳志宏已能全心全力,炼消困禁“精魄”

的魔罩了。

“太昊剑‘金光凌厉的罩射乌光闪烁的光幕”天劫刀“也精芒凌盛的射入乌光内!但是

乌光闪烁中光幕骤然暴涨的涌逼剑,刀光芒,虽然外层乌幕也化为灰烟消失,但却将”天劫

刀“阻在尺余之前无法射入光幕内。”噫?这道魔罩竟比封在洞口的魔幕尚厉害?哼!我就

不信炼化不了这道魔罩?“

“儒道”柳志宏乃是一个年轻人,当然也血气方刚的涌生起不服之意,于是道基骤提八

成,将“太昊剑”及“天劫刀”祭御得更为炽盛凌厉,劲猛的罩炼魔罩。

果然在凌厉的炼消下,魔罩乌光已然黯淡甚多,且迅速的层层化为灰烟消散。

然而倏见魔罩又骤然暴涨凌盛,再度将刀、剑精芒逼退,且有反攻的情势,慾罩裹“儒

道”身躯。

“啊!莫非……是了…-此片魔罩必然与”噬魂鬼王“魔基相通,因此能在洞内深处

遥御此魔罩,哼!既然如此,也等于我首度与鬼王斗法了,我若连他正值日间最衰弱之时所

遥御的魔罩尚破不了,那又何谈在夜间与他斗法?”

“儒道”柳志宏恍悟之后,也激起了他甚少显现的好胜之心,已有不破除此片魔罩誓不

罢休之意,因此功提十成。且洼施法、念咒。将“太昊剑”及“天劫刀。祭御得更为凌盛,

剑身及刀身溢射出的光芒,已然炽盛得耀人双目,仅能在金光及白芒中依稀望见剑、刀之

影。此方金光、白芒暴增的与乌光相交时,果然又将乌光逼退黯淡不少,魔罩也滋滋乍响的

层层化为灰烟。

由前概略简述,便可知晓两方的利弊差异了。因此“儒道”柳志宏道基暴增之后,果然

使魔罩威势衰退难抗,魔雾凝聚的魔罩便逐层化为灰烟消失,内里乌气虽也狂腾外涌,弥补

被炼消的幕罩,但是依然难抗逐渐迫近的炽盛金光及白芒。“儒道”柳志宏眼见魔罩虽已

被自己祭御的剑光、刀芒逼退,且已逐渐炼消不少,但依然能顽强固守,绝难在短时间内炼

消。内心又急又怒中,突然想起魔罩乃是魔雾凝聚而成的,最怕剧烈震击松散不固,于是便

由整卷黄符内挑出一张“五雷符”施法念咒祭出黄符。

霎时朱砂符录赤芒暴涨,一道道的劲狂凌厉的五行巨雷,连续不断的轰击魔罩,打得魔

罩雾气滚涌翻腾,乌光骤敛,顿时被“太昊剑”及“天劫刀”的法光趁虚而入,迅疾的炼消

松散滚涌的魔雾。

剧烈的神雷暴响声在大洞内回响震鸣,且朝洞内、洞外远传。

原本便畏惧天雷的凶魂厉魄,突遭剧烈狂震的雷鸣声及震波,吓得魂魄松动慾散,狂急

散逃,正与“金童”僵持不下的众厉鬼自也不例外。

也因为如此。与三道“驱鬼符”及“金光梭”对抗的鬼雾,骤然松散得再难抗拒符录赤

芒及金光,霎时已有数十厉鬼魂消魄散化为灰烟,另有大半厉鬼则涌滚着鬼雾往洞内深处曳

去。另一方的“儒道”

柳志宏眼见雷符得功,魔罩已松散难聚的被炼消近半,因此心中大喜的继续催动雷符轰

击。以利“太昊剑”及“天劫刀”炼消魔罩。

就在此时,倏听洞内深处。传出一阵尖啸刺耳令人毛骨耸然、心神不宁的阴森鬼啾声说

道“吱…

吱……桀……桀……吱……孺子果然有点通行,竟然能施道法击散本王魔基所布的法

牢,难道孺子不怕惹怒本王,吸摄你魂魄永无轮回吗?虽然孺子道法较‘五方鬼帝’尚高

明,但也难抗本王魔法、识相的便尽早退出,否则惹怒本王后便不饶你!“”儒道“

柳志宏乍闻鬼吼声时,倏觉心神不宁,三魂七魄恍如要离体一般,顿时心知是魔法中的

“呼魂摄魄”魔功,因此急施固魂定魄“道法稳固魂魄。并且高声喝道”哼!尊驾想必便是

为患冥界的‘噬魂鬼王’了?

本法尊‘儒道’柳志宏今日特来求取公道,鬼王你何不现身与本法尊当面一谈?“桀-

…。桀……桀-…

桀…孺子竟敢大言不惭的想要与本王当面对谈?你当仗恃浅薄的三清道法,便能逼胁本

王吗?想当初那‘太上道君’也仅能将本王身躯……哼!本王也懒得与孺子浪费chún舌了,孺

子身具道法,那泼猴也有数百年的道基,正可助本王增进魔基,脱出禁制,桀……

桀…桀……桀……“”儒道“柳志宏闻言时,心知鬼王果然行动不便,并且由他话语中

猜出,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齐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