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大帝》

第 八 章

作者:李凉

只羡鸳鸯不羡仙,雅居春色满画楼,

乍闻龙庭兴妖孽,前世姻缘今生续。

北风怒啸浮云昏,积阴惨惨天地愁,

万山草木依如旧,此时颜色俱枯黄。

废园朽屋尽不见,楼间雅景似蓬莱,

覆雪寒埋枯骨坟,欣见岩砌巨墓耸。

举首慈望儿貌冠,更喜娇媳丽姿容,

奈何幽冥飘魂羁,重逢已难同堂福!

灯火通明的楼堂内“四象仙姬”满面羞色的陪立婆婆魂影四周,恭敬的听着婆婆笑颜低

语,偶或听见四女的羞笑之声以及笑逗立言,而柳志宏只是在旁陪笑不语。

虽然生死一别十余年,但柳志宏从未曾忘怀娘亲的慈爱音容,如今虽是阴阳两界,但依

然能有阎家欢乐的景象,除了可重拾往昔寡母孤子的生活外,也可聊表儿、媳孝道,使娘亲

有个未曾享受过的美好日子。

一家的欢乐令人称羡,娇艳、温柔、端庄、俏丽的四位少妇,也经历了为人儿媳的应有

分寸,懂得为人子媳的应尽孝道,当然也获得了婆婆的教诲,习得了为人妻室相夫教子的道

理。奈何!

美满欢乐的日子总有尽时。一日夜里,母子及四媳又在堂内欢颜笑语之时,倏听天际仙

乐飘飘,并且五彩祥云由空而降,凌空涌罩整个山洼居地。

“儒道”柳志宏惊见之下急掠出楼“四象仙姬”也已拥簇着柳夫人出楼观望。

此时只见天际一片五彩祥云上,有十余位仙子围簇着一座华丽的彩羽风车缓缓下降,并

有两名仙女不停的扬洒仙花散溢楼院之中。凤车中,坐着一位容貌端庄、慈祥,瑞彩涌溢的

仙颜老妇,只听她笑颜开口声如脆钟的说道:“东岳道友请了,吾乃执掌“混元金”职司天

地两界金斗转劫,凡人生育三姑之神中的“碧云娘娘”今奉“王母娘娘”玉敕,特来召请柳

夫人为吾座前“注生仙姑”以正神班,吉时已至,柳门常氏即刻升班列位!”

“儒道”柳志宏耳闻仙音,立知仙女乃是天界专司星斗转劫地界生育的“昆元金斗三司

神”“云霄、琼霄、碧云”三位注生正神中的“碧云娘娘”。

如今“碧云娘娘”竟前来接引娘亲转往天界,位列“注生仙姑”之位。此乃娘亲苦尽甘

来的无上营养,因此立即欣喜的拜谢道:“启禀“碧云娘娘”!俗子娘亲承蒙娘娘接引位列

仙班,此乃娘亲之功德造化,但不知俗子尔后何能再拜慈貌?”

此时“碧云娘娘”玉手微招,身穿“银霞天罗衣”的柳夫人,已不由自主的缓缓飞升至

车前立定,五彩祥云也缓缓升空,才听“碧云娘娘”笑语道:“或岳道友莫非天灵蔽蒙尚未

开窍?既是如此?本座不得轻泄天机!尔后道友自当悟知前缘,无须本座赘言了!”“娘

娘……娘娘何以教俗子?尚请开顶释疑。”“儒道”

柳志宏眼见祥云带着媳亲逐渐飞升,顿时心急的拜问着,但是祥云托着“碧云娘娘”及

众仙女毫不停顿的往北曳去,只留下满面泪水纵横的夫妻五人及双童仰首怔望。不知过了多

久“四象仙姬”

姊妹四人才缓缓围聚柳志宏身周,柔声安慰的低语着:“相公!

婆婆生时含屈而亡,尔后又遭鬼王囚禁十余载,但如今已得天恩册封为仙界正神,可谓

劫数已尽、福禄蒙身,此乃可喜可贺之事,因此相公应高兴才是”“是呀!是呀!玲妹所言

甚是!夫君,世间凡人能蒙天恩册封仙录正神之列,此乃千年万世不可得的福分,婆婆此去

之后再也不必承受轮回转世的生老病死之苦,因此实该庆贺才是!”

“银电仙姬”唐文玲及“天雷仙姬”赵秀敏两女话声方止“玄阴仙姬”乔思涵也已笑语

说道:“公子,其实方才“碧云娘娘”言中另有玄机,只是时机未至尚未明朗,但依奴家猜

测,尔后公子定有与婆婆重逢之期,因此公子莫再悲伤,一切依顺天机、天缘才是!”话声

一顿“烈火仙姬”胡妍怡也接口笑说道:“公子!“混元金斗”三位娘娘乃是职掌天界星君

历劫转世及地界圣、灵、仙、凡转劫之责,位属“灵霄宝殿”内列班正神之一虽然婆婆仅属

三位娘娘座前仙姑,但已名列仙录正神之位,非地界散仙可比拟,此乃地界生灵修道干年也

难达至,因此公子理当为婆婆庆贺,而不应有悲戚之情才是!”

“儒道”柳志宏闻言果然逐渐平息心中悲戚,神色也已开朗的笑道:“说得也是!不过

生死别离、凄苦悲情乃是人之常情,若无凄情,又岂为人?好啦,这些日子,你们也日善尽

为人子媳之道,令娘亲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相信娘亲此生也已享受到阖家之了,因此我

当好好的慰劳你们才是。”

“儒道”柳志宏虽然欣喜救出了娘亲魂魄,重拾了短暂的母子欢乐亲情,也使娘亲享受

了儿媳的孝顺侍奉,如今更欣喜娘亲已位列仙界,不再厉经地界轮回的生老病死,因此内心

中已然再无隐恨了i然而,隐忧大患未除,不知何时再为祸冥界甚或人世,而且再现之时已

然毫无禁制,必然更为凶残凌厉,使地界沦入大浩劫中。

虽然施计诱使“噬魂鬼王”立了誓言,未能伤害自己之前绝不为祸伤害阴魂及生灵,但

是他会守誓言吗?

再者,鬼王再度现形后,十之八九定将寻仇至此自己夫妇要如何才能自卫要如何才能施

法困禁他?炼消他?

无他!唯有勤修道法增进道基,合夫妻之力……甚或“虎威将军”及“阴司冥府”之

力,尽全力围困炼消他。

于是“儒道”柳志宏便将“固魂定魄道法”传授“虎威、虎贲、射骑、靖威、骧骑”五

位将军,再分传众阴兵、阴将,用以抗拒“噬魂鬼王”所施展的噬魂魔音。

另外又传授神兵符法使众阴兵、阴将所施兵器,皆具有斩鬼除魔的道法,若遇有厉鬼凶

魄皆可诛消。

在夫妇之方,除了严督“四象仙姬”及“金银双童”习练“四象八卦阵”并且增进各人

法物之威,以利对抗鬼王魔法。

而“儒道”柳志宏自己,则是日日在蒲团上勤悟深研尚未曾悟通的道法符录,只要有何

甚为灵效道法,必然传授“四象仙姬”

及“金银双童”。

另外,曾由赵秀敏处获得的“八卦天罗牌”也已勤研悟通施御符录咒法,并且与“金光

八卦伏魔阵”尝试合施,详研其中的互补变化。

勤习两月余后“儒道”柳志宏果然已能依符录咒法,将“八卦天罗牌”御升空际,凌空

映射出乾坤连断的八卦符光,并且依每卦不同的录法,逐一涌罩出威猛凌厉的烈日、狂涛、

震雷、焰火、飓风、暴雨、岩山、覆土威势。

再将“八卦天罗牌”会合“金光八卦伏魔阵”后,果然使阵势更为密合无隙,合为一

体。

更令夫妇五人惊异的现象,乃是上下合为一体时,当“八卦天罗牌”凌空旋转不同方

位,竟已使上下两大卦位不同所相交的变化,逐一幻化出八八六十四种不同的威势。

但其中的尚有生克变化,而使威势增减不一,因此逐一记下相克方位避免相交克消威

势。夫妻五人及双童日日勤修道基深习过法果然逐日增进已见成效了;但是,在宁静的“泰

山”之脚的众人,却不知天下各地已是厉鬼横行残害百姓了。

一日,万里无云皎月当空的怡人夜色笼罩着大地清幽雅致的小楼内,传出阵阵娇哼踢吟

的呢呐声并且尚有阵阵嗤笑挑逗的腻语声,令人闻之血脉贲张难以自制。约莫一个多时辰

后,阵阵荡哼浪语及尖叫声才逐渐平息,但却听东厢小楼内尚传出一些吱叫声,似乎“金银

双童”也在欢乐中,并且本能的发出猴性吱叫声。

未几“儒道”柳志宏披宽大外袍步出室外,站在搂廊遥观月色。

轻盈柔婉长发散披的“银电仙姬”唐文玲,也披着睡袍随后步出,井且神色关怀的问

着:“相公,方才贱妾见你兴致索然的未曾尽兴,似是心事重重且有忧色,但不知可否说与

贱妾知晓?”

“儒道”柳志宏闻言,立时伸手拥接着她柳腰微微一笑才怔怔的说道:“晤……玲妹

你……也没什么,只是不知为何心神不宁?似乎将有何事发生似的?并且偶或尚有一阵心悸

涌生,因此……”“哦?相公,莫非你日日担忧“噬魂鬼王”重现,将为祸冥界及人世,才

有此异状显现是吗?“这……我也不知道,但是心神不守中似乎感觉到已有祸事发生,是却

又似虚似幻难以确定。因此我想明日便下山去!”

“银电仙姬”唐文珍心知夫君身具玄奥道法。而且依怡姊、涵姊的私下之言,似乎夫君

乃是天界星君历劫转世,必然另有不可测的预知之能,既然夫君会有此心神不宁的警兆。使

不能视为无稽之谈而无动于衷。

再者,夫妻五人自阴山返回后,连达半年之久都未曾离开家园一步,便连两里外的小村

也未踏进一步,更何况他方?因此早有静极思动出门散心之意。“相公,既然你心生警兆,

虽不知由何而起,但确实不能漠视不顾的在家中等候异变发生;是否“噬魂王”已然重现?

并且违逆誓言,为祸人世?因此贱妾也同意出门巡游一番,万一真是鬼王复出,便可合力剿

诛他,以绝后患!”

“嗯!说得也是,既然如此那回室与怡儿她们商议行止吧。”

待两人返回房内,唤醒三女说明心意后,霎时便听一阵欣喜振奋的欢叫声传出,井里叽

叽喳喳的各提己见。商议着出门后的行止。翌日清晨“四象仙姬”欣喜的各自打扮且整理随

身之物时,突见金强由外方急幻入楼。井且急声禀报道:“启禀公子、四位夫人,林外的村

道中,正有两名生人四下张望的住此方接,小的不知他们是何方人?意慾为何?因此并未现

身惊动他们,但是媛姊心奇的前往查探后,竟说是公子师门道长,因此吩咐小的前来禀报。

媛姊则引领他们前来拜见人预防。””喔?师门道长?莫非……快走……快去看看。”“儒

道”柳志宏闻言顿时一惊!心中已涌生起一股莫名心悸,急声喝叫中已疾幻一道青影一人而

逝。

“四象仙姬”姊妹四人及金强,也不约而同的化为五道光影疾追而去,以五人的身影来

看,道基已然比丰年多前增进近倍了。

楼院之外的树林小道中,白媛正引领着两名半百老者急行,倏然青光一闪而至“儒道”

柳志宏已现出身躯急声问道:“咦?

两位师兄怎会身穿俗衣前来?三位师父可好?观内是否安好?”

随白媛急行的两人,正是“茅山玉晨殿”观主师兄弟元静道长及元清道长的门徒道光、

道清师兄弟两人急行中,倏见青光一闪。已在身前出现一个人,顿时大吃一惊的顿步急退,

待耳闻清朗的话声传人耳内,这才看出来人正是师旯弟两人急慾寻找的柳居士,因此俱都惊

喜的拜见说道:“贫道道光、道清拜见柳居士。””岂敢!两位师兄,你俩竟身穿俗衣急行

前来,莫非观内有何异变?三位师父可安好?”

道光闻言立时急声说道:“柳居士,事由起因是这样的,近两个多月中,天下各地竟然

厉鬼横行,因此各方道、释两门中,道法修为较高者皆已行脚各地提鬼安宅为民靖巡,果然

消敕不少厉鬼,然而旬日之前,突有皇太子差遣密使来本观,召请师父及两位师叔入宫捉鬼

降妖……”话声一顿,咽了咽口水时。道清已然接口急说道:“柳居士,据前来本观的密使

说,两个月前皇城内宫突然发生离奇异事,常有厉鬼侵扰后宫,“东宫娘娘”暴毙,“开平

公主”成疯“西宫娘娘”则昏迷不醒,于是由国都“相国寺”的明净法师诵经驱鬼,但是反

遭厉鬼所害,并且变本加厉的残害宫中之人,甚而连皇上也已性情大变,下令各地府衙军

将,残杀释道两门,并且焚烧寺观,幸有太子殿下力保,才逼令释、道门徒还俗,否则立杀

不赦!师伯、师父、师叔得知详情后,已迫不及待的穿扮俗装赶往京都,临行前则吩咐贫道

两人急赶至此禀报柳居士得知,并希望柳居士尽早赶往京都。”

“儒道”柳志宏闻言至此,终于明了昨日心神不宁之因了,想必三位师父已然遭致不明

危险,才使自己有了灵应。

既然知晓详情后,再也难耽搁时光,因此急声说道:“两位师兄请先行返回现内照顾一

切事宜,我这就前往京都详探,希望能使三位师父安然回观!”

话落,也不待道光及道清两人有何表示、已然疾幻回楼背起随身背筐且检视须用之物

后,焦急的望着“四象仙姬”及“金银双童”收拾行囊。

庆幸的是昨夜已然商议妥当,大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齐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