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01章 乱点鸳鸯谱

作者:李凉

古老宅院沉伏于静默天地间,宛若深山古刹,肃穆中隐含庄严。

东方稍稍映红,大地更显沉暗。

忽见得一条黑影闪向宅院屋顶,他步履轻巧,行动狡捷宛若夜猫。潜至屋顶后头,已抽出森森利剑,露出怪邪冷笑。

“苦练十余年,今天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抖着长剑,幻出五朵剑花,这份功力该是一流高手。

他很快飞身而下,识途老马般潜向一处厢房,技巧地推开窗子。

里边熟睡着两名年轻人,纠缠一堆,不见头脸,鼾声不断从两人口中传出,想必昨夜过于劳累,睡得跟死猪差不多。那黑衣汉子眉头一皱:“如此熟睡,岂是高手?难道有诈?”

他未及时偷袭,寻向地上,找来两片花盆碎片,相准地打向两人臀部。碎片飞过,叭然一响,打得两人怔诧痛叫。

那黑衣人一击中的,心头大喜:“原来真是熟睡?!”见两人仍大梦初醒,神智未清,登时大喝,飞身扑前,利剑猛往两人刺去。

床上年轻人登时察觉有劲风袭来,较大者急叫:“不好,有刺客!”

眼看长剑已及胸口,顾不得兵刃置于何处,随手抓来东西已迎向利剑。原是床头木条,哪能挡得了利剑?那黑衣人似有意捉弄冷笑:“以木挡剑,这算什么?”利剑一挥,像切萝卜般将整支木条切个稀烂。一剑又刺向较大的年轻人,逼得他滚撞内床。

他急叫:“阿贝快拔剑啊!”

阿贝大梦初醒,也不知剑在何方,一咬牙己扑向黑衣人.想来个霸王抱巨树,将人给抱住。

强敌对伺,此举无异自杀。然而那黑衣人似十分忌讳被抱着,登时闪向一边,冷笑:“哪有这么容易?偿命来!”

长剑反攻阿贝,剑花专挑其要害刺去,阿贝为之心惊:“玩真的?!”他醒了不少,急忙滚向床角,避开长剑。

那黑衣人冷笑:“躲向床角就没事?哪有这么容易?”立即欺身逼入床角,想截杀两人。

哪知此紧要关头,整张床顶突然垮下,压向黑衣人,两兄弟已蹿飞而起。

较大者已呵呵笑道:“想杀我们,哪有这么容易?”回身下扑,便想揍踢此人臀部。

阿贝见状大叫:“使不得!”话未说完,那黑衣人本知如何,竟然将整张床震得飞碎,长剑一回波是扫向臀部;以防被人偷袭。

用不着阿贝担心,他已逼退较大的年轻人。“好厉害的回马力,俺领教了。”年轻人连退数步,贴向墙头,右手一探,抓下两把长剑,一把丢给阿贝,喝道:“接剑!收拾这老家伙!”黑衣人怒喝:“你不要命了,敢说我老?”利剑化作层层剑网,直逼年轻人。

年轻人急忙改口,呵呵一笑:“不说不说,改成坏家伙好了!”

“那也得拿命来!”

黑衣人幻化威力剑势,迫得年轻人连连败退,不得不急呼:“阿贝你还在等什么?”

阿贝哦了一声,不敢怠慢,长剑架了过去,喝道:“何方妖人,胆敢夜闯郝家庄,不要命了是不是?”

黑衣人哈哈大笑:“什么郝家庄,就算皇帝殿,我照样敢闯?”

年轻入冷笑:“那就尝尝郝家剑法利害!看开心剑法!”

阿贝也使出绝学:“看无声剑法!”

两人配合施展,与黑衣人大打出手。

年轻人姓郝名宝,乃郝贝哥哥,所练为开心剑法。其剑快如闪电,剑势猛如蚊龙,利锋所至,轻则皮开肉绽,重则会心勾魂,为武林一绝学。

郝贝所学为无声剑法,此剑贵在轻灵娇捷,以及虚实莫测,大有四两拨千斤之妙绝,与人交手则能在眨眼问攻其不意而克敌致胜。

两种绝学合并使用,威力自不在话下。

然而黑衣人武功章也不弱,能从容周旋于两绝学之间,游刃有余还能耍它两招。

三人从屋内打到屋外,早巳汗流浃背,却仍不罢手。

眼看车方已吐白。郝宝瞪眼叱道:“你好像很了解我们的武功?”

“当然,我不了解,岂继找你们算账!”

郝宝邪笑道:“可惜你却忘了一招。”

“忘了一招!会吗?不可能!”

“就是这一招!”

郝全丢下长剑,转头就跑。原来此招乃逃之天天;他心知打不过黑衣人,只好逃为上策。

此举做的突然,黑衣人及郝贝为之一楞。还好黑衣人省得快,马上提剑掠追,讪笑道:“哪有这么容易?”直扑郝宝背后。

郝宝突又凌空蹿起,避开黑衣人,更加使劲逃往左厢房。黑衣人笑的更得意;不必转头瞧视,比方才快一倍的速度反罩郝宝,如此看来反而像是倒退走。

郝宝胸有成竹,眼见黑衣人靠得甚近,不知怎么突然绊到摔于地面。黑衣人赶忙闪掠而过,恰巧掠向厢房,方想系落几句。淬见郝宝身躯快疾滚前,黑衣入但觉不妙,想做应付。

郝宝已笑:“太慢了!”伸手扯向墙角,二张巨网凌空罩卞裹向其全身。郝宝再这么一拉黑衣人整个已悬向空中。

他急叫:“快放我下来!”

郝宝骸笑:“哪有色么容易,先揍几拳再说!”说着拳头就想落往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大为惊骇:“阿宝你敢?!我是你爹阿!”

“我爹?被我逮着了;还敢占我便宜,欠揍是不是?”

郝宝比期拳头、架势摆得十足,可把黑衣人吓慌了;

黑衣人急斥:“阿宝你再乱来,小心我抽你三十大板,听声音也该认出我是你爹。”

郝宝汕笑道:“我才本上你的当;我爹说要认他,就得认他的人。”

“称快来认人!”黑衣人张着脸,却因被捆成一团,张不开脸容。

郝宝汕笑道:“对不起啦!大刺客,我只能见着你屁股,根本不像我爹的,只好揍你几拳啦!”

说着就想揍人。黑衣人更急:“你敢?!”以前他可吃过亏,心知郝宝鬼点子多,立即喝叫:“阿贝还不快阻止你哥哥?连你一起算!快解开网子,让爹露脸!”

郝贝可没哥哥大胆,赶忙拦向郝宝:“哥,千万使不得,长剑一挥,划断几条网绳”黑衣人借此钻出脑袋,天色渐亮,足以看清他容貌。

郝宝诧然道:“爹!真是你?!”赶忙抢过郝贝手中长剑,挥断所有网绳,黑衣人得以翻身落地。郝宝歉声不已:“爹,我实在分辨不出是您,请见谅,您还好吧?”

看他一脸惊惶中又带着真诚,郝运也不知该不该相信他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冷斥道:“我看你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吧?”

郝宝急道:“孩儿不敢!孩儿只是遵照您指示,不能随便乱认爹。”

“你连爹的声音也听不出来?”

“看的总比听的正确。这是您干交代,万交代的事,孩儿不敢不遵从。”

郝运瞪大了眼,却拿郝宝没办法,瞪足了眼才说道:“算你走运,下次连声音也算。真是,你爹的声音还有谁会相同?”

“爹,只怕有心人。”

“什么有心人?我看你是有心整你爹!下次再乱来,看我收拾你!”

郝运瞧瞧东山,朝阳己轻吐柔光,他似在盘算时间,那股怨气已被另一种喜悦神情取代。

转向宝贝兄弟,长者口吻道:“此事就此作罢,坏了床,自己修理,你们功夫虽有进步,却还不够…不够纯熟,给我多加练习,爹有事,先走一步。”

庆幸自己没说出“老练”的“老”字。时间似乎紧迫,不等两人回答,他已奔向后院.眨眼消逝。

郝贝方自嘘口气:“好危险,哥你差点儿把爹揍了!”

郝宝白眼道:“都是你,否则我早出了这口怨气。”

郝贝怔诧:“你早知他是爹?”

“你不也早知道?否则怎会不顾死活的抱向他?”

郝贝干笑:“我起初也以为他是爹装扮的,但后来打得凶,又不敢认了,爹从来没那么凶过,所以……”

郝宝白眼道:“所以你为何不坚持几分钟,白白让爹给欺负了”随后又叹道:“爹就是爹,一辈子都得听他的,活着真是辛苦。”

郝贝也叹息:“有什么办法,练功吧!否则爹要折回来,我们又有罪受了。”

两兄弟显得无奈,只好拿起长剑,有一招没一招地比划着。

郝宝年约二十左右,方成年,一股气焰可让小两岁的弟弟羡煞,一些见解,吹得郝贝神魂颠倒,尤其是成年与未成年之差别,实让郝贝恨不得早生两年,也能享受哥哥那般生活情境。

两兄弟长得差不多,身躯高挑,眉清目秀,若有差别,只是郝宝眉毛浓了点儿,眼睛碱活些,要比郝贝高出半个头,而且老是喜欢摆出幻想英雄般的姿态。而郝贝虽已十七八岁,却因涉世未深,心智尚未成熟,仍保有童年那股纯真,显得十分槽懂与天真。那张稚气的脸容,实也差上郝宝一大堆的精明老练。

没多久,内院传来郝运声音:“宝贝啊!好好练,不准偷懒。爹去去就回来。”

宝贝兄弟应声“知道啦!”郝运传来一阵笑声,随后正门也不走已掠墙而出。

郝宝急忙潜向墙角,窥及父亲远去,方自嘘口大气:“自由啦”丢下长剑,靠向庭院老树,先休息再说。

郝贝道:“哥,你不怕爹罚你?”

郝宝叫道:“怕什么,十数年如一日,爹也该知足了:休息吧!人可不是铁浇成的。”

郝见习惯性地听话,收起长剑,也靠向古槐树休息。若有所觉道:“爹这一阵子不知为啥,总是一大早就出门,尽往村子里钻,难得放松我们。”

要是以前,他们哪有时间赖在树下纳凉?每天早晨非得练足三个时辰不可。

说及郝运,郝宝那双碱眼已溜了起来,摆出一付先见之明的模样:“你猜爹为何举止反常?”

“我想过,却想不出来。”

郝宝更形得意:“你该知道娘去世也已十年了,爹老早就该再另取老婆,他这种年纪的人,是应该要把握第二春,呵呵!莫让人生虚度才好。”

郝贝闻言,眼睛睁得特别大:“爹要娶老婆?!”

郝宝挥挥手,以兄长的稳重口吻徐徐道出:“我只是说老爹该再娶老婆可还没说他想娶了,话要分得清楚。

郝贝可想不了那么多双掌一拍,一股兴奋上了心头:“爹一定有了对象,不然他不会尽往村里跑。”

郝宝斜眼瞄他,似在掂掂弟弟斤两。终于还是决定先说出来:“咱们衬里最近来了两位母女裁缝师-,你知道吗?”

郝贝庆幸自己也知道这消息,他笑道:“难怪爹最近常做新衣裳。”说到此,若有所悟,低声问道:“难道爹在追求孙大娘?”

郝宝邪笑道:“你没看见爹最近时常做腹部运动?”

郝贝不解:“做腔部运动,跟追孙大娘有何关系?”

郝宝笑的更邪:“这问题不是常人所能了解,待会儿再告诉你。你先告诉我,你认为孙大娘如何?”

“孙大娘?!”

郝贝道:“你要我说些什么?”

“比如说长相等等。”

郝贝想想,有点想笑:“我一定要说真话吗?”

郝宝也想笑,却装出严肃脸容:“不是真话,我拒绝听。”

郝贝笑了笑。说道:“其实说真话也不难,照着说就是了……我觉得孙大娘稍嫌胖了些……”

郝宝闻言扑哧地笑起来。

郝贝但觉见解和哥哥有了偏差,急忙声明:“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无关于孙大娘本身长相。”

郝宝笑道:“你紧张什么?实话实说是对的,我也这么认为。”

郝贝这才松了一口气,惟恐将孙大娘身上的肉多看了几斤,而让郝宝笑话,这倒罢了,要是传到爹爹耳中,那可就有理说不清。还好阿宝也是如此反应,英雄所见终于赂同了。

他问道广爹真的在追求孙大娘?如果是我,我可能会跳选比孙大娘瘦一点儿的。”

郝宝赞声道:“昭,有眼光,咱们是‘四个眼睛一个坑’所见相同,专挑痰的。,不过以爹那种年纪的人,也许眼光跟咱们不同,娶老婆的用途也不同,”郝贝惊诧:“娶老婆还要讲求用途?!”

“当然”“我实在不值……”郝贝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好奇追问:“哥你快告诉我,我迫不及待?”

郝宝邪笑道:“你急什么?爹等了四十年都不急,你有什么好急?”

郝贝嫩脸红了起来:“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讲的‘用途’……哥,你就告诉我吧!”

“不行。”

“为什么?”

郝宝得意说道:“因为尔未成年。”

“怎么会才差两岁。”

“两岁,你知道‘两岁’有什么功用?两岁可以命令太阳爬上爬下七百多次,两岁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乱点鸳鸯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