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0章 一见钟情

作者:李凉

郝宝一路奔出尽花谷,漫无目标地奔驰,想找那所谓的一见钟情,这可苦了郝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跟上这疯狂的哥哥。

“阿宝等等,累死我了。”郝贝不停喘大气。

郝宝脚不停蹄,道:“怎能等,我的爱情火花正热得发烫,三等四等就凉了,你慢慢跟,我先找着天下第一美人,跟她一见钟情再说。”

他又狂奔数百丈,东张西望,总想发现人迹,果然在张望中,瞧及远远丘陵中有闪光晃动。

他欣喜万分,仍背着郝贝而向他直招手:“阿贝快来啊!一见钟情的事快发生了。”脚步加快奔驰。

郝贝自嘲一叹:“我看跟着疯子的人,真的是疯了。”无可奈何地追下去。

然而郝宝追向闪光,眼睛再瞧,哪来的美人?那闪光竟然是梁小福的光头,日照之下,闪闪生光。

郝宝不禁皱了眉:“搞什么?会是小光头?”

梁小福也发现郝宝,急忙招手:“大英雄,我找得你好苦!”他奔得甚急,似乎真有急事。

郝宝缓停了脚步,瞄眼道:“真是阴魂不散。”

此时郝贝也从背后赶来,突见梁小福,已憋笑:“阿宝,你的一见钟情会是他?”

郝宝瞪眼:“不算,他是男的,不能算。”

梁小福气喘如牛跑了过来,猛擦汗水,挤出笑容:“大英雄,我…”

郝宝截口道:“你妨碍了我的一见钟情。”

梁小福听不清,又急慌道:”决,有姑娘她……”

郝宝眼睛一亮:“你要带我去见姑娘?”他心想是梅柔,不禁窃喜。

梁小福急点头:“快,她生病了……”

郝宝登时哈哈喜笑,转向郝贝,陶醉而自鸣得意:“我不但一见钟情,还英雄救美,哈哈!美梦成真了。”转向梁小福:“快带路!”

梁小福高兴点头,马上回头就跑,郝宝紧跟其后,得意笑声不断传出。郝贝也为哥哥高兴,还真相信有一见钟情这么回事,也急起直追。

约行二十里,来到一处荒废破庙,梁小福急道:“花姊妹在里边。”

郝宝突然停下来,摆出自认为最英俊潇洒的姿态,风度翩翩地往庙口行去。

梁小福等不及了,先行奔入,“花姊姊忍着点,有人来救你了。”语调凄清。

郝宝踏入破庙,没有想象的脏,该是时常住人,再往前走,屋角堆着柴薪,旁边破旧炉灶正燃煮着葯坛。

郝宝已肯定此庙有人长居于此,他急忙走入庙中,郝贝也接踵走入。

庙中一阵清香,打扫干净,靠里边一张破烂门板架成的木床,铺盖着洗得发白的被单,一名长发女孩躺在那里,粱小福关切照顾,见郝宝走入,急切道:“大英雄你一定要救花姊姊。”眼眶急得发红。

宝贝兄弟还兴致冲冲往女孩走去,郝宝自得挥手:“放心,什么病,到我手中保证起死回生。”

其实他除了一些跌打伤筋伤骨小毛病会治以外,大毛病他可一点办法也没有。

岂知兄弟俩乍看女孩容貌,不禁楞住了,郝宝惊叫:“不是梅姑娘?!”

这还没关系,这女孩长得甚为丑陋,眼睛一大一小,还发皱,活像个醉罗汉的邋遢眼,满口的暴牙,只只像犬牙凸勾在外,实难想象世上会有这么一副难看的牙齿。

郝贝有点想笑。“你的一见钟情就是她?”

郝宝眉头直皱,苦笑:“怎么会是她?!”

郝贝道:“我看一见钟情有可能,英雄救美就难了。”

梁小福见两人愣在那里,并不知是何原因,他只想让花姊姊赶快好起来,已然急哭:“你们一定要救花姊姊,她好可怜,你们不能让她死去。”

宝贝兄弟也感受出此情境的凄切,郝宝叹笑一声,自嘲地说:“也罢,大姑说的也有道理,一见钟情的麻烦可真多,总不能放着不管,迟早会有报应。”

蹲下来,已替花姑娘把脉,只觉得她的脉博十分弱,郝宝眉头一皱,再往花姑娘脸容瞧去,一片灰白,嘴chún泛黑,似是长年卧病。

郝宝问:“小鬼,你家姊姊是怎么病的?”

梁小福泣声道:“她时常如此,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我也不知道她生了什么病,每次发作就直叫胸口痛,痛到后来就晕倒,还直冒冷汗,有时有服葯,有时过了两三天才醒过来,好可怜。”

郝贝道:“阿宝,你想这是什么病?”

郝宝苦笑:“我怎么知道,不过咱家的良葯并不少,多给她几颗,然后再替她推拿,想必会有效。”

郝贝也同意,遂扶起花姑娘,替她喂下十几颗葯丸,然后郝宝抵住她背心,缓缓运出真气,替她催化葯性。

真气行走经脉不久,花姑娘身躯开始抽搐,复而挣扎,脸色更加苍白,哇地已将葯物全吐了出来。

她痛苦呻吟:“不要……不要治我……我好疼……让我死……不要……”

苦苦哀求声,竟如此悲切无助,梁小福已嚎啕大哭:“花姊姊你要振作点,马上就会医好了。”

“不要医……求求你们……”花姑娘咬紧牙根,身躯不时抽搐*挛,宛若寒夜中快被冻死的小鸟,想抓住生命最后一刻却无法抓着,偏偏风雨接连不断,迫得她生命乏味,活着竞如许痛苦,她想结束生命却更无力,只有等尝遍了所有苦痛,方能解脱一切恶梦。

宝贝兄弟不禁也想掉泪,一颗心苦凄凄,尤其是郝宝,惊鳄得将手给收回来,他好像是恶魔,将痛苦从手中传给花姑娘。

花姑娘奄奄一息,感激地瞧着郝宝一眼,泪珠儿滚落腮边,眼皮都无力合起,便已再度昏死过去。

梁小福以为花姑娘已无法救治,哭得更是悲切,双眼红肿肿,再哭下去,眼泪都快流光了。

“花姊姊你千万不能死,你要振作,不能死啊——”梁小福摇不醒花姑娘,立即又抓向郝宝,说话就快抽咽无声,他还是要说:“大英雄,您快救她……快救她,不能让她死了,她好可怜.....”

郝宝苦叹:“可是她太痛苦了……”

“我不管,你一定要救她,要救她……”

郝宝反而手足无措,救,不一定救得活,但铁定会让她受到痛苦。

郝贝早已掉泪,暗暗抹去泪痕,哽咽道:“也许爷爷可以治……不如带她到爷爷那里……”

郝宝登时兴起一线希望:“只有如此了。”扶起花姑娘,也管不了男女授受不亲,暗叹一声:“好可怜。”遂背着她,身躯竟然病得瘦骨包皮,没四两重,心头暗叹世上怎会有如此可怜的人?

转向梁小福:“到我爷爷那里,他会医好你姊姊的病。”

“多谢……多谢大英雄……”梁小福悲中带感激,小福无法表达感情,哇哇地又大哭起来。

宝贝兄弟也不知如何安慰人家,只好再叹,时不宜拖,立即赶往颦笑峰喜悦洞。

经过一天赶路,三人已抵地头。

郝宝来不及通报,立即将花姑娘背入喜悦洞中。

郝大先是吃惊,但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也未敢耽搁,立即为花姑娘救治。

宝贝兄弟和梁小福则在一旁紧张看护着。

郝大把过脉,眉头为之深锁,再翻开限睛,但见白色部份竞有绿斑,而且不在少数,思考一阵,捏开牙关,凸牙内腭和舌根都是绿斑,他脸色更吃重,再抽验血液,已非常人殷红,而带着绿红。

郝大甚为谅讶地说:“是千心之毒…”复往花姑娘瞧去,叹声不已:“她能活到现在已是非常不容易了。”

郝宝急道:“有救吗?”

梁小福切声道:“大爷爷你一定要救治她,她好可伶。”

郝贝急问:“什么叫千心之毒?她怎会中毒?”

郝大示意三人暂时静下来,然后才解释:“千心之毒并非真正毒葯,而是以一种葯物养在动物体内,然后直接传给下一代,所以世上根本没有解葯。”

“那怎么办?”粱小福又想哭,郝宝一只手掩去他大嘴,冷道:“听完了再哭也不迟。”粱小福只好将哭声闷下来。

郝大道:“也就是说,她母亲在怀她之后,可能自己服下此毒,或者是被人逼迫股下,不管如何,照理来说,只要母亲服下引葯,胎儿就该死于腹中,然而这位姑娘不但生出来,而且活了十六七岁,可说是一项奇迹。”

郝宝突然问向梁小福:“她是你亲姊姊?你爹娘呢?”

粱小福悲切道:“我没有父母,我们都是孤儿,是花姊姊把我扶养长大的,可是她却时常生病,我好难过。”

宝贝兄弟不禁对两人又多了一份同情。

郝大道:“通常服了千心之毒,不是母亲活不成,就是胎儿夭折,她母亲很可能生下她就过世了,倒是她...”长长一叹,“活着也要受此折磨。”

郝宝道:“中了千心之毒,会那么痛苦?”

郝大道:“若胎儿生下来没死,表示他本身有了抵抗力,可能永远不会发作,一旦发作,就如千斤重压心肺,万蚁啃食、乱针刺扎,又闷重又疼痛,非一般人所能忍受,而且每发作一次,病情就更为加重。”

瞧向花姑娘消瘦容貌,郝大叹道:“看她模样,连眼珠都长绿斑,发作时间最少有三年,也就是苦了三年,也许死亡是她最好的解脱。”

梁小福闻言,再也忍不住欺向花姑娘,抱着她痛哭:“不能死啊!花姊姊,你千万不能死啊——”哭声凄人,有若猿啼。

郝贝急道:“爷爷你想个法子救她嘛!看他们这个样子,谁都会不忍心。”

郝大长叹,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郝宝道:“爷爷最喜欢研究一些古怪的事,一定研究过千心之毒,你该再研究,就算一时解不了,终究会有成功的一天嘛!”

郝大见两位孙子如此紧张,也叹声说道:“爷爷不是没法子替她延续生命,但是她若不想活,我们救了她,反而害了她,再说这种病发作时可比死还难过,救她不是比让她平安死去还残忍?”

梁小福闻及郝大有办法让花姑娘活命,登时喜上眉梢,恳求道:“大爷爷你一定要救她,花姊姊最坚强了,她会忍受得了一切,您快救她!”说着,眼泪都急出来了。

郝宝正言道:“爷爷,不管如何,我们不能见死不救,这对我的伤害很大,如果花姑娘自己不想活,等救醒她,她自己会处理。”

郝贝也正色道:“对,要是她死了,我和阿宝会终生内疚,爷爷你不能让我们痛苦一辈子。”

郝大瞄向宝贝孙子,老滑头地说:“爷爷早就决定要救她,否则只说一声:救不活,就行了,何必解释一大堆,若不救她,爷爷迟早会死在你们手中,爷爷是在想,要用何种方法使她发作时间更久远,发作时痛苦更少。”

宝贝兄弟一时也怔愕,然后困窘笑着。郝宝道:“我错怪爷爷了,您赶快医她,我们不打扰您了。”

他和阿贝、梁小福马上闭口,立于一旁,站得像木头人。

郝大老成而长者训教眼光瞄了三人数眼,才慢慢沉思,口中念念有词。

“千心之毒,无人能治……其毒不阴不阳……属植物……又含动物性……该怎么治啊?……没人治过……俺得想个法子。”

沉思中,已抓出一大堆葯物,以及疗伤器具,一样一样地把葯分出需要用者。

“……先护住心脉……加点少林大还丹,使她心脉压力减轻,然后用些雪山冰泉水,让她消除扎心之痛……加点六脉七阳散,使她血气活络…

林林总总说了不下十数种方法,随后抽出银针扎向花姑娘身上要穴。

“以渡穴方式看能不能退出毒性……就是少了灵性之物。可以吸取毒性.....”

郝宝突然想及自己那把灵邪宝刃,立时抓出来,晃向郝大,欣喜道:“爷爷你看,你说的奇迹就是这么回事,灵邪已经变成晶白,而且削铁如泥。”

郝大立即接过来,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就像欣赏自己最得意心爱的古董般,瞧得既仔细又心疼。

“灵邪、灵邪,真能通灵?”郝大轻轻弹指,灵邪立即发出悦耳脆响,充满祥和之气,郝大不禁开心大笑:“灵邪果真通灵,能从凡铁变成宝刃,一定际遇非凡吧?”

宝贝兄弟闻言已窘笑歪嘴摸鼻。

郝宝已说道:“我们把砌香坳的灵芝全砍光了,所以灵邪才会变成如此。”

郝大闻言更是大笑:“好孙子,有一套,爷爷就是欣赏你们这些,豪气干云、所向无敌,我要你们比我强!”呀呀呀地,他也挥刃想砍它几株才过瘾。

这举止,可把梁小福吓了一跳,他有点懂了,大英雄宝贝兄弟为何会如此,原是一家人都差不多。

郝宝怕郝大杀得忘了医病,淡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一见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