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1章 九龙吞鬼大阵

作者:李凉

及至地头,山势耸肩,寒风飕飕,不时吹来阵阵飞雾。

令佳玉指着前方九座如利剑般的高峰,分别藏在云雾中,凝重道:“那就是九华山最有名的九龙山,宝物就藏在山中一个洞穴,这名叫做九龙吞鬼,意思是说,谁进去了,就别想出来,你们怕不怕?”问向宝贝兄弟。

郝宝毫无惧色:“笑话,我是神,他吞不了我,走吧!在外头瞧,永远也找不到宝物.”

拉着郝贝就想往云雾区走去。

令佳玉平时虽反复无常,此时也细心万分,拿出罗盘和地图,紧踞两人走前,急道:“你们先跟我走,前半段路,我还熟,后半段就得全凭运气了。”

深怕两人走丢,赶忙领向前头,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宝贝兄弟胆大过人,或而不知阵势厉害,见及令佳玉如此小心,反而觉得好笑,想催促加快,但在佳玉坚持下,也只好一步步往前走。

郝贝突有感言:“阿宝你是为爱情牺牲,所以必须走这遭,但我呢?我为什么冒险?我走这一趟,好像全无意义。”

郝宝绅士举止道:“不,你有意义,你是在为我冒险,这意义非常重大。”

郝贝顿时被点通:“我终于找到正当理由,否则要是爹问起我,我答不出,会被他笑的。”

郝贝见过世面少,总是比较纯真些,找到了冒险理由,他也就更带劲地往里边走去。

方行百丈,并无危险出现,过了百丈,忽闻得风啸如鬼泣,呜呜咽咽,让人毛骨悚然,令佳玉此时也紧张万分:“现在你们跟着我的脚步走,不能踏错一个地方。”

宝贝兄弟应诺,心中却不怎么信邪。

但见此处浓雾更浓,而且飘飞更急,呼呼飞掠,在云雾间隙中,可以看出不少人身粗之石笋散乱分布,有点像枉死城中的刀山。

令佳玉慎重道:“这些石笋,你们千万不能碰,,否则会吃大亏。”

“真的?”郝宝有点不信邪,也是无意识地摸往一支石笋,岂知石笋竟然动了,先是一旋,让郝宝吃谅收手,石笋突然倒下,似绊及郝宝双足,他已惊叫摔倒,然后坠人雾中像坐溜滑梯般往深雾滑去,吓得他唉唉尖叫。

令佳玉登时叫:“糟了!”限看郝贝急叫哥哥也想冲过去,她马上拉着他急道:“去不得,你去了,一定找不到你哥哥。”

郝贝心急如焚:“可是阿宝快失踪了。”

郝宝声音渐渐减弱,似乎距离甚远。

令佳玉道:“这鬼玩意虽整人,却不会弄死了,他马上会有消息,我们再去找他。”

此时郝宝声音又渐渐传来,让人觉得他就滑在会回旋而弯曲、高低不平的溜滑梯上,声音又大又小,又高又低,四处响个不停,然后叭地一响,已摔在地上,唉叫声才静止地从左斜方传来。

“…唉呦…’好痛,这是什么鬼玩意…”

令佳玉已轻笑:“成了,这就是不听话的结果,你可不能学他,否则有得你受。”

郝贝猛点头,他仍担心阿宝,急问:“现在如何去找他?”

令佳玉摊开地图,仔细瞧看一阵,喃喃念道:“左侧方……是属于西区,属木……该走七星带四象,退三进四……”

她遂领着往郝宝发声处慢慢摸去,经过盏茶工夫,果然发现郝宝跌坐于地,脸部青紫不少。

郝贝赶忙追前:“阿宝你没关系吧?”

郝宝苦笑不已:“这是什么鬼玩意?挥得我腰酸背痛。”

令佳玉呵呵笑道:“这就是你不听话的后果,快走吧!时辰一过,这里马上会有变化。”

郝宝如惊弓之鸟,急忙起身,紧跟着令佳玉后头行去,现在连脚步都跟着踏了,瞧得令佳玉和郝贝轻笑不已。

三人渐渐逼前,风嚎声更急,如厉鬼磨牙,听得三人鸡皮疙瘩暴起,然而听久了也就习惯。相同地,郝宝在走过一阵路程,心中又起了疑问:“真的有那么厉害?”

他犹豫一阵,竟然又惧又好奇地往左边一处不怎么突出——尖石踏去,蓉然石头往下沉,连他立身的石块也沉往地下,郝宝立即尖叫不好,马上腾空,正想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岂知浓雾空中竟然有东西横在上面撞得他昏昏沉沉,唉唉痛叫,复往底地落去,情况和前次一样,沼滑梯尖叫然后掉落一处,而此叫声比前次更尖锐、速度更快,想必阵势更加厉害。

这次郝贝和令佳玉不再紧张,只叹笑着阿宝实在胆大,又在自找苦吃,两人再次寻向他。

寻着后,郝宝也不敢再抱怨疼痛,这全是自己找的。

令佳玉忍不住笑意:“你还是信邪的好,如果再进去一些,恐怕我也找不到你了。”晃着地图:“我最大的本事就到此,接下来全看你们了。”

郝宝心头是有点起毛,但美人当前,岂能被看扁了,勉强地爬起来,故作无所谓:“这么快就轮到我了?”

令佳玉笑道:“我花了五年功夫,只能走到这里,便再也走不进去,你有办法?若没办法,我们掉头就是。”说完有点想走。

郝宝急道:“不急,不急,大美人,我虽没来过,但刚才滑走了两趟,也很有心得,要进去,该是没问题才对。”

令佳玉颇为喜悦:“真的?可是我并不希望你一去不回......”

“说哪儿话?你在这里等,我这就走给你看!”

郝宝立即拉着郝贝,避过令佳玉视线,细声道:“阿贝,现在你为哥哥牺牲的时间到了。”

“可是,生命牺牲一次就完了。”

“所以你才要好好表现。”

郝贝道:“你真的有法子?”

郝宝细声道:“目前没有,不过我发现这阵势好像死不了人,只要我们多撞几趟,说不定就可按到地头。”

郝贝惊诧:“你还要溜滑梯?连我也要投身苦海?!”

郝宝干笑:“爷爷不是要我们勇往直前,前途才会一片光明?。

郝贝叹道:“现在我觉得前途一片够淡。”望着前面茫茫云雾,他更是哭笑不得。

此时令佳玉已关心问道:“你们考虑好了没有?有没有把握?”

郝宝立即陪笑:“有把握,我马上把路找出来!你等等就是。”

不由分说,拉着郝贝已往里边钻去,眨眼消失雾中。

令佳玉笑的甚为怪异:“死要面子。”随即叹笑:“这种人倒也少见。”偶而也露出憧憬表情。

郝宝果然有两下子,他想,必须踩到或摸到石柱,才可能引动阵势,如果以石块先探路,再落脚于石块投掷点,自该相安无事。

他用此方法,果然走了百余丈仍能相安无事,不禁得意叫道:“大美人,我快找到地头啦!你再等片刻,保证有收获。”

令佳玉闻及郝宝声音在百丈开外,不禁露出钦佩神情:“这小子有点邪门,刚进此阵,就能比我超前百丈,不知是用何方法?”她才发现手中还抓着罗盘和地图,两人根本没拿任何东西,更觉得郝宝有一套,轻轻一叹:“郝家的人都那么灵异吗?”

她也高兴回答:“你们小心些,不要勉强。”

郝宝听得声音再次传来:“放心,这鬼东西难不倒我。:

他和阿贝再次往前走,此时似已抵达风口,冷风飕飕乱飞,挟带碎石,草木碎片,打得让人好生疼痒。

郝宝眉头一皱:“这鬼阵势还真多名堂,不知这方法还管不管用。”

他遂找了较大颗石块,丢往前头,石块落地,立即被风吹走,不过郝宝已记住位置,立即跃向此处,只觉得风势较大,并无不妥,遂要接过郝贝,双手方自交接,哪知飞来大块石头,打向郝宝腿部,他虽先前运有功力,疼痛减少,重心却失,唉呀一声,拉着弟弟双双被风吹滑,直泄而退,复又掉落滑道,滚滑飞道,很是狼狈。

郝贝想尖叫,郝宝及时掩去他嘴巴,急道:“要叫冲啊,这样大美人会以为我们往前冲,否则多没面子。”

郝宝真是死要面子,郝贝撞得疼痛,不想叫都不行,只好跟着郝宝直叫“冲”,果真冲得满身轰轰烈烈。

令佳玉先是以为郝宝找对了路,复又听及两人声音四处回旋,已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讥笑道:“跌了就跌了,还冲?名堂真不少.”

她已不再等候,慢步退向外围。

宝贝兄弟两人跌撞一阵,然后落于地面,郝贝唉唉叫痛,郝宝却有点兴奋:“阿贝,你不觉得这样撞来撞去很刺激?”

郝贝苦丧道:“我的骨头都要撞碎了,你还说刺激?”

郝宝道:“其实用点技巧,就可以免除撞伤,你看我这次不就好受多了?”

他弄着手肘、关节,表示自己并未受到多大伤害。

郝贝也被引出好奇心,道:“你是怎么防的?”

郝宝甚有心得说道:“其实这溜滑梯都有一定的轨迹可寻,只要双脚往前伸,就可感觉它要转弯的方向,然后我们可以躲开,至于一些障碍物,只要不撞着头,大概都不成问题。”

郝贝皱皱眉,有点感到兴趣了:“在一片茫然中飞滑,万一不见了呢?”

郝宝意气风发道:“哪会不见?若不见了,我们直往上冲,只要找到九龙山任何一座,照样可以脱困,别想那么多,及时行乐啊!”

抓着阿贝复往石柱撞去,马上又坠入滑道,阿贝先是掠伯,但久而久之也找出乐趣;

两人就此乐此不疲,在黑暗中沼滑梯虽难免有些受伤,但那股刺激感,早已让两人忘掉危险,甚至忘了还要替令佳玉寻找宝物。

令佳玉已走到外头,听得两兄弟嬉笑声不断传来,竞也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想也想不透,两人会在此阵玩溜滑梯。

此阵似乎有个特色,每溜滑一次,必会往后退了几丈,想必以此来防范有人以瞎碰活撞方式找到阵眼。

宝贝兄弟也就在此愈溜愈往后退情况下,经过无数次飞滑,突然已飞向高空,然后摔落地面,无巧不巧,竞摔在令佳玉面前。

令佳玉先是惊跳往后退,随后也传出笑声:“这两个亡命徒,竞然想以瞎撞方式找到吞鬼洞?”

宝贝兄弟仍不知已飞出阵外,两人兴致冲冲还想找石柱,却已不可得。

郝宝意犹未尽道:“玩得正过瘾,怎么换了地头?”他仍在找寻,转个身,已发现令佳玉,含笑走了过去:“大美人,哪里有机关,你要不要试试?蛮好玩的。”

令佳玉先是笑着说:“这里已经是外头,没有机关。”突然想及郝宝所言,笑容已僵:“你们是在玩游戏?”

郝宝笑道:“对啊!这么刺激,不玩实在可惜。”

郝贝笑的也陶醉:“那种味道,好像在腾云驾雾,很是过瘾。”

令佳玉已哭笑不得,自己撞得差点吓死,两人却玩上瘾?不禁嗔斥道:“我要你们替我找通路,你们却在玩耍?!”

怒瞪两人,摔掉罗盘,掉头就走。

宝贝兄弟这才想到还有事情要办,尴尬地相互望眼,一时也楞在那里。

郝宝窘笑道:“玩过了头……”

郝贝镇定笑道:“我可没有,我们目标不一样,我在为你牺牲,如今牺牲成功,颇有成就感。”

郝宝突然紧张:“对啊!我的一见钟情,岂不泡汤了?!”

他本想令佳玉走了就算了,但想及一见钟情,岂能不追?呀呀直叫,急忙追往令佳玉。

郝贝叹息:“一见钟情果然麻烦多多,将来我可要小心为是。”他也追向郝宝。

令佳玉跑得并不快,郝宝很容易就追上她。

他急道:“大美人你别生气,我们只不过玩玩而已嘛!”

“玩?你连我的话都不听,将来我怎么敢嫁给你?”

“你嫁给我,你就会一起跟我玩,而且很快会上瘾。”

令佳玉想笑,却强压了下去,斥道:“谁要跟你玩?你是亡命徒,无聊透顶!”

郝宝滩摊手,无奈道:“随便你啦2我也不是故意的,那阵势,我根本没见过,哪能找到什么宝物?我看要娶你也不容易,一见钟情,光是我一头热也不是办法……”

令佳玉突然收起冷嗔脸孔,叹息道:“我也不是对你一点感情也没有,只是你太不应该……至少你不该那么玩命,让人担心。”

郝宝闻言,希望又升起:“你真的对我有了感情?”

令佳玉含情点头,感伤道:“所以我才关心你…”

郝宝为之激动,呀呀直叫:“你还是关心我的,我当然还有希望了。”

令佳玉含情脉脉:“只要你以后别再玩命,看你,摔得鼻青眼肿,真叫人心疼!”她拿出丝巾,轻轻替郝宝抚去污泥,还摸了葯。

郝宝真是心满意足,有点陶醉了。

郝贝瞧在心里,不觉又改变了方才想法:“看来一见钟情还是蛮不错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九龙吞鬼大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