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2章 仙岛历险

作者:李凉

从早晨追至下午,少说也行了五六十里路程,仍未见任何踪迹,此时四人行在山区,郝宝觉得追逐无望,准备离开此处,到小镇投宿,以免昙花和小福饿着了。

岂知梁小福眼尖,忽然在山助处见及一堆灰发晃动,立即激动叫道:“大英雄,我找到了!”拉着郝宝,闭起声音,伸手指向那堆灰发。

宝贝兄弟见状,灰发散乱,在丛林中轻微晃动,是有点像令天山的乱发,但是他想及今天山个性如此暴戾,怎会躲着自己?已生疑心:“会是他吗?”

郝贝低声道:“四处无人,说不定他是在……在拉肚子。”

郝宝突然捏起鼻子:“真不卫生,不过实在有此可能,咱们就先逮住他再说。”

兄弟俩已慢慢摸向那堆晃动灰发,他俩心想先捉住那人,若弄错了,再把他放掉也不迟,只要不让令天山逃走就行。

丛林青湿,草木特别油绿,让人觉得它是属于虫蛇匿居之地,灰发人躲在哪里,实是不恰当。

宝贝两人摸近丈二三,两人已闭气,配好默契之后,猝然往前扑,并大喝:“哪里逃?”

灰发人似也觉得有人偷袭,赶忙斜掠逃开,哪知对方声音像小孩,武功竟然出乎自己想象之高,一个不小心,左脚已被扫抓,身躯往前栽,幸好他武功不弱,立即击出一掌,逼退两只硬爪,倒飞而退。

宝贝兄弟但觉此人武功出奇之高,很明显已是令天山才有此身手,登时绝招尽出,无声、开心剑法暴施开来,又罩往灰发人。

郝宝冷喝:“老头子你行,再吃我一剑。”

“也吃我‘惨雾幽魂’!”郝贝手中已抓起树枝代替长剑,刷地刺向灰发人。

灰发人闻及郝贝叫出“惨雾幽魂”,惊诧不已:“你们是谁?”

宝贝兄弟为之一份,这是老太婆的声音,哪是令天山?心知弄错了,郝贝赶忙丢下树枝与郝宝两人舌头伸得长长,甩头就走。

郝宝瘪笑:“怎会变成老太婆?这下惨了。”

灰发者太婆见两人如此年轻又不告而逃,冷哼一声:“郝家都是出些胆小鬼吗?”

她突然欺身掠前,也不知是如何出手,叭叭两声,宝贝兄弟从来没有这么瘪过,看不清对方招式,就吃了两个耳光,双双摔落地面。

老太婆冷笑站在两人面前,头发虽有点散乱,仍能看出高贵气质,身穿一身似绸非绸的淡青素衣,让人觉得她并非庸俗之辈。

她冷笑:“说!你们到底是谁?”

宝贝兄弟哪堪吃瘪,暗自对眼,突又发动攻击,齐往老太婆扑去。郝宝喝叫:“你敢跟天下第一剑作对?找死是不是?”

不知怎么,宝贝俩凌厉招式在老太婆面前全部不管用了,只见老太婆轻轻松松出招,轻轻松松就化开两人剑招,手掌一挥,又是两个耳光,打得宝贝兄弟疼辣难当。

郝宝瘪叫:“怎么搞的?爹的剑法全失效了?”

郝贝十分紧张:“看样子,今天栽得惨了。”

两人不知该如何出招,郝宝猛一咬牙,只有试试爷爷教的那招“大杀四方”,又已攻向老太婆。

老太婆见及此招,心生疑惑:“郝家何时有了这一招?”也出手迎敌,但觉此招杂乱无章又隐含杀招,不易对付,她也发现宝贝两兄弟功力竞有如此之高?心想若不及时制服,若拖得长久,要制服两人也非易事。

心意已定,她遂使出绝招,只见掌影满天,穿梭于宝贝兄弟之间,如行云流水,一点也未受阻,就在宝贝想尽全力之时,掌影顿失,老太婆竟然站在两人身前不及三尺,宝贝兄弟一时惊慌想躲,老太婆已冷笑:“没那么容易!”双手如电,一去不回,已点中宝贝胸前数处要穴,还重重刮了两人一巴掌,打得两人团团转,然后跌坐于地,也因穴道被制,根本动弹不得,两只眼睛瞪了又瞪,就是骂不出来。

老太婆冷冷一笑:“凭你们两个也敢暗算老身?”

宝贝兄弟目光是有点瘪,但此时无法动弹,能瞪几眼就瞪几眼,以表示心中忿忿不服。

县花和梁小福远远瞧及宝贝兄弟被制服,惊慌地也奔过来想救人。

梁小福急叫:“不准你伤我的大英雄:”摆出架势,准备打架。

老太婆见及来者一女一少,脸容转为慈祥:“放心,老身不会要他们的命,你们是谁?”

梁小福冷道:“快把人放过来,他们是我的大英雄,也是大恩人,你不放掉大英雄,我就对你不客气。’’

昙花也恳求:“老婆婆,你就饶了他们两人好不好?他们一定弄错人了,才会对你出手。”

老太婆道:“如果他们不姓郝,我就放了两人,如果是,那老身不能放人。”

昙花似不善于做作,闻言已紧张道:“他们虽姓郝,但他们两人都是好人。”

“好人?天晓得?”老太婆转向宝贝兄弟,一指点开哑穴,冷道:“说,郝大是你们什么人?”

郝宝是豁出去了,冷汕道:“是我爷爷,如何?他叫十全真人,你有胆量就去找我爷爷。”

老太婆冷笑:“很好,迟早他会找上门来!”二话不说,又把两人点昏,随后转向县花和梁小福:“你们想不想照顾他们两人?”

县花惊愕:“您要带走他们?”

老太婆含笑点头:“不错,如果你们愿意就一起跟老身走。”

梁小福立即拦在老太婆面前,冷道:“不准你带他们走,否则我不会放过你。”摆出十足架势,准备大战一场。

老太婆忽然笑的祥和:“两位不必紧张,我是他们奶奶,自不会伤害他们。”

此语一出,昙花和梁小福怔愕当场,两人同声道:“你是他们奶奶?”

老太婆含笑点头:“不错,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也请你们多加保密,这两个孩子太野了,老身必须带回去教导一番,你们可愿意同行?”

昙花闻及此人是宝贝兄弟奶奶,也没了意见,遂点头:“我跟你去就是。”

梁小福笑的天真:“大奶奶你会教我功夫吧?”

老太婆含笑道:“只要你想学,我就教你,不过千万别在他们面前叫我奶奶,免得他们发现真相。”

梁小福有功夫可以学,什么也答应:“您放心,我一定不说。”

老太婆含笑点头,已扶起宝贝兄弟,准备挟身带走,复又望及地面一堆青草,她觉得想笑:“老身好端端地在此采葯,这两个小鬼竟然跑来偷袭,真是见鬼了,小姑娘你若方便,帮老身带些葯草回去可好?”

县花立即含笑答应,蹲身抓起前衫,将那些葯草全包起来。

老太婆为之感激,昙花果然乖巧,做事如此认真,也心生好感,随后她挟起宝贝兄弟,领着县花、梁小福往西边山坡行去。

不久,三人行至一条清溪,溪中系有一条小舟。

老太婆先掠向小舟,放下宝贝兄弟,然后招呼昙灰及梁小福,等两人上舟后,老太婆方将小舟放流而下。

只见小舟从小溪到大河,以至于江流,景色互变,时而千山万仍,两岸苍松翠柏,时而红林遍山。

水流更是变化无常,或而宁静如池水,或而湍流奔泄,或而一片汪洋,或是两岸夹壁,惊险无常。

如此过了三天三夜,宝贝兄弟也昏迷三天三夜。

小舟终于从一片汪洋水域中,靠向了一座苍翠小岛。

老太婆方自操舟驶向岸边带着县花及梁小福一起登陆。人岛上一片宁静,时而传来乌语花香,宛若世外桃源。

老太婆含笑道:“这叫玉女仙岛,只住老身一人,你们可以随便走动,但不能乱采花木,有的含有剧毒。”

昙花、梁小福频频点头,表示知晓。

三人顺着蜿蜒石阶走前,两旁景色变化不停,万种花卉在此地皆不吝惜地盛开怒放,形成一种百花争艳斗奇场面,先是一排紫红丁香,转个弯又是樱花遍地,再走几步,玫瑰遍野,让人目不暇视,叹为观止。

及至石板路尽处,已出现一座古朴雅屋,坐落于水池旁边,倒映古屋,佳景天成。

老太婆笑道:“就是这里了,屋前花卉较多,屋后葯材较多,你们可选择地方参观。”

梁小福已急着双目溜眼,打从懂事以来,他还没见过如此漂亮地方,不禁瞧得目瞪口呆,不知身在何方。

昙花虽欣赏美景,但她更担心宝贝兄弟,问道:“老婆婆您要如何对待他们?”

老太婆笑道:“你放心,大不了要他们去种点葯草罢了。”

她将宝贝兄弟置于地面,先封住两人武功,再弄醒两人。

宝贝兄弟大梦初醒,还不知已身在异土,张开茫茫眼睛,入眼就是美景,郝贝不禁叫道:“这是哪里?这么漂亮,难道是天堂不成?”

郝宝也在欣赏,突然眼珠转向老太婆脸孔,已苦瘪道:“是天堂的地狱。”

老太婆冷謔一笑:“不管天堂也好,地狱也好,你们武功已失,最好乖乖留在这里,休想逃走,免得死无葬身之地。”

宝贝兄弟一阵惊慌,赶忙试试功力,果然已被封去—,先是紧张,但想及身在险区,光着急也不是办法,还是先了解情况,再作打算也不迟,想至此,两人很快恢复镇定。

郝宝问道:“老太婆,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抓我们来此?”已黠笑起来:“难道你想找两个大少爷来侍候不成?带我们来此这么漂亮的地方?”

郝贝也频频喜笑:“我也有同感,好像身在仙境一般。”

老太婆冷道:“你们能把它想成仙境,再好不过了,希望你们会过得快活。”

郝宝笑的得意,心中却想着老太婆岂会让自己享福?己含带笑意问道:“不知老人家带我们来此,除了享福之外,还有何特殊目的?”

老太婆往屋前锄头一指,冷汕道:“很不幸,最近人手缺乏,老身一人忙不过来,只有请两位帮忙种些东西,还希望两位窝工作于幸福之中。”

郝宝突然皱眉:“你大老远把我们捉来,就是为了要种花?”

郝贝叹叫:“我们未免太不值得了,只够资格当花匠。”

老太婆已不再打哈哈,冷道:“锄头在那里,屋后有一片荆棘地,去给老身铲平,否则不给你们饭吃。”

宝贝兄弟相互对眼,然后哈哈大笑。

郝宝汕笑道:“你的命令下的很标推,可惜我们是不想吃饭的,怎么办?”

老太婆“看你能熬到什么时候,别忘了,你们已昏睡三天;也只吃些流质东西,很容易就会饿。”

“宝贝兄弟被她这么一说,立时想及肚子,果然有点空虚,老太婆这招果然厉害。

郝宝仍嘴巴硬:“岛上那么多东西,我随便找,也可以填饱肚子,何须向你要食物?”

老太婆冷笑:“可惜这些东西,十之八九有毒,你们不怕死,就去吃吧!”

宝贝兄弟此时可说已走进绝地,山穷水尽,慾退无门。

郝贝紧张而细声道:“怎么办?要是不工作,真的会饿死在这里。”

郝宝想了想,已有个决定:“反正暂时走不掉,不如先骗骗她,等功力恢复,或是找到机会再脱逃也不迟。”

郝贝也同意,两人遂点头,瞧向老太婆,手掌一伸,同声道:“把锄头拿来。”

老太婆突然出手,打向两人脑袋,忍住笑意:“这是谁的天地,你敢如此对老身说话?还不快去拿?”

宝贝俩楞在当场,双手抓着后脑勺,一句话也不敢再吭,赶忙跑过去,抓起锄头就往屋后逃去。

这举止,瞧得昙花都想笑。

老太婆则忍无可忍而笑容展现:“这两个活宝,还真会磨人,老身得小心提防才是。”

昙花道:“我可以帮他们吗?”

老太婆笑道:“不必了,老身只想磨练两人,免得郝家全出些怪疯子,你和小福就当作在此游玩、散散心,什么也不必做。”

昙花从来不知如何与人争,闻言也默然点头。

随后老太婆领着她和小福,乘兴地介绍一番玉女仙岛几处特色。

而宝贝兄弟拿着锄头来到荆棘地,眼见荆棘粗如大腿,刺长如手指,根本已活了数十年或数百年,一大片少说也有五六亩,要用锄头铲完,大概需要五年。

宝贝兄弟自是不会如此甘心,两人架起锄头,懒坐于地。

郝宝苦笑道:“这老太婆也有毛病,抓我们来此,是为了叫我们当农夫、拿锄头工作,分明是在整人。”

郝贝道:“她是谁?为何对郝家剑法如此了解?我们一出招,她就知道如何避开。”

“我也不清楚,世上怎会有这种老太婆存在?”郝宝道:“找个时间,该摸摸她的底细才好。”

郝贝道:“可是我们现在武功尽失,极本无法靠近她,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仙岛历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