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3章 黄昏之恋

作者:李凉

眼看玉女仙岛已不见踪迹,郝宝突然想到老太婆,不禁咬叫:“这死老太婆,整得我们实在很惨,岂能这么便宜就放过她?”

郝贝看他停下来不游了,紧张问道:“你想回头找她算帐?”

“你不想?”郝宝反问。

郝贝犹豫道:“想是想,可是她武功似乎比我们高,最可怕的,她好像知道我们的招式。”

郝宝道:“虽然你说的没错,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现在她并不知道你我功力已恢复,只要我们找机会偷袭,胜算机会相当大,”加强语气道:“你当真咽得下这口气?”

郝贝猛一咬牙:“咽不下。”

“这就好!”郝宝当真胆大,立即笑道:“咱们去收拾她!走!”

手一招他已先行调头,返往玉女仙岛游去。

郝贝虽有点怕,但哥哥领头,他也不好退缩,也跟着游返玉女仙岛。

花了两个更次,两人再次游回玉仙岛,不再爬悬崖,大大方方地登陆,然后大大方方地往荆棘园掠去,心想老太婆早餐必定亲自送来,到时再收拾她也不迟。

两人到了地头,先脱下湿衣服,拧干,然后安心睡它一觉。

直到日上三竿,有人叱叫,两兄弟方自醒来。

老太婆冷森脸孔已出现两人眼前,态度仍是作威作福,她叱道:“你们敢偷懒?睡到现在才起来?”

宝贝俩匆匆起身,穿着昨夜弄湿,现在已干的衣服,故作惊慌地躲向一角。

老太婆冷笑道:“工作没做,早餐也没得吃,下午再不做,就饿你们三天!”说着转身就想走。

郝宝急忙拦上去,叫道:“老太婆你怎能如此残忍?不吃饭哪来力气工作?”

老太婆瞄向他,冷笑道:“你的胆子倒不小,敢跟老身讨价还价。”

“我没有,我只是肚子饿。”

“知道饿,就该工作,快让开,你想讨皮肉痈是不是?”

郝宝摆出架势,并装作软弱无力,嘴巴可硬得很:“你太可恶了,叫我们工作也罢,为何还要让我们饿肚子?”

老太婆见郝宝摆出架势,登时冷謔直笑:“凭你这两下子,也敢跟老身动手?”’

郝宝冷肃道:“我们虽然被你封去武功,打不过你,但是揍你几拳,让你皮肉疼痛也甘心。”

老太婆冷笑:“你不怕我反揍你?而且你的拳头根本打不痛我,还是回去工作,免得皮肉痛。”

“你自己才痛!”郝宝作势慾扑,见老太婆不动,又把拳头缩回来,如此伸伸缩缩,无非是想隐瞒自己功力,而且还要老太婆毫无戒心地自动送上门来挨揍。

郝宝装得很像,软弱无力,却又一股怨气想发泄,连郝贝看得都暗自叫好,哥哥真有演戏天才。

老太婆当然是被他耍得团团转,已冷謔直笑:“好,老身就接你三拳,让你明白,你的反抗全是无用!然后再看老身如何收拾你。”

她当真挺起胸脯,准备接郝宝三拳。

郝宝暗自得意:“这是你自找的。”表仍忿忿不平:“就算三拳打不倒你,也要你痛上一星期。”

“老身却可以叫你躺上一个月。”

“甘愿!”

“有志气,来吧!”

老太婆再次摆好姿势,不屑地等着郝宝出掌。

郝宝咬紧牙关,拳头捏得紧紧,相准准地就往老太婆胸口捣去,先是软弱无力,及至不及老太婆胸口三寸时,猝然劲力全出,快逾电光石火,直冲过去。

老太婆本是不屑一顾,但忽然间见及郝宝拳势生风并幻化数个拳头,已知不妙急叫不好,想往后退闪,然而已是过慢,砰地一响,闷哼一声,直往后边荆棘撞摔,嘴角已挂血。

“小鬼你们竟敢使诈……”

“诈你的头!”

郝宝一拳得手,复又欺身罩前,连劈数掌,打得老太婆无招架之力,郝贝趁此也欺前,双手并用,连点她身上要穴,手指点个不停,一趟下来,老太婆身上穴道几乎被点光了。

郝贝这才笑出声音:“你解吧!这些穴道足足可以让你解上三个月。”

郝宝已将老太婆拖于地面,笑嘻嘻道:“恶婆娘,你一定想不通,我们为什么会恢复功力?其实也很简单,我们是想跳崖自杀,结果一跳下去,武功就恢复了,你想不想试试?”

老太婆怒瞪双目,厉道:“老身认栽,要杀要剐随便你!,,

郝宝笑道:“我们哪有这么残忍?你老了,皮皱了、肉干了,剐起来多没有意思?”

郝贝冷声道:“我要你跟我们一样,关在这里砍荆棘,让你尝尝我们也尝过的苦头。”

老太婆呸了一声,冷斥:“你休想。”

郝宝汕笑道:“你不怕挨饿?”

老太婆不屑冷哼。

“当然啦!我也知道你已活得够久,对生死已看得淡,不过一个女人对于衣服一件件被切光,那可就十分在意了。”

老太婆猛打哆嗦:“你敢?!无耻之徒,老身饶不了你们!”

郝宝笑道:“彼此彼此,你饶不了我,我为何要饶你,想好了没有?”他已抽出宝刃,直晃向老太婆,随时有落下的可能。

“你敢……”

“敢”字未说完,郝宝已挥刀切往老太婆左腿,吓得她惊惶尖叫:“你敢——”但觉左腿冰冷,她更是尖声急叫:“住手——无耻之徒!我答应你就是!”

郝宝呵呵笑着,收起宝刃,笑道:“这就是啦!何必为难你自己?”

老太婆瞧不着裤管,只觉冰凉,想必透了光,怒叫道:“你们全是无耻之徒,郝家怎会有你们这些畜牲!”

“谁是畜牲?”郝宝猛挥刀柄,敲向老太婆膝盖骨,敲得她左腿弹得好高,郝宝叱道:“客气一点,是你先找我们麻烦,我们只是要回这笔债,你尽管还就是,还敢侮辱我老人家?什么大腿?老太婆的大腿,我才没有兴趣!”

老太婆从弹起的左脚才瞧及自己裤管并没有被割破,只是被弄湿,心中稍安,又冷斥道:“你们如此对待一个老人家,算什么英雄好汉?”

郝宝冷笑:“你刚才不是说要杀要剐随便我?现在怎么当起缩头乌龟了?”

老太婆登时闭嘴,咬咬牙又道:“你干脆给我一刀算了。”

郝宝笑道:“你我仇恨还没那么深,我舍不得杀你,你最好听话些,否则有你受。”解开老太婆身上数处穴道,让她能够活动,郝宝继续道:“锄头在你身边,我们一天铲十棵,虽然两个人,但你也是两支锄头,念你年纪大,打个折,你一天就铲个七棵好了。”

郝贝细声问道:“那个通道怎么办?”

郝宝大方一笑,伸手抓开通道口的小荆棘,露出深长通道,笑道:“通道当然是要给人走的。”转向老太婆,汕笑道:“你可省事多了,不必花时间就能脱逃,从此处爬出去,就是东边断崖,你要逃的话,可以攀崖下去,然后你就自由了。”

老太婆不动表情,心头却暗自钦佩宝贝兄弟能想出这花招而脱逃,自己栽得实在无话可说。

郝宝交代完毕也落落大方道:“要工作、要脱逃随便称选,不过脱逃最好别让我们发现,我们会把你抓回来,不是故意要整你,而是想跟你比比脑筋,上次输给你,实在很没面子,你好好想清楚,我们走啦!”

他和阿贝两人长笑数声,巳掠向荆棘顶端,以蜻蜓点水功夫,直掠木屋。

老太婆见两人走后,方自长叹,运功试试,果然无法提气,也不知两人是用何手法,其实两人也不懂手法,只想点很多处穴道,就需多花时间去解,这是最笨的方法;却是最有效的方法。

她冲不开穴道,又想及宝贝兄弟的话,不禁瞧向通道,心想两兄弟不知在耍何花招,还是先稳住自己,想办法恢复功力再说。

长叹二声,她也拿起锄头铲向荆棘,锄头碰上荆棘,震得双手发麻,她才知道宝贝兄弟一天铲除十棵,是何等不易。

她已慢慢铲下去,心头怨恨始终末消。

宝贝俩奔向木屋,昙花和梁小福瞧及,皆大为惊讶,梁小福急问:“大英雄你们怎么出来了?”

郝宝笑道:“工作努力,老太婆放我们假,就出来了。”

昙花一阵欣喜,问道:“老婆婆呢?”

郝贝笑道:“后来老太婆对铲荆棘很有兴趣,她就留在那里过瘾。”

昙花并无心机,也信以为真,含笑道:“老婆婆雅兴不小。”

梁小福笑的开心:“大英雄重获自由,太好了,我去拿酒给你们喝。”不等宝贝回答,他已钻向屋后取酒。

郝宝笑道:“是该庆祝!”甩掉身上脏衣服,和郝贝双双跳落水池,凉凉快快地洗个澡。

昙花不敢多看,已低头走入厨房,为两人做莱。

梁小福已搬出一坛酒,急往宝贝送去,含笑道:“听婆婆说是女儿红,你们喝看。”

郝贝皱眉:“要喝吗?酒能误事。”

郝宝有点嘴馋:“喝一点没关系,有酒不喝多扫兴!”

他已接过女儿红,灌了一日,但觉过瘾,又灌几口,咕噜咕噜喝得郝贝忍不住也要过酒坛,猛喝起来。

两人意喝愈爽,连饭都没有吃,就已醉倒池中,还是昙花和梁小福帮忙,才将两人拖上池边。两人醉酒,自是不能给老太婆送饭菜,而老太婆岂会想到两人如此放得开,方出去就喝个大醉?她以为是两人故意整她不送饭来此,也就暗自咬牙忍了下去。

及至第二天,宝贝两人醒来后,深怕有变,立时将饭莱送来,发现老太婆仍在,而且也砍了七棵荆棘,感到十分满意,遂将昨夜醉酒一事说出,气得老太婆牙痒痒。

临去时,郝宝还检查老太婆穴道,看是否有被解开,但是穴道过多,检查不易,干脆再点一遍,方自安心离去。

老太婆可就如坠无底深渊,若如此继续下去,根本不可能恢复功力,不禁兴起了脱逃的意念。

要逃,就得探探路,她立即往荆棘树下小通道爬去,发现此通道砍得甚好,长刺都修得差不多,很少会扎中身躯。

不久,爬出通道,悬崖已现,百丈之下浪花轻拍,不禁犹豫宝贝兄弟真会从此垂直的峭崖脱逃?正怀疑之际,忽然又发现下坠韧树皮结成的绳索,终于相信此事属实。

她想着:“如果以此条路线逃开,那两个混蛋会不会发现?这本就是他俩曾经走过的路线。但是不走此路,四处全是断崖,照样要攀爬,而若想从岸边登舟,恐怕更不保险。”

她估计一下高崖,大约百丈,只要有绳索,自己体重又轻,只要一刻钟,大概就能逃至崖底。

她突然决定要从此路线脱逃,她暗自得意:“只要一刻钟,这种机会太多了,这两个混蛋将自食恶果!”

黠笑中,她也返回原地,开始收集韧树皮。

然而宝贝兄弟似乎就在等这一刻钟,他俩竟然轮流守住通道口,日夜不停地等侯老太婆上钩。

果然第三天中午,老太婆连饭也不吃,见着郝宝送饭后离去,她就往通道钻,到达悬崖后,她先拉起宝贝兄弟攀用的绳索,再接上自己所结韧绳,然后丢回悬崖,回身四处瞧望,并无动静,才如猿揉地攀滑直下。

等她下落二十余丈,宝贝兄弟已谚笑地出现崖边。

郝贝激动非常:“她快要享受悬崖的乐趣了。”

郝宝黠笑道:“可惜没有那招‘两个馒头满天飞’,否则非吓得她屁滚尿流不可。”他说的是指第一次和阿贝以索连身,悬空荡落断层一事。

郝贝道:“多晃她几次也差不多,开始吧!她爬得不慢。”

宝贝兄弟俩很快解下绳索,又接一截约十余丈长,然后松手一放,霎时传来尖急惨怖叫声。

老太婆以为绳索断落,尖叫老命体矣,闭上眼睛,肌肉纠缩一团,脑袋为之抽白,冲坠阴曹地府,即将粉身碎骨。

宝贝兄弟见状,已笑弯了腰,却不知此人是否他俩奶奶,若真是如此,宝贝这玩笑可开大了。

郝宝谚笑道:“只不过是滑个十几丈就吓成这个样子?再来一个空中飞人,想必胆子都破了吧?”

便左右摆动绳索,老太婆也跟着在空中荡来荡去。

她似乎觉得身躯已不再往下掉,想张开眼睛瞧瞧,哪知一张开,整个人已悬空摆荡,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连崖壁都碰不着,又是尖叫,整个人纠缩成一团,还不停抽抖着。

郝宝甩了几趟,但觉老太婆已无其他反应,也觉得无味:“她可是以不变应万变,实在没意思。”

郝贝故意丢砸几颗石头想打醒她,也是没有效果,摊摊手道:“她那么怕死,恐怕不会再动了,还是把她拉上来吧?”

郝宝心念一转:“给她一点希望,她会继续冒险。”

提着老太婆,走向西方约二十丈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黄昏之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