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5章 奇幻神功

作者:李凉

不知过了多久。

宝贝兄弟渐渐苏醒,睁开眼睛,一阵轻雾拂来,如梦似幻,将四周轻轻拥罩,透着一层淡淡薄红金光,随着轻雾阵阵涌现,层层送向宝贝兄弟,那谈红金光竟然看得见,摸得着,像躺在彩霞云雾中,一伸手,彩云霞光皆在手中。

宝贝兄弟俩不禁醒醒眼神,满是心惊而好奇地瞧着四周,淡红柔姻中,隐隐看出不少岩壁,壁上有许多奇奇怪怪图案,一直连到顶壁,他俩发现这似乎是在地洞中,除了柔烟,就是岩壁。

柔姻不时卷飘,涌向两人,拂向脸、拂向手,可抓得着,甚至可吸人体内。

宝贝兄弟不禁起了鸡皮疙瘩,寒意直冒,心想着:“难道这是地狱不成?”

他俩惊慌看着自己,依稀想及不久前似曾落水,随着飞瀑倾泻万丈悬崖,然后就不醒人事,但是他俩的衣服该是湿的,现在却干爽怡人,帽子已掉,头发仍是硬直地四处竖直,甚至随着柔烟摆动,那动作却是缓慢地像在太空漫步般晃着。

郝贝惊叫:“难道我们死了?!”

郝宝咬着手指头,却痛得唉唉叫,一脸惊疑:“死了难道仍会痛?”

郝贝惊惧道:“可是地狱怎会没有牛头马面?”四处瞧去,仍是一片淡红柔烟。

忽而一阵细笑轻轻传来,听得出是姑娘甜美声,宝贝兄弟急往发声处瞧去,忽见得一尊仙女般美女飘飞柔烟中,忽隐忽现,不停细声嬉笑,似向两人招手,又像在烟中轻舞,她似能溶入柔烟中,随它轻飘,可以不必着地,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

宝贝兄弟更是诧异,难道真的下了地狱或上了天堂?一股死亡阴影罩得两人心头直害怕。—郝宝急想问个明白,伸手慾欺身:“姑娘……”

谁知话方传出,仙女般姑娘突然飘飞消逝,他想问都不知从何问起,怔楞停在那里,两眼仍是不信邪地睁得圆大,四处找寻。

郝贝心头直发毛:“阿宝我看我们是见鬼了,我们一定死了。”

郝宝自嘲道:“既然死了,还怕什么鬼?”然而想及自己已变成鬼魂,那股自嘲心情也没了,惊惶地瞧着四肢,抓摸肌肉:“难道真的死了吗?可是怎么还是温温的?”

郝贝道:“也许这已不是我们的躯体,我们已变成灵魂了。”

“可是灵魂也是冷的……”郝宝又惊又奇:“我们为何仍是温的?”

郝贝道:“谁也没见过灵魂,哪知它是冷的温的?我看传言一定错了,我们是死了。”一张脸惊惧得缩成一团。

郝宝也没了信心,叹道:“死亡到底是什么滋味?不病不痒?还是马上有大餐,上刀山下油锅,还得穿心挖肚?”

他想着地狱种种传言,心头更是害怕,忽而嬉笑声再次传来,幽魂般美女再次出现,这次飞得更快,却更靠近宝贝兄弟,他俩已看得清清楚楚,那女人也有躯体,只是飘浮在空中而已。

郝宝那能再失机会,急忙迫向她:“小姑娘请问你是人是鬼?”

募然他也跟着飘浮起来,像太空漫步,脚不着地,却以在空中飞走,吓得他尖大叫,整个人已掉落地面,那摔跌却像连续慢动作,手指先按在地上,然后软慢地延向手掌,像有弹性般渐渐靠向地面,身轻则如柔烟,失去重量地弯向手肘,然后肩头落地,再缓慢地翻成四脚朝天,竟然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郝宝吓呆了,这不是灵魂是什么?摔都摔不疼。

郝贝急忙惊惶追过来,举足间仍在漫步,叫着哥哥,急往郝宝拉去,想把他拉起来,然而在此虚幻世界,他以自己想象力道去拉人,却是用力过猛,不但将郝宝抓起来,冲势还将两人带飞而起,直撞岩顶,复再弹撞墙壁再反弹地面,滚得两人头昏脑涨,却一点也不疼。

那女子呵呵笑道:“我跟你们一样是人。”她远远地飘飞空中,轻轻嬉笑着。

宝贝俩定过神来,直往那女子瞧去,对此奇幻境界,两人哪敢多想?

郝宝急问:“你该不会骗我吧?我们还是人?!”

那女子含笑点头:“嗯,是人。”

郝贝道:“可是,是人,为何会飞?还跌不痛?”

那女子笑道:“在这里,每个人都会飞。”

郝宝道:“这是哪里?地狱?还是天堂?”

那女子呵呵笑道:“我也不知该如何说。”美目一眨,又笑道:“该说是地狱的天堂吧……”

郝宝可急了:“既是地狱中的天堂,还是属于地狱,我们不是已是下了地狱的鬼魂,又是什么?”

郝贝惴惴不安:“为什么死了还要有知觉?这比死亡还让人可怕。”

那女子笑道:“你们真的没死。”

郝宝叹道:“既然我们都是同类,你干嘛不承认呢?”

那女子呵呵笑道:“等你们肚子饿时,你们就知道自己不是鬼魂了。”

宝贝兄弟互望一眼,也不知该不该相信那女子的话,如果没死去,眼前亲身所经历的,又是作何解释?

那女子似知两人所想,轻笑道:“你们想知道的问题,等你们确信自己没死之后,我再告诉你们;现在你们下觉得自由自在的飞行,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先玩玩如何?在这里只有快乐,没有忧愁,只要你们轻轻用力,就能飞起来。

她轻轻摆手,整个人已随烟轻飞,实是逍遥。

宝贝俩也弄不清眼前情况,但是美女当前,又说着将要说。明一切,这可比自己瞎猜来得好,尤其是见着那女子如此逍遥飘飞,一股好奇心已升,虽然内心仍紧压着死亡阴影,但是想想,就算做鬼魂,也该练练飞行术吧?否则至凡间遇上坏人,不被打惨才怪。”

两人在女子引诱下,也渐渐尝试飞行,先是漫步,但觉真的浮在空中,如此轻松怡然地可飘到任何地方。

尝了甜头,两人再也耐不住这股好奇心,当下早巳忘记死亡阴影,专心玩练飞行,几趟下来,颇有心得,笑声也就再次传出。

郝宝呵呵直笑:“原来当鬼魂也不错,可以腾云驾雾,蛮逍遥的。”

他和阿贝已能在空中飘飞自如,那女子看了,频传笑意:“你们还是活着,怎能把自己当成鬼魂?”。

郝宝此时才仔细看着她,谈红柔烟中,她的脸也呈现一片红云,眼眉特别灵活纯真,流露一股似该属于天上仙女该有的无忧无虑一

瞧及美女,郝宝猪哥相又露了出来,邪笑道:“管不了那么多啦!有美仙女跟着飞来飞去,有说有笑,就算真的变成鬼魂也没关系,这叫做鬼也风流。”

那女子婿然一笑,笑得芙蓉绽放,生动已极,她笑道:“你说什么?做鬼也风流?”

婶宝邪邪一笑:“男的跟女的相好,叫做风流。”

那女子长得十六七岁,似乎不懂此事,含笑问道:“可是我是人,可以风流吗?”

郝宝可笑得更猪哥:“当然可以,做人也风流,更上一层楼。”

郝贝快笑岔了气,两眼直往那女子瞧去,终于找到一个比他不懂事者。

那女子含笑着,转向郝贝:“我也可以跟你风流吗?”

“这,这……”郝贝急得结结巴巴,嫩脸已通红,还好此地红光遍布,否则必然使他更难为情。

郝宝闻言,笑容已僵,急忙道:“小姑娘,你怎么可以风流过头?这会破坏你的名誉。”

那女子不解道:“怎么会呢?我只想跟你们两个相好,怎会破坏名誉?”

郝宝大气直喘,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你再说下去,会害我们兄弟两人自相残杀,‘风流’、‘相好’这两句你就别说,省得麻烦。”

那女子更不懂:“为什么呢?”

郝宝道:“这两句话有很多意思,比如说‘风流’可以解释男女交朋友,也可以解释男女谈情说爱。‘相好’就更严重了,如果你当我的小老婆,也叫‘相好’,你岂能乱当人家的小婆?”

那女子笑容顿失,窘羞道:“怎会那么多意思?我再也不风流了。”瞧向两人,又道:“可是我想跟你们交朋友,怎么办?

郝宝道:,“那就说‘交朋友’就可以,不过这种话通常是男人说的,以后你可不能随便对其他男人说,免得人家笑你。”

那女子脸腮更红:“可是我对你们说了,你们会不会笑我?”

郝宝笑道:“我们认识了,你再说,这就没什么关系,不过阿贝就会了。”

他正指向听得发笑的郝贝,已露出整人的謔笑。

郝贝哪知哥哥突然会来这招?眼看想收起笑容已是过晚,那女子早已瞧向自己,他只好把僵住的笑容硬再挤出笑意,道:“这不一样,我这是……这是抽筋的笑容,你别误会了。”托着下巴,只好硬装到底。

那女子被他表情给弄出笑声:“怎么会笑到抽筋呢?我你瞧瞧。”说着就想飞过去。

郝贝赶忙闪退:“不必了,再笑两下就好了。”

他躲向郝宝身后,郝宝挺身而出,下巴摇得快掉下来,急声道:“他好了,毛病就传到我身上,你帮我弄弄。”下巴已凑了过去。

那女子婿然一笑:“怎会传得那么快?”也未加猜想,仍是亲切地往郝宝下巴抚去,细心按摩,就像照顾心爱情人一样,柔柔地、顺顺地,露出一股纯真关切神情。

郝宝早已陶醉得闭上跟睛,猪哥样的笑容尽露无遗,那女子的双手是如此柔和,温温地、滑滑地,模在脸上,有股说不出的舒服。

揉抚一阵,那女子含笑道:“好一点了没有?”

“还差一点点……”郝宝陶醉地说。

那女子也不吝惜,仍然亲切揉抚着,看得郝贝都有点心动.却又不敢开口,谁叫自己躲得如此之快?

直到郝宝自己觉得对方实在太纯洁而不好意思再占便宜,他才说:“好多了,你的功夫真不赖。”

那女子收回双手,轻笑道:“我也不知功夫好不好,你是我第一个揉的呢!”

郝宝听得两眼发直,直道艳福不浅,说道:“我终于相信我还活在世上。”

郝贝却不以为然:“阿宝你也想想,在世间哪能如此乱飞?”

郝宝本是想抛开这问题不去想,可是身临其境的现实问题,竟然扣得那么紧,逼得他那股陶醉心情荡然无存。

他追问:“小姑娘,我们都已是朋友,你该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郝贝道:“我们到底死了没有?你又是什么人?”

那女子含笑道:“我叫幻女,我还有一个姊姊叫奇女。”

“幻女?!”郝宝眉头一皱,解嘲道:“感怪你看起来如梦如幻。”

郝贝急问:“你姊姊呢!她怎么不在此?”

幻女道:“她在练功,待会入就会出现。”

郝贝又追问:“你们当真不是鬼魂?我们也没死?”

幻女笑道:“我已说过你们还活着…”心念一闪:“我你们到一个地方,你们就会明白了,跟我来!”

她已往左侧一座石门飘去,宝贝俩马上紧跟其后。

幻女飘至石门,伸手推去,石门静悄悄滑开,出现一去为深长通道,仍然充满柔烟与谈红金光。

幻女笑道:“出了这条通道,可能就飞不起来了。”

她领在前头往通道飘去,宝贝俩满心疑惑地跟进,心头着这条路是否会通向阎罗殿。

不知过了多久,又抵另一扇石门,幻女已不再飘身,渐将双足调整,落于地面,她含笑说道:“出了这扇门,你们就靠自己功力飞掠,可别再飞出去了喔!”

宝贝兄弟齐点头,心中所想的却不是那么回事,只差一门就有天壤之别?

幻女轻轻推向石门,石门已开始滑动,前边已出现透白光,不算强,却足以把里边和外边分割清楚。

幻女含笑道:“跨出这个门,你们又复活了。”她举步跨去,一切事情也没发生。

郝宝见她没事,狐疑道:“外边真的不能飞了?”

幻女笑道:“该是不行,你没有练过,恐怕飞不起来。”

郝宝闻言,幻女并未全部否定,自己尝试一下又有何妨?他遂慢步走前,距白光不及三尺,心想就算飞不起来,也该摔不倒才对,所以他已轻跃出去,哪知身躯投向白光,地面竟似有强大磁力将他吸去,整个人往下砸落,啪地掉在地面,摔得他鼻子通红,唉唉叫痛。

郝贝见着哥哥如此,哪还敢再飞,赶忙学着幻女走步,然而一步跨出,突然像绑上了铜块,重得举步艰难。

幻女笑道:“怎么样,还习惯吧?这是属于凡间正常的地方,所以任何东西都有重量,但是在红先洞中,人的体重就不见了,所以你仍才能飞行,也许你们已习馈里边的情况,所以一出采就无法适应,但过一阵子就会复原。”瞧向郝宝,含笑道:“你摔疼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奇幻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