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6章 艺成出山

作者:李凉

当宝贝兄弟离开玉女仙岛,郝大也甘心留在此做苦工,然而事情并未因此而结束。

有一天,近黄昏时刻。

玉女仙岛外海逐渐驶来一条小舟,速度并不快,却节节逼近。

梁小福自从宝贝兄弟离去后,就日以继夜地守在岸边,希望两人能再回头。

如今他发现船只,眼睛一亮”心想除了宝贝兄弟,谁还会来这荒岛?而且船只看起来都差不多,于是他欣喜若狂,一方面要避着老太婆,一方面却极于想迎接大英雄回来。

他急忙躲躲藏藏潜向海面礁石,伸手急招,声音尽量压低:“喂!大英雄……老爷爷还不想回去,你先要制服老太婆才行。

声音传来,船头猝然冒出一只蓬头怪兽,他张牙舞爪哈哈大笑,原来是令佳玉爷爷令天山为寻郝大而找到此地。

他肆无忌惮地狂哮:“郝大给我出来——”音如劈雷,震得梁小福昏昏慾坠,再被今天山蓬头乱须的怪貌给吓着,终于被吓摔于海水中,尖叫道:“我的妈呀!怎会有这种怪兽?”赶忙游向岸,想逃开。

令天山又大吼:“十全真人郝大还不给我出来——你怕了是不是?哈哈哈…”

他张牙咧笑,神态狂妄,像要吞掉整座玉女仙岛。

在令佳玉操舟之下,祖孙俩慢慢逼近。

梁小福方游向岸边,没命地就往石阶逃去,边急叫着:“不好啦!大怪兽来了,老婆婆你快来打败他啊!”

不必梁小福多叫,玉女老太婆早也闻及,已从住处追来,和梁小福碰于石阶。

梁小福上气接不了下气地指着小舟:“在那里,那人像妖怪,很可怕呀!”

老太婆也瞧及今天山,眉头一皱,记忆中似乎记不得有此人,方追前两步,令天山已哈哈大笑,离岸还有二十余丈,他已凌空拔起,直掠岸边,右足轻点岸边凸石,已飞近老太婆。

他上下瞧着老太婆,已狂妄哈哈大笑:“没想到数十年前美如天仙的玉女,今天也变成鸡皮鹤发的老太婆?真是红颜不见老,见老非红颜啊!”

老太婆忌意地退后一步,也运功戒备,仔细瞧瞧令天山,已恍然而不屑地道:“我道你会是谁?原来是三十年前染满血腥,然后被困于九华山的天夺魔君,命蛮长的,还残喘活命?”

今天山厉声道:“这些都是郝大所赐,老夫既然没死,他就要偿还代价,快叫他出来!”

“他不在,老身早已跟他恩断情绝!”

今天山厉笑:“我看是藕断丝连,甭想瞒老夫,有人看他出海,一定躲在你这里。”

老太婆斥道:“令天山你说话干净点,还不给老身滚开,难道要老身赶你下水不成?”

令天山謔笑道:“几十年前你或许可与老夫匹敌,现在你根本没机会,就是郝大也照样要成为老夫手下败将!”

老太婆摆出架势,冷斥道:“那倒未必,试了就知道!”

令天山乃不屑摆手:“滚开!老夫一向不喜欢与女人动手!”

此时令佳玉已上了岸,掠向令天山,说道:“爷爷小心她用缓兵之计。”

令天山闻言顿有所觉:“好,我就先收拾你!”

喝声一响,凌空拔起,苍鹰扑兔般罩向老太婆,没什么招式,直如苍鹰又快又猛,兔子自然很难脱逃。

老太婆但觉令天山身形快得无法思议,尚未感到他扑前,而整个人已罩得就快压着自己,尤其那股霸气,足可推倒泰山,情急之下,她也极尽功力地封出一掌。

双方四掌接触,啪然暴响,老太婆但觉双手疼痛,叭叭叭,连退数步,难以相信令天山内力如此之高?

令天山一招得逞,意犹未尽呀呀獠牙,双手往地面连劈数掌,只见石碎土飞,四处喷射,地面已出现大窟窿,拍着胸脯已哈哈大笑,吓得梁小福早已躲向暗处。

“老太婆再不退开,老夫就打扁你!”

老太婆岂能认输,怒斥:“放肆!”身形化开,掌爪并用,毫不畏惧地欺罩令天山,她心知内力不及令天山,只有以险招取胜,是以在出招之际,全落于要害重穴。

令天山哈哈大笑,似乎不大理会老太婆掌势,甚而让出部份身躯让她抓打,然而老太婆毕竟功力不弱,几招下来,令天山也感到吃不消,遂也迎掌封招,破去老太婆攻势。

老太婆已扳回局面,冷笑不已:“令天山你找错地方撒野了,现在滚开还来得及。”

“放屁!”

令天山对了几招,不能得逞,感觉实在没面子,厉叫出口,不再躲闪,干脆挺胸接她一掌,自己却相准准老太婆心窝,一拳捣了过去。

老太婆哪知令天山挨了自己一掌,只是闷哼一声而已,竟会相安无事?只这一愣,令天山拳头已捣向胸口,想躲已是不及,哇然一声,如虾米般倒撞而退,口角已挂出血丝,显然受伤不轻,一时也无法爬起来。

令天山为这一拳而满意哈哈大笑:“老太婆你终于相信老夫汉骗你吧?现在的我已是天下无敌,哈哈哈…。”他笑的更狂。

令佳玉道:“爷爷别笑了,郝大还没逮着呢!”

“哦!我倒忘了!”今天山笑声一顿,喝道:“我们走!”

拉着令佳玉,掠往里边。

老太婆擦去口中鲜血,强忍翻腾血气,也迫向两人,只是步伐已显得蹒跚。

令天山和令佳玉掠向屋前,县花已见着令佳玉,惊讶道:“小姐,是你?!””

令佳玉瞄眼一笑:“你倒是很会找地方!告诉我郝大在哪里,我就让你回到我身边。”

“这……”县花有点为难。

令天山早已等不及而四处乱窜,撞得门窗破宙破损不少。

令佳玉笑道:“你再不说,这间房子就会毁了。”

昙花左右为难;粱小福也巳追到,拦在县花面前,急道:“不能说,郝爷爷不在这里!”。

令佳玉瞄向他,轻轻笑道:“小鬼你嘴巴蛮硬的,别忘了我可以把你嘴巴给弄下来。”

梁小福马上举手掩住嘴巴,冷道:“还是不能说。”

“你敢!”

令佳玉一伸手就想抓扣梁小福下巴,昙花惊叫:“小姐您快放了他!”欺身向前,想拉开梁小福。

梁小福想躲,却逃不过令佳玉手爪,急得尖叫。

就在千钩一发之际,远处已传来郝大吼声,虽然不甚强劲,却也足够将令天山和令佳玉给吸引住。

令天山哈哈厉笑:“郝大你终于还是躲不了,给我出来!”

他已掠向荆棘方向,令佳玉则松了手,安心地看着县花及梁小福,笑道:“你们会来这里,想必是那两个宝贝笨蛋带来的吧?他们人呢?”

梁小福瞪眼道:“要是大英雄来了,你就逃不了。”

令佳玉模着米粉头,对于两个活宝的行径也觉得想笑,但自己骗了他们,下次见面可就没那么好应付了,然而她却想着宝贝兄弟被囚在九龙吞鬼阵中,怎会跑到这里?

“宝贝笨蛋真的在这里?”

梁小福瞪眼:“来了来了,早就躲在你背后。”

令佳玉被吓着地急往背后转瞧,身躯不自主地也退了一步。

梁小福已汕笑:“你才笨呢!我一说,你就上当了。”

“小鬼你……”

令佳玉想教训粱小福,却因瞧不着宝贝兄弟而见及老太婆追来,只好暂时放弃,已摆出架势,准备迎敌。

老太婆冷笑:“擅闻玉女仙岛,统统该死!”

她扑向令佳玉,两人大打出手,也因她受了内伤,功力减弱许多,令佳玉才能与她周旋。

另一边。

令天山纵向荆棘园,发现郝大衣衫褴褛,拿着锄头在铲除荆棘,哈哈大笑地已从天而降。

“没想到你的命运比我还惨,在这里做苦工?”

郝大见及今天山,也颇感意外,暗道宝贝兄弟果然被人所骗,将令天山给放出来。

令天山落于地面,两眼睁大,狂笑不已:“你没想到我会活到现在,更没想到我会脱因而出吧?”

郝大淡然一笑:“的确没想到。”

令天山哈哈大笑:“老天有眼,你终将得到报应。”

郝大叹声:“老天是近视眼,否则怎会将你放出来。”

今天山笑的更狂:“我还想告诉你,放我出来的就是你孙子。”

“将来锁你回去的,还是我孙子,根本不必我动手。”

“哈哈哈……你做梦,你孙子早就被我锁在你的阵势里头,永远也别想出来。”

郝大稍惊:“你什么时候锁了他们?”

“老夫一点也不浪费时间,一脱困就把铁拷套住他们。”

郝大闻言已知并非宝贝兄弟从玉女岛逃走后才被困,他俩自然已不在九龙吞鬼阵中,也露出安心笑容。

令天山冷厉笑道:“你别得意,想去救人,我今天就是要连你也扣在阵势里边。”

郝大道:“我关在这里做苦工,不是更惨?”

令天山厉道:“什么惨?老太婆一高兴就把你给放了,你根本不会绝望,不会害怕;我要锁住你,让你尝尝额临死亡那种恐怖,绝望的煎熬,要你尝尝三十年不见天日的苦日子,三十年,三十年,啊——”

说到后来,他想及三十年的苦闷和不甘心,怒火直上升,一掌打向郝大,却见他如断线风筝摔出去,撞上荆棘,刺得满背渗血生疼,郝大却强忍着。

令天山怔楞:“你的武功呢?”

“被废了!”郝大叹息,他并不想和令天山做无谓的比斗,那样将对自己更不利,他也想到令天山是为他而来,如今武功又出乎自己意料地高,为了避免老太婆、县花、梁小福受波及,就让他带走也好,将来有机会再脱逃也不迟,是以更不想作还手准备。

今天山斥叫:“我不信,你一定说谎!”

他连连劈出数掌,想逼郝大还手,却得不到预期效果,不禁更为愤怒。

“你怎么不还手?你伯了?还是怕死?快还手!三十年前我输你半招,三十年后我就不信打不过你?快还手,我再也不怕你们郝家的功夫,我一掌就能将你打败!还手啊!再不还手就打死你!”

令天山疯狂击掌,若非郝大内力修为到家,早就被他打得五脏移位,喷血而亡,不过尽管没丢了老命,郝大也被打得嘴角挂血,受伤颇重,已卷缩于地。

今天山厉吼:“你为什么不还手——”又打了两拳一脚;如踢死狗,郝大仍没反应,令天山急忙抓起他,厉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治好似,甚至恢复你武功,我要你亲眼看着如何败在我手下,我还要囚你三十年,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方能消我心头之恨!还手啊——”

他猛勒郝大脖子,又摇又打,郝大始终不愿张开嘴巴说句话。

令天山想揍他,又怕他死去,只好将他拎抓肋下,掠出荆棘园,准备将他另囚他处,慢慢算这笔三十年老帐。

至他掠回屋前,见着孙女和老太婆动手;望时冷笑:“老太婆你找死!”

并未放下郝大,照样腾空欺前,右掌一吐,打得老太婆鲜血狂吐,连连倒退,撞于小池边石椅,脸色苍白得吓人,已无力再战。

令天山转向令佳玉,狂笑道:“郝大抓着了,我们走!”

话声未落,已先行掠向小舟靠岸方向,令佳玉瞄向县花及梁小福,含笑道:“如果想告诉那两个宝贝笨蛋他爷爷已被捉,倒可以到九华山去叫几声,他们两个会听得见的。”

说完她也长笑,掠身离去,她并不知宝贝兄弟已逃脱,这番风凉话可说的洋洋得意。

梁小福骂道:“坏女人,将来大英雄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他,要他好好教训你。”

县花则惊惶地奔往老太婆,急道:“老婆婆你要不要紧?”

梁小福也发现她受伤不轻,赶忙跑过去,看是否有救?—老太婆想说话,一开口就涌出鲜血,急得昙花挽袖拭其血迹:“老婆婆您不要动,我去给您拿葯……”

县花想走回屋中找些老婆婆曾经说过可治内伤的葯材。

老太婆却拉着她:“不必了…”勉强压制胸口翻腾血气,急道:“快……快去救人……去找宝贝兄弟,要他们救人……”

她虽然整过宝贝兄弟,但这全是由郝大所引起,基本上,她并无多大怨恨两兄弟,而且经过落崖一事之后,她早知两兄弟聪颖过人,情急之下也就想着两兄弟该足以把人救回来。

她见及昙花及梁小福仍楞着不动,更是心急:“快去…迟了恐伯郝大性命不保“…”

她推动昙花,要她去找人,县花却不忍就此离去,左右为难之下,立即转往梁小福,急道:“阿福你去找阿宝哥他们,我留在这里替老婆婆治伤。”

梁小福乍闻要去找大英雄,兴趣要比救人浓厚,立即点头:“我这就去,花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艺成出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