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8章 巧破迷宫阵

作者:李凉

郝宝张开眼睛,小心翼翼地伸手模向眼眶,是不疼了,可是见不到自己脸容,总难以放心,问道:“爷爷你不是在安慰我吧?”

郝大笑道:“爷爷还要你说出解开此阵的方法,岂会骗你?”

郝宝心想也有道理,可是一颗心仍放不下来,又瞧向郝贝及令佳玉,想得到更真确的答案。

郝贝把脸推过去;笑道:“阿宝你现在的脸,完全跟我一样,敬请放心。”

令佳玉含笑道:“那宝刃如此神奇,早就治好你淤血伤处

“真的吗?”郝宝摸了模,也有了笑容:“还好,老天果然了解,英雄的形象是片刻不能破坏的。”

探头往晶亮冰面瞧去,淡淡影子也能看出脸容不再青紫,他才放心,笑的更开心。

郝贝憋笑道:“阿宝,被揍的人算是英雄吗?”

“这……”郝宝笑容一顿,立即瞪眼叱道:“你没看到我是为爷爷才牺牲自己,这种精神多伟大,你想牺牲都办不到,这样难道还不算是英雄?”

郝贝脸容皱瘪着,感到困窘:“对不起,阿宝,我刚才没想到这些,你当然是英雄了。”

郝大立时鼓掌:“对,如果谁说阿宝不是英雄,我第一个把他抓来揍一顿,简直是有眼不识英雄。”向郝宝笑的十分献媚。

郝宝笑意又起,只是笑的有些苦:“话是不错,可是这种英雄还是少当为妙,迟早会咽了气。”

郝大干笑道:“阿宝福大命大,哪是夭折之相?放心,爷爷支持你。”

郝宝瞪眼道:“支持我什么?被逼的英雄?你还要逼我几次才甘心?”

郝大笑的更干窘:“阿宝你要原谅爷爷,那是不得已的情况下,爷爷才会如此,以后一定没有了。”

郝宝瞄眼道:“谁知道你的话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只要爷爷脱困,什么事都成真的。”郝大有意岔开话题,道:“你得到了什么破解此阵方法?快告诉爷爷,也好及时脱困。”

“爷爷,我觉得你这个十全真人愈来愈没用了,连连吃瘪,还要拖累你孙子。”

“有什么办法?长江后浪推前浪,爷爷老啦!一切都得看你们年轻人表现了。”郝大窘笑中还带着点得意,毕竟像宝贝这样的孙子并不多。

郝宝自得笑道:“总算爷爷还知道毛病出在哪里,现在该知道日后要如何安排自己了吧?我是说‘惹麻烦’这种事。”

郝大赶忙回答:“爷爷知道,以后少出来行走江湖,免得麻烦源源不断,咳咳,其实爷爷早就想通这一点,只是偶而会出点不得已的毛病而已。”

郝宝道:“以后尽量避免就是。”

他想着爷爷此次出来也是为了玉女仙岛那老太婆把自己和阿贝囚禁,自也算是不得已,再挑剔他就不够意思,摸摸自己伤势,也减轻不少,心情也就好转起来。

想及自己把令天山耍得团团转,更是意气飞扬:“爷爷还算你有眼光,这种阵势,若非我,还真无人能解呢!”

郝大陪笑:“那当然,爷爷眼光自是错不了,阿宝,到底用什么方法?”

“用雷电。”

“雷电?!”

郝玉点头:“对,我诌了一大堆乾坤倒转的方法,令天山才说雷电只在空中,地底根本不可能发生,可见用雷电破此阵,自错不了。”

“会是雷电?”郝大开始沉思,迷宫沉冰阵自然天成,若有暴风雨或雷电交加,该是可以破解,现在该想的是,此处烟雾迷漫,不见天地,若要借来雷电,似乎相当困难。

郝宝见他想得眉头深锁,说道:“爷爷,这方法不管用?”

郝大无奈一笑:“管是管用,只是哪里去找雷电?”

“这倒是麻烦……”郝宝也开始沉思,转向令佳玉:“你爷爷有没有透露一点风声,有关解阵或雷电的方法?”

令佳玉摇头:“没有,我爷爷从来不跟我谈这些。”

郝贝道:“我们可以和上次在九华山一样,引动九龙吞鬼阵。阿宝你不是一丢石头,雷电就来了?”

郝宝瞄眼道:“哪有这么容易?这里哪来高山,石块要丢向哪里?你想的问题能不能成熟些?”

郝贝为之语竭,干窘着:“我以为要引雷电,这方法最好,所以……”干笑起来,下面也不敢再说。

“所以什么?难道你还想跳入湖中被电成刺猬猖头?”郝宝捉謔说着,有意无意瞄向令佳玉曲曲扭扭的米粉头。

令佳玉处之泰然而带回忆的甜美淡笑:“可惜这里没有湖.也没闪电,电不成。”

郝宝若有所悟;突地问向郝大:“爷爷你想这块冰地,以前是不是湖?否则怎会那么平?”

郝大回答:“有可能,也有可能它老早就存在此地,是冰源而非湖。”

郝宝道:“不可能,此处在长江支流,算算地头也只在江南稍靠北一点点的位置上,要成为冰源,并不容易。”

郝大叹息:“有的地理位置不同,出现的奇迹也不同,就如江南庐山奇神峰,常年照样下雪,而其四周却是四季宜人的天气。”

郝宝觉得爷爷说的并没错,自己差点抛弃原有的想法,然而老是不甘心地在湖冰打转,终于被他想出点子。

他欣喜道:“不管这玩意儿是不是湖,只要能把它变成湖就行了,我想劈。雷闪电的用意,差不多也在此。”

郝大眼睛一亮:“说的有理。”但突然又消了气:“这里全是冰,如何变成湖?哪来如此神奇力量?”

郝贝道:“我们可以找木柴。点燃火花,溶化冰地。”

郝大摇头:“这冰地不知宽广有多大,你要找多少木柴?”

郝贝无奈摊摊手:“我只有这个办法了,看阿宝还有没有新花样?”

郝宝得意道:“当然有。我用水;你们想想:冰山溶化变成冰河,冰块丢入水中就溶掉了,而此处在长江支流附近,只要把水引过来,当然可以把冰源给溶去。”

郝大闻言大喜,激动道:“阿宝真有你的,不错,就用这方法,你们快把水引进来。”

郝贝也甚为激动:“我看把长江水也引来,一次解决如何?”

郝大急道:“不行!爷爷可不想淹死,适当水量即可,阿宝你快去引水。”

郝宝瞄向令佳玉:“要出去,也得有人带路才行。”

令佳玉道:“我也不行了,方才情急地追进来,现在也跟你们一样,要模着出去了。”

郝宝无奈道:“看来只有多等几天再说了。”

郝大急道:“不行,爷爷可受不了这些罪。”

郝宝道:“爷爷先前不是说过要多忍忍,免得令天山大开杀戒,怎么现在又忍不了了?”

郝大道:“先前是因为无法破解,所以必须忍,现在知道破解的方法,就一刻也忍不了。”

转向令佳玉,急道:“你把这几次行走的方法说说看,说不定我能摸出一点门路。”

令佳玉很快将方法说的清楚。

郝大沉思片刻,道:“照你的说法,这阵势是立体形成像蜂巢一样,可高可低,就如爬楼梯,可上可下,该是属于太极八封阴阳阵的解法……简单的说,就是把放平的八封竖起来,则可找出它的出路……”

他很快地将可能行走的出路告诉三人,并嘱咐道:“快去快回,爷爷可不想老久困在这里,只要走过大半冰源,剩下的以传音方式行走,该无问题。”

宝贝兄弟也想早些破去此阵,连连点头,带着令佳玉匆匆离去。

三人照着郝大所说方法,再加上令佳玉似曾相识的走法,在迷雾中摸摸走走,上上下下,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行至郝大所说,无路可走的地步。

三人只好改变方式,以叫声来辨别方向,先是令佳玉走在前头,差不多二十余丈时,再发声喊叫,然后郝贝超越她,再行四十丈,再轮到郝宝,如此保持直线行走。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也许外围阵势较为薄弱,眼前一晃,青翠上眼,他们终于走出迷雾区。

郝宝嘘了一口气:“奶奶的,睁了眼的瞎子,竟然是那么难当,走一条短短的路,就好像走尽一辈子的人生道路。”

郝贝道:“我们走完了,爷爷可还没踏出一步……”

郝宝笑道:“便宜他了,咱们弄点水,让他坐船就是。”

他不敢耽搁,立即往四处寻去,郝贝及令佳玉紧紧跟在后头,三人绕着雾区边缘奔驰,终于被郝宝发现一处于涸的瀑布。

郝宝得意直笑:“毛病果然出在这里,咱们到上面去看看就能明白了。”

说完直掠而上。

瀑布虽高达百丈。但其秃岩两旁仍长有不少树木,足以攀抓惜力,郝宝换了两次落脚处,也已翻上崖面。

郝贝和令佳玉衡量一番树木,也找好落脚处,各自腾身掠向崖面。

郝贝换了三次落脚处,令佳玉则需五次之多,她才明白自己功力要差两兄弟一大裁,不禁对两人更为钦佩。

及至崖面,流水声自然传来,三人已发现崖面原有河流,只是在十余丈远之处,被落石堵封而改道往右侧流去,就如巨树分岔,中间堆了一座不小的山垢。

郝贝恍然一笑:“原来冰天雪地原是有溪流相通的。”

郝宝得意道:“这下什么厉害的阵势都不管用了,咱们上,把石堤给劈开!”

他抽出灵邪宝刃,掠往石堆,一刀切下,挑出大堆石块,郝贝也不甘落后,奔向前头,举掌就劈。

霎时碎石纷飞,石堤开始渗水,再劈挖几下,流水渗得更急,终于决口,哗啦啦一涌而下,冲垮石堤,有若万马奔腾,汹涌滚吞而来。

宝贝兄弟俩笑的得意,立即闪向两边,尝受着胜利的滋味。

令佳玉心头一阵矛盾,自己本是和宝贝兄弟对敌,如今却反过来帮他们,这还没关系,要是阵势破去,爷爷不知又会如何,该不会又疯狂吧?

眼看洪水就要冲至,她还失神地站在干河床中央。

郝宝以为她会闪开,但见她一脸茫然,心头一凛,登时喝道:“喂2你快闪啊!”

叫已不及,急往她冲去,赶在洪水前头,把她撞往岸边,两人跌摔一团。

令佳玉嫩脸已红:“对不起,我失态了。”

郝宝爬起来,拍着衣上泥灰,轻笑道:“洪水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一见钟情还可讨价还价;它跟你一见钟情后,可就非带你远走高飞不可!”

令佳玉更形窘困:“如此也好,省得我有反悔的机会。”

她想着要是上次郝宝硬把她带走,也许事情会好些吧?

郝宝没想到她会回答的如此干脆,接下来要揶揄的话也接不了,只好干笑。

此时洪水已冲往崖下,刷出一条银白瀑布,冲向崖底,撞出轰隆震撼声,把三人注意力给吸引过来。

他们齐往崖下大群雾气瞧去。

只见得洪水冲击流处,雾气渐渐上升.露出品白冷冰也被淹没而溶化。

水势先是汹涌冲势,但因水源广硕无比,及至后来,渐渐缓和,似有迟滞现象。

郝贝已紧张道:“怎么办?那么大的水源。冲到下面都不管用,要溶掉这座冰源,也不知要多久?该不会要三天、五天或一个月吧?”

郝宝苦笑着:“除了这样,也没啥法子,只好让爷爷多等几天看看。”

郝贝问道:“是不是一定要雷电才能破去此阵?”

郝宝无奈道:“我也不清楚了。”

他不禁对自己先前的推断产生怀疑。

郝贝显得着急:“我们再往源头找找,说不定另有支流,把它引过来,也许水势大些,可以让此肝很快破去。”

“也好……”

郝宝想调头往水源行去,可是仍不甘心地瞄着冰源,为何如此难以溶解。这一瞄眼,突然间他发现浓雾上升速度甚为快急。

他淬然有所惊喜,激动叫道:“阿贝不必去了,这水溶不了冰,可溶得了雾,你看那些雾上升得如此快,只要雾气一散,爷爷自然可以脱困,这阵也算是破啦!”

郝贝闻言,也认真往雾气看去,果然上升快速,他已喜上眉梢:“能破阵就好,省得爷爷被水淹了。”

兄弟俩陶醉在胜利情境中,令佳玉则显得忧喜参半,喜者,可以救出郝大,或而能化去和宝贝兄弟间的嫌隙,忧者,爷爷要是知道阵势被破去,不知又会发生何事。

然而他们的思潮又被另一种情景所吸引;

只见得雾气上升速度惊人,像风吹浮云,一大块的往上飘,本是在高崖下方,如今已飘向上空,仍迅疾往上冲,似乎连结了天空水气般扩散开来,遮去了阳光,刹那间化成乌云密布,沉沉地压着大地,像是妖魔鬼怪即将出现的前奏,压得让人透不过气而寒意心升。

郝宝皱眉道:“怎会如此?那迷雾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巧破迷宫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