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19章 惊天和尚

作者:李凉

郝大见他们走远,方自嘘口气:“终于摆脱这魔头纠缠,真是要命。”

郝贝道:“爷爷难道你就如此认输不成?”

郝大道:“对付这发疯的老魔头,输赢已不是很重要,最要紧的是如何想办法再把他囚起来,这才是大事。”

郝贝道:“爷爷想到方法了?”

郝大苦笑:“我正为这事烦恼,不过……”转向郝宝,笑声转为惹黠,似乎有了他的帮忙,很容易就可成事。

郝宝比叫道:“爷爷你少打我车意,咱们这笔帐还没算清,你还想乱搞?你不但害我身受重伤,还让我的感情受到伤害,这样还不够?难道要把你孙子弄得死翘翘才甘心?天下的爷爷就属你最残忍了。”

郝大摸摸鼻头,干笑道:“阿宝你别太在意,爷爷也是不得已,希望下次别搞成这么糟才好……”

郝宝北道:“还有‘希望’?要‘一定’没有下次,否则我迟早会死在你手中。”

郝大赶忙说道:“好好好,爷爷一定遵守规矩,保证下次不会发生这种事。”

“这还差不多,快帮我疗伤,打得可真是腰酸背痛!”

郝大和郝贝不敢怠慢,立即为郝宝治伤,有了万年雪灵芝,郝宝似乎愈带劲,内力源源不绝,所受的伤,不但能避重就轻,而且复原时间也加快不少。

过了两刻钟,郝宝也觉得伤势去了大半,舒服多了,心头惦记着奇女、幻女她们,算算日子也有两天一夜时间,希望不会出事才好,是以伤势较好,已急着要赶回去。

郝大疑惑问道:“阿宝你急什么?在这里把伤养好不行?”

郝宝叫道:“我还收了门徒,他们还在等我。”

“门徒?!”郝大诧异:“你什么时候开帮立教?爷爷怎会不知?”

郝贝乱叫冲冲道:“前些日子,在太行山……”

郝宝截口喝道:“阿贝你别乱说,这是本帮的大秘密!”

郝贝立时住口,于声道:“我以爷爷是自己人,说出来没关系。”

郝大更是疑惑:“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连你亲生的爷爷都不能知道?”

郝宝虽知道爷爷不可能背叛自己,但毕竟还弄不清他对奇幻宫的看法如何,要是站在反对立场,让他知道反而不好。

灵机一转,他已有了主意,干笑道:“其实哪有不能让爷爷知道的道理?只是……只是……”装出难为情表情。

郝大追问:“只是什么?对爷爷,还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郝宝无奈道:“好吧!你想知道我就说。”瞄向郝贝,狡黠一笑:“我的门徒只是两个小女孩而已。”“小女孩?!有多大?”“大约十四五岁…”

郝太恍然一笑:“你们是不是在玩家家酒?聚派立帮,竟找这么年轻的小女孩?”

郝宝正是要郝大如此认为,笑在心里,外表仍是困窘表情:“只是玩玩,所以才不想告诉你。”

郝大爽朗笑道:“说都说了,也无啥紧要,反正玩久了就会变成真的。”目露邪光:“爷爷想知道的是,她们长得如何?你们是不是对她们有意思?”

郝宝蹬服道:“哪有宫主和宫兵谈情说爱的,你胡说些什。么?”

郝大黠笑道:“说的也是,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说不定你们的帮派解散了……”突已想及,愈描愈黑,吃亏的恐怕是自己,立即改口笑道:“既然没恋爱可谈,爷爷也不想追问,不过一个宫兵,也该长得上相;才不失面子,尤其又是女的。”

郝宝自得笑道:“放心,你孙子的眼光差不到哪儿去,她们长得跟大姑差不多……”

“这么胖?!”郝大感到吃惊。

郝宝嗔笑道:“爷爷你也真是,大姑早就减肥成功,变回大美人,你还说她胖?”

郝大窘笑道:“原来你大姑已变回原形,爷爷失察了,请见谅。”

郝宝道:“原谅你是可以,不过我那宫兵是从山上捡回来的,凡事都不懂.爷爷见着之后,不淮问东问西,免得吓着她们。

郝大但觉好笑:“她们当真不知世事?”

郝宝道:“现在知道一点点,爷爷你答不答应?不答应就别见她们。”

郝大急道:“答应答应,她不懂世事。问也是白问,爷爷可不想多费口舌。”

郝宝这才放心,否则郝大乱问,以奇女、幻女一无江湖经验。不必三句,保证泄露身份,这可就麻烦。

他道:“爷爷不问也是对的,省得愈问愈迷糊,咱们找她们么吧?省得时间拖太久,出了毛病。”

郝大也想见见这两位奇怪的女孩,遂立即答应同行。

三人稍作收拾,已往下游行去.行走中,宝贝兄弟不时替郝大解穴,希望能够替他恢复功力。

雾层早已退去,溪流去路又明朗,不到一个时辰,三人已走出长江口,郝大功力也已恢复,他们改为掠行,顺着长江沿岸找寻那艘稍带尖长的小船。

只见得江水深碧绵延千里,粼波荡荡闪闪生光,照映山色倒影,宁静中带着深幽,承载无数船舟点点,就是找不到想要找寻的那艘。

找了一阵,郝贝大为紧张:“糟了,没有船只,她们可能出事了。”

郝宝恨道:“梁小福这小鬼,明明要他等我们回来,他还敢乱跑?要是出了差错,非扭断他的头不可。”

郝大道:“我想他们可能等得太久,说不定已找客栈落脚,咱们先到岸上小镇,一方面可以打探消息,另外,你们看,爷爷一身破烂?阿宝还光着上身,也该换件像样的衣服了。”

郝宝瞧瞧自己上身,也觉得想笑,遂答应爷爷意见,三人齐往小镇行去。

三人来到了镇上。先买件合身衣服换上,再找家客栈吃它一顿饱。

吃饭时,四处坐了不少人,各自交头接耳或高谈阔论,谈的几乎都和奇幻宫有关,宝贝兄弟暗自得意,郝大虽有了警惕,但任他如何去想,也想不到此事会与自己孙子有关。

郝大问道:“最近黑白榜是否贴出奇幻宫复出的消息?”

郝宝打迷糊:“我可不清楚。打从被你从玉女仙岛赶出来,我就一天也没清闲过,不过听那些人所说,该是差不到那儿去。”

郝大叹息:“奇幻宫敢扬言复出,必定有备而来.江湖恐怕又要起浩劫了。”

郝宝道:“有时候浩劫是双方面造成,其实奇幻宫不做坏事,让她们立足有何不可?而且她们不是说要和各大派共存?”

郝大道:“恐怕不可能,很多人不会饶了她们。”

郝宝叫道:“这就是他们不对了,赶尽杀绝,难怪人家会反抗,哼:逼狗都会跳墙,何况是人。”

郝大看他反应如此激动,急道:“阿宝。这件事还未明朗前,你千万别插手。否则事情闹大,恐怕连爷爷也护不了你。”

郝宝沉哼一声,未再继续说下去,心头却暗自决定谁不想让他活,他也不含糊要谁摆平。

郝贝道:“我们还是先找奇女和幻女吧!”

一句话!把郝宝拉回现实,他四处搜寻,街道、巷口、店铺、窗户,甚至远处船堆都看得清清楚楚,就是找不到半丝踪迹。

他恨得牙痒痒,猛拍桌面:“这小和尚,专搞馊花样,被我逮着了,非拔光他头毛不可:”

话未说完,眼睛余光但觉客栈西窗外有颗光秃脑袋一闪即逝,他现在对光头可特别敏感,乍闪之下已警觉:“光头?!会是那小鬼?”

等不及向郝大、郝贝打招呼,已先行追出。

郝贝一脸诧异,郝大已笑道:“阿宝眼睛贼得很,光头是错不了,至于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小鬼?就得追去瞧瞧才知道,走吧!再不去,阿宝找不到人也甭想他会回来通知我们。”

两人一前一后掠出窗口,直往郝宝遁去小巷追去。

郝宝精灵无比,只势过一面土瓦墙,就已发现光头在小巷中晃动,再见其身材矮小,分明就是小孩,不是梁小福是谁?

他促狭道:“这小鬼如此鬼鬼祟祟,分明是在做贼,我倒要看看你偷些什么?”

他遂摄手摄脚地追下去。

梁小福不知有人跟踪,躲躲藏藏地溜进一家富户人家。郝宝以为他想偷金银珠宝,暗道这小子眼光不错,找到这么一个好对象,也跟着翻墙而入。

院内红亭绿瓦,小桥流水,布置豪华,在这小镇地方实属难得。

郝宝判断宝物该在左侧一座金碧厢房才对,为何梁小福会往右侧较为古斑月门遁去?

“这小子是不是有毛病?还是他老早就知道哪里另有宝物?”

他愈想愈有趣,紧紧跟在后头,省得错失良机。

岂知梁小福掠入月门,竟然往厨房钻,撂下一个大布袋,把厨房里的山珍海味统统丢入布袋,看他那副得意样子,简直比偷足一大袋珠宝还高兴。

郝宝眉头直皱:“这小子难道失常不成?要吃东西,花点钱到饭馆吃不就成了,就算没钱,想办法弄就是了,何必大费周章弄这堆便宜货?”

他想不通,梁小福已撂起布袋,掂掂斤两,但觉差不多,才露出满意笑容,又蹑手蹑脚往回走。

郝宝见他快潜至门口,粹然闪身而出,叱喝:“小贼那里逃?”

双手猛地抓向梁小福的脖子。

梁小福吓得布袋直抛,甩头就逃。

然而在甩头背对郝宝之际,郝宝双手已扣住他脖子,抓得他四肢如狗儿般乱抓,却一点也沾不着地。

郝宝黠笑道:“好小碱,你敢偷东西偷到我家,不要命了是不是?”双手甩晃不停,扣得梁小福满脸通红。

梁小福挣扎沾不了地,只好双手反扣郝宝不紧不松的脖子.终能喘口气,急叫道:“我不是偷,我在收东西。”

“收东西?跑到我家来收东西,这算什么?”

“这不是你家,是你家厨房。”

郝宝憋住笑意:“厨房的东西就能乱收?”

“我没乱收,那些都是快要坏了,我要把它收去丢掉。”

“丢掉?我看是丢到你肚子里吧?”

“没这回事,你抓着我的脖子,我怎么丢?快放开我!”

“放开你?”郝宝汕笑道:“放开你,让你好丢是不是?”

“没有啊!再不放手。我就快断气了!”

梁小福背向郝宝.不但瞧不着他,双手也无法反抓,显得十分狼狈.话一说多,连舌头都吐了出来。

郝宝呵呵笑道:“知道要断气,还笨得偷这些东西?”

梁小福挣扎道:“我真的没偷啊:快放开我——”

好似性命他关.梁小福挤命急叫,声音又尖又锐,倒把郝宝给吓着,急忙把他丢在地上,叱道:“要死啦:做贼还这么嚣张!”

梁小福跌落地面,气道也顺,方觉得舒服些.双手揉揉脖子,忽闻得这声音好熟,立即转身,突见郝宝,惊诧得两眼凸大。尖叫:“是大英雄……”

这声音更尖,逼得郝宝赶忙欺前,一手封向他嘴巴,此道:“你有完没完?你以为这是你家是不是?”

梁小福被封住嘴巴,方自惊醒,呜呜叫着.郝宝才松手,梁小福喘口大气,如获重释,拍拍胸脯:“吓死我了!”

郝宝瞪眼道:“是你在吓我,还是我在吓你?”

梁小福为之干笑:“刚才被你抓急了,我只好尖叫,还好你终于回来了,等得我们提心吊胆的。”

闻及此言,郝宝才想到正事,”嗔道:“我要你等我回来,你为何溜掉,还跑到此地做碱?”

梁小福满是委屈:“我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要偷,也该像样些,偷人家厨房.你不觉得很没面子?”

“我是不得已的……”

那宝看他如此委屈,也想问个明白:“你说如何不得已?我真不相信你分辨不出银子和鸡鸭肉.哪个值钱?”

“要是银子有用,我也就不会偷鸡鸭肉了。”

“你说.到底发生何事,由得你如此狼狈.有钱不能用?”

梁小福大气小气直叹道:“不说还好,愈说愈有气.就在你们离开的第二天的傍晚。突然来了一位老和尚。他看我理光头,以为我是少林弟子,硬要我拜他为师,还要侍奉他。我看情势不对,只好先答应。然后伺机开溜。前前后后—共被他抓着三次,这次最躲掉了,却饿得我和奇姊、幻姊两眼发晕,我只再冒险出来偷些吃的东西。”

瞧向郝宝,十分欣慰:“还好,果真碰上了大英雄,我们于解脱了。”

郝宝闻及梁小福遭遇,但觉好笑:“怎会有这种和尚?呵,你的光头终于发生效用了。”

梁小福苦笑:“倒霉的效用,大英雄你一定要替我们仇!”

郝宝大言道:“这当然,敢胡乱逼我门徒的人,岂能让他遥?”

梁小福欣喜道:“大英雄收我为徒了?!”表情更是激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惊天和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