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20章 御气飞行术

作者:李凉

二天后。

四人已抵少林古刹。

只见得林木参天,寄游白云,阵阵梵唱传诵,偶尔钟声鸣,让人闻之则清心寡慾,心头一片祥和。

四人登向婉蜒灰白石阶,绕着青山,直通宏大正门。

门高丈八,气势宏伟,中门上端嵌着黑灰石匾。三字楷“少林寺”大若斗盆,苍劲拔遒,更显出少林百年基业稳固坚。

方抵门前,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知客僧已施佛号引前,见有女人上山,年轻小僧老练地问:“不知女施主是来进香?还是……”

奇女和幻女听不懂他说什么,却从大门瞧及知客僧和边行走和尚全是光亮着脑袋,幻女忍不住已激动而新奇喜叫道:“他们真的全是光头耶!”

这话可听得知客僧嫩脸一阵窘红,毕竟敢在少林大门“光头”两字,这还算第一次,而且又是女的,若是恶言漫骂,客僧早好办事,难的就在奇女、幻女表情看不出一丝侮辱道,让人不知该不该责备她们才好。

宝贝兄弟已呵呵发笑,郝宝道:“小和尚请见谅,她们从没见过那么多的光头,难免会大惊小怪,不过你们偏好理光头地聚集在一堆,实在让人感到十分特殊。”

知客僧干笑着:“没办法,物以类聚……”忽觉得说溜了嘴,登时窘笑,急忙问道:“施主来此是……”眼睛寻着四人。

郝宝道:“我是来找我爹天下第一剑,她们是来观‘光’的。”

知客僧闻及郝宝乃是贵客之子,立即躬身施礼:“原是佳客到来,小僧失礼了,令尊正在观心台和敝掌门观心论道,不知您是否现在就去?”

郝宝笑道:“观心和观光差不多,看看也好,你带路如何?”

“自该带路,可是这两位女施主……少林重地,不能让女施主进入……”

郝宝笑道:“你看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只要把你们寺内奇特的光头多叫几个让她们仔细鉴赏:她们不会挑剔太多的。”

知客僧困窘着脸,笑道:“小憎尽力而为,就安排两位女施主到西院客房稍待如何?”

郝宝点头:“就这么办。”转向奇女、幻女,叮吁道:“你们先在那里等我们,可以四处瞧,不过不能走远,一定要等我们回来。”

奇女、幻女同声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知客僧又唤一名小僧过来,领着奇女、幻女离去,自己才领着宝贝兄弟往后山禁区观心台行去。

穿过明心岩,小径已陡峭,走在其间,宛若攀梯入仙境,步步升高,早将云层踩在脚底。

不久,来至一峭崖,其旁盘长三五棵古松,苍劲挺拔,与嶙峋怪石相映,显出特有坚贞气节。

知客僧指向松树后方,说道:“观心台就在那里,除了掌门和长老以外,其他弟子不能上去,我这就替您通报。”

郝宝立即阻止:“不必了,安安静静地,乱叫乱叫,多煞风景?”

“可是规定如此……”

“来都来了……这样好了,待会儿我上去时,就说你通报过了,只是他们没听着,这样不就得了?”

“那么可以……”

郝宝道:“你听如此安静,说不定他们正在悟道,被你一叫,要是悟不出来,罪过可就大了。”

郝宝一心想暗中瞧瞧两个老头子在一起,是在扯些什么事?

知客僧从来没碰过这种事,要是郝运所说属实,岂不糟了?心头想想,至少宝贝兄弟是贵客,他爹又在上头,让他上去,就算有罪也该责备不大。

他遂答应了:“你们就上去,不过可别乱闯,这是少林禁地。”

郝宝笑道:“我们会小心,你回去吧!”

知客僧犹豫着,再三叮吁,眼看宝贝兄弟等不及地已往前走,方自拜别离去。

郝宝见知客僧走远,才露出狡黠笑容:“阿贝你想爹在上面悟个什么道?”

郝贝摇头:“我想不出。”

“随你想一个嘛!”

“也许是在下棋,或是喝老人茶。”

郝宝摇头:“不对不对,下棋有棋子声,喝茶,话必定多,怎会静悄悄?”

“那我就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

郝宝摄起足尖,细声说道:“去瞧瞧就知道了。”

两人无声无息地已摸向观心台。

方转过古松,前面丈余远处已现出一平台,呈椭圆形,居中置有石桌椅,还摆了棋盘。

然而最让两人猜不透而好奇的是,平台左侧立着一棵枝叶茂密的丛树,其下边各躺了两个人,呈八字型摆着,脑袋相向,只差两尺距离。

郝宝见及左侧那人身穿整齐烫得平滑的青丝袍,一眼就认出他就是自己父亲,不用说右侧着袈裟者必定是少林掌门苦莲大师了。

“他们在于什么?”郝宝但觉有趣,已和郝贝躲在松树后方,想瞧个究竟,郝宝又道:“他们在悟什么道?为何要躺着?我看是在偷睡吧!”

郝贝道:“爹他不是随地睡觉的人,尤其又是穿新衣,怎会如此甘心地躺在地上?”心念一闪,突然紧张:“难道他们遭了人家暗算?”

郝宝闻言头皮为之发硬,除此之外,哪还有其他更让人心惊的解释?

一声“不好”,和郝贝就想掠前看个究竟。

就在身躯方掠未掠之际,那树忽然飘落一片树叶,躺着不动的郝运突然会动了,轻轻抓向树叶,似乎觉得不是所要的而将树叶弹开,然后又静俏俏躺着。

宝贝兄弟又傻了眼。

郝宝睁大眼睛:“爹还会动?!”

郝贝也同样吃惊:“他没死?!”

两人同时又蹲回松树后方。

郝宝满头雾水:“爹到底在搞何花样?”

郝贝摇头:“我想不出来,我看是真的累了吧!偷睡一会儿。”

“也不对,既然睡觉,落叶飘下,他才懒得抓!”郝宝疑惑地往那棵树瞧去,赫然发现那是一棵果树,还结有果实。

郝宝惊诧道:“是苹果树?!”突然想笑“难道爹他想吃苹果?!”

郝贝也发现这奇妙的现象,憋笑道:“这里怎么独独长着一棵苹果树?实在不像修道的地方。”

郝宝笑道:“这还在其次,奇怪的是,他们若要吃苹果,伸手一采就有,何必干等?”

郝贝道:“你确定他们想吃苹果吗?”

郝宝道:“也许吧!方才爹捡了落叶,不是有点失望?”

郝贝想想,也觉得有道理,道:“也许他们在悟的是贪念,苹果虽好吃,却不能吃,眼睁睁的看着它掉下来,也不能吃。”

郝宝道:“也许掉下来的就可以吃,打中的就非吃不可。”

郝贝笑道:“这我就不明白了。”

“试试不就知道了?”

郝宝有心看个究竟,已选好两个又大又圆的苹果,弹出两颗细石直射苹果连枝。

细石闪过,无声无息打下两颗红苹果,不约而同地打在郝宝及苦莲大师,咔地一声,不出郝宝所料,正中额头。

郝运和苦莲大师同时坐起,各自暴出同样话题:“苹果为什么会掉下来?!”

这问题使得宝贝兄弟哭笑不得,面面相觑。

郝宝表情怪异笑着:“爹他们好像不是想吃苹果…”

郝贝皱眉怪笑:“他们……好像很喜欢被苹果揍脑袋?”

两人猜不透父亲到底在于啥,只好再瞧个清。

此时郝运和苦莲大师已拾起苹果,双双起身,对眼一问,都是同样问题:“苹果为何会掉下来?!”

这问题问得宝贝兄弟大感惊诧,他们躺在苹果树下竟是在揣想苹果为何会往下掉这奇怪的问题?

宝贝兄弟俩不禁面面相觑,暴出呵呵笑声,立时又以手掩口,免得泄形,脸颊早就涨得通红。

苦莲和郝运似乎并未发现,两人互望一眼,苦莲拿起苹果掂了掂,淡然道:“是啊!苹果为何会往下掉?”

话未说完,淬见两人凌空暴起,如苍鹰扑免般直扑宝贝兄

弟躲藏位置,分明两人窃笑声早已被听见而露了行踪。

郝运及苦莲乃是一代宗师,又再猝击之下,其势何等快捷,宝贝俩方闻得破空声遏前,想做防范,然而一抬头,两片快影早已罩在头顶,两人又在开玩笑心里之下,哪来得及出手还击。

乍见四爪探至,郝宝情急之下,只有发声急叫:“爹你别乱来,是我和阿贝啊!”

话音方出,郝运怔诧一喝:“是你们?!”瞧出两人正是自己宝贝儿子,双手一收,化去掌劲,身形也展出千斤坠,轻巧地钉向地面,落于两兄弟前头。

苦莲掌门见郝运收手,自己也不便再攻,随后也撤去功力,飘落地面,瞄向两人,果真和郝运长得七分神似,也露出然笑容。

郝运辨明是儿子之后,总该摆出父亲威严,冷道:“你们何躲在这里?想干什么?”

郝宝急道:“没干什么,我们是来找爹的。”

“找我?什么事?”

“没事,只是有人说爹上了少林寺,我们顺道过来瞧瞧。”

郝贝也笑脸迎答:“对,正是如此。”

郝运叱道:“既然来找爹,就直接来,何必躲在此地,鬼祟祟,还闯禁地?”

他之所以会责备儿子,全在于苦莲在场,自己儿子闯了地,若由他责备,难免形成尴尬局面,所以才出言相责。

宝贝兄弟是有点儿紧张,但瞧及苦莲及父亲手中苹果,兄弟又已忍不住笑意。

郝宝憋笑道:“我们没闯禁地,只是知客憎带来时,你们在睡觉,呵呵,所以我们就坐在这里等,结果苹果落下来,你就醒了。”

郝运和苦莲闻言,心知方才窘态已被瞧及,老脸隐泛云,显得困窘,一时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两个小鬼,总想找话说。

还好,终被苫莲想到,他轻咳两声,隐去窘态,道:“既是客僧带来,也不算是闯入禁地,郝兄不必太苛责两位小侄。”

郝运瞄了宝贝兄弟一眼,也有了笑意:“还不快谢过掌门方丈?”

宝贝兄弟拱手为礼,同声道谢。

苦莲挥手笑道:“免礼、免礼,倒是老衲,让两位见笑了。拿着手中苹果,笑的有点儿困窘。

郝宝笑道:“掌门方丈别客气啦!我正也为这问题很头痛,苹果为什么会掉下来?”

他和郝贝装出百思不解状,以表示这问题十分深奥,掌门不懂,也不是什么多难为情的事,藉此化去他的窘态。

苦莲果然自在多了,频频点头:“是啊!苹果为何会往地上掉,不会往上掉,或四处乱飞?”

郝宝探住笑意:“大师想不通,我们更参不透禅机了。”

眼睛斜光瞄向父亲,大有一别苗头之势。

郝运心知郝宝聪明过人,却也有心较量,漫不经心道:“难不成也有我宝贝儿子想不通的道理?”

郝宝装迷糊:“对呀!这问题很难想得通,尤其是苹果为何偏偏会打中爹的脑袋?这问题可严重了。”

和郝贝视目,眼中充满了笑意。

郝运不知被动了手脚,抓着苹果,心头不是滋味,一时也找不出答案。

苦莲方丈已打哈哈,道:“能解无解之解,方可参最上禅机,慧根无长幼,咱们一同参掸如何?”

“好啊!反正这问题玄得很!”郝宝一口答应,他也正为这问题感到好奇。

郝运有心和宝贝儿子较量,道:“让你们参些佛理也好,免得野过了头,不过在参禅中,你们得安分些,别误了方丈禅机。”

苦莲笑道:“没关系,顿悟要比苦思来得好,说不定他们一说,老衲就顿悟了。”

郝运道:“掌门不知我那宝贝儿子野得很,不事先交代,他们可会闹翻了天,尤其是大儿子!”

他瞪向郝宝,郝宝立即矢口否认:“爹你对我误会太深,才不吵,有佛理可悟,我是最认真的,你们看,我现在就在绞脑汁地悟禅,哪有时间吵你们?”

他装出一副绞尽脑汁沉思样,倒也逗得苦莲方丈露出丝笑意。

苦莲笑道:“郝大侠,令郎慧根颇深,想必会有妙解,咱别误了时间,这就一同参禅。”

说着走在前头,回到平台上,等着郝运过来,两人坐回先铺在地上而被躺压的黄麻蒲团上,开始闭日参掸。

宝贝兄弟含带促狭地走向平台,瞧瞧父亲,仍是满面风,梳理整齐,似有愈来愈年轻的趋势,再看看苦莲方丈,光的脑袋已找不到毛发,纯秃头,光亮无比,灰须及胸,隐含一仙气,两道眉毛也闪闪发白,只是眉头似皱得过多过久而露深深的纹路,虽然有点儿愁眉苦脸,也露着智者形象。

郝宝盯着他,呵呵窃笑:“看他样子,就像真的吃了一辈黄莲,可以苦出汁水,难怪连法号都叫苦莲。”

郝运已睁开一双眼睛,盯向郝宝,郝贝赶忙伸手肘推撞他腰际,细声道:“阿宝小心些,爹在瞪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御气飞行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