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21章 情书的妙用

作者:李凉

行约一日,众人已抵尽花谷。

冰心美人含笑迎接,她身躯已不再肥胖,美丽依旧,瞧得奇女、幻女目不转睛,弄不清世上竞有如此美女,而冰心美人也含趣地瞧着两女,心想这莫非就是阿宝追到的女朋友?

及至厅前碧青草坪的白石桌椅,丫鬟送来茶水,郝幸方自含笑问道:“阿宝你这次下山,收获可算不错喔?”美目又瞄向天真无邪的奇幻女。

郝宝一脸无奈:“别说了,大姑,我终于相信一见钟情未必是件好事。”

郝幸笑道:“不会呀!看你和她俩处得查融洽的。”

郝宝苦笑:“大姑别误会,我追的不是她们两人。”

“那……”郝幸转瞧郝贝,心想不是阿宝的,该是阿贝追来的。

郝贝急忙摇头:“也不是我的,大姑,她们是阿宝收的门徒,我们的关系是清白的。”

郝幸哦了一声,也不知该不该相信他们所言,轻轻一笑:“那……阿宝你为何说一见钟情未必是好事?你好像感触十分深刻……”

郝宝苦叹:“别说了,你们女人真是怪物,心思无时无刻在变。”

郝幸笑道:“你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别说别说,说了就有气!郝宝不停摆手,摆到后来,自己也笑了。

郝幸转问郝贝,郝贝笑呵呵地把令佳玉如何整耍阿宝事情说了一遍,听得郝辛也笑不合口。

“阿宝找上了仇家的孙女儿,当然会如此,要是换别人,能就不会了。”

郝宝叹笑:“女人心,还是别猜的好,我放弃机会,一见情的事改由阿贝去执行好了。”

郝贝急忙摇手:“我不要,我未成年。”

“未成年可以先试试啊!习惯就成自然了。”郝宝笑的意,但一昂头,目光突然触及父亲冰冷眼神,笑声顿然僵断,为干笑:“阿贝未成年,照规定是不能交女朋友的。”

郝运冷眼道:“交不交是另一回事,别忘了你来此的目的尽说些废话。”“郝幸闻言轻笑道:“老弟你又为啥事不高兴?想想都快了年纪的人,不再开怀自己,恐怕将来日子并不多了。”

郝运老脸又拉下来:“大姊你不说那个(老)字行不行?”

郝幸轻笑:“那有何关系?事实上你人老心可不老,又怕么老字呢?”

她一共说了三个“老”字,气得郝运吹胡子瞪眼,把头甩一边,不再理会郝幸。

郝宝立即说道:“大姑你说错了,我爹不但心不老,人也来愈年轻.根本不老……”

话未说完,郝运一个飞拳敲向他脑袋,乃因为他连说了两个“老”字,郝运叱道:“叫你来办事,尽说些废话,还不快办,想挨揍是不是?”

郝宝抚头苦皱着脸,自言道:“马屁拍到马腿了。”自嘲一笑,方自转向郝幸,说道:“大姑,是这样的,目前江湖将要混战,爹要我们呆在家里,又不肯让我部下跟随,所以只好请你帮忙,暂时收留她们,你意下如何?”

郝幸瞧着奇女、幻女,早就被她俩纯真美丽所吸引,立即点头:“好啊!你的部下,大姑哪敢不收,事实上她们也很讨人喜欢。”

郝宝欣喜笑道:“如此甚好,不过大姑你要小心些,已有人怀疑她们是奇幻宫的人,因为她们就叫奇女跟幻女。”

“有这回事?”郝幸凝神注目奇女及幻女:“她们才十五六岁,怎会卷入奇幻宫风波?”

郝宝道:“别人爱乱说;防也防不了,只要大姑知道这件事,能早做预防就可以了。”

郝幸点头:“我省得。”

郝宝这才放心转向奇女、幻女:“你们提时就跟着我大姑;她可以教你们一些女人该做的事情,我和阿贝有空,很快就会回来看你们。”

奇女、幻女对郝幸似乎十分投缘,遂一口答应,只交代郝宝要早点儿回来,并无离愁之苦。

郝运不愿多待一刻,省得郝幸又口出忌言,见事情交代完毕,立即领着宝贝兄弟匆匆离开。

临行前郝宝仍干交代万交代郝幸,若惹了奇幻宫的麻烦,得随时通知,他会想办法处理,郝幸也一口答应。

走得匆忙,连简宏和司马长青的事也没得问,还好她冰心惯了,照样能处之泰然,倒是奇女跟幻女让她引起很大兴趣,原来两女竟然一点也不懂世事,要教她们的可多着呢!还好奇女、幻女并不笨,一学即会,所以教起来十分过瘾。

她也问过奇女、幻女出身,两女除了有关奇幻宫之事,其他全说了,但除了奇幻宫,她俩也无啥可说,郝幸问不出结果就干脆不问了,专心教些事情,偶尔也指点武功,三人处得十分融洽。

而郝宝兄弟回到灞桥郝家,景物依旧,镇上的孙大娘也未搬走。

在父亲监管下,两人又恢复已往生活,每天起来就是功,偶尔只能利用练功余暇到村庄逛一趟,找找孙大娘及孙雪儿。他俩还发现父亲对孙雪儿似乎并未死心,而孙雪儿并未排斥,反而对郝贝那股热情似乎谈了许多。

起初宝贝兄弟为此事十分懊恼,离开久了,被父亲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郝宝想起死回生向孙雪儿大献殷勤,但结果不如理想,郝贝还好,跟她仍是有说有笑,但气氛却冷得多了。

如此过了二十余天左右,也许是时间一久,大家都累了,也搞不起什么男女感情,反而是困在家里,对外面世界有股独特的吸引力及期盼。

尤其近些日子,来路不明的人有意无意地频频出现郝家庄,似乎有股山雨慾来风满楼之势。

是夜。

初秋夜月,清明阴冷,月光映向大地,一片深青。

郝家屋脊勾于青月中,孤寂中含带庄严。

三更一过——

数道黑影直蹿屋脊,动作轻巧有若夜猫,不出一声半息地隐入暗处。

约过半晌,又有两条黑影闪向郝家屋顶,随即逝去。

郝家虽谈不上什么大宅院,却也是合院建筑,前后院分得清楚.东西厢房也不算小,宝贝兄弟住在西厢房,郝运则住在东厢房,不过最近他怕两人开溜,偶尔也会换地方住于两兄弟隔壁,今夜他就住于此处。

几条黑影飘落西厢房,一名轻巧地靠于窗口,伸指戳破宣纸。往里头窥瞧,青月弱光中仍可看出宝贝兄弟睡得七横八竖,缠在一团。

那人又移往左侧戳窗瞧瞧郝运,他则闭目打坐于床上,一无动静,那人立即拿出迷香之类的东西往里边吹,约过半晌光景,方自冷笑,也因他们全是蒙面,瞧不出表情。

一切就绪后,那蒙面人又折回宝贝兄弟房间,吩咐手下占妥位置,随后他已打出一样东西直射宝贝兄弟。

熟睡中的郝宝但觉破空声啸得刺耳,一股子张眼,见得银光乍闪,心知有异,喝道:“谁?有刺客!”马上推开郝贝,双双滚向床角。

那银光钉向床边木头,是一把闪闪生光的飞镖,宝贝兄弟几乎同时抓起随身兵刃,追窗而出。

蒙面人本是有意引他俩出门,见诡计成功,立即分作两批,一批三人直掠屋脊,引开宝贝兄弟,另一批两人则反掠屋中,似在找寻东西。

等宝贝兄弟追逐刺客飞逝夜空之际,复有两名黑衣人直掠屋中。

先前那两名黑衣人但觉有人冲入,瞧及对方同一装扮,一名较老声音已开口:“这么快就回来?”

“是……”

后到者压低声音,说的模糊,在说话问已逼近数尺,粹间扑向两人。

那两人惊诧急叫:“你们是谁?”

来不及让他俩多说,两人赶忙还手迎战,然而后至者武似乎高于先前这两位,见对方封手迎战,只轻巧地斜劈一迫退对方,再一个翻身,轻而易举地就点中对方齐门穴,那人应指倒地,动弹不得。

“决搜!”

竟是女人声音。

较大者说完,两人立即掠向床前搜索宝贝兄弟包裹及木箱,并未得到想找之物,复又掠向郝运房间,方掠入,较大者闻及香气,立即掩鼻:“小心迷香!”

较小者闻言也将嘴鼻封在,双双潜向昏迷的郝运,搜索身躯,仍无法找到想找的东西,两人复又四处搜寻,仍是一所获。

较大者当机立断:“走,下次再来!”

两人立即掠出房间,较大者想想又掠向宝贝兄弟房间,蒙面人身上找着一瓶粉末,抓回来吹向郝运寝房,这才和较者—同离去。

这两人又是谁?听其所言,分明是女人身份,两人前来乎在找东西,并无伤人之意,否则郝运很可能遭她毒手,又会平白送他解葯?

解葯已生效,郝运已醒,心知有变,叫声不好,立即掠出刀外.探头瞧向宝贝兄弟睡床,只见一片乱,儿子已不见,哪还有心思去找寻躺在地上的黑衣蒙面人?

一声“糟了”,郝运不假思索,马上追出庄院,凭着经验,直掠西山。

宝贝兄弟正是追向西山,那三名蒙面人似不知两兄弟轻功了得,尤其又是练过奇幻神功以后,普天之下想赢过他俩者可说寥寥无几。

追过一座山头,黑衣人也发现宝贝兄弟轻功实在不简单,愈追愈近,追到后来已不及七尺。

郝宝謔声已起:“喂!你们三个见不得光的鼠辈,三更半夜找我们出来,就是想运动一番而已?”

手中灵邪宝刃挥旋而出,化作银轮,如星月飞星,快捷地旋向三人背脊,迫得三人不得不取下兵刃以迎敌。

锵然一响,三把长剑同时拦向银光,泄出满天火花,震得三人虎口发麻,长剑早已陷下一大凹口。郝宝接回灵邪宝刃,轻轻飘落地面,道:“我以为是何方神圣,原是二流货色,哪用得着我的宝刀,真是没面子。”已将宝刃归鞘,赤手空拳对敌,轻笑道:“说,没事三更半夜找我们出来,是为了什么?”

郝贝抖起剑花,冷道:“给我说流利些,否则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三名蒙面人定定心神,尤其是带头的那位,岂能在属下面前弱了威风?他冷笑道:“你们是奇幻宫妖孽,人人得而诛之,我们是来报仇的。”

郝宝轻笑:“终于找上门来了!”

郝贝显得紧张:“阿宝,怎么办?”

郝宝镇定若常:“你急什么,当初我们不是早已下定决心,有何好怕的?”

郝贝回想以前在奇幻宫,确实曾慷慨激昂过,可是现在遇着了,心情总是不能处之泰然,他开始又怪自己不够成熟,遇上事情仍会心惊肉跳。

蒙面人闻及宝贝兄弟所言,已冷笑道:“看样子你们真是奇幻宫余孽了。”

郝宝落落大方:“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蒙面人冷笑:“我看准错不了!”

“那又如何?”

“奇幻宫妖孽,人人得而诛之,你们死定了。”

郝宝轻笑:“要讨债,也该报个名号,蒙着脸,见不得人,算什么?”

蒙面人不由自主地抓向面巾,忽又发觉自己失态,立时手收回,冷道:“杀奇幻宫妖孽不必什么理由。”

郝宝道:“如此说来,你们和妖孽又有何差别?”

蒙面人一时语竭,恼羞成怒,dc道:“少逞口舌之利,还不快把两名妖女叫出来,老夫好一起宰了她们!”

郝宝终于明白对方来意,轻笑道:“原是为了她们而来?可惜你恐怕要找错地方了!”转向郝贝:“先把他们捆起来再说!

郝贝立即应诺,长剑抖出剑花,登时罩向三名蒙面人。

这下反而使对方乱了手脚,那老蒙面人慌张退后,急道“你们想于什么?”

郝宝一脸捉谚:“这就奇怪了,是你们找我们出来,却问们干什么!呵呵!既然你不懂,我就说说也无妨,没什么事,是想揍你们几拳罢了!”

喝地一声,郝宝凌空一拳直取对方心窝,这拳头来得好快,宛若迅雷,不及掩耳,它已捣至,蒙面人身手似乎并不高,一拳捣来,避也避不掉,被捣个正着,闷哼一声,人如虾米弹开,撞上背面巨树,摔得满天星斗。

郝宝亦觉意外:“怎会这么差?”也不想再出手,转向郝贝:“阿贝,把他们面巾挑下,看看是何方神圣。”

郝贝闻言也想速战速决,无声剑法顿时展开,霎时满天剑气,笼罩丈二方圆,剑剑连绵不绝,逼得对方无招架之力,连连败退,想伸剑拦阻郝贝攻势,就像把剑伸人流星巨轮中,一个锵响,不但震得虎口生疼,简直就快被震昏,接连几次,他们哪还敢伸剑迎敌?

郝贝将三人道至一堆,这才化攻势为挑拨,拨开三人面罩,清一色,全是三十上下男人。

三人想做最后挤斗,但见宝贝兄弟并未再出手,三人按兵不动。

郝宝瞄向三人,有点儿失望,因为一个也不认识,而且对方武功也不是挺高,分明是探路者。

乍想及“探路者”,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情书的妙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