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22章 宝贝发威

作者:李凉

宝贝兄弟溜出尽花谷,一路直往山区逃去,心想山区较为隐秘,要躲藏也容易得多,何况太行山也是山,连着山线奔逃,可省去不少迂回路程。

然而他却没想到早就被人盯上,在山区反而给敌人最佳跟踪环境。

及至二更天,奔驰将近百里,四人虽练得奇幻神功,脚程并不感觉累,然而肚子可就挨不了而咕噜乱叫。

郝宝看看地形,四面山峰高耸,罩上氤氲水气,沉静中隐带肃穆,心头隐隐现出不安,不知该不该停下来。

然而郝贝可难忍挨饿:“阿宝,从早上到现在,我都还没吃东西……先抓些野兔吃吃如何?反正现在身在山区,爹可能找不到…”

郝宝瞧着他,复瞧往奇女、幻女,两人先前那股闲情逸致早已消失殆尽,换上一副惶惑脸容,她俩也不知郝宝为何逃得那么快?其其中似也知道出事了,而显得十分不安。

郝宝见之则不忍,遂点头:“好吧!就算惹了麻烦.也不能饿死!阿贝你跟我去抓野食,奇女、幻女你们先躲起来。”

奇女、幻女茫然点头,一无江湖经验的她们,此时只有凭郝宝吩咐,除了惊惶,哪还有主意上心头”

郝宝四处瞧瞧,决心将两人藏在一处隐秘山岩缝隙中,然后才和郝贝去找寻食物。

他盘算过,如此分开两地,就算有人找上门,只要见不着两女,他仍可应付,至少拖它一些时间没问题。

凭两人身手,抓些飞禽走兽并非大问题,只花半刻钟,两人已抓了一只野兔、两只雄鸡,胡乱拔毛就上火烤烧。

烤烧位置在山谷小溪处,离奇幻女藏身处仍有一段距离,最重要该是山谷中烤烧可以避免火光外泄。

火花生的甚猛,不到两刻钟,已熟得差不多,郝宝方庆幸能过关,正想扑灭火种之际。

忽而传出一声:“人在这里!”

咻然几响,已出现各自不同衣衫,却全部蒙着脸的蒙面人,为数九、十名左右,各自带着兵刃围向宝贝兄弟。

“困住他们。别让他们脱逃了!”

黑暗中也不知谁发的命令,蒙面人个个盛气凌人逼了过来。

郝宝暗道一声苦也,其势不变,突然伸手拨向火热火堆。狠猛地洒向那群蒙面人,划出一道透红扇形火花;甚为漂亮。

蒙面人不知郝宝出此奇招,深怕火花沾身被烧伤.纷纷逼退数步。

宝贝冷笑:“既然来了,何必蒙着脸?我不必看也知道你们全是假借正义之士,专做土匪行径的混蛋!”

一人冷喝:“奇幻宫妖孽,人人得而诛之,不必多说,先宰了他们再说!”

话方说出。已有两把长剑攻向宝贝兄弟,出招就是杀气逼人,剑光走偏含带阴狠,分明是想置人于死。

郝宝冷笑:“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就能欺负人,灞桥郝家也不是省油灯!”

只见寒光逼来,直指身上七处要穴,郝宝镇定如初,他不知对方功力如何,为了自卫,也是倾力而出,灵邪宝刃化作一道银轮,像要揪动天地灵力,霎时将对方长剑卷入游涡之中,宛若一直旋之不尽的洪流,奔腾不息。

只见银光方送向那两道剑光,忽听得唉呀一声,那两人长剑已脱手,手腕还挂了彩,鲜血流染整只手。

乍见血迹,有人喝道:“妖孽凶性大发了,快收拾他们!”

众人一方面不甘受创,另一方面为了自保,霎时绝招尽出,全然攻向宝贝兄弟,一时间也将两人迫得连连敌退。

郝宝从他们武功路子察知这些人不少是九大门派门徒,功力更属一流,并不容易对付,尤其是这批人之后,是否另外有人随时会再赶来?答案是肯定的。

分神之际,一把长刀刺来,郝宝挥刀即砍,锵然一响,长刀断落,刀尖却弹划伤郝宝左肩,疼痛钻心。

郝宝不禁大怒:“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一人冷笑:“赶尽杀绝!哈哈哈……”

一人狂笑:“铲除妖孽!”

郝宝叱吼:“妈的!不杀你们,你们以为我怕了是不是?”

喝地暴此,再也顾不得对方,爷爷所授“大杀四方”已展开来,登时满天剑光,劈、砍、扫、挂,逼得蒙面人穷于应付。

“阿贝,砍啦!”

郝宝但见对方不留情,拖下去只有自己吃亏,乃通知郝贝齐下杀手,深藏不用的奇幻步法此时也展开,与阿贝东飘西蹿,游闪于刀刃下,化作团团银网,在黑夜中宛若一轮明月。

只见得明月银光往地面猛缩,唉叫声立即传出,紧接着叮叮当当,蒙面人兵器到处飞蹿,人也东倒西歪散落四处,除了传出几声呻吟外,早就不能动弹,冷风吹过,血腥为之扑鼻。

宝贝兄弟身上也溅了不少血斑,郝贝更是瞧着血红双手发呆:“我杀了人…我杀了人……”

郝宝心神一凛,拍醒他,说道:“他们没死,只是受伤,事不宜迟,咱们快走:”

“他们没死?”

“嗯,就算死了也怪不得我们,快走吧:迟了就来不及!”

顾不了再整理衣衫,拉着郝贝,直奔山峰,方行数步?又想到食物,乃转回捡起烤熟兔子,才再快步掠回山峰岩缝。

奇女、幻女早就心惊肉跳,忽见宝贝兄弟染血而回,张口就想哭,然而一张嘴,郝宝已把兔肉撕下两腿塞给她俩,急道:“我们没事,快走,敌人马上就来!”

由不得奇女、幻女选择哭是不哭,郝宝已把两人拖着走,眨眼遁入山林。

夜风徐徐,凄清中隐带萧瑟。

尤其是血腥味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不知过了多久,林中又奔来一玄衣和尚,他正是受戒一月的苦竹。

虽是受戒一月,他却提早三天出关,这三天就是他计划抢其先机的做法。

接连三天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他先命手下戒明赴郝家打探情况。从飞鸽传书得知奇女、幻女并不在郝家,乃赶在半途和戒明会合,问清原因后,又拟定了另一计划,找来十位高手,先行捉拿郝宝一行,然后……

他很快找到打斗位置,也见着散落四处的残兵败将,他忽然笑得姦邪,近月的受戒使他瘦了不少,却使他显得更加暴戾。

他冷笑:“郝家武功果然厉害,竟然能打败各派高手联手,可惜碰上了我!嘿嘿……”

冷笑中,他开始审视尸体,有些仍在呻吟待救者,他并未理会,却注意他们所受伤口。

“这小子下手分寸丝毫不差,十个全部活着?!显然功力不差他爹,要是再多些时间,必成为心腹大患,不得不除……”

此时重伤者已有人张开眼睛无助地瞧向苦竹,呻吟道:“救我……”

苦竹笑的邪样:“是该救你……”

欺身向前,忽然伸手再戳其创伤,戳得那人翻白眼:“你?!你…”话未说完已咽了气,两眼仍睁得圆大,死不醒目。

苦竹并末停手,一口气连戳九人,十条人命眨眼全丧失他手中。

他却一丝悲怅也没有,反而显得得意:“若要成事,牺牲一些人在所难免,诸位安息吧!老衲会替你们要回这笔债!”

说到后来忽然哈哈邪笑:“如此一来,我看奇幻宫将要如何化解这场恩怨,哼!旧仇加新恨,让你永世不能翻身:”

原来苦竹刻意安排,就是想制造奇幻宫与各派更大仇怨,使得双方永远水火不容,如此他才能更具煽惑力地煽动各派力量,也可间接由此逼迫苦莲下台,以接手掌门之职位,其心机之沉、用心之毒,实属少见。

笑够了,他才拿出信号箭,射向空中,霎时啸声震天,响彻出谷。

不多时.已有大匹人马赶来,声势之力,恐怕已是武林一半精英以上,分别有武当掌门空阳真人、华山掌门钟月如、峨嵋掌门送佛师太,以及其他各派高手。

苦竹见及众人来到,立即迎向前头,叹声佛号:“各位来晚了,妖孽已然大开杀戒了!”

凄叹中,伸手指向山谷。

众人掠往山谷,见着十具尸体个个嗔目瞪眼,咬牙切齿,更是愤恨填膺。

峨嵋掌门察视一名伤者,大为震怒:“他们全死在无还手余地之后,妖孽已丧心病狂。”

武当掌门空阳真人道:“二十年前奇幻宫如此惨无人道,二十年后仍是蛮无人性。又岂能容她们存在?”

众人同仇忾,恨得咬牙切齿。

苦竹瞧在眼里,心知诡计奏效;该进行下一步了。

他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诸位请节哀.倒是妖孽,不能放过他们,瞧这炭火未熄,他们可能尚未走远。”

空阳真人立即定夺:“留下几名照顾尸体.并运回各派,其他跟我去追人。”

众人全无异议,各派有伤亡者皆自行派人处理,其他全跟着空阳真人,在苦竹领路之下追向郝宝一行。

时光如梭,眨眼东方已吐白。”

逃在山区的郝宝暗自叫苦,要是天一亮。想逃可就难了,当机立断.他想找个隐秘地方,先躲过白天再说。

他很快又找了一处藏身地,那是一棵处于大片森林的巨树,树干大如圆桌,树心早巳腐蚀而形成中空,躲在里边只要不出声,自不易让人发觉。

四人很快钻躲树心,虽不宽敞,也足够他们蹲坐,还好出入口不在树根,而是在半腰一处本是分枝现已腐脱的小洞口,所以躲在根底仍不怕外界一眼看穿。

四人屏息而坐,也借此稍作休息,他们皆暗自祈祷能逃过此劫。

不知过了多久,郝宝已闻及细碎脚步声渐渐逼近,郝贝及奇女、幻女也被惊醒,四人心跳如鼓,郝宝已做出要他们别慌乱的手势;在静默中等待危机脱离。

脚步声渐渐加大,也夹杂着说话声:“你们搜左边,你搜右边,别放过一草一木……”

人声杂乱,已可感觉从巨树身侧行擦而过,郝宝四人早已满头大汗。

时间似乎难熬,汗水不停滴落,脚步声愈来愈多,比郝宝估计的还多,他实想不透为何对方如此快就能调动大批人马前来?莫非早有计划?若真如此,情况比想象的可能更糟糕。

方自揣测中,或许是大批人马追赶,亦或是此树心本就被狸鼠做了窝,突然有只狸鼠仓皇跳入洞中,直落根部,正巧跌在奇女、幻女身上,宝贝兄弟还好,奇女和幻女哪见过这怪物,又被沾了身,吓得尖叫、挣扎。

郝宝见状不妙,立即扑身掩压两人嘴巴,及时将她封住,叫声才未迸出。

狸鼠哪知树心还躲有人,吓得复往洞外逃窜,已引起外边一阵騒动。

有人说道:“这家伙看是吓破胆,蒙了眼,躲入洞中又跳出来,简直找死!”

紧接着传来狸鼠吱吱唉叫声,然后渐渐咽了气,想必已被戳杀。

郝宝他们哪敢再乱动?就连心跳声也压得紧紧,免得泄露了行踪。

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已渐渐稀疏,以至于完全消失。

郝宝此时才嘘口气:“要命!”想来危机已解除大半,方自挽袖擦擦汗水。

奇女、幻女惊魂甫定,为方才事感到歉意,奇女道:“阿宝哥·,我不是故意的……”

郝宝马上又伸手制止她说话,含笑道:“我知道,天还未黑,我们还得等一阵子。”

奇女、幻女闻言,已想及危机未除,也不敢再多言,歉意转为泪水,泄流不止。

郝宝安慰道:“没有关系,事情马上就会过去,我们都会平安无事。”

奇女、幻女哭得更凄心,不知不觉已睡在郝宝怀中,待她惊醒时,郝宝已含笑对着两人说道:“醒了吗?我们该走了。”

奇女及幻女哭过、也睡过了,心情好多了,遂点点头,也不知该如何进行。

郝宝则安慰地再拍拍两人肩头:“放心,天大的事有宫主替你们顶着,我们走吧!”

不敢再耽搁,他已先行掠高,爬出树洞,了望四周无人,才要郝贝、奇女及幻女慢慢溜出洞外。

眼看天际,又是另一夜晚开始,今夜弦月显得特别清冷。

四人机伶伶打了个冷颤,郝宝选个东南山区方向,带着三人已往山区奔去。

谁知方行数十丈,忽闻得一声“围上来——”

霎时千百条人影蜂拥而出。

郝宝急道:“不好,有埋伏!快往西!”

顾不得多想,领着三人复往西边逃去。

然而遭遇仍是一样,西边也涌出无尽人潮,硬将四人逼退。

郝宝想再回头已是不可能,四处早已围满人潮,无处可逃,两人只好抽出兵刃将奇女与幻女围居中央,以敌对人群。

苦竹冷笑声已传来:“任你如何狡猾,也逃不过上天法眼,还不快束手就缚!”

郝宝转向发声处,赫然见着苦竹,及一些状似首脑之人群,他也冷笑:“原来是你,我早该料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宝贝发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