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23章 假传神功

作者:李凉

苦竹一行先抵少林寺,已是晨时。

他很快将宝贝兄弟囚于篙山最高峰中的一处迎霜洞中。而奇幻女不适合带入寺区禁地,又是女人身,只好先行安置于女宾客房。

此时苦件正为掌门职位冲昏了头,只要掌门一到手,事情总算成功了一半。是以一回寺,即行布置交接大礼,对于宝贝兄弟及奇幻女,他认为只要多派人看守即无问题,何况宝贝还是为了清白才甘心受囚,他们逃了,岂不是罪加一等、自添罪嫌?

虽然如此想,苦竹还是派了十八名高手看管宝贝兄弟,而奇幻女住处也派了十名高手困于周围。

岂知——

当奇幻女被带人客房不久,忽然从墙口冒出一名貌美女子,她身手矫捷无声地飘向奇幻女。两女发现她,正感吃惊而想叫出声音。

那女子已伸手掩向两人小嘴,低声含笑:“别怕,我是来救你仍的!”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郝宝冤家令佳玉、她早就跟踪郝宝兄弟,发现他们和奇幻女要被带回少林寺,是以先走一步,住进了少林女宾房。而女宾房一落厢房,只要打通泥墙,很容易即可潜通各房。

令佳玉聪明过人?她认为少林派要囚人,必定选择最右或最左客房,若在中间岂非碍事?是以衡量之下,住进左侧幽静的第三间房,果然被她找对了。

奇幻女并无心机,听及令佳玉说要救她俩,又见她是女人而且长得漂亮,戒心随之消失,令佳玉这才含笑松手。

奇女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们?”

幻女也问:“你救不救阿宝哥?”

令佳玉笑道:“我就是阿宝哥暗中派来救你们的,他说先救你们出去,他不久就会出来。”

奇幻女同时惊喜:“你也是阿宝哥的朋友?那太好了。”

幻女欣喜道:“阿宝哥好厉害,早就派人在这里等我们!惊心一笑:“唉!差点儿吓死我们了。”

令佳玉见她俩一点儿戒心也没有,先是颇感意外,随即喜一笑,似乎计划即将得逞。

她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她从暗处抓出两套乡村妇女穿着较为朴素的衣衫,要幻女换上,也许临时找不到合身衣物,穿在奇幻女身上显得大,然而袖子折起,虽是宽宽松松也勉强凑合。

须知小镇乡村生活俭朴,难得买新衣裳,若买了,也得上好几年,如此大衣小穿情况也不少见。奇幻女如此一穿,真有点儿像村家小姑娘了。

令佳玉甚为满意:“就这样,待会儿若碰上任何人,你们别说话,我自会处理。”

奇幻女怀着;份新鲜感,连忙说声“知道了”。

令佳玉也不多说,马上带两人穿过两道泥墙,也因泥墙早已挖通,走得无声无息。及至第三问客房,令佳玉探头往外面庭院瞧几跟,发现三名和尚盘地打坐,全面对奇幻女被囚那间客房,暗自好笑。她领着奇幻女,大大方方地走出客房,往右边行去,眨眼混入其他女客之中,三三五五.大大方方走向前院,还出了少林寺,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其实若非令佳玉事先预谋,在奇幻女被送入客虏不到盏茶工夫即行动手救人,大大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否则她也不会走的那么顺利。

却不知她救走奇幻女,所为何来?

及至近午,知客僧送膳食时,已发现两女失踪,急得往上报.却因苦竹正在行交接掌门职务大礼。等他从苦莲手中接过掌门一职,知道奇幻女失踪之后,已是近黄昏时分。

他仓皇追查.却无迹可寻,只好追向迎霜桐,想查看宝贝兄弟是否仍在囚?

迎霜洞地形怪异,立于山峰一处斜口,外边啸风不止,里边常年下霜,冰冷非常。

苦竹本想让宝贝兄弟吃点苦头,岂知宝贝早就在砌香坳中爬入万年雪灵芝的冰洞中,哪会怕这小地方?是以两人在此反而显得舒服,只是苦了在外头的十八罗汉高僧。

苦竹匆忙通过守卫,问过戎明,皆说宝贝兄弟仍在洞内,他不放心,掠入洞内,果然还在,他仍不放心——因为宝贝兄弟看起来并无痛苦状,仍是游哉悠哉。

郝宝见及苦竹手中降龙法杖,心知他已接得掌门之职,有心调侃,拱手为礼:“恭喜大师飞黄腾达,总管少林、将来可就能横行斜走,所向无敌了。”

苦竹冷笑:“多亏你的出现,让我省了不少麻烦。”

郝贝道:“可是我觉得当个掌门并不怎么样嘛2每天扛着法杖,你不嫌累?”

苦竹謔笑:“法杖岂是人人能扛?”

微微一抖,冰洞掀起嗡嗡响声,震落不少冰块。

郝宝逗笑道:“果然稀罕,难怪你一扛到它,就好像小孩在外边捡到五文钱一样,高高兴兴很了不起地跑来给他爸爸看。”

身躯耸耸,还当真摆出一副老爹模样,逗得郝贝呵呵直笑。

苦竹本就有点儿炫耀心态,被郝宝一说登时显得困窘,老脸一红,不得不拉下脸,斥道:“阶下囚,说话当心点,否则有你好受!”

郝宝无奈道:“那你要我如何对你?扛着法杖匆匆忙忙就:赶来此。我觉得我将来的孩子也会如此才对啊!”

终于忍不住和郝贝视目大笑,笑声震得山峰烃隆作响?把外头和尚给搞迷糊了,掌门怎会和囚犯有说有笑?

苦竹本想让两人尝尝苦头,旋又想及郝宝功夫奇特,昨日拼命,讨不了多大好处,遂把怒火给压下,冷冷一笑:“你们嚣张,不怕我对奇幻女下手?”

说及奇幻女,宝贝兄弟笑容尽失,郝宝急问:“你拿她们怎么样?”

苦竹冷笑:“只要你们乖一点儿,她们会过得很好。”

郝宝心中稍安:“最好她们无总,否则我跟你永远没完没了。”

苦竹阴沉一笑,反问:“我看把她们和你关在一起,如何?”

如果能,郝宝早就使尽方法,他怕奇幻女奈不住阴寒,关在此,不就等于受苦?

他似笑非笑说道:“不必了,关在少林禁地,坏了少林门风,这不好,你只要好好照顾她们两人,一切事都好办。”

苦竹本是有心试探宝贝兄弟知不知奇幻女失踪一事,闻言之下,似乎他俩并不知情。他心知宝贝兄弟要是知道奇幻女失踪;必定千方百计想脱逃,是以暂时隐瞒。可省去他不少麻烦。

苦竹冷冷一笑:“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们,你也好好给我呆在此,一个月期限日子并不长。你们好自为之。”

郝宝道:“好是好,我想到天天要吃斋,我就觉得很想不开。”

郝贝也叹声道:“要是吃斋吃久了,头发会不会掉光?会不会变成和尚?”

郝宝苦叹:“我正为这问题烦恼,掌门大师你的头是不是吃斋吃秃的?”

苦竹汕笑:“吃斋哪会秃头?”

“可是你的头明明是秃的,你看,秃得一根毛都不见!”郝宝认真指指点点?宛若母猴替小猴抓跳蚤般认真。

苦竹汕笑:“天下吃斋的可不只少林派,他们怎么不秃?”

郝宝茫然而有所悟:“说的也有道理,秃头不只少林一家……”指指点点苦竹秃头,禁不住又笑起来。

苦竹不解:“你笑什么?”模向脑袋,以为有啥挂彩之处。

郝宝却笑的更谚:“我突然想到,一个堂堂掌门被人当头指指点点论秃头,这算什么嘛!”

说完已和郝贝搂腰直笑。

—苦竹哪知一个不察又被捉弄,老脸一红,怒火顿起,叱喝:“你敢戏弄老衲!”一掌劈出,打得宝贝兄弟弹丸倒退,撞上冰墙,唉唉痛叫,叫声中仍掩不了捉弄之得意笑声。

苦竹冷叱:“你笑?禁食三天,看你能作怪到几时!”说完拂袖而去。

宝贝俩笑够了方自坐定。

郝贝感叹道:“哥,笑一下,饿三天.划得来吗?”

郝宝憋笑:“我知道划不来,可是就是无法忍住,呵呵

郝贝也再次笑出声音:“也罢,指着和尚论秃头,这事不多见,饿上三天又有何妨。”

两人笑声不断,可惜时间一长,肚子已咕咕乱叫。要外边和尚送东西,全无回音,兄弟俩只好运功疗饥。”

幸好他俩服用无尽灵芝,此刻运起功力,葯效再次延伸,竟然未再感到饥饿。

趁此,两人又练起功夫,尤其是飞仙术,“先前是聚气于胸而飘浮,现在郝宝又悟出另一套方法,以毛细孔吸缩进气,似也能飘浮。如此发现,他更欣喜,两者交互练习,效果更佳,不知不觉已练得入迷。

匆匆三日已过。

在这三日中,苦竹并未将奇幻女失踪一事大费周章,反而尽力掩饰。因为郝大第二天已赶来,他和苦莲遁于观心台,不便四处探查,只要消息传来宝贝兄弟及奇幻女无恙即可,乐得悠闲,偶尔悟及苹果,何尝不是乐事。

苦竹再次登上迎霜洞,他想暗中瞧瞧宝贝兄弟被饿昏的糗态,是以不动声色地潜入洞中。

岂知糗态未见及,却发现宝贝兄弟身形在空中飘来飘去,暗自一凛,这莫非即是奇幻神功?还是郝家自传秘招?

心念一闪,他决定当场闯入,让宝贝来个百口莫辩。

一闪身,他已掠入洞中,频频点头:“好功夫,老衲总算开了眼界,是奇幻功,还是郝家秘传?”

宝贝兄弟正练得入神,突被声音惊扰.也十分诧异,功力一泄,纷纷坠地。郝贝心头叫糟,郝宝仍能处之泰然。

他汕言:“你是鼠辈投胎吗?专做些榆偷摸模的事?”

苦竹未加理睬,笑的更邪:“能见及奇幻秘功,偷摸一时又有何妨?”

显然他摆明的脸皮厚。

郝宝见他反常反应.被奚落而不怒,必有所为而来,不得不加以小心应付,冷謔道:“你说错了,这是郝家秘传功夫。不是什么奇幻神功。”

苦竹笑道:“在老衲看来,并无差别,皆能飘浮空中。”

郝宝道:“所以你就一口咬定我跟奇幻宫有关?”

苦竹笑道:“不但是我,任何天下武林见及此功夫,必定会说及奇幻功,这是难以改变的事实。”

郝贝冷道:“这么说你就想以此强加罪名,说我们是奇幻宫人?”

苦竹哈哈轻笑,来回踱步,摆着手道:“非也,非也,要是老叱有意陷害,哪会带你们回少林以召天下,一月之后还你们清白之身。”

郝宝道:“你何尝不能以一月之间栽脏给我们?”

苦竹笑的更玄:“错了,锗了,老钠自始至终并无此意。

郝宝斜眼一瞄:“谁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

苦竹笑道:“灞桥郝家与少林关系匪浅,老衲自是帮着你们来的。”

郝宝邪笑道:“你这人,说变就变,倒也是武林一绝.我倒想听听你要如何帮我们?”

郝贝道:“说我们是奇幻宫的人也是你,现在你又想耍哪一招?”

苦竹歉然一笑:“刚开始老钠真的以为你们是奇幻宫余孽,难免水火相忌,还请见谅,但后来想通了……”

郝宝追问:“什么事让你想通?”

苦竹道:“也亏你说及少林达摩祖师也会此功。既然少林祖师爷也会这玩意,你爷爷十全老人也有可能创出此种功夫,当今天下该不只奇幻宫余孽会耍它了。”

郝宝半信半疑道:“所以你就全信郝家与奇幻宫无牵连?”

苦竹沉静点头,表现十分肯定。

郝宝落落大方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再呆在此了?那我走啦!”

拉着郝贝,即想和苦竹挥手说走就走,苦竹一愕之下。赶忙拦上去:“少侠不可……”但觉无效,立即改口:“少侠别坏了事,老衲虽相信你的功夫并非奇幻魔功.别人可不相信,还请留步。”

郝宝只不过做个样子,若能走他早走了,闻言已止步,道:“现在不相信,难道过了一个月,他们就能相信?”

苦竹叹息:“老衲也正为此事手足无措。”

郝宝道:“这样关了还不是白关?不如不关。”

苦竹道:“并不白关,纵使未能让他仍相信,也可避开嫌疑。”

郝宝摊摊手:“只好如此了……”一脸无奈地来回走动:“要是能叫他们相信,那该多好?”

苦竹闻言,目光一闪即逝,嘴角已现出怪黠笑意,亦即闪即逝,淡声道:“其实老衲也曾想过这问题。”

郝宝眼神一亮:“你想过了?!有无办法?!”

“办法是有,只不过……”

“什么办法,你先说说看。”

苦竹似难言,仍说了:“若老衲也能练成此种功夫,不就能证明一切?”

郝宝闻言暗道:“搞了老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也因套出苦竹目的暗自得意。

郝贝可就心直口快,惊讶中带着嘲汕:“原来你是想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假传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