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24章 女人劫

作者:李凉

时光茬苒,一月匆匆已过。

苦竹所学功夫大有精进,他不得不相信郝宝是真心教他,是以对宝贝兄弟已无往常敌意,如今他俩即将出关,自己如何面对他俩?

他担心的不是武功学不全,而是如何向宝贝兄弟解释奇幻女失踪一事?

经过再三思考,他不愧是一代枭雄,老狐狸一只。

他想宝贝兄弟虽真心传他武功,或而现在能处之融洽,但将来未必能继续如此发展下去。也许能将两人留为已用,却不可太依恃两人,免得后患无穷。

“就把他俩当作跳板石吧!慾成事,岂能婆妇心?”

苦竹有了决定,只要能保持关系,他也不急着翻脸,至于奇幻女一事,他想打迷糊仗,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一大早,他如往常般欣然步入迎霜洞。

宝贝早巳换上请净衣衫,一月静养,不但功力精进不少,还养得肥肥胖胖,更显得容光焕发,架势一摆,大有将军出征之气概。

苦竹也备了美酒以饯行。方迎入洞中,他已含笑为礼:“恭喜两位少侠闭关成功,重获清白之身;老衲也为两位高兴。”

郝宝抱拳为礼笑道:“大师不必客气啦!混了一个月,咱们还分什么彼此?今日要出关还真有点儿依依不舍,来!我以美酒先敬你。”

“不不不,该是老衲先敬你才对!”

两人抢着举酒杯,三人相互敬酒,直如老友相会,哪有彼此可分。

美酒下肚,郝宝神情即来:“哈!好酒,真是大四叉(爽)。”

苦竹讷然:“什么太四叉?”忽有所悟,笑道:“哦,少侠可是说喝酒有若练那招大四叉功夫能随心所慾?”

宝贝兄弟笑眯了眼,郝宝立时逢迎:“对,就是这个意思,哈哈!…真爽!”

苦竹亦豪气干云,酒杯一奉:“来!为此老衲破戒再干三大杯!”

“好,好!好气魄l”

宝贝俩当真痛饮三大杯,笑不绝口。

苦竹平日滴酒不沾,此时黄汤下肚,巳满脸通红,然而他兴致不减,又陪宝贝喝光两坛美酒,显得有些醉意。

郝宝促狭道:“大师喝了酒,不怕你们和尚门徒说你破了戒,还拿你当榜样?”

苦竹醉笑道:“难得佳友造访;醉他一下又有何妨?我佛桌前不也常有王杯清酒?佛祖能喝!我也能喝……”

郝宝看他似乎真的醉了,也不敢再开玩笑,急忙道:“大师父你可千万别醉了,要是醉了,你叫我如何离开少林寺?”

他怕人家误会苦竹酒醉是他耍的诡计而拦人不放。

苦竹定定神,醉态较醒,歉然说道:“失礼了,老衲不谙酒量,平日又见你们大口大口地喝,以为喝酒并非难事,没想到三杯下肚还真有点醉昏昏的。”

郝宝笑道:“这才显出大师豪气,其实你只要运功逼住酒气,喝再多也不会醉。”

苦竹恍然:“这我倒忘了。现在,逼是不逼?”他怕逼酒,失去豪气而对宝贝兄弟失礼,不逼又是醉态迎人,走出去并不妥,方才大话可全是酒话,怎能接掌几天掌门即露了丑相?

郝宝似也想到他的难处,笑道:“你还是清醒些好;免得少林变成酒鬼城。这就罪过了,呵呵:和动物抢食已是难题,怎能再和酒鬼枪酒喝?”

苦竹窘笑道:“既然少侠如此说,老衲恭敬不如从命。”

他不知该如何逼酒方为恰当。猛运劲逼向腹中黄汤,只见酒气直冒嘴巴。他功力深厚,眨眼已逼出酒气,红热脸容也褪了不少。

他窘笑:“老衲出丑了。”

郝宝笑道:“哪里;时地不对,否则我还想跟你喝得大醉呢!”

“一定、一定,有机会.老衲一定奉陪。”

郝宝扯了一大堆话.其实未尝不是想等奇幻女到来.然而扯了老半天,不见两女到来,他不得不开口询问了:“大师,不知我那两个女门徒。”

苦竹含笑道:“少侠别担心,早在半月前,你爷爷来此,老袖早巳将入交给他带走。少侠如此对待老衲,老衲岂能愧对佳客呢?”

郝宝惊讶:“我爷爷真的把人带走了?”

芳竹苦笑道:“少侠回去便知…”

郝贝追问:“那你为何当时不通知我们?”

苦竹道:“当时少侠住的十分开心,老衲又想令爷爷带走她们该无问题,所以才末加通知,心想现在说明,也是一样的……”

郝宝心念细想,此时情境,苦竹的确没有留难必要,何况他向天下保证过一个月放人,如今并无栽赃事情,他是该放人。

何况他也相信爷爷不会放着他们不管。

想及爷爷,郝宝军心大定,笑道:“那我该谢谢大师这些日子的照顾了。”

苦竹笑道:“何来照顾?该是少侠照顾老衲才对,使老衲受用无穷。”

郝宝笑脸迎人:“咱们彼此彼此啦!”

“少侠如此说,老衲就放心多了。”

笑声中,郝宝已想离去:“时候不早,在下须告辞了……”

“容老衲送您出去。”苦竹满脸慈祥;“今后少侠不必再担心被误为奇幻宫人,老衲早已向天下宣布,还你清白之身了。”

“多谢大师。”

三人步出迎霜洞,朝阳方升,银光万斗,照得宝贝兄弟很是舒畅,这才发觉洞内虽好,洞外却更好。

苦竹领前,宝贝兄弟在其左右,后边随着十八罗汉浩浩荡荡往山下行来。

郝宝忽而问道:“大师,要是我真的是奇幻宫人呢?你将如何对我?”

苦竹怔愕:“少侠真是奇幻宫人?”

郝宝笑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不是已证明了?”

苦竹这才再露笑容:“说的也是,少侠怎会是奇幻宫人?”

、郝宝试探道:“我是说,奇幻宫曾在黑白榜贴告示,要和天下武林和平共处,不记前仇,大师以为呢?”

苦竹斩钉截铁道:“妖孽的话岂能相信?何况她们杀人无数,她想忘仇,别人可记得清清楚楚,谁能让妖孽再造孽武林?”

宝贝兄弟闻言,心头沉痛不已,难道天下武林全和苦竹一样想法,非置人于死地不可?

苦竹见两人不说话,以为自己失态,连忙致歉:“老衲失态了,其实奇幻宫二十年前消失即罢,她们为何还要出现武林,引来血腥,分明是有预谋,老钠最是痛恶血腥之徒,所以才一时忍不了,说话过重……”

郝宝露笑容:“不干你的事,我只是搞不清奇幻宫到底做了些什么事,会让天下武林如此怨恨?”

“奇幻宫罪行可不少……又如他们用邪功害人……”苦竹说了一大堆旧事传言。

然而听在宝贝耳中,那全是片面之词,但觉奇幻宫复教任务更加艰难了。

兄弟俩被风风光光送出少林寺,苦竹也够义气,一路送到山下,在依依难舍中才舍得分手,直到宝贝兄弟消失小径,他才满是欣喜地返回少林。这一月来,在功夫上,他着实是得了不少好处”

而宝贝兄弟呢?

两人走在路上,心绪一片混乱。想及奇幻宫刚出道,即被逼得走投无路,何况又要和天下和平共处。

郝贝道:“一见面他们即下杀手,我们如何跟他们和平共处?连打都不能打。”郝宝苦笑:“我哪知全天下全是恶人投胎,好杀之徒,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郝贝道:“现在又如何?本以为奇幻宫没有他人,谁知道平白地又冒出三名女门徒?也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人?”

郝宝叹道:“多少人倒是其次,最重要,我们搞不清她们是真是假,要是假的,岂不更糟?”

郝贝也觉得此事十分严重:“你认为她们是真是假?”

婶宝沉吟道:“依那三名蒙面女子行径看来,她们是有意帮我们,才会大庭广众之下把奇幻宫罪过给揽了过去,我想她们该是真的……至少她们对我们并无敌意。”

郝贝道:“可是她们如此一搞,不就加深了奇幻宫罪行?”

“话是不错,但当时那是最好的处置了,何况就算此事并非奇幻宫的人干的,他们还是会把罪状加在奇幻宫身上。”

郝贝无言以对:哥哥说的没错。他问:“到底谁把那十名九大门派弟子给杀了?”

郝宝摇头:“我不清楚,不过那人做的并不聪明。”

“为什么?”

“因为他虽然嫁祸给我们,却埋下了另一条让奇幻宫翻身的。证据。”

“这怎么说?”

郝宝道:“如果我们抓到真凶,不就可以昭告天下。是有人嫁祸奇幻宫,藉此可以缓和双方嫌隙,也可减些奇幻宫好杀成性的形象。”

苦竹做梦都未想到,自己下的毒手,却在郝宝巧智中安排成最有力的脱罪证据。

郝贝点头:“说的有理…”忽而有点儿冲动:“哥,我们现在就去找元凶,只要抓到了,事情就好办了。”

郝宝笑道:“别急,这是次要的事,我们先得巩固内部,把奇幻宫人手给搞清楚;是真是假才有个对策,否则三不五时东冒一个、西冒一串,就算不是嫁祸,也得被她们整死。”

郝贝又觉得此事更重要:“那……我们该如何着手进行?”

郝宝沉思半晌:“看来先得找到奇幻女,问她看有无辨认本派门徒的方法,咱们就回爷爷那儿去吧!”

两人已准备调头往喜悦山方向行去。

郝贝问道:“要是没有辨认方法,那该如何?”

“没有辨认方法……”郝宝先是皱眉,忽而呵呵邪笑;“那就自己发明吧!呵呵!弄个大四叉谜语让他们猜,猜对了就是本派门徒,猜错了,彼此爽一下也好,哈哈哈…”

被郝宝一逗,郝贝也笑起来:“那岂不太绝了?”

“有什么办法,谁叫她们不识我这个开发宫主?”

笑声中,两人快步追逐式地往林中小径奔去。

方行百丈,进入古松林,但见古木参天,棵棵合抱粗大,阳光迎顶投下,闪烁万道光影,使人见之则气血奔腾,宝贝兄弟方获自由、见此情景,不禁豪气大发,长啸几声,双双追逐于松林间。

奔驰一阵,忽见得苍翠林叶中映出—火团般红影。郝宝灵眼一闪,自是刺眼,随即止步:“阿贝,那是什么?”话未说完已传来笑声,尖高而得意,是一女子。

宝贝兄弟俩眼睛睁得凸大?那人竟是他俩最不想见到的

凶女孩韩芹。

郝贝苦急困笑:“她怎会出现这里?!”

郝宝来不及回答,韩芹美目转溜溜,装出一副和蔼笑容,往前奔来:“喂!你们好啊!”可惜她想装温柔,手中却握着一把银亮巴首,奔起步来倒有点儿像在追杀什么。

郝宝见状苦笑:“她出现是她的事,跟我无关!”转身即逃。

郝贝哪敢落后,拔腿就逃:“哥你不能丢下我啊!”

逃的比郝宝还快。

郝宝笑道:“我看她八成是看上你了,呵呵!你们是天生一对嘛!”

郝贝未敢多言,挤命奔逃,心想逃不了可惨了。

韩芹不懂武功,方起步即见两人逃开,哪还装得出温柔笑脸,气得直跺脚:“给我回来!无耻之徒——不守信用——”眼看叫不回宝贝兄弟,滚滚跌跌也想追上。

宝贝兄弟一阵乱窜,心想背着韩芹奔逃总是愈逃愈远,岂知奔行百丈,忽又见得元刀彪然身形已挡在前头。

他恭敬拱手道:“二位少侠请留步。”

郝宝见及他,苦笑道:“怎么他也来了?!”喝道:“让开!我懒得管你们的事!”

和郝贝运足掌力企图闯关。

元刀似无强留之态,已然让身侧内,准备让两人通过。

郝宝但觉奇怪,他怎么不拦?抬眼一望,果然远处仍有灰影晃动,不是韩柏即为韩柏夫人。

人情难却,宝贝兄弟俩只好苦笑,随即掉头。郝宝叹道:“怎么该来的都来了?”往斜左侧奔去。

韩芹追得甚勤,忽见得左侧现出宝贝兄弟,欣喜一笑,喝道:“赖皮狂徒给我止步,快止步!”激动得匕首直抖。

郝宝朝她招招手,含笑道:“大小姐何必呢?跟赖皮鬼打交道,不是太失你面子了?”脚下一点也不慢,又逃开数丈。

韩芹决怕两人走丢,匕首猛往脖子架去,喝道:“你敢不停,我就自杀!”

“那你自杀好了。”郝宝戏言道。

“死了也好,省得安宁。”郝贝也说风凉话。

“你们敢——”

“我们不是在逃吗?”

“那我就死给你们看!”韩芹性情刚烈,匕首当真往脖子嫩肉抹去,但听得闷哼一声,血痕立现,人也栽倒。

宝贝兄弟看呆了眼,他俩只想到韩芹是想以此威胁,大概不会抹脖子,岂知她真的抹了。

急叫一声“韩姑娘”,两人纷纷追向她,哪还有心情脱逃。

那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女人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