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26章 计耍潘安

作者:李凉

不出三天。

宝贝兄弟很快打探出令佳玉下落。

因为令天山不知何时,藉着自己高深武功,一夜之间把千刃帮帮主仇千刃给打败,轻而易举地接收帮主职位,仇千刃却也甘心降级当上副帮主。

仇千刃不敢吭声,他手下更是喋若寒蝉,以他马首是瞻,是以千刃帮也无多大变动,甚至有人以拥有武功更高的帮主而耀武扬威,横行一番。

宝贝兄弟探出下落,一路也往千刃帮总坛摸去。

千刃帮总坛位于西梁山,临长江岸,气势宏伟,难怪今天山会看上眼而把它夺下据为已有。

令佳玉及潘安早于郝宝两天前已赶回此地。

有此如意郎君,令佳玉当然想把他介绍给爷爷,她觉得就算爷爷行径怪异,对潘安长相也该没什么好挑剔,尤其他的武功,自该能看上眼才对。于金碧辉煌大厅上。令天山换穿一身龙袍,自比为真命天子,方接下千刃帮不久,他老兄可一有时间即坐在龙椅上,享受那种君临天下的滋味,可惜仍是一头散发,糟老头披上龙袍,一点王候将相之态也没有,倒有点像唱戏的。

令佳玉高高兴兴领着潘安入殿,搞不清状况即想奔往令天山以示亲情:“爷爷我回来了……”

令天山冷目—瞪:“谁回来?见本盟主还不跪下?”

冷冰冰语气可把令佳玉和潘安震住,令佳玉也不敢跑了,惊愕道:“爷爷……”

今天山冷道:“大堂之上只有盟主,还不下跪。”

令佳玉不是滋味,但她心知爷爷喜怒无常。不顺着他,闹翻了。更让自己难堪,立即和潘安往地面跪去。

“孙女儿参见盟主。”

潘安也客气叫声盟主,乐得令天山哈哈大笑:“好!好!这才像话!起来吧!有什么话快说。”

“多谢盟主。”

令佳玉和潘安双双起身,令佳玉含笑道:“爷爷,我替你找了一位帮手。”

“什么帮手?”令天山此时才往潘安瞧去,冷道:“就是他?”

“是……爷爷…。”

潘安温雅拱手:“在下见过盟主……”

今天山没回答,冷眼直瞪:“你想帮我什么?文弱弱,还长得一副娘娘味,你还是去天香院骗那些姑娘吧!哈哈……”说着已狂笑。

潘安哪知一见面就被说得一文不值,嫩脸不禁一红,不知如何是好。

令佳玉心中甚不服气,说道:“爷爷,他的武功很高,而且绝顶聪明……”“武功高?好,我试试!”令天山话未说完,啪地一声,从龙椅平飞而起,宛若流星一闪即至,右掌老实不客气往潘安头顶劈去,若是潘安武功不济,非得捣碎天灵盖而亡。

潘安哪知好好一个盟主说打就打?眼看一片青云罩来,想出手已是不及,只好落地打滚,然而令天山早有算及。掌势再推,劲风啸起,硬是打向潘安胸口,潘安不得已迎掌护胸,叭然一响,被震得双手发疼,人如溜滑梯般直往墙角滑去,煞之不及,脑袋还撞上墙头,撞得他满天星斗。

令佳玉焦急迫向他:“你怎么了?”

潘安困窘坐起,一手抚甩脑袋,一时难以回话。

令天山哈哈狂笑:“这叫武功高强?在本盟主手下走不完一招,这叫高手?哈哈哈……”

令佳玉将潘安扶起,自是不信他连爷爷一招都接不下,转向令天山:“爷爷这不算数,因为你偷袭,而且他知道你是我爷爷,自不敢用全力对付你,自然落败了。”

今天山眉头一皱:“有这回事?”瞪向潘安;“再来一次,公平打,我不偷袭,你也不必客气,哈哈!客气让自己生气!哈哈哈……”

潘安只好点头,深深吸气,平服一下奔腾血气,已迎向令天山,礼貌拱手:“那小的就有请了。”

今天山似等之不及:“准备好了?快上招!”对方未上招,自己已先扑身过去,只是速度放缓多了,以让潘安能出手。

潘安也不敢怠慢,连忙腾身,回天穿云手施展开来,凌空掌影,裹得密不透风,亦守亦攻,湍流不息地往令天山罩去。

令天山大势落定,双掌仍是不变,双方在空中遭撞,只见得潘安掌势推来,他即迎掌过去,宛若小孩在玩击掌游戏叭叭有声,只是每击一掌,劲风即贯得满厅啸响,威力非凡。

眨眼连对数十掌,潘安不得不佩服令天山功力高超,自己采取主动都无法越雷池一步,心念一转,借势击出两掌,身形翻高,有意掠过令天山头顶,错开双方纠缠。

令天山哈哈大笑:“盟主头顶岂是你能过的?”

他改掌为抓,只这么一探,抓向潘安左腿,还以为此抓必中,哪知潘安功力也非弱者,借机一抬,避开三寸,令天山一爪落空,只抓着潘安包鞋,眼看他即将翻过自己头顶,那这个盟主岂不太没面子了?

当下大喝,双掌上翻,掌风贯急,直往潘安胸腹扫去。

潘安但觉强劲气流旋来,宛若干军万马,速度又如此之快,想避都避不了,又在梁顶之间,上无退路,只好苦笑,尽量缩成一团,以减少受掌面积,双手也发劲反击令天山。

令天山哈哈大笑:“哪有这么容易!”只见得他掌劲扫向潘安,打得他气泄三分,人往梁柱撞去,眼看就要撞断梁柱,令佳玉看得尖叫躲闪,以为大殿将垮,岂知令天山立即将击劲改为拖劲,右手这么一旋一带,潘安如球般地又滚抛左斜侧跌落地面,和方才一样,撞上墙头,又吃了一记墙头炮。

令天山哈哈大笑:“哪有这么容易就把我大殿梁柱给撞断?”飘身落地,笑声更狂。

潘安此时不敢等令佳玉前来扶起,醒醒脑子,自己爬起来,挤出笑脸拱手道:“盟主武功盖世,在下佩服。”已然气喘不已,却又得抑制。

令天山狂笑:“好、好,承认输了就好!不过你的武功还算不错,能挨我数掌还未吐血,又能避开老夫一爪,年轻一代,你算是第二人啦!哈哈…”

说着已将手中包鞋丢还潘安,潘安急忙道谢,令佳玉听及爷爷口气,心知危机已过,心头安了下来,奔向潘安,帮他把鞋子穿上。

令天山狂笑中喃喃念道:“要是郝宝那小子,他该怎么应敌?”

他所说的第一人当然是指郝宝,郝宝被自己打得莫名其妙,竟然还能活命,实也是少见。

他突然有个想法:“郝大有个孙子,那我也找个徒孙来对抗他,非得把郝家彻底打败不可!”

他盯向潘安,叫道:“喂!过来!”声音想亲热些都叫不出来,反而显得怪异。

潘安被叫,感到惶惑不安,令佳玉亦是如此,但不过去又自能如何?

令天山瞪眼:“过来,怕什么?难道老夫会吃了你不成?快过来让老夫摸骨头。”

潘安更搞不借这老人为何要摸他骨头,正踌躇之际,令山等不及已自己走过来,一手捏着潘安腕脉,捏得他直冒冷汗。

令佳玉焦急:“爷爷……”

“没你的事,我看他是不是练武材料!”

闻及此言,令佳玉和潘安这才放下心来,一切转变实在让两人措手不及。

令天山捏过脉门,又捏往其他骨铬,不久皱眉道:“你学的到底是哪派武功?”

潘安道:“在下只是随便学学,不属任何门派。”

“难怪内流这么杂……”令天山再捏几下,松手说道:“筋骨还算不错,不知比起那家伙(郝宝)如何?”

令佳玉含笑道:“爷爷,潘公子不但武功学得快,而且还绝顶聪明,有过目不忘之能。”

“有这回事?!”

潘安干笑:“令姑娘过奖了,在下……”

令天山截口道:“不管你有什么能,老夫就考你一题!”

他只想装出师父考徒弟模样,哪知话方说出,自己脑袋却抽不出任何考题,实也感到为难,东张西望想找个题目,忽而见及潘安喘气仍未平息,终于有了灵感。

他自得说道:“你聪明绝顶,那你说说看,人为何要呼吸?”

这问题未免太简单了,问得潘安不知该答或不答,若答,也许此话另有玄机,若不答,除此答案,难道另有答案?

令天山看他犹豫,以为自己题目难倒他,更形得意:“快说叨!人为何要呼吸?”

“这……这……”潘安有口难言。

令佳玉道:“你就据实回答,有答总比没答好。”

令天山又逼问:“对啊!快答!”

潘安只好说了:“那是为了活命。”

“活命?这么简单?”

这下可换令天山坐立不发了,没想到自己以为了不起的答案竟然这么简单,那不是表现自己太庸俗了?还逼得人家喘不过气来,原是对方觉得太简单而不敢回答。

想及此,他不禁恼羞成怒,索性撑到底了,冷道:“不对,哪有这么简单?回去好好想,想通了再来!退去、退去!我的题目是吸气跟呼气分开的,好好想清楚再来!”

摆着手,命令两人退开。”

令佳玉心知爷爷脾气,不敢停留;拉着潘安拱手告退。

令天山则一个头两个大,绞尽脑汁在想,人为何要吸气跟呼气,却哪能得到另外一种想要的答案?

令佳主领着潘安走至后院西厢雅房,也因潘安和令天山对掌,功力耗去不少,她已准备客房让他休息,自己月余的奔波,也得轻松一番,是以她也返回自己闺房,好好梳洗妆扮,也好让如意郎君看得更顺眼。

此时已近黄昏,霞光万斗,天色凄美。

令佳玉梳洗过后,礼貌上地邀请潘安共进晚膳。两人吃过晚膳后,谈些风花雪月后,因过于劳累而各自回房休息。

一夜无事……

次日清晨。

宝贝兄弟已摸至千刃帮总坛。

值此帮主易人之际,帮众军心涣散,防守自是松懈,宝贝兄弟很容易即混入庄院内。

人生地不熟,他俩只好慢慢摸索,潜过一厢房,远处回廊忽见得一名二十上下男子大摇大摆行来。

此人长得并不算俊俏;却穿得一身镶金白衣袍,故作温雅状,五官平平,尤其耳朵过小,倒有点儿像老鼠。

他自命风流地踱步而行,看在宝贝兄弟眼里,实在不怎么顺眼。

郝贝问道:“他会是千刃帮少帮主仇千亮?”

郝宝点头:“我看差不多,看他男副德性,自己老爹的帮派都保不住,还神气什么?”

郝贝笑道:“我想他是在苦中作乐。”

郝宝謔笑:“这种人倒也少见,咱们跟上去瞧瞧,他到底作什么乐?”

两人小心翼翼潜跟于仇千亮后面。

仇千亮大摇大摆地往西厢院行去,折过不少月门长廊,来到春暖花开的西庭院。

他本是高兴地整理衣衫,似想勤见什么人,忽然见及潘安在花园中散步,观赏春花。

让仇千亮心惊肉跳的是此人竟然长得如此俊美,自己跟他比起来,实是不堪入目。

世上怎会有这美男子?他是从何处来?

想及此人何处来,仇千亮已腾身掠往潘安,落于七尺开夕卜。

潘安发觉有人,转身乍见来人:“你是……”

仇千亮截口道:“该是我问你,你是谁?”

“在下潘安…”

“潘安?哼!自比潘安!”仇千亮冷笑:“不管你是谁,私闯千刃帮,只有死路一条,来人啊!把他抓起来1”

重时有十名高手临空扑下,围住潘安。

此时宝贝兄弟也潜至此,见此场面,倒落个看场狗咬狗的好戏。

潘安冷道:“你又是何人,敢如此无礼对人?”

仇千亮哈哈冷笑:“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拿下他!”

十名高手应是,立即扑杀过去,潘安冷笑,出掌迎敌,一个照面就将三名敌手迫退。

仇千亮见此人武功不俗,深怕有变,立即腾身,准备亲自抓人。

“不知死活的家伙,闯入千刃帮还敢撒野!”

有他加入,潘安已显得吃力,叱喝打斗声传开,又来了不少人。

此时令佳玉也闻风赶来,乍见情境,喝盲阻止:“住手!给我退开!”

一群人不知该听她的还是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计耍潘安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