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04章 爱的感应力

作者:李凉

喜悦山耸立江浙山脉,山高陡峭,林木蓊郁,雅逸脱俗。

幸、运、宝、贝一行来到喜悦山,已是第三天午后之事。但见山峰葱翠,小草野花迎路延伸,随风轻摆,似在微笑。

四人一路心情爽朗,游山玩水地款款而来,行至颦笑峰,远处已然见及半山腰有个大洞穴,洞外题有“喜悦洞”三字草书,龙腾虎跃。

四人欣喜非常,已快步行向喜悦洞,虽是高山耸壁,却不难走,半柱香时间已抵洞口。

只见十全真人郝大正坐在洞内石床上盘坐练功。

四人便依长幼顺序,由右至左坐于郝大十步开外,一列成排。

宝贝兄弟不时注视爷爷容貌,七旬老翁,头发斑白,却满面红光,尤其是鼻头,正是郝家特色,尖而挺,自是飘逸不凡。

郝宝在想着爷爷为何叫“好大”?他四处搜寻爷爷五官、身材,总想找出结果,然而并未发现心中所想得知的答案,始终无法替“好大”两字找到正确答案。

郝贝也在注视爷爷肚皮,是否遗传地突出,然而爷爷正坐着,也无法瞧见,脖子伸了又伸,仍无结果。

过了半个时辰,郝大才睁开眼睛,目光清澈犀利,瞄向四人,落于宝贝兄弟身上,惊喜道:“宝贝啊!你们似乎长高不少。”

“爷爷醒喽!”宝贝兄弟已蹦起,连忙躬身问好。

郝运、郝幸也跟着起身拜礼。

郝大频频发笑,连连点头,突然注意郝幸身躯,两眼不禁睁得特大,叹道:“女儿啊!你一向不贪嘴;怎会有这种辉煌成果?”

郝幸笑问:“这跟遗传是否有关?”

郝大道:“不要推卸责任,你看我,除了肚子稍突外,一点也不胖。”

他起身潇洒地晃了两下,为自己身材沾沾自喜,然而宝贝兄弟见及爷爷挺着大肚,不禁目瞪口呆。郝宝心想:“果然好大。”

郝大看看郝运,笑道:“儿子阴!你似乎保养的很好,我记得你已经过了四十岁吧?”

郝运听及父亲犯了自己忌讳,却无以责备,冷瘪当场,宝贝兄弟看在眼里,可笑在心里。

郝运装笑道:“我一直努力遗忘自己的年龄。”

郝幸有意调侃他,笑道:“弟弟一直很怕老。”

郝大笑道:“我也很怕老。”

郝贝闻言,暗道:“原来这是遗传。”

郝运连连闻“老”,一张脸皱得就快老了。

郝幸笑够了,才问道:“大家长找我们来,不知有啥事情要交代?”,郝大负手来回踱步,思考一阵方道:“咱们郝家,人丁似乎太单薄了。”

郝运似能想通父亲心事,立即道:“我正淮备续弦。”

郝大闻言登时畅笑:“你这种想法非常正确。”

郝幸笑道:“可是他却出师不利。”

郝大诧异:“真有此事?!”

郝运连忙说道:“为了维护我的形象,请大家长在宝贝面前不要谈论我过去的事情。”

郝大疑惑不解:“我记得你以前是大众情人,怎会出师不利?”

宝贝兄弟闻及“大众情人”,不禁伸长脖子探瞧父亲,一脸喜悦而光荣,还带着点促狭。

郝运老脸微红,晚责两人:“你们是这样看着你爹的吗?”

宝贝兄弟互望一眼,缩缩脖子,终究仍把脖子给缩了回去,笑意却憋得更浓。

郝幸笑道:“大家长,弟弟最近被一个十八岁的姑娘给了。”

郝大讶异:“事情这么严重?”

郝运窘困笑了笑,也无言回答。

郝大正为郝运感到脸上无光,郝幸已接着道:“不过!那姑娘喜欢的还是咱郝家的人。”

“谁?是谁?!”

郝大正为郝家难过,后闻对方仍喜欢郝家的人,不禁又到得意,已溜服瞧向宝贝兄弟,郝贝不禁窘困地低下头。

郝大讶异:“阿贝你不是尚未成年?”

郝贝连忙说道:“是的,不过我一直严守家规。”

郝宝道:“是那女人手痒,谁被抓着,谁就倒楣,阿贝就是这么被抓着的。”

郝大搞不清楚:“怎会手痒乱抓?阿贝你把事情经过说说看。”

郝贝很快而简单扼要地说了一遍。

郝大对于儿子要和孙子抢老婆一事;很是诧然,望着郝运.感叹道:“儿子啊!你已经忘了江湖之大,处处有芳草?难道你已忘了自己的辉煌历史?”

郝运困窘干笑,不知如何回答。

郝幸笑道:“弟弟退出江湖已经十几年,某些看法难免会变得短浅。”

郝运急道:“大姊,请维护我的形象。”

郝幸笑道:“事情都做了,又何伯人家知道?”

郝运道:“是我出让,并非被甩。”

郝幸道:“是不是,你心里明白。”

郝大已瞄向郝运,道:“你应该再到江湖走走了。”

郝运道:“我会考虑。”

宝贝兄弟闻言不禁喜悦万分,他俩待在小村将近二十年,最远也只不过来到喜悦山,其他地区连踩都踩不着。

郝大对于郝运答案感到满意,逆转问郝幸:“你有何打算?”

他在暗示女儿有关婚姻之事。

郝幸笑道:“我一直过得很好。”

“不行,你也该有个决定了,都快上了年纪。”郝大比女儿更急。

郝幸道:“我现在这种身材,一定人见人怕,还是等些日子再说。”

郝宝汕笑道:“也许某些人特别喜欢肥胖型的姑娘,呵呵比如说,卖猪肉的,他对‘肥胖’两字特别感兴趣,盖房子的,需要一个吨位够重的人将地压平。”

郝大频频点头:“对,十分有理。”

郝幸瞄了郝宝一眼,也轻笑起来。

郝大道:“女儿,听到没有,肥胖并非无人欣赏。”

郝幸觉得奇怪:“爹,你怎么会在我这种年龄,还提及这件事?”

郝大道:“因为……前一阵子简宏和司马长青曾来探访你的行踪。”

郝幸讶异:“他们两人怎会来找我!”

郝运轻笑道:“看来大姊你现在不必为找伴而担心了。”

郝幸急忙追问:“爹你没有告诉他们,我住尽花谷吧?”

“没有。”

“谢天谢地。”

宝贝兄弟好奇不已,郝宝道:“原来大姑也有辉煌的历史,可是你不是说过,从未谈过恋爱?”

郝幸回答:“的确没谈过。”

郝贝道:“这就奇了。”

郝宝想了想:“也许大姑的情况和我们现在一样吧?”

兄弟俩瞧向郝幸,她却不知该如何回答。郝大已道:“目前他们俩都还未娶妻。”

郝运轻笑:“大姊的魅力竟然这么长远”。

郝幸道:“老喽,而且胖喽!”

郝运闻及“老”字,连忙又把头转开。

郝宝趁机道:“以后大姑应该把过去的故事告诉我们。”

郝贝道:“我也很想听。”

郝幸笑嘻嘻:“其实也没啥可说的。”

郝大道,“女儿啊!应该为自己打算。”

郝幸道:“您以前都不急,现在怎么急起来了?是不是心血来潮?”

郝大拍拍肚皮,脸容已转严肃:“我的确是心血来潮,我觉得对你们必须严加管教。”

四人见郝大严肃起来,也不敢放肆,静默立于该处。

郝大目光寻向四人,然后庄重道:“大家长现在有一道命令颁布:除了阿贝外,其余三人应该找个对象成亲。”

郝幸眉头一皱:“这命令实在颇为难我。”

郝运和郝宝两人不禁芜尔,这命令正合了他俩心意。

郝大道:“听到没有?”

郝运、郝幸、郝宝齐声回答“听到了”,郝大脸上才又露出笑容。

郝贝兴冲冲道:“大姑,也许我可以帮你忙。”

郝宝道:“别忘了你未成年。”

“可是我很想帮大姑的忙……”

郝幸道:“阿贝,多谢啦!许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忙。”

郝贝大喜:“只要大姑交代,阿贝一定义不容辞。”

郝幸向他一笑,心头有了盘算。

此时郝大已说道:“事情我已交代完毕、你们看着办,已没其他事,散去吧!”

宝贝兄弟立即走到祖父身旁,蜜糖般地粘着,郝运则慢慢步出洞外观赏风景,郝幸由于行动不便,回坐于原地。

郝宝瞄着祖父问道:“爷爷,我一直对您的名字感到好奇……”

郝大莫名:“爷爷名字有啥奇特之处?”

郝宝道:“是不是爷爷身上某个部位特别大,所以才取名‘好大’?”

“大你的头!”郝大笑骂地敲了郝宝一记响头:“你爷爷哪个部位特别大?怎又与名字搭上关系?”

郝宝瘪笑:“我只是问问而已嘛……”

郝大似也不忍,摸摸他的头:“名字是你曾祖父取的,爷爷也不知道为何取个‘大’字,不过爷爷蛮喜欢这名字。”

郝宝惋惜道:“要是太上爷爷仍健在就好了,一切将可水落石出。”

郝大摸摸肚皮道:“也许是因为肚皮凸大的原因吧!”说完已畅笑。

郝宝无奈:“也只好如此解释了。”

郝贝可忧愁了,摸着祖父肚皮,叹道:“爷爷你的肚子几时开始往前凸?”

郝大拍拍肚子,有点得意:“大概四十岁开始吧!”

郝贝急忙追问:“以后我会不会小腹微凸?”

郝宝讪笑道:“何止微凸,你一定会大凸。”

郝贝闻言非常泄气:“可是爹爹就没有这种现象。”

郝宝邪笑:“怎会没有?爹的更厉害,凸了又消,消了又凸,凸到后来,连背部都凸了。”瞄向郝幸圆滚滚身躯,背面不也凸的厉害?

郝大暗道一声好险,只凸前面而已。

郝贝一张脸可苦出汗水,十分无助。

郝幸见状不忍,包想系落郝宝,免得郝贝又独自紧张,她笑道:“我看阿宝比较像我,以后身材一定会和我一样这么胖。”

郝宝镇定得很:“放心!大姑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别?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所以我永远也不可能跟你一样。”

郝幸不知他嘴皮子厉害,一时也无言以对。

郝贝急道:“那我呢?会不会前凸后凸?”

郝宝黠笑一阵,才道:“你也不必急,你只要看着爹的变化,就知道结果了。”

郝贝无奈叹息:“看来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至于大姑……”郝宝瞄向郝幸,笑道:“爷爷的锦囊妙计特多,而且法宝也不少,减个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郝大叹道:“阿宝你这次猜错了,爷爷啥妙法都有,独独缺少减肥秘方。”

郝宝讶异:“还有肚皮呢?”他摸着郝大凸胀舶肚皮。

郝大摊摊手,无奈一笑:“若是有,爷爷也不必挺着它了。”

郝宝惋惜道:“没想到郝家特有的现象,爷爷竟然没有秘方。”

郝大为此而大感头疼,以前自己小凸还没关系,如今女儿肿胖了,他不得不为此绞尽脑汁。

郝幸仍是不在乎笑着:“老爹别烦恼,女儿从不曾为自己的体态担心。”

郝宝道:“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他乃指郝幸可能要相亲,自不能太胖。

、“的确不同。”郝大喃喃自语,当真绞尽脑汁在搜寻秘方。

苦思半晌,终于有了反应,连忙拍手:“对了!听说有一种飞燕灵芝可以消除肥胖,只要吃了它,全身立即散发层层红雾,一时辰过后,即可消除身上赘肉,恢复苗条。”

郝贝手掌拍的更响:“太神妙了,大姑你要不要吃它一株?”

郝幸耸耸肩:“目前尚无此打算。”

郝宝道:“吃它有何不好?你吃枝叶,留点汤给我们喝就行了郝幸笑道:“目前我觉得蛮不错,何必减肥?”

郝宝无奈:“你倒是肥的很特殊。”

郝贝叹道:“现在连汤都喝不着了。”

郝幸笑道:“阿贝别担心,将来若有此灵芝,我一定会分给你吃。”

郝贝心中稍安,有了笑容:“那就好。”

郝大随着女儿,道:“也罢!等你想减肥时我再告诉你飞燕灵芝长在何处,不过,要获得此物,也非易事。”

郝贝立即道:“大姑,我一定帮你忙。”

郝宝笑道:“阿贝都这么热心,我当然也愿意为大姑的身材效劳。”

郝大非常欣慰孙子如此热心,将来必定有所作为。

郝幸笑道:“哪天我心血来潮想减肥,一定通知你们两兄弟。”

郝贝耍起威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四人视目,为之大笑。

笑声中,郝贝突然发现祖父鼻子不一样,乃问道:“爷爷今天您的鼻子为啥特别红?”

郝大抚着凸腹,笑道:“因为爷爷今天特别高兴。”

郝贝怔然:“爷爷鼻子一高兴就变红?难道您的鼻子会变换颜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爱的感应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