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05章 情书被窃

作者:李凉

简家堡耸立长江,倚山而建,气势雄伟。

宝贝兄弟花了一天一夜时间方赶至此,只见城墙上旌旗飞扬,处处充满守卫。

郝贝赞道:“简家堡看来甚体面也很雄伟,要是大姑嫁来此处,也不失威风。”

郝宝惹笑道:“就是石梯多了些,呵呵!大姑若嫁到简家,保证马上减肥成功。”

郝贝往后方瞧着石阶石梯,也笑了:“不知大姑会不会因此而放弃简宏?”

郝宝道:“放心,如果大姑累,随时可以把它改成溜滑梯,那就省事多了。”

“嗯,说的也是。”

两人畅笑,复往大门行去。

两名守卫立即拦了过来,长枪一指,倒也威风。

右守卫问:“两位兄弟来此何事?”

郝宝道:“我们是来找你家三少爷。”

左守卫问:“啥事?”

郝贝拍拍胸脯:“我们有一封很重要的信,要亲自交给他本人。”

左右守卫见宝贝兄弟,一个英气风发,一个俊秀文雅,也就放两人进堡,由侍者领向厅堂。

片刻不到,一位身材魁梧、五官突出而黝黑的中年锦衣老者已步向豪华厅堂,他乃简宏大哥简庆。

宝贝兄弟连忙抱拳问好,心头却想着大姑怎会找个黑脸的?两人还是将来意说明。

简庆登对爽朗笑道:“很不巧,我三弟恰巧出外办事,你们不妨将信留下,老夫代为转交如何?”

宝贝兄弟互看上眼,心想:“还好大姑的男朋友并非黑脸。”

郝宝轻轻一笑:“你家老三好像不是好爸爸,常常不回家吃晚饭?””郝贝道:“这种老公,我要大姑多多考虑。”

两人心想:“大姑料的没错,要找简宏并不容易。”

简庆模不着两兄弟言语,干笑道:“我家三弟并未结婚。”

郝宝道:“还没结婚就乱跑,将来岂不更惨?”

“你们……你们是来……”

“送信的!”郝宝谐謔道。

“送谁的信?”

“冰心美人郝幸。”郝宝心想,信封都提了名,说出来也无啥关系才对。

简庆闻言,终于明白两人三句不离男女事,是何原因,却也更吃惊:“你们与郝女侠是何关系?”

“亲戚。”郝宝回答干净利落。

简庆露出笑容:“两位难道是快剑无声寻开心的公子?”

郝贝摇手道:“我不认识那个人。”

简庆讶然:“你们既是郝女侠的亲戚,怎会不认识他?”

郝宝潇洒一笑:“我们亲戚中,似乎没有一个叫寻开心的人。”。

简庆忽闻两人错把外号当姓名,不禁失望:“两位误会了,我指的是抉剑无声寻开心郝大侠。”

宝贝兄弟俩互看一眼,原来寻开心就是自己老爹,不禁无法理解,他的外号实在奇怪无比,为何叫寻开心?

简庆见两人没反应,以为说的不够明白,又道:“他是武林第一剑,本名叫郝运,两位小兄弟应该认识才对。”

郝贝可不愿身份被识破,连忙说:“我好像不大认识他。”

简庆此时已注意郝贝容貌,认真道:“小兄弟你似乎与郝大侠容貌颇像。”

郝贝力求镇定,来个打迷糊,转向哥哥:“你认识郝运这个人吗?”

郝宝轻轻一笑,装傻道:“喔!那个老家伙不是癞痢头郝运吗?专门唱戏,让人寻开心的那个。”

“癞痢头?!”郝贝先是一份,登时明白哥哥用意,也跟着打哈哈:“我想起来了,他的头很花喔!”

简庆被两人搞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眉头直皱:“郝大侠怎会变成癞痢头?……也许我们所说的是不同人。”

郝宝心知已瞒过简床,遂反问:“你说的郝运第一大侠,又是何人?”

简庆道:“他是十全真人的儿子,冰心美人的弟弟,你又和郝美人有关系……”

郝宝马上道:“我们是远房亲戚,不熟的。”

郝贝也干笑:“对,不熟的,差点把头都给搞混了。”

简庆又问:“那令尊又是何人?”

郝宝从容笑道:“家父自来不曾行走江湖,前辈可能识不得他。”

简庆半信半疑,但是两兄弟既然如此说,他也不便多问。

郝贝深怕呆久了,又被看出破绽,有意无意地时而伸手掩向脸鼻,倒像偷吃糖的小孩就快被逮着般,百般隐藏,他急问:“简宏三大快几时回来?”

简庆道:“他大概两三天后才会返家。”

郝宝点头:“好吧!咱们三天后再来拜访。”

简庆问:“你们不愿留下信?”

郝宝道:“没办法,郝女侠交代在先,信得亲手交给简宏本人。”

郝贝拉着他,已往大门行去。

简庆心知无法留住书信,遂道:“既然如此,就劳两位多跑一趟了。”

郝宝回答:“无妨。”

兄弟俩走的更快。

简庆边送客边觉得好奇,问道:“郝女侠退出江湖已多年,不知她近况如何?”

郝宝惹人一笑:“她非常健康。”

郝贝附和道:“她确实很健康。”

简庆发笑:“几个月前,家弟曾到喜悦山探问冰心美人的下落。”

郝贝道:“十全真人曾提及此事,你弟弟没碰上大美人。”

简庆疑惑瞧着郝贝,心想,既是远亲,为何知道此事?

郝贝已然知道露了口风,立即装出不在乎笑容:“郝女侠曾经向咱们兄弟提及此事,就这么简单。”

郝宝道:“所以才有今天送信一事,你认为呢?”

两兄弟搭配得十分贴切,让简庆不得不信,他打哈哈笑道:“家弟若知道此事,一定非常高兴。”

两兄弟也打哈哈陪笑,已快步走出大门,告别简庆,而后直奔山下。

简庆望着两兄弟背影,仍对郝贝容貌感到兴趣,“怎会长的如此之像?”沉思后,也步入后堂。

宝贝兄弟离开简家堡,又向灵山碧云山庄行去。

灵山离此不及两百里,一天行程可赶至,兄弟行的并不快。

郝贝行在路上仍不能安心:“我真不该与爹爹长得这么像。”

郝宝邪邪一笑;“放心,爹已变成癞痢头了。”

郝贝也憋笑起来:“总不能老是变爹的头吧?”

郝宝笑道:“你的话也很对,现在咱们似乎得经常撒谎。”

郝贝道:“所以……我想碧云山庄还是别进去的好。”

郝宝惹笑道:“也好,免得爹又变成光头了。”他仍为方才把父亲说成癞痢头一事感到自得而发笑。

郝贝有点神秘地援模嘴角,纯真一笑:“为了方便,我是不是应该改个名字,或是带个八字胡什么的。”

郝宝难得瞧及弟弟城头贼脑模样,已溜眼道:“你想戴假胡子?”

郝贝带着纯真自得而喜悦的笑着,就从口袋拿出两撇胡子,然后往嘴chún上方一贴,胡子就长出来了。

郝宝诧异道:“你怎会有八字胡?”

“买的!”郝贝说的眉飞色舞。

郝宝瞄了几眼,禁不住已笑起来:“可是你的样子实在很怪瘪,就像三岁小孩长了大胡子。”

郝贝自得其乐:“不好看没关系,只要不像爹就行了。”

“不但不像爹,也不像人了,跟海狮差不多。”郝宝憋笑着:“你决定这么改头换面了?”

郝贝笑的肯定,反问:“你觉得行得通吗?”嘴chún一翘,胡子也跟着跳动。

郝宝抿嘴憋笑:“我总觉得怪里怪气的。”

郝贝摸着胡子,摆出潇洒姿态,含笑道:“可能你现在看的不习惯,久了就会顺眼。”

敢情他早有戴过,也看过自己本相。

郝宝笑道:“原来你早有准备?”

“不错吧?”郝贝得意自己的杰作:“我还准备改个名字。”

郝宝灵机一动:“叫背包如何?”

“背包?!”

郝宝黔笑道:“是你的名字倒过来念,郝贝、贝郝、贝豪,念决一点就变成背包了,如果背包太重,还可以改成背胡子,这样就轻松多了。”

郝贝闻言,但觉有理:“我看本名重一点,就叫贝包,自号贝八胡,如此一来,想必人家再也连不起和爹的关系。”

郝宝瞄着八字胡,又是一阵怪笑:“我还是觉得你贴八字朗很怪。”

郝贝装出凶猛样子,狼牙竖眼:“这样行吗?”

郝宝惹笑:“再怎么装,眼神总是太嫩了。”

郝贝谈然道:“反正不要太像爹就行了,时候不早,该上路了。”

他大步迈前,郝宝謔笑着,也跟在后头,两人复往碧云山庄方向行去。

行约半天光景,两人抵达灵山。

只见山庄占地广阔,河流绕庄而过,一座碧云桥高架河面,长而直,似乎是山庄唯一通路。

郝贝虽来到此,仍不想进去,只好由郝宝自行赴约。

情况似乎差不多,郝宝方进去不到半刻钟,已走出山庄。

郝贝连忙问道:“司马二侠不在?”

郝宝道:“不在。”

郝贝叹道:“咱们这趟路算是白跑了,大姑好像早就料着。”

郝宝笑道:“也许大姑有意放我们假,还说什么快事慢办,咱们趁此到处走走,也算不虚此行。”

郝贝没意见,两人立即离开山庄,也因地形不熟,只好暂时漫无目标走着,等找到村落再说。

及至一林区,忽听得一阵小孩叫声,宝贝兄弟立即奔往树林,发现一名小男孩被绑吊于树梢上,哇哇哭叫。

郝贝急道:“哥,快放他下来。”

郝宝邪邪一笑:“不急,不急,人在江湖,凡事都要小心。”走近一瞧,小孩哭的更厉害。

郝宝道:“你这个人很特别喔!光是哭,为何不掉泪?”

话方说完,小孩眼泪就流了出来,泣声道:“大侠快放我下:来,我被强盗抢丁东西。”

郝宝但觉有趣:“小小毛头也有东西被抢?”

小孩叫道:“当然没东西,才会被吊起来。”

郝贝道:“哥,快放他下来,我看他快受不了了。”

郝宝忽地突然摊手:“好啊!做做善事,有何不可?”

两人遂解开绳索,让小孩脱困。

小孩方落地,清秀脸孔已展笑颜,只照一眼,已吁着郝贝八字胡,问道:“你胡子是真的?”

郝贝抚着八字胡,老成道:“当然是真的。”

郝宝却暗笑着,阿贝那两撇胡子,连小孩都骗不了。

他问小孩:“你叫啥名字?”

“梁小福,你们快解开我手上的绳子,好痛!”

郝宝便抽出长剑将绳子切断,不知怎么,梁小福淬然滑倒,惊得宝贝兄弟赶忙扶他起来,梁小福连连道谢。

郝宝问道:“看你只有十岁吧?为啥跑到森林来?”

梁小福立时想抱着郝宝大哭:“我姑妈……”

郝宝马上伸手顶着他的头:“慢来慢来,我不是你姑妈,不必见面就哭,眼泪沾上我衣服,人家还以为我偷拉尿呢!”

梁小福登时楞在那里,不知哭不哭。

郝贝不忍,立即安慰他:“小福你别哭,你姑妈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

梁小福擦干眼泪,随便一指:“她就住在附近。”

郝宝道:“走,我送你去哭,想必你姑妈很乐意让你哭。”

梁小福急道:“不必了,我自个儿会走,非常感谢你们救我。”

郝贝道:“你一个人走,可能很危险。”

梁小福笑道:“我姑妈就住在不远,我用跑的,马上就到了。”说完,他拔腿就跑开。

郝宝道:“这小孩轻功好像挺不错。”

“江湖实在无奇不有。”郝贝老成地摸摸自己胡子,显然悟透人生似的。

郝宝注视小孩遁去的方向:“又哭又笑,一定不是什么好路数。”

郝贝道:“哥,你对小孩的看法一向很特别,我就觉得不同,能救一个人,心情十分爽快,真该找地方好好休息……”

郝宝也得意道:“是啊!胜了一局,不休息都有点过意不去。”

郝贝疑惑道:“哥你战胜什么?”

郝宝得意道:“你以为那小鬼真的这么纯洁?等在大树上让我们去救?他是在耍诡计,你看!”从胸口拿出信封,笑的更得意:“他手脚不干净,伤了这封信,可是他却不知,我换了一封假的给他。”

第一眼瞧及梁小福,郝宝早就有了准备,他只是想,闲来无事,耍耍人家也好,是以才没当场拆穿。

郝贝钦佩一笑:“哥哥真了不起,要是我……”突然想及自,己也有一封信,赶忙抓向胸口,登时尖叫:“糟了,我中计了。”

郝宝也笑傻了眼,只想到自己,却没想到弟弟仍有一封,不禁斥叫:“这小子竟然连偷了两封?”

郝贝急道:“咱们快迫,否则大姑就要守寡了。”

两人立即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情书被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