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06章 黑白戏群雄

作者:李凉

这时客栈窗边有桌劲装打扮的中年人,一位瘦高,一位留了山羊胡,两人不停喝酒畅谈,似乎说及了冰心美人一事。

宝贝兄弟俩立即竖耳倾听。

较瘦者道:“时间不饶人,一晃眼,冰心美人已经四十六七了。”

留山羊胡者道:“以前她美得像朵含苞待放的玫瑰,现在不知变成啥模样?”

“也许已经变成发皱的老太婆。”

“大概不会吧?她们这种人一定驻额有术。”

“在一二十年前,不知许多侠士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我也想一睹佳人风采而不可得。”

“那时她的确挺风光的。”

较瘦高老者啜口酒,又道:“不过四十来岁的人才想嫁,似乎稍嫌慢了吧?”

山羊胡老者惊诧:“冰心美人想嫁人?”

“难道你没有看到消息?”

“啥消息?”

“她写了两封信给简家堡的简宏及司马家的二少爷。”

“听说他们两人为她,至今尚未娶妻。”

“这就是冰心美人外号的由来。”

山羊胡老者摸摸胡子,不解问道:“你是如何知道冰心美人反过来写信追求以前追求她的仰慕者?”

瘦高老者突然大笑,灌酒不停:“说来你也不信,那信被贴在黑白榜上,任谁也可以去看。”

“真有此事?!”

“不信你可以去看啊!”

山羊胡老者频频持胡:“这种大消息我当然不能错过;然而谁又敢招惹冰心美人,而且如此恶作剧,竟敢将她的情书公布在黑白榜?”

“除了千刃帮,大概没人敢这么做。”

“千刃帮以前吃过郝家的亏,现在耍她一记,一定乐透了。”

瘦高老者汕笑着:“没想到郝家也会出丑。”

山羊胡老者问:“情书是如何搞到千刃帮手中?到底是谁送的信,怎会这么不小心?”

“也许是个瘪三,才会把信送丢了。”

“但是冰心美人退隐江湖已久,不可能将书信随意交予他人传送。”

“风水总是轮流转,也许他们下一代,连送个信都有问题。”

“实在可惜,郝运以前还被冠为天下第一剑。”

瘦高老者汕笑道:“如果都是郝家称霸,别人岂不没有出头的一天?”

“说的也是,我就先走一步。”

“你要上哪儿?”

“当然是去看黑白榜;冰心美人的情书不看,实在可惜。”

“咱们就一起走。”

“你还想再看?”

“凑个热闹也不错。”

“难道有许多人围观?”

“当然,还争先恐后呢!”

“走,咱们别失了彩头才好。”

两人立即丢下银子,快步奔出客栈,眨眼不见。

宝贝兄弟闻及那些话,不禁面面相觑。

郝宝瘪笑道:“糗大了。”

郝贝也苦瘪一笑:“咱们竞然闹了大笑话。”

郝宝瘪样十足:“这种事,大姑不知作何感想?不知是否稳重如常?”。

其“稳重”一语双关,一指:体重,另指:心情平稳。皆是郝幸头痛之事。

郝贝于瘪道:“现在咱们的风评非常差。”

郝宝叹笑:“是零分,无形的卤蛋。”

兄弟俩笑的甚是无奈。

郝宝叹道:“我以为对方会找来谈条件,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信公布天下,实在很糗。”

郝贝咳叫:“这两个大块头,早知道就阉了他。”

郝宝叹道:“这种怪人,是该阉了,不过现在得无想个补救方法,情书贴在黑白榜上,不到半天,保证全武林都知道。”

郝贝急问:“怎么补救?去把信要回来?”

郝宝忽而怪异一笑,拿出另一封信,黔笑道:“不,把这封信也贴上去。”

看着信封,乃是写给司马长青的。

郝贝诧鄂:“贴一封已受不了,你还想贴第二封?”

郝宝轻笑道:“不贴行吗?大姑交代要两封都送到对方手中,如今掉了一封,不是太对不起简宏而便宜司马长青了吗?所以为了公平起见,要嘛两封都不贴,要嘛两封都贴,省得两人对大姑态度有别,而害大姑选错了对象。”

郝贝闻言,但觉有理,却仍忍不住笑意:“一封已轰动武林,要是再贴另一封,不知会如何?”

郝宝怪异一笑:“保证会笑死武林。”

“那我们不是更挨了?”

“要糗,大家一起粮!他们也未必好到哪儿去。”郝宝笑的更怪异:“总不能只让郝家一支独糗吧?”

郝贝惑然不解:“哥你有何方法扳回颜面?”

郝宝轻笑道:“贴信件啊!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个够。”

郝贝仍不明究里,郝宝已道:“拿点信笺笔墨来,大姑能写情书,我也能写。”

郝贝怔愕:“你要写情书?”

郝宝邪笑:“对呀!有人要看,写它几封,有何不可!”

郝贝但觉有趣,赶忙回房,准备纸墨,端了出来。郝宝提笔直挥,划得清清楚楚,只是有点功力不够,好似蚯泥打了滚,飞越腾龙。

两封信,每封足足有半个桌面大,里边各自写了两行字,因而字体显得特别醒大。

写完,郝贝低声询问一阵,两人淬然哈哈大笑,引来不少食客侧目。

郝宝频频赞许:“这将是世上最大的一封情书,呵呵,得来真是不易。”

郝贝憋笑:“不知看的人作何感想?”

“那就得他们自己去想了。”

墨水已干,郝宝折妥,抓在手上,道:“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动身。”

说着已往门口行去。

郝贝跟上:“你不怕千刃帮的人伺机报仇?”

郝宝道:“怕什么,你不是还想阉了他们?不过千刃帮聪明的话,就不会在那里动手,因为看榜的人太多,在致我不分之下,他们迟早会吃暗亏。”

郝贝不禁心神驾定,快步追向哥哥,直往平阳顶奔去。

平阳顶地形设计非常巧妙,宛似乎底圆盆,居中凸起一座丘陵,其侧边又有一条长江支流经过,黑白榜就矗立丘陵上,除了背面以外,从任何角度都能一目了然。若想浏览者,也可搭船沿流而过,既能看清事实,又有免去拥挤之苦。

此时黑白榜前已聚集成千上万人群,他们都想一睹佳人情书,喧哗笑闹,声传数里。

宝贝兄弟赶至此,只见万头攒动,高高红榜,少说也差了百余丈,想挤过去并非易事。

然而郝宝早有准备,转向郝贝,要他敲锣。只见郝贝背着大铜锣前来,随后提起,抓起石块就敲,眶眶巨响,震彻云霄,也将群众震得耳鸣脑乱,以为大灾地祸来临,个个惊惶往宝贝兄弟瞧来。

郝宝见群众已被慑住,又叫郝贝敲了一记,便高声道:“让路——冰心美人真正情书在此,先前那封是假的!快让路郝宝枪得震慑气势,立即快步往前冲,群众掠心在先,复见有人冲过来,纷纷走避,刹时人墙中笔直分出一条长路,直通黑白榜。

郝贝暗自嘀咕哥哥搞了个大铜锣,压得他又重又累,还得为哥哥震势,只好边跑边敲锣,还高叫着:“千刃大帮。”乃想混淆群众,以能全身而退。然而提到半路已累个半死,心机一动,改成滚动前进,果然如此一来,铜锣如车轮滚前,咔啷作响,再加上敲打,声势更猛,也轻松多了,郝贝不禁有了笑容:“这才是我所想要的。”

郝宝心知时间紧迫,也防止身份泄露,是以动作甚快,只眨几眼,已抵黑白榜,但见两封信,一封正是大姑所写,另=封则是自己伪造被梁小福所窃,里边写了“我爱你”三字,他见及此信,也瘪笑起来。

他立即撕下两封信,转向群众,笑道:“各位大侠,冰心美人不可能写出‘我爱你’的信,这是千刃帮的疏忽,冰心美人不可能那么俗的。”抓起另两封在客栈所写的信笺,晃向群众,高吊声音:“这才是冰心美人的真迹,千刃帮请各位仔细体验本年度伟大的情书。

他马上将信笺贴于黑白榜上,群众一阵激情,也不知何者为真假,反走是凑热闹,当然是愈精彩愈好。

郝宝贴妥,反身向群众告别:“各位请继续享受恋爱的滋味,不满意,千刃帮随时换内容,拜拜!”

他立时奔卞山丘,与郝贝猛将钢锣击出最后巨响,然后扬长而去。

群众登时又挤向黑白榜,信笺写着:

“千刀万刃求美人,不吃风梨爱切瓜。

生根木头开竹花,黑蕊白花四处弹。”

这到底是啥意思?

群众瞧穿了眼,有的仍是满头雾水,有的则模着鼻子,很不是滋味地返身离去,碰上了熟人,还得装出不在意的笑容。

原来郝宝不但摆了千刃帮一道,连观看的群众也中了奖。

第一句“千刀万刃求美人,不吃凤梨爱切瓜”,乃指干刃帮千方百计想夺美人信封,然而凤梨削起来十分麻烦,他们皆吃不起:专找嫩瓜类切削。此乃意味干刃帮全是一群吃软不吃硬的家伙。而“切瓜”与“杀瓜”相通,“杀瓜”则影射“傻瓜”,分明是骂干刃帮上下不但专吃软瓜,还是一群傻瓜。

第二句“生根木头开竹花,黑蕊白花四处弹。”乃是暗喻黑白榜前全是一群笨蛋。

“生根木头”乃指“木”头加了根“一”,“木”字加“一”根,变成“本”字,“本”字长竹花,则化为“笨”字。“黑蕊白花”乃指黑白榜前一大群黑白两道,他们群集四处,何异乱弹的花絮花朵,而“弹”可念成“谈”及“蛋”,此处乃用了“蛋”字,整句连起来,已明显指出“笨蛋”两字。

难怪会有人看了之后,会模着鼻子,不是滋味地走掉。。

郝宝这招可耍得群众哭笑不得,有的虽已悟出,却不得不:佩服郝宝能机智地化解冰心美人窘事,甚而扳回了郝家颜面。

黑白榜前仍挤满人群,谁又愿意把自己变成“笨蛋”之事宣扬?他们悟通了,只有默默离去,或而瞧瞧其不解者争先恐后之态,也占尽了享受“先后笨蛋”之乐。

宝贝兄弟一路笑回客栈,事情竟然如此容易就解决了。

郝宝謔笑不已:“他们若发现自己是笨蛋,不知作何感想,该不会老脸一阵青,一阵白吧?”

郝贝笑的含蓄些:“你这样做,会不会引起他们反感?”

郝宝道:“会,那最好,这笔帐,他们会记在干刃帮头上。”

郝贝道:“要是千刃帮否认呢?”

“别忘了,消息是他们传出来,想要否认,哪会这么容易,不过你放心,会找千刃帮算帐的人并不多。”

郝贝想想,亦觉有道理,遂又问:“信封已拿回来,我们该送给简家堡和司马二侠了吧?”

郝宝又有了主意:“也不必急,反正三天期限将至,赶过去将要迟到,倒不如将计就计,让他们去黑白榜走一趟,也可以试出他们对大姑的诚心。”

郝贝摸摸八字胡,也觉得如此甚好:“那真的信呢?什么时候交给他们??

郝宝道:“等两人把黑白榜的信笺撕下来再说。”

郝贝频频点头。

时间不多,两人收拾收拾,又往江东简家堡行去。

两人日夜赶路,第二天清晨已抵简家堡。

郝宝瞄向阿贝胡子,道:“你还是把胡子拿掉。”

“什么?”

“你忘了上次在简家堡,胡子还没长出来。”

“难道没有愧速胡子么?”

“有啊!”

“那就好了。”郝贝摸着胡子,以为不必拿下。

郝宝已惹笑道:“那种胡子是长在猩猩脸上,难道你是猩猩?”

郝贝瘪叹:“怎么不早说,害我空欢喜一场,胡子要是摘下,我担心他们又提起爹的事。”

郝宝道:“我们故意紧张过度,他们自然无暇问东问西。”

郝贝点头:“那这件事要如何开口?”

郝宝道:“也许你说比较适合。”

“为什么?”

“你忘了,一碰到棘手事,老爹总喜欢叫你说明。”

“但是这件事实在太特殊,而且你的口才比较好。”

郝宝道:“目前你尚未成年,说一些糗事,别人很容易就原谅体,也不会以异样眼光看你,但是由我说,面子可不好摆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负担起全部责任?”

“不必啦!你只要说明真相即可。”

郝贝点头:“好吧!就由我说。”

“记着,要隐去信件已被夺回一事。”

“我省得。”

郝贝遂把胡子摘下,与郝宝一同前往简家堡。

不久已由两名侍卫领进大厅。

简庆、简宏兄弟已等得发慌,因为宝贝兄弟已迟到一晚。

乍见宝贝兄弟前来,两人如获重释,立即欢迎上座,奉上;茶水点心。宝贝兄弟一阵道歉,简宏兄弟俩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黑白戏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