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07章 飞燕灵芝

作者:李凉

宝贝兄弟有点卷怠地走回来。

郝贝问:“你有何感想?”

郝宝道:“大姑的心,实在太会变了,我怀疑她的心真是冰做的,对男人一点感应都没有。”

郝贝叹道:“难道真有人缺乏爱的感应力?”

郝宝道:“大姑是很明显的例子,你以后得小心,不然以后会跟大姑一样。”

郝贝连忙说:“以后我碰上年轻的姑娘,我一定会多看两眼。”

郝宝邪笑:“那岂不变成大色狼?”

郝贝立即改口:“那……改成偷瞄一眼好了。”

郝宝笑道:“瞄归瞄,也得要有爱的感应才行,否则将来若被人叫成冰心男人,多没面子。”

郝贝暗下决定,非得好好感应不可。

两人走的甚近,郝幸已听见些许,遂问:“阿宝你又在背后说我的隔墙话?”

郝宝黠笑道:“大姑耳朵一向很灵,这次可听错了,我说的是冰心男人,并不是你的冰心美人。”

郝幸笑道:“你又对阿贝胡扯了?”

郝宝笑道:“阿贝一定患了冰心症;所以对年轻姑娘没感应。”

郝贝急道:“没那么严重,我的感应是留在后头,渐渐地就体会出来,并非冰心症。”

郝幸白了郝宝一眼:“世上哪来冰心症?全是你胡乱发明的。”

郝宝干笑道:“未出现过的病症才可怕,我现在就觉得大姑很危险,我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郝幸白眼笑驾:“你这小子,越说越严重,小心大姑治你治。”

郝宝从郝贝手中接过哈哈镜,递给郝幸,促狭笑道:“我终于发现了最佳减肥方法,一看就瘦,真是实用!”

“这小子!”郝幸想出手教训,郝宝立时跳开,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郝贝疑惑道:“大姑是不是看了哈哈镜,庆幸自己还很苗条么?”

郝幸笑道:“哪有,这东西还是阿宝新发明的呢!看样子我以后真的不必减肥了。”

瞧着哈哈镜,自己果然瘦多了,不禁满意直笑。

郝宝哪知大姑会如此反应,立时抢过哈哈镜,于笑道:“这种减肥方法不适合你,我会另外提供你更佳方法。”

郝幸正想夺回哈哈镜,突听得谷口传来马蹄声,心头惊讶:“难道是你爹来了?”

话未说完,郝运骑着灰白骏马已飞奔而来乍见宝贝兄弟,露出微笑:“儿子啊!你们这么快就把事情办完了?”

郝宝得意耸耸肩:“这种小事,难不倒你儿子的。”

“好,很好!”郝运满意一笑,跨下马匹,往三人行来。

郝幸道:“这次多亏宝贝帮了忙,事情还算顺利。”

郝宝瞄眼道:“顺利是顺利,可惜一样事也没完成。”

郝幸道:“他们愿意来,我已感到很欣慰。”

郝宝叹道:“大姑,难道你一直在经营幻想式的爱情?”

郝幸笑骂:“阿宝你不要再胡乱编制特殊名词。”

郝宝汕笑道:“这不是特殊名词,是你专用的名词,别人永远抢不来。”

郝贝也向父亲说:“年轻的爹,大姑好像思了冰心症,她对简三侠和司马二侠的表现,似乎毫不感动。”

郝幸瞄眼道:“你们两兄弟为啥一直数落我?”

郝贝道:“没有啊!我们只是实话实说。”

郝宝贼样地低声向父亲说道:“快劝大姑减肥。”

郝运问:“你们大姑不减肥,难道他们两人就想打退堂鼓?”

“也不是这个意思。”郝宝道:“现在他们已知有飞燕灵芝这种灵葯,而且乐意为大姑效劳,但是大姑却不答应。”

郝幸叹道:“你们实在不该说出有飞燕灵芝这种葯物,这对他们并不好。”

郝运问:“你想考验他们?”

郝幸摇头:“他们至今尚未娶妻,不管是不是因为我才这么做,我内心一直过意不去,所以才决定让他们死心。”

郝贝急问:“大姑的肥胖难道是假的?”

郝幸笑道:“阿贝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我这身肥肉哪假得了?”

郝贝为之干笑:“我还以为大姑用了伎俩。”

郝宝道:“用伎俩倒也罢了,为了让人死心,吃得那么胖,大姑的伎俩未免太笨重了吧?”

郝贝道:“是啊!大姑自始至终都没向我们暗示,要他们两人死心,我们也不会把人带回来。”

郝宝道:“所以大姑不能怪我们。”

郝幸表示:“我毫无责怪之意。”

郝宝叹笑不已:“大姑的想法,实在不是我们不属于胖类的人所能体会。”

郝运问道:“大姊你有何打算?你这次所做所为,我也无法体会。”

郝宝謔笑道:“大姑一定息了冰心症。”

郝运轻比道:“阿宝啊!小心你说话的内容。”

郝宝瞄向父亲,不自觉地学他模样,说道:“我是实话实说,而且很同情简三侠和司马二快。”

郝贝道:“我也觉得他们两人实在很不错。”

郝运转问郝幸:“大姊,你到底是接受大家长的命令,还是趁机反对?”

郝幸忽然冒出惊人语话:“我也想找个对象。”

三人闻言,又惊又喜。

郝宝急问:“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

郝贝道:“可是大姑对他们两人为何冷若冰霜?”

“我也不知道,何以会如此。”

郝贝道:“大姑大概是临时怯场。”

郝宝邪异笑道:“我倒不觉得,我认为我们之中就属大姑最镇定。”有意无意瞄向郝幸庞然身躯,自是最为“镇定”了。

郝幸反瞄郝宝一眼,也跟着笑,一点也不在乎身材如何。

郝运道:“大姊,并不是我在批评你,你不妨接受宝贝的建议,吃个飞燕灵芝,也该减轻一下体重。”

郝幸笑道:“有需要吗?”

郝宝顿出力道:“绝对需要,至少你转个身也轻爽自如。”

郝贝憋笑起来:“我已经答应两位大侠,以后每三餐都要准时劝大姑,努力减餐饭。”

郝幸瞪大双眼:“你们两人未经我同意,竟敢擅作主张?”

郝贝镇定道:“我们绝对是好意。”

郝宝汕笑道:“大姑应该为你那匹马着想。”

郝贝显露笑意:“那匹马要承受大姑重量,的确很辛苦。”

郝幸为之一笑:“你们又在说歪理。”

郝宝笑道:“咱们应该发挥爱护大动物的精神。”

“对!”郝贝附和道:“咱们应该推己及物。”

郝运见宝贝兄弟全心全力说服郝幸,颇为奇怪:“你们两人为何如此卖力?”

郝幸挖苦道:“我真怀疑他们收了人家好处。”

“天啊!”郝宝哀叹一声,身形也晃起来,好像受尽委屈:“大姑真没良心,枉费侄儿对你一片忠心耿耿。”

郝贝道:“我们只是受到感动,才拔刀相助。”

郝幸轻笑:“没有好处,还那么卖力,真是难得,大姑为方才的话道歉。”

郝宝长叹:“大姑能明白我们苦心,就应该早觉醒。”

郝运道:“大姊不妨接受他们建议。”

郝幸叹声道:“其实飞燕灵芝也不是那么容易获得。”

郝贝道:“爷爷还说危险重重,不过……”

郝幸截口道:“所以你们还是趁早打消此念头。”

“错啦!大姑错啦!”郝宝意气风发道:“最近我们对冒险特别有兴越,尤其是玩命的那一种。”

郝贝先是一楞,但见及哥哥神勇,一时也起了豪气:“对,一定很刺激,而且还可增加见识。”

“对你个头!”郝运扣起食指猛地敲向宝贝兄弟,笑骂起来:“爹生你们,是要你们去送死的?还敢玩命,增加见识?你们存心让爹变成孤独老人是不是?”

宝贝兄弟被敲,霎时抚着头,闪到一边,两人对视瘪苦着脸,终于还是忍不住而笑起来。

郝远见及两人窘态,亦是难忍笑意而憋笑着,有此一对宝贝儿子,何尝不是人生一大乐事,于心不忍,遂笑道:“冒险倒也罢了,还想玩命?这未免太过分了。”

郝宝瘪窘僵笑:“爹,我们是想玩别人的命……”

“这还差不多!”郝运道:“你们不替自己想,也该多为爹想想。”

郝贝窘笑道:“我们会特别小心为爹着想,我们可以去取灵芝了吧?”

郝运道:“这要问你大姑,爹不便做决定。”

郝幸瞄向两人,含笑道:“万一你们拿不到灵芝呢?”

郝宝对答如流:“那么大姑从此就无后顾之忧,一胖到底。”

郝幸淡笑着:“说的也是。”

郝运却皱起眉头:“阿宝,你说话似乎不太正确。”

郝宝搔着方才被敲响头,怪瘪干笑着,未再多言。

郝幸其实对阿宝甚为喜爱,遂道:“阿宝说话跟我一样,又率又直,不会错到哪儿去。”

郝运何尝愿意责备阿宝,他怕阿宝说话使郝幸难过,才出言警告,如今郝幸反而替他解围,自己也省得多费口舌,笑骂两句,眼角也露出笑意。

郝贝见大姑替阿宝说话,以为事情有了转机,立即问道:“大姑你是否同意我们去冒险取飞燕灵芝?”

郝幸思量半晌,道:“我会考虑。”

郝宝见她想了老半天,又是不能肯定,已怪笑道:“大姑似乎非常珍惜自己的肥胖?”

郝幸仍笑而不语。

郝贝忽然冒出一句,语气认真:“如果大姑不想食用飞燕灵芝,也许可以让阿宝留着备用。”

郝宝闻言,不禁大叫:“阿贝啊!小心你说话的内容!”

郝运诧异不已,阿宝说话的声音.为啥跟他一模一样。岂不知这是郝宝多日来,以兄长身份随时准备教训阿贝的结果。

郝幸轻笑,问向阿贝:“你怎会如此说?”

郝贝一脸诚恳,也似乎甚为畏惧哥哥眼光,道:“大姑不是常说,阿宝以后会像你一样?所以……”

郝宝皱眉道:“阿贝啊!你说话似乎不太正确。”

郝运更是诧异,阿宝这句话,不但声音像,甚至连举止也完全跟自己一样。。

郝幸见着两父子的模样,不禁畅笑不停。

郝贝乃问:“大姑你答应了是不是?”

“你们真想冒险?”

郝宝凛凛正气道:“这个险是冒定了,如若大姑真的不吃,我就留着备用也没关系。”

说完耸耸肩,一副慷慨赴义气势,不过眼角还是瞄着父亲,准备随时闪过食指扣响头。

郝运并没出手,暗想着,阿宝与郝幸确实有某些动作和性格都不约而同。

郝贝歉声道:“阿宝,刚才我说那句话,希望你不要介意。”

郝宝摆摆手道:“放心,大姑现在都不介意,等二十年后发胖时,我再介意也不迟。”

郝贝欣然一笑:“有了飞燕灵芝,你就更不必介意了。”

郝宝频频点头:“这正是我想要的答案。”

兄弟俩复往郝幸瞧去,大有势在必行之态。

郝幸笑着,问向郝运:“老弟,你同意他们去吗?”

郝运实是不喜欢听到“老”字,可是郝幸偏偏特别喜欢说。

他皱起眉头,道:“宝贝兄弟具有冒险精神,只要不玩命,我当然不反对,而且我相信大家长一定会指示他们,危险性必将大减。”宝贝兄弟闻言大喜。

郝宝雀跃不已:“这次大姑不应该再拒绝了,我所以想冒险,完全是为了你的马匹着想,也为了我的将来打算。”

郝贝觉得阿宝豪气非常,也敞开心胸,大是威风道:“我是为增进见闻而冒险。”

郝幸终于点了头:“好吧!你们就走一趟。”

“太好了!”宝贝兄弟俩欣喜若狂。

好不容易,郝宝才松了一口气:“我有点口干舌燥。”为了说服郝幸,他确实费了不少口舌,一咕哈就把一壶茶给喝光。

郝幸只好叫丫鬟再添茶水。

郝运并未忘记来此目的,乃想问问儿子走了一趟江湖有啥心得。他遂瞧向宝贝儿子,笑道:“宝贝啊!走了一趟江湖,该有什么收获吧?”

“这……”郝宝已低头瞄向郝贝。

阿贝也感到心慌,没想到老爹来此目的,是在探查自己和哥哥的江湖行。这种糗事怎能说出?结结巴巴也不知该说什么。他已暗下决心,以后不再干糗事,免得将来也担心让向自己儿子知道。。

郝远见两人不答话,便又催促。

郝宝干笑道:“阿贝的经历足以代表一切,由他说即可。”

宝贝兄弟早有约定,阿贝自该说明真相,眼看父亲逼得甚紧,只好避重就轻,将几日江湖行说了一遍,避开了梁小福盗信、以及黑白榜的糗事。

郝运闻言,不禁赞许有加:“对于简家堡,你说是爹的远亲,可见你没把爹的话忘记,很好!”

‘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飞燕灵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