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世家》

第09章 母老虎

作者:李凉

“跟谁?!”

“上次和你们一起去黑白榜的那两个人。”

宝贝兄弟互望一眼,郝贝道:“是简宏和司马长青。”

郝宝转向梁小福:“决带我们去。”

“可是你说不让我跟。”

“我跟你总可以了吧?快带路!”’

梁小福一时脑袋转不过来,本是不可以,为什么话一转就可以了?在宝贝催促之下,他也没时间多想,穿好衣服已带着宝贝兄弟往南方行去。

掠过一座山头。

忽闻得刀剑打斗声传来。

梁小福欣喜笑道:“就在那边。”

郝宝抓起灵邪宝刃,笑的也邪气:“宝剑出土,也该试试威力,现在流行一招半,省得多费手脚。”

郝贝不解:“既然要省手脚,为何还要多半招?”

郝宝笑道:“后半招是用来剃度敌人,不能省。”

郝贝但觉有理。

此时郝宝大喝,凌空旋飞,快若流星飞逝直射远处林区,郝贝不敢怠慢,急起直追,只有苦了梁小福,还得拼命跟在后头。

林区中,只见天龙地虎对上简宏及司马长青,双方战得激烈,只是天龙、地虎仗着高大身材,出手递招占尽便宜。天龙以前扔了金锤,现在换上金刚锤,威力似乎更强,逼得简宏尽处下风。

郝宝掠至,见及天龙地虎,已然哈哈大笑:“该死——”装出鬼魂索命的恐怖声音,蹿掠而来,带起一阵旋风,只见得晶光闪掠,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天龙地虎还来不及想这是怎么回事,眼见手中金铜锤有若西瓜,劈哩啪啦被切成碎片,地虎的长铁棍也被砍成七零八落,两人吓得目瞪口呆,包括简宏和司马长青亦是如此。

郝宝一招得手,更是得意:“老贼头,你也敢耍我郝宝大侠?”

宝刃再挥,硬是将两人衣衫切得零零碎碎。

天龙地虎乍见郝宝,又见他功力似乎更胜一筹,哪还敢再战,拔腿就跑,对一位千刃帮护法来说,实也丢足了脸。

郝宝岂能让两人脱逃?急起直追,謔叫别逃,电掣风驰掠追其后,见有转弯或石树阻拦处,就宝刃齐落,削得天龙、地虎剩下破烂内裤遮体,还不时迎风摇曳,露出快要干皱的臀部。

两人实在逃无可逃,忽见得一大片莲荷田,不管泥水脏臭,竟双双钻往里边,打得一身黑泥,潜到泥中去了。

郝宝但闻臭气难闻,也住足止步,大骂几声,未见天龙地虎爬出泥面,心想仇也报了,多让他们闷些乌泥吃吃也好,遂坐在较远处等候。

他不停邪笑:“看你能闷到什么时候!”

另一边。

郝贝和梁小福追至,早已看不到打斗。

梁小福甚觉可惜:“这么快就完了?真没意思。”

郝贝不见哥哥,有点心急:“我哥哥呢?”

简宏和司马长青早就觉得宝贝兄弟该是郝运之子,方才又见郝宝武功如此之高,复闻郝贝称他为哥哥,已肯定心中推测。

司马长青轻叹:“你哥哥武功十分高强,打得天龙地虎落荒而逃,他也追过去了。”

此时梁小福已抓起地面片片钢锤片,大叹不已:“好厉害,就像谜语上的:不吃风梨专切瓜,三两刀就将西瓜给切了。”

郝贝见着对方武器已毁,自知哥哥稳操胜算,也放心不少,遂转身问道:“简三侠和司马二侠,你们为何会碰上天龙地虎?”

简宏道:“为了替冰心美人出气,我们一直找寻天龙地虎下落,没想到找着了,武功却不敌人家,差点栽在他人手中。”

司马长青道:“幸好你哥哥赶来,否则就不妙了。”

郝贝闻之两人是为大姑出气,不禁欣喜:“你放心,我哥哥武功又增强不少,对付那两个混蛋足足有余,还可以留一只手吃酒喝茶呢!”

简宏、司马长青也为郝宝高兴,毕竟将来有可能成为一家人,也跟着爽朗一笑。

郝贝嘴巴似忍不住,又道:“其实我告诉你们,我们已取得飞燕灵芝了。”

简宏、司马长青不禁诧异不已,两眼傻瞪郝贝。

郝贝轻笑再说一遍:“我们已取得飞燕灵芝,冰心美人减肥有望了。”

简宏、司马长青为之欣喜若狂,喃喃直叫:“那就好了,那就好了。”

梁小福听不出原委,耳朵伸得长长。

郝贝给他一个响头:“你打什么主意?”

梁小福要时干笑:“没有,我在想,还有一个大侠这么久没回来”。

郝贝闻言,也实在放心不下,遂转往简宏、司马长青:“等我见过冰心美人之后,再告诉你们最新消息,我得走了!”

不等两人答复,已掠身追前,梁小福岂能失去崇拜英雄,也跟着追了过去。

简宏急道:“我等你们消息——”

郝贝已消失踪迹,没有回话。

简宏、司马长青想及冰心美人减肥有望,更喜不自胜,频传笑意,未久,两人也各自返家。

郝贝一路赶来,忽见哥哥在莲荷池畔不时丢石子,也安下心来,老远就叫:“阿宝,人呢?”

郝宝一颗石头又打过去,马上有唉叫声传来,原是天龙地虎闷太久,不得已伸出泥面换气。

郝贝但觉好玩:“这两个混蛋,今天非好好修理不可!”他也拿起石块,见有动静就打。

粱小福也凑前,惧意地问:“大英雄,我可以找他们算帐吗?”

郝宝见他光头斑斑疤痕,也有点不忍,遂大笑道:“你当然要算,他们欠你的帐最多!”

梁小福得到允许,可就意气风发,搬的石块可比自己脑袋还大,见宝贝兄弟打石块,他也跟着砸过去,叱叫不已:“这笔帐有得算了,十年也还不完。”

郝宝瞄着他,邪笑着:“这小子,比我还狠!”

梁小福为之窘困:“他们吊了我几次……”

“我知道,你拼命砸就是。”

梁小福得到解脱般,砸得更快、更重。

三人不时有戏謔笑声传出,可怜天龙、地虎身为千刃帮护法,此时却如泥鳅,任人宰割。

然而砸了一阵,忽然不见动静了,泥面一片平静。

郝贝急道:“人遁走了?”

郝宝瞧瞧莲荷池只不过百来步方圆,除非地下有通道,否则两人根本不可能脱逃,又仔细观察,终于露出笑容:“奶奶的,大笨牛并不笨嘛!”

现天龙地虎在频频被砸之下,只好另寻方法,而改用莲茎当呼吸管,自不必再露出水面换气,而且两人并非将莲茎给去掉叶片,而是从底部咬破茎部,再以内力吹气撞破叶片连茎地方,以打通管道,这样连叶子都不必摘下,自是伪装十分良好。

要不是郝宝细心观察,发现有的莲叶无风轻动,将会被瞒了过去,他往旁边树林一瞧,从树上吸抓一只金龟子,复往莲叶孔丢去。

金龟子准确掉入叶孔,登时发出尖叫,泥面又有动静,郝贝、梁小福立时乱石猛砸,打得不亦乐乎。

然而对方再次沉入泥中,要再找莲叶十分麻烦。

郝宝一时兴起:“干脆把莲荷全部给砍了!”想到乱砍灵芝一事,但觉十分过瘾,二话不说,灵邪宝刃已挥出,九寸七分长,握把也是扁平,旋飞起来十分利落,一扫出去,回旋一转又飞回来,郝宝只要轻轻一吸,马上可以抓回手中。

他突然发现宝刃还能玩这花样,不禁大乐,怪叫地复往莲花射去,东奔西掠,反而把修理天龙地虎一事给忘了。

郝贝和梁小福有样学样,没刀子可耍,石头也猛砸莲荷,霎时莲倒荷落,杀得十分过瘾。

正过瘾当中,忽有一年约五旬老人轻掠而来,素衣长胡,面容慈祥。

他轻咳一声,走向郝宝,而郝宝兄弟也发现老人。

老人韩柏已含笑问道:“两位可是郝宝、郝贝兄弟?”

宝贝兄弟闻言暗自惊诧。

郝宝瞄眼道:“你怎么认识我们兄弟?”

韩柏道:“一路上,我一直在注意你们。”

宝贝兄弟更加惊心,竞然有人留意自己行踪。

韩拍笑道:“两位公子别担心,老夫并无恶意。”

郝贝问:“那你为何要跟踪我们?”

韩柏道:“如果两位方便,咱家小姐很想会见公子。”

宝贝兄弟更加诧异,好端端地会有小姐来找?

郝宝眼珠子转了转:“你家小姐是谁?”

“她叫韩芹。”

郝宝频频点头:“原来是卖菜的。”

韩柏含笑道:“我家小姐不卖菜,两位公子若见着她就知道了。”

郝贝道:“这个名字,我们并不认识。”

韩柏笑道:“公子当然不认识她,不过她知道你们两人,所以要老夫请两位公子到寒舍一趟。”

宝贝兄弟非常好奇,却也不敢贸然答应。

郝宝道:“目前我们很忙,而且你家小姐干啥要找我们?”

韩柏道:“寒舍并不远,耽搁不了多少时间,至于何事,等见了小姐,她自会跟你们说。”

郝宝突然问道:“她长得怎么样?”

“还不错啦……”韩柏已笑起来。

郝宝神来心动,笑的猪哥:“看看也好,这年头,美女已经不多。”

郝贝呵呵笑起:“哥,你色喔!”

“去你的!”郝宝打了他一个响头,也呵呵笑道:“你是不是想当和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都没听过?”

郝贝干笑:“听是听过,可是大姑的事……”

郝宝道:“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去去就回来。”

“还有天龙地虎……”

郝宝转向莲池,梁小福可还砸的起劲,已频笑道:“小鬼.就交给你了,让你的仇报个够。”

梁小福笑的开心:“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招呼两个老怪物。”

韩伯趁机道:“两位公子可以走了?”

郝宝石手一挥:“带路。”

郝贝低声道:“要是他家小姐很丑,那怎么办?”

郝宝笑道:“我就把她送给你。”

郝贝惊急道:“不要,我未成年。”

“可以慢慢培养啊!”

郝贝连忙摇头。

韩柏仍表示自家小姐相貌不错,要两人放心,随后已领着两人往前行。

走过不少曲曲扭扭山路,来到一处梅林,韩柏突然住足。

他含笑道:“如果公子不介意,老夫想将两位眼睛蒙住。”

郝贝不禁迟疑:“为啥要蒙住眼睛?难道是去阎罗殿?”

韩柏连连说道:“公子请勿见怪,这是咱家小姐特别交代,所以老夫只好冒昧请求。”

郝贝有点担心,郝宝却感到刺激:“怕什么?天塌下来,我也要把它挖个洞,废话少说,快蒙眼就是。”

郝贝见哥哥气势过人,自己也不能弱了,挺起胸脯,照样摆出英雄气概。

韩柏一阵感激笑意,将两人蒙上双眼,复继续前行。

他歉声道:“咱家小姐身受危困,不能随便暴露身份,所以她的住处也不能随便让外人知道。”

郝宝道:“既然如此,好为何要见我这外人?”

“她有事与两位商量。”

郝宝怪笑道:“她可真会挑。”

韩柏赞许两人武功不弱,也在笑意中将两人带往一处古朴宅院。

此时已有古筝乐声传来,叮叮吟吟还算悦耳。

韩柏已说道:“两位公子可把丝巾拿下了。”

宝贝兄弟依言摘下丝巾,入眼大房屋,仍能看出当年之华丽,前面一层白纱将此屋隔成两半,一位着绿衣衫姑娘正在弹奏古筝。

韩柏躬身:“小姐,两位公子已带到。”

韩芹即停止弹奏,她说:“姆妈,将白纱掀开。”语声甜美,稍带爽朗。

宝贝兄弟此时才发现屋中还有一位灰发老妇人,她立即将白纱系往两边,韩芹即展现两人眼前。

郝宝眼睛一亮:果然不错,娇丽清新,飞月眉、秋波眼,十足美人胚,就是上chún薄了些……

郝贝只觉得这女人有点不像女人,却想不出毛病出在哪里。

韩芹娇声道:“两位公子请坐。”

宝贝兄弟依言坐下,郝宝老盯着韩芹不放,郝贝见他有点魂不守舍,暗自拉他一把,免得跟人跑了。

郝宝被拉醒,直笑着说:“不错,不错。”

郝贝瞄向韩芹,问道:“你怎知我们姓名?”

韩芹娇声说:“我曾看见两位与天龙地虎动手,然后韩柏打听,就知道了。”

郝宝问道:“你找我们来,有何指教?”

“我就直说了。”韩芹思考着要如何将事情说清。

宝贝兄弟则注视此屋三人,—猜不透她们用意何在?

韩芹已说道:“你们的剑法实在令人激赏。”

“姑娘过奖了。”郝宝虽想谦虚,说出声音仍有点自得。

郝贝则在猜测韩芹不知在耍何把戏,一时目光为之呆滞。

韩芹突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母老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淘气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