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10章 美中美

作者:李凉

哪管得她是男是女,双掌开攻,猛刮她脸颊,抓来碎木,往她臀部打去。王胖胖哪知会落得如此下场,疼痛上身,尖叫:“你敢打我,我杀了你——”

她想出煞招,岂知手一翻高,即被君小心抓住,反往后扭,抓来床巾捆得紧紧的。

王胖胖仍自破口大骂,君小心干脆将她上梁吊起,岂知方一上梁,梁就断了,幸好此屋建造坚固,还有三根主梁,否则必定屋塌场倾。

王胖胖摔疼,更是叫骂,君小心卯了心,抓来布团,塞她嘴巴,斥喝道:“臭婆娘你还敢吼?减你肥,你还以为我整你?你想当猪是不是?好,你要当猪,我就当你是猪,把猪给杀了!”

抓出匕首,当真划向她臀部,王胖胖瞪大眼睛,眼看他一刀刀落下,屁股一刀刀疼痛,吓得哇哇大叫。

“你还叫?杀猪还由得你叫?你要叫,我就切断你喉咙,让你叫不出来。”

刮刀往她喉咙划去,虽未刺穿,却也见血,殷红的血流向颈部,王胖胖尖叫一声已是倒。

然而公孙炮此时却醒过来,嗔恨这肥婆暗算他,一时气头上,也不管她是否晕倒,见她受制,冲上来即敲即打。

“他妈的,我老人家也害你暗算得了?”几拳下来又将她打醒。

君小心又吼着:“叫你减肥你不听,我切下你的肉,看你还肥不肥?”

一刀往她腰部切去,当真切下两根手指长的肉片,腥红红,还渗着血浆,往她眼前晃去,鲜血掉落她脸颊.王胖胖尖叫一声,又自晕死过去。

公孙炮也傻了眼:“小心眼,你当真切下她的肉?”

君小心此时才露出笑容:“当然,否则如何替她减肥?”

“这……太残忍了吧……”“你被她揍,就不残忍?”公孙炮憋着脸,不敢多说话,君小心呵呵这笑,已把那肉片晃向公孙炮。

“放心,我还没残忍到那种地步,只划下她一点儿皮而已。”

公孙炮往那肉片瞧去,虽是两指长,却薄如蝉翼。君小心自幼跟随天下第一绝医阴不救多年,切肉开膛的功夫自是不赖,公孙炮再瞧瞧王胖胖左腰伤口,有若磨破皮般,已凝起血疤,就连其他伤口亦是如此,这才有了笑容:“你可真会整人……”假动作地弄笑:“快看看,她是否被你吓死了?”

君小心呵呵笑道:“死了哪还有戏唱?”公孙炮讪笑着:“你未何要吓她?”“这种女人,若不一次让她刻骨铭心的害怕,她是不会甘心听话的,我可不想下次三更半夜被她给杀了。”

“你……还想从她身上切肉?”

“没那么狠,你去厨房拿,要血淋淋的猪肉,必要时找活猪割肉。”公孙炮已然明白君小心的意思,笑着点头:“割猪肉总比割人肉好。”他往门外奔去,君小心但觉门外有人,说道:“记住,别让人发现!”“我省的。”

为了不传六耳,公孙炮更加小心,方踏出门,外头围着十余名女婢,她们慌张地想询问小姐处境,公孙炮一挥手:“没事,没事肥猪正在减肥,你们回去吧!”

不等女婢离开,他已赶向厨房。

女婢虽担心小姐,但是近半月来,君小心和公孙炮与小姐水火不容地斗法,她们早已习以为常——为的只是想替小姐减肥,两人连泻葯都用上了,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不过她们却相信两人不敢要了小姐的命,至于让小姐吃苦头,龙王有命,自也无法干涉——事实也干涉不了。

眼看里头已静下来,该是结束纷争,女婢犹疑一阵,终于走开,免得公孙炮回来,连她们也收拾了。

盏茶光景过后,公孙炮已欣喜掠回,手拿一包东西,见女婢已离去,方大大方方晃进门。

“来啦!上等鲜肉,还会动呢!”

九江龙王属下千人,每天必杀猪以应伙食,此时已过了三更,伙厨得先宰活猪,公孙炮跑到地头,一刀割来猪肉即走,伙厨以为揩油者,此事也常发生,睁一眼、闭一眼就算了,也无人问起,猪肉则是鲜活含血,跟人肉又有何差别。

君小心见鲜肉已来,甚是满意,当下抓来手中,一掌拍醒王胖胖,扯下她嘴中布团。鲜肉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君小心冷狠道:“看到没有?这是你身上的肉,肥肥的一块。”

王胖胖惊魂未定,眼前又见那肥肉白里透红,鲜血渗流,那紫灰色血管仍在抽动,,吓得两眼发直,急往后缩去,冷颤猛打:“不要……不要……”

君小心狠厉道:“不要?不要减肥,我就把刀子插入你肚皮,然后猛挖猛刮,像挖西瓜肉一样挖出油来,这样就可以不伤外肉,又能减肥。”

他冷狠尖笑,右手匕首用力扭得咬牙切齿,看在王胖胖眼里,当真加肉被刮——眼前早有一块她身上肉,吓得作呕,急往后缩退。君小心硬把肉块逼前,她早如惊弓小鸟,泪水涌流。

“不要过来,不要切我肉……”

君小心喝道:“不切行吗?谁叫你那么胖,又不减肥?”

王胖胖被他所吓,身躯一颤,再也忍不住,哭嚎出声:“不要切,我减肥即是……我不要切肉……”哇哇哭响,把头理入胸口。

“早说减肥不就没事?非得要我亲自动刀?”

君小心快笑抽了肠,却一股阴森,举刀划短王胖胖双手床巾,她已抱头痛哭。

公孙炮已知将她制住了,谑心已起,喝道:“切的无效,就用热锅把你的油炸出来,看你能胖到哪里去?”赶忙掩口,他怕笑出声音。

王胖胖哭得更伤心。君小心唱道:“哭什么?”

王胖胖立即闭嘴,忍不了抽搐,又掩起双手。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有什么好哭?要是减不了肥,你还有得尝呢!还不回去收拾收拾,明天中午在中庭等候!”

王胖胖此时视此地为地狱,视小心为阎罗,惊惧说声“是”,爬身即使,想夺门而出,却握不出门。

君小心、公孙炮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这母老虎现在比惊弓小鸟更要惊吓。

君小心唱道:“撞什么?门在我后面,先看你的肉一眼再走!”

王胖胖应声是,不敢除那血淋淋的肉又不得不瞧,方瞧一眼,她已作呕。君小心怕她呕着自己,闪至一旁.她已夺门而出,未行几步,她已暴哭出声。

及至哭声走远,公孙炮才拍手叫好:“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要威风?”

两人笑成一团。

经过折腾,两人累坏,丢了猪肉,洗净双手,席地已呼呼大睡。

一觉醒来已过午时。君小心乍见自己睡过头,摇醒公孙炮,来不及梳洗,急忙往中庭奔去,想瞧瞧王胖胖是否依约而来。

及至中庭,远远地已见及王胖胖一脸俱意地立在园中白石场,丁冬则远远立于庭廊,不敢再端着零食服侍小姐。

君小心见状,心知慑服了她,这才大摇大摆地走来。“你好像等了很久嘛?”

王胖胖未敢出声,默然颔首。“吃过早饭了没有?”

“吃过了……”“啊?”君小心凸眼瞪她:“我还没吃,你就吃了?”

王胖胖吓得退后一步,呐呐道:“我饿……”

“饿?饿就能乱吃?你不怕我拿你身上肉给你吃?”

王胖胖赶忙往腰伤口抓去,脸色吓得铁青:“我……不敢了……”

君小心瞪着她,来回走了三四趟,每走一步,王胖胖心头即颤抖一下。

“好。”

君小心只谈谈说声好字,王胖胖却吓得尖叫,以为又有处罚上身,双手抓住胸口。君小心见状再也忍不住笑起来:“你紧张个什么劲?我说‘好’,是准备原谅你这次的意思,呵呵!别神经兮兮,否则我会被你吓死。”

王胖胖闻及他不处罚自己,方嘘口气,伸手擦往额头汗珠想装出感激的笑容却笑不出来。

那些婢女哪曾见过小姐如此听话,暗自猜想君小心是如何驯服小姐?见着双方都是鼻青眼肿,该是两败俱伤才对,小姐怎会如此听话?

她们哪想到身上肉被切下放在眼前晃的那种恐惧感,足以让人吓破胆,哪还敢不听话?

君小心瞄向婢女,突然唱叫:“还不快送点心来?”

婢女吓了一跳,君小心余威犹存.婢女手中虽无点心,却暗自准备,那是她们的灵巧经验.要是小姐临时突然变卦.挨骂的可就是她们了.没想到现在却是换人要了。

她们慌乱一阵.倒楣轮到一婢女,她战战兢扭地把香酥鸡和冰糖燕窝给端上来,足足一大盘,十分显眼。

王胖胖见着,直吞口水.习惯地想伸手,却引牵痛处.赶忙凛神,未敢乱动。

君小心抓下鸡腿,有意无意地引诱着王胖胖,同情说道:“其实我不是不给你吃,而是你已经吃过了,我兄弟俩可还挨饿,一人吃一餐,那是公平的.你要原谅我们才好。”

他和公孙炮把鸡肉啃得滋滋有声,王胖胖猛吞口水.不知怎么,方才刚吃饱,现在见人吃.肚子又饿了。

几乎要把盘中的肉啃光,君小心方觉得饱了,他瞄向王胖胖:“你很难受吗?”

“不会……”王胖胖猛吞口水。“胡说!”

王胖胖急忙道:“有一点儿……”

“对嘛!就是要说实话,不是有一点,而是真的很难受。”君小心道:“不过即使难受,你也要克制,因为再怎么难受,也没有把刀插入体内挖你的肉,来得更难受。

“我……我明白”

“明白就好!”君小心要女婢把盘子端走,绕着王胖胖说道:“也许你会趁我不注意时偷吃东西,这事我并不在乎,因为你吃多少,身上就会长多少,我一看就知道了,而且我还会派密探整天监视你,被我抓着了就饿你三天,如果还不行,只好再把你绑起来切肉,所以我奉劝你还是别偷吃的好,知道没有?”

王胖胖急忙回答:“知道了。”

君小心满意地点头:“其实你也别怪我如此无情,这都是你爹的主意,他也是为你好。”

王胖胖目露怨光,责怪父亲如此残忍。

君小心看在眼里,轻轻一笑:“你一定很想知道你爹为何要如此对你,我可以告诉你,他是想让你参加九月中秋的中原小姐选美大赛。”

这话使得王胖胖愣佐了,婢女早窃笑出声,又赶忙掩口,一张脸已憋得红通通,公孙炮自也跟着笑起来。

君小心目光寻向婢女,又落回王胖胖.老成而自信道:“你们一定不敢相信是不是?王胖胖你更不必说了,一定以为你爹在整你,但事实上你忘了我是谁。让我告诉你,我就是天下第一当,听过没有?或许你们女流之辈听不到,不过现在可以到外头打听,我天下第一当是无所不能。”

公孙炮接口:“包括将你训练成中原小姐。”

女婢们半信半疑,王胖胖则心神杂乱无章,不知该不该相信。

君小心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三个月里头,你最好跟我合作,否则我会使出非常手段,照样可以拿第一。”冷森道:“我的手段就是把你整个人切成苗条身材,再把表皮粘上,然后再把你脑子换下来,让你变得聪明。”突然大声:“也就是分身裂肉,贴皮再造的意思,懂不懂?”

王胖胖又被震呆,急忙应声,畏惧地往后缩。

君小心满意地笑道:“懂了就好,所以你不只要减肥,还得每天跟我学习一些……美丽姿态……特殊才艺……还有……反正我要你变得有气质、有风度、有机智、有才艺就对了。”

王胖胖拚命点头,哪敢摇头?

君小心笑道:“当然啦!这一切都得从减肥开始,否则你挺着大肚子、游泳圈,还美个屁?”

当下君小心开始替王胖胖减肥。

他也想不出其他好方法,只好要她拼命运动,又不给她进食。王胖胖惧于君小心威胁,只好唯命是从,东奔西跑,掠上跳下,从早至晚,难得休息,累得她肌肉发酸,骨胳生疼,整个人就快瘫痪.君小心却寸步不离地盯着她。

身心劳累还能忍,但久未进食,她实在难以忍受,几次想偷东西都被逮着,最后君小心干脆挂条长链在她左足,再扣于自己腰带,如此可防她偷东西。

挨不到三天,王胖胖已脱力倒地不起,差点被小心给弄死,幸好王吞江请来的医生经验老到,才换回她一条命。”

被君小心这么一搞,王吞江也开始担心了。君小心无奈,只好扛着大秤,将躺在床上未醒的王胖胖,连同被单裹起,秤她重量.已不到三百斤,比起三天前足足少了五十斤,效果非凡。

王吞江苦笑:“尽管如此,总不能把女儿搞死吧?”

君小心没办法,只好请教医生,怎么搞才不会死人?医生奇怪他为何不问该如何才能减肥?君小心回答:“任何方法要是有效,也不必轮到他了。”医生无奈摊摊手,说是减肥方法,他也不懂,不过别让胃肠空腹过久,该不会脱力致死才对。

君小心有了底,当下决定改变节食计划:每天吃一些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美中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