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11章 选美大赛

作者:李凉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李白曾为扬州题下此诗,不知羡煞多少未曾游过论地的騒人墨客。

扬州林园绝天下,最出名的该是扬州城西北郊的瘦西湖。

临此湖,则见湖面花荷遍野,闻香十里,亭台、拱桥掩落柳条间,若娇羞少女,隐隐现现。更有长春柳堤龙蜒弯绕,轻风徐来,柳条荡如珠帘.映向永波,宛若千珠万雨钻动,煞是好看。

已是八月中秋,瘦西湖北岸柳堤处,抚琴台上已挤满人潮。

琴台高丈二,宽长各十余丈,四面阶石可上,若切手之金字塔。台上四角置有各式不同石雕古琴,此时被移至第五石阶。换来十张铺红毛毯的太师椅,椅前置有长桌,众人则呈三面围向琴台,另一面(即太师椅背面),不远处有座画楼,此时已架起龙风桥,得以让人通行。桥头则高悬“中原第一美女”字样.其他也插了不少穿凿附会人士所赠贺旗、对联。

选美大会未开始,君小心和公孙炮已上场,两人穿的体面,左胸挂着“天下第一当”招牌,右边挂着“无所不报”字牌。

君小心手捧一叠纸条,不知做何用途,公孙炮则捧着大竹箩和铜锣,显然是用来装东西和敲打用的。

两人立于台上,立即引人注意。

公孙炮猛敲锣,喝道:“安静.安静,好戏开锣唆……”

众人好奇,一时也静下来.想瞧瞧两人耍们名堂。

君小心则君临天下般举手挥向群众,开口说道:“首先我先介绍自己,在下乃是无所不报的记者兼社长。”

公孙炮道:“在下是本报的推销员兼记者。”

两人往右胸那字牌抓去,齐声道:“这是我们的记者证,请多多指教。”

众人一头露水,有人问道:“你们是什么帮?怎没听过?”

君小心呵呵笑道:“我们不是帮派,我们是办报纸的;懂不懂?我们的工作就是专门把奇特事情写在纸上,然后贴在墙头或是送到你家,让你们知道消息。那张纸就叫报纸.懂了没有?跟官家的通缉令差不多啦!”

有人似懂了:“哦!原来是报马仔(传军令的士兵)啊!”

“也可以这么说啦!”

“那记者呢?又是什么?”有人问。

君小心道:“记者就是比较高级的报马仔,他多了一支笔,可以把消息写给你们的人,当然也可以用嘴巴说,像现在,用的就是嘴巴。”

众人有些懂了。

有人问:“你想报什么让我们知道?”

“当然是选美啦!“这何必你说,我们自己会看!”众人但觉有理,一阵起哄。

君小心瘪样一笑:“你们看得到的,我就不报了,我报的是秘闻,像那些小姐的生辰年岁,她是否变过男朋友,生过孩子?你们就不清楚了。”

这话又把人群吸引住,有人道:“你就清楚?”

君小心弄笑:“当然,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公孙炮接口道:“不过现在先看看我们左边这块牌子——天下第一当,听过没有?”

君小心道:“没听过?没关系,只知道本报兼营当铺即可。不付,现在我是来让你们发财的。”

说到发财,众人眼睛一亮,有人问:“如何发财?”

君小心反问:“你们相信自己的眼睛?”

哪有人不相信自己的道理?

君小心轻笑说道:“很简单,你们只要猜着今天是哪位小姐夺魁,谁就有奖金!”

众人一阵哗然,这太好了,有得看,又有得赚。

君小心见众人已心动,才笑道:“不过你们没猜着,为了惩罚你们眼光有问题。我要罚你们一文钱。”

一文钱无关痛痒,众人自不会起哄。

有人问:“那猜中了呢?有多少钱可领?”

君小心道:“有两种玩法,一种是你跟我赌,猜中了,以一赠一百,也就是一文钱可以领到一百钱。另一种赌法是大家出一文钱,放在一起,然后看几人猜中,三人猜中,三人分,若只一人猜中.那些钱就全部给他。”

群众传来哗然,有人往人群中扫去,贪婪地说道:“少说也有万人,猜中了岂不得了万倍?”

有人喝道:“一文钱太少了,可否增加?”

君小心等的就是这话,含笑道:“当然可以,我手中有红、白两种纸条.白色是赌金一文,红色是一两银子,红的跟红的赌,白的跟白的赌,任君选择。”

众人哗然,跃跃慾试,君小心立即将纸条丢入人群,由他们抢去,

此时从楼阁龙风桥走来一名中年军官,一脸凶相.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君小心对答如流:“赌美人乐呵!”

军官叱道:“庄严盛会,岂容你胡来?快滚开!”

抽出腰际长剑即想赶人。

君小心急道:“慢着,我是记者.还有证明.你不能赶我走,我要报导选美大赛给群众知道。”

往右胸“无所不报”的牌子指去。

军官不吃他这套,长剑通来:“你胡闹什么?再不快想,本官将你拿下!”

君小心、公孙炮被他追着逃,宛若老鹰抓小鸡,引来众人大笑。军官眼看一人制不了,又唤来四名手下,才把两人逼出琴台。

君小心无奈:“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人在矮处,显不出威风,当下决定另搭高台。

一声吃喝,那些赌徒不知哪来木板、架子,三两下已搭好三人高、两丈宽高台,比琴台高出五、六尺,站在上面自比琴台军官威风多了。

那军官哈喝几声,要君小心拆台,群众已起哄,说他多管闲事,只将高台移后数尺,再也不理军官。

高台出了琴台保护范围,那军官也莫可奈何,任由君小心嚣张去了,心想以后再找人算帐不迟,回往画楼行去。

君小心见拆台子的走了,这才安心做他生意,要群众先填下姓名,待小姐出场后再选人,并且准备银两。

选美并无一定时间,准备好,即可进行。

十时未到,画楼吹起号角,群众一片静默。

第一位出场者,乃是扬州府手下总管井三元。年约四旬,中等身材,相貌平常,留有短福,梳理整齐,身着黄底镶金礼抱。他乃此次选美主持人。

他目光寻向众人,一副官昧说道:“选美盛会即将开始,我们先欢迎此次主办人,即是本州知府洪大人——他也是评审之一。”

鼓掌之中,洪大人在护卫拥围下凛凛走来,接受欢迎后,又介绍特别来宾,江南巡抚刘大人。他官阶最高,评审席上坐的是中央,洪大人也坐定。

而后又陆续唱出八名评审,四男四女,大部架势十足,不可一世,由此可猜出,这全是官家富豪的玩意。事实上除了官家富豪这些有钱有闲之人,谁还玩得起这玩意?

八人中,有两人较为不同,一是最靠右侧的年轻书生,他乃江南幕容世家公子慕容琴,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对子琴棋书画之类才艺,样样精通,请他来评审,最为恰当不过了。另一位则是美艳女子,她坐在巡抚左侧,身份自不低,凤眼直往君小心瞧去。

君小心正和众人赠的起兴,忽而觉得背后有人瞧他,一转眼,见着那美艳女子,那凤眼带媚,嘴角长有一颗美人痣,不禁征诧:“巧凤凰?”

七巧轩雄霸江南,巧凤凰自然有资格坐在那位置。她也对君小心含笑招呼。

君小心不知她用意何在,赶忙泪眼瞧向四周,未见其他巧家姐妹,心中稍安。当下张口大声说道:“本报记者向各位报导,那嘴角长有美人痣的美女,乃是七巧轩大当家巧凤凰,一手彩虹他掌堪称武林一绝。脾气还好,年三十,恋爱三次没成功,现在仍孤家寡人,是最有价值的单身女贵族。”

众人起哄,一阵鼓掌。巧凤凰见状,也落落大方地起身,含笑打招呼,

君小心又道:“七巧轩几位美女都不差,唯独是小一位巧精灵,不但脾气坏,口舌又不留德,已十四岁还包尿片,实在不像话!”

众人一阵暴笑。君小心和公孙炮已笑抽肠,却得装出威严冷静的模样,表情甚是怪异。

君小心如此说,无非想探巧精灵是否躲在暗处,若有,她必定忍受不了而跳出来,自己也有个准备。

结果巧精灵未出现,巧凤凰已脸色微变,笑容也没了。

洪知府见状,立即要人拿下君小心。岂知巧凤凰印制止,因为她知道官兵必定无法制住君小心,甚至会搞得一团糟。洪知府自持风度,只好由他去了。

君小心占了便宜,兴致更高昂,猛说几句风凉话,方再回头收赌注。

接下来,主持井三元又介绍一些贵宾,助手立即拿来椅子宜于评审左右侧呈八字形排列,贵宾约四五十名,王吞江也在场,他想和小心打招呼,却因他太忙而作罢。

贵宾坐定,井三元说明比赛规则,没什么初赛、复赛,十名女子参加,表现美姿、才艺、机智,然后经过评审,即可分出名次。

号角又吹响。

井三元陆续介绍十位美女出场。

“第一位柳青青,湖南人氏,她爹乃湖南首富柳金源!”

柳青青盈盈走出,身如柳态,美丽非常。

“第二位杨爱莲,江西人氏,乃江西巡抚侄女,年轻可爱,多才多艺。”

杨爱莲轻步行来,有若出水秋莲,一尘不染。

“第三位江南兰,太原人氏,镇国大将军之女。”

江雨兰莲步轻移,浅螫含笑,如兰绽放,芳香清雅。

“策四位音水萍……贵州人氏,父亲音水流……”

似乎没什么地位,井三元喝的并不起劲。

只见音水萍纤纤移来,一头秀发落肩,两眉清新含愁,直如秋水浮萍,轻视一股落漠。未有华丽装扮,却带雍容气息。

她的出现,不同于前三位,特别引人注意。

君小心忽然说道:“我反对喝出她们父亲来历,这不公平。”

他一出声,又引来万人瞩目,今日就属他锋头最健。

井三元冷道:“为何不能?名门出名女,凭添光彩,有何不可?”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不公平.你们评审的标准已有了偏差,早将她们家世考虑进去。”君小心叫道:“要是她爹是李师科,那怎么办?”

众人一阵哗然,李师科是劫匪,他女儿纵使条件再好,恐怕也得不到评审青睐,很显然家世已影响评审。

在座评审亦为征愣。

还是巧凤凰机智过人,含笑说道:“少侠说的有理,不过你放心,此次参选者,家世都很好,幸好没你所说的情况发生,若是有,我们也会特别小心,免得落你们口舌了。”

这一说,评审们方现笑容,群众情绪较为平息。

君小心本是看那音水萍楚楚可怜,又无家世,才临时抗议,既然评审有了反应,想必也不敢太离谱。

忽而见得王吞江远远不停地向他眨眼及偷偷地招手.他这才想起还有一位王胖胖——这是他心目中唯一的冠军。这笔财全靠她发的,总得使些手段,又怎能公平?

他邪邪一笑道:“你们当然是公平的,只要别受外来事影响最好,当然,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我不再抗议,你们继续吧!”

此时王吞江才嘘了一口气,他也想以自己九江龙王的威势来影响几位评审了。

经过讨论,还是继续喝名,喝家世。

井三元又开始喝名:

“第五位舒牡丹,江州人氏,父亲乃江州县令。”

舒牡凡丹浅螫娜步,娇贵若牡丹。

“第六位王胖胖,九江人氏,其父九江龙王,甚可敌国。”

王吞江礼貌地向评审点头。众人则为“王胖胖”三字,引来哄堂大笑,想一瞧究竟。

只见王胖胖身着亮黑色礼服,落落大方地行来,远处还好,只觉得她较为丰盈,但抵达近处,和那些女子并肩一站,那些女子个个娇瘦纤细。王胖胖和她们相比,竟然高出一个头,也胖得离谱。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指指点点,猜不透这胖宝宝也敢来参加选美?

君小心暗自苦笑:“妈的,我怎没想到那些人特别瘦,这一比,还有得比吗?”

公孙炮手肘撞向他腰际,憋笑着:“我看走人吧!这场赌,胜算不怎么大。”

君小心苦笑:“好歹也得搞过两回合再说,必要时得用我的超能力控制那些评审了。”

他和评审距离不过二十余丈,他有把握摄住他们,目能立于不败之地。

公孙地细声道:“那,继续下赌了?”

君小心点头:“收,愈多愈好,他们一下料想不到。”

公孙炮会意,收的更勤。

眼前又没镜子,王胖胖自不能瞧见自己身躯和别人相比差别有多大,还以为众人笑她高过别人一个头。暗道:“笑什么?我脱了鞋便是。”决定下回出场,将鞋子给脱掉。

君小心也不甘示弱,自己所训练的人,没得比,遂喝叫起来:“你们看,王胖胖的就是不一样,身材高挑健美,举步轻盈,走起路来落落大方,自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选美大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