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12章 邪童落难

作者:李凉

君小心离开扬州,未敢明目张胆,免得七巧轩婆娘追来,惹得一身腥,只好躲躲藏藏,往杭州方向行去。

一日,来到老竹镇,见得四处翠竹油绿,心情为之一变,眼看天色已晚,决定住上一宿,明日再走,遂找了竹林客栈住下。

客栈一切皆为竹制,十分雅致,两人挑间上房,先清洗一番身躯,方自叫来东西果腹。膳食完毕,忽见小二提着大篮酒莱,往外头行去,在这小镇,叫此大菜,并不平常。

君小心一瞄眼:“有新闻了!”

当上记者的他,当然要特别注意奇特之事。近几天,他们已来探不少奇闻异事,已玩出心得。

公孙炮有些累:“小地方,有何大新闻?”

君小心道:“随便嘛!有则挖,没有则当作练习。”

狡黠一笑,两颗小虎牙露出,凭添灵性。

公孙炮拗不过,已点头。

两人拿起纸笔,另有随身黑盒子,跟着小二后头,在竹林方向行去。

约莫一柱香光景,竹林传来谈谈火光,里边似有砍伐声。小二远处即叫着。“饭菜来喽!”

他似乎时常送来饭菜,这一呼,里头传来应声,奔来一名年轻乞丐,帮着小二提菜篮,两人闲聊着径自往竹林行去。

君小心道:“乞丐叫菜吃.倒是新闻呐!”

公孙炮道:“他们好像丐帮第子。”

“是才好,帮派愈大,新闻愈大,走吧!”

两人纸笔抓在手上,走入竹林。

方行二十余丈,见着林中燃有火堆,五名大小乞丐围一团,正在进食,一名似已发现来人。“谁?”他已站起。

“是记者。”

“记者?”

那人弄不清是啥人物,君小心和公孙炮已走近.那人看来人一老一少,面相不恶,也未拦人。

“记者就是来访问你们有何消息,然后告诉大家的人。”

那人道:“原来是踩线的,你想探听什么?”已有戒心。

君小心含笑:“放心,我和丐帮无担无仇,不必刺探军情,我只是问一些比较奇特的事。”

小二笑颜说道:“张香主,他是本店客人,该不碍事。”

此人张虎,拉三个小麻袋,二十上下,身职丐帮分舵香主。

张虎瞧瞧君小心,十来岁,还小得很,似懒得应付,往旁边一名看来比小心更年少的乞丐瞧去,说道:“小巨人,你告诉他。”

小巨人本名李巨,十三岁,孤儿,从小即人丐帮,小有聪明。

君小心见他脸圆得像皮球,嘴巴甚大,嘴角往上翘,未说话已先笑,再挂一副大耳朵,倒像小丑,呵呵笑道:“你长得倒是很出色。”

小巨人嘴巴一张,大门牙特别粗大,笑道:“队里,人人都说我耳朵大,将来大有成就,才叫我小巨人。”

君小心频频点头:“这是奇闻,笔来,星来,记下来!”

公孙炮不识字,只好捧纸端墨,拿出身上掌大的黑盒,打开,一团黑墨。

君小心拿起大号毛笔往墨水一沾,记下小巨人大耳朵之事。字体歪斜,墨汁过多,已晕化开来。

若用小笔会好些,他却说大笔较气派,才不失身份,也就由他了。

李巨好奇:“这是什么?你们是何人物?”

“记者。”君小心往右胸“无所不报”名牌指去,凛然生威:“就是把你所说的事记下来,然后告诉别人,懂了没有?”

李巨欣喜:“那我很快就可扬名四海了?”

“这就要看你表现了。”

“我一定好好表现,跟我来!”

为了不让张虎干扰,李巨拉着君小心往角落奔去。张虎及几名乞丐淡然一笑,心想小鬼名堂真不少。

差不多可以避开张虎耳朵,李臣才道:“你要我如何表现?”

君小心瞄着他,移向他的全身,见着他挂的小麻袋比一般的小,黠笑地问道:“你的麻袋……”

李巨干笑:“自己做的,不代表身份,用来装东西,我没功劳,没分到麻袋。”

其实他挂麻袋,多少想表现一些身份。

君小心呵呵笑道:“既然自己可以做,多过几个也无妨。”

李巨窘笑:“那有违帮规,不行的。”

君小心笑了笑。问及正题:“你们来此做啥?”

“砍竹子。”

“砍竹子?”

“嗯!做手杖用的。”

“丐帮竹子缺货?”

李巨干笑。“不好意思,君山的竹子,不知怎么全枯了,采不到竹子,只好换地方啦!老竹镇竹子坚硬,和君山竹差不辜,我们被派来采竹。”

君小心想笑:“你们缺货似很厉害?连夜砍伐?”

李巨颔首:“缺很多,你没看到最近市面野狗不少?那是缺少打狗棒的结果。”

君小心猛点头:“这是头条新闻,野狗泛滥成灾,独缺丐帮打狗杖,记下它!”毛笔一挥,下笔如神。

君小心问:“你知道君山竹为何枯萎?”

李巨突然掩口细声道:“这是秘密,不过我偷偷地告诉你,听说是因为帮主不吃狗肉的原因。”

“丐帮帮主不吃狗肉?”

李巨点头。

“呵呵!真是天下奇闻,难怪野狗发威。”

公孙炮猛吞口水:“早知如此,俺就去当丐帮帮主,天天有香肉吃。”

李巨无奈:“是啊!为了这件事,我还想罢免他,省得老远跑来这里砍竹子。”“你想罢免帮主?”

李巨赶忙嘘声,战战状就地偷瞧张虎,见他未有动静,才喘口大气:“小声点儿,我只是说着玩的,你别把此事写上去,否则我就惨了。”

君小心弄笑:“我不写就是,你还有什么秘密?”

“一时也想不起来……”

“你们帮主为何不吃狗肉?”

“他……不清楚……也许他在暗中偷吃吧!”李巨想笑。

君小心和公孙炮轻笑不已,但觉地好玩,又聊了不少,皆是普通事,并无秘闻,君小心已想告辞。

“小巨人,希望你以后真的能变成大巨人,把帮主结罢免了!”

李巨直呼罪过,见两人要走,送行数丈,关切道:“有空常来,我有秘密也会去找你们。”

“欢迎欢迎!”

君小心也学他方才行礼九十度,逗得他发笑。随后再告别张虎等人,小二早将碗筷收好一旁等待,此时陪着君小心离开竹林,一路闲聊。及至客栈,给了不少小费,小二欣喜退去。

回房后,君小心很快写好文稿,念的甚是顺口:“野狗发威泛滥成灾,独缺丐帮打狗杖。若问君山光秃秃,直道帮主不吃肉。”

“肉”字上面则画只狗,空白部份则写着详细的故事,心想这一贴出去,必定又是轰动,乐得他笑不绝口。

置妥文稿于桌上,他已十分疲倦,挤向公孙炮,睡觉去了。

三更方过,一片凄静。

忽而一道黑影掠向屋顶,直掠君小心住处,先探耳靠窗,闻及鼾声,轻轻伸手拨开窗户,瞧及两人熟睡,立即潜入,小心翼翼地逼近,如临大敌,抽出寒光匕首,慢慢接近两人,及至床缘,那人瞪着小心,目露凶光,匕首猛举。落刺下去。

君小心本是如睡,然而那人含恨杀人之际,脑波极强无比,透向君小心脑中,犹若梦靥般急叫:“你敢杀我!”

他本是做梦,那人却以为形迹败露,冷喝:“杀你又如何?”匕首落得更快,喝声已将两人惊醒。

君小心一张眼,匕首强光照来,直党反应使他尖叫:“有刺客!”

尖声震得那人耳根生疼,匕首一缓,君小心滑开七十,匕首擦胸而过,吓得他魂失魄散,赶忙滚至墙角。

那人只想杀君小心,匕首再递,又再退前。

君小心此时已见来人面目,征诧万分:“音水萍?”

来者正是落选中原小姐的青水萍,却不知她为何要置君小心于死地?

君小心但觉事情不单纯,猛拉锦被罩向匕首,反身斜弹左培,想逃开。岂知音水萍功夫不弱,匕首被罩住,她立即松手,回手一探,抓向君小心肩背。唰地一声,君小心避之不及,被抓出四道血痕,痛得他衷哀闷叫。

幸好公孙炮已醒过来,叱喝扑前,他虽功夫不高,乱抓乱打,音水萍仍得回身应付,虽一掌逼退,君小心却得以喘息,心知她武功厉害,未敢乱来,先清醒脑袋,再感应地想攻击的方位,采取游斗,这才挽回颓势。

“你干嘛要我命?选美人又不是我没的票,就算我不捧你的场,你也不必那么狠心下毒手!”

“你这小贼,人人得而诛之!”

“听你说,我好像欠你很多?”

“血债血价,拿头来还!”

君小心更迷糊了:“俺出道到现在还没杀过人,何来欠你血债?”身形稍顿。

“去阎王那里问!”

音水萍趁他身形慢下,又分神之际,一掌探劈左肩,他闪过,暗中在掌却打向他胸口,一次连想攻击两部位,君小心分神,来不及感应,唉呀一声,被打得退撞墙头,唉唉痛叫。

“臭婆娘,你再发疯,别怪我不客气了!”

顿时运起胞波,想控制音水萍,架势也摆出来。

音水萍顿觉头晕,攻势较慢.惊诧叫道:“你会摄脑术?”立即运功抵抗,

君小心转攻为守,下一喜,立即扑身往她穴道点去。

眼看即将得手,猝有寒光射来,打得他手掌发麻,使不出力道,正惊诧之际,窗口射来电光般黑影,冲向小心,一指点住他齐门穴,反手送指劲.凌空制住公孙炮。

来人年约二十四五,左脸有明显一道粗疤痕,表情冷漠。

音水萍见着他,方嘘口气:“哥,他会摄脑术。”

音水星点头会意,说道:“他不是天下第一当?”

“我清楚,却有可能是他儿子。”

君小心呵呵发笑:“第一当二十年前失踪,我还在天庭,未转世投胎呢!”

音水萍斥道:“不许你多说!”

君小心未敢多开口,免得遭殃。

音水星道;“他说的没错,他只有十来岁,不会是第一当的儿子。”

“那他为何要冒充?”

君小心思不了又道:“谁冒充,我是真实开当铺做生意的,这根本是两回事。”

音水星冷眼瞧他:“你冒充,是为了找出第一当,为什么你要找他?”

君小心讪笑:“同行嘛!找来瞧瞧,有何干系?”

“你没关系,他却有关系!”

音木星转向公孙炮,冷道:“你自称是第一当马僮?”

公孙炮咬咬牙,点头:“不错,你想如何?”

音水星问:“二十年来,第一当没找过你?”

“没有。”

音水星兄妹似不信,音水萍冷道:“待我证明你身份之后,由不得你不说了。”

君小心追问:“你如何证明?”

“不关你的事!”

君小心自讨没趣,自嘲一笑:“我倒想知道你们是如何找上我的?”

音水星道:“在飞神峰传来消息,第一当复出,我们才追来。”

“可是我已偷偷溜来江南,你们又如何找到?”

“我妹妹参加选美,你去了。”

看小心恍然:“原来她参加选美,就是在引诱我上钩?奇怪,你们怎知我会去?”

音水萍冷道:“那是我们的事情!”

君小心见她不答,又用起脑波想摄得。

音水萍顿觉晕沉,急道:“他又用摄脑术了!”

音水星立即出指,把君小心点昏。转向公孙炮,也把他点昏。

“走!”

音水萍扣向君小心,音水星抓起公孙抱,两人掠窗而出,趁夜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君小心、公孙炮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冷板石上,双手被反绑,幸好没被蒙眼,四处瞧去,似一山洞,堆着不少木柴,还结了蛛网。

“该不会也把我们当柴火烧了吧?”

君小心自嘲一笑,瞧向公孙炮,他也递来苦笑,还好,两脚能动,两人小心翼翼地潜向洞口,想除个究竟。

方探头,外边雾气轻飞,似有人在练功,仔细瞧清,雾中果真有人翻飞。君小心已看出正是音水萍,他却搞不清她是练何功夫,不仅一身白衣,连脸、眉,甚至乌黑的秀发都染成白色,又柔软地藏在雾中,不出一点儿声音,还真不易发现。

“这是什么武功?”

话来说完,忽有一团雾气冲来,君小心唉呀尖叫,脖子被抓个正着。原是音水星无声无息地欺来,他也是一身白茫茫。

君小心挣扎尖叫:“放手用!仇人就仇人.还抓什么脖子?”

音水星冷道:“谁叫你偷看我们练功?”

君小心叫道:“你有没有头脑,这种情况下,我哪还有心情看你练功?我想逃啊!”

“想逃也不行!”

“所以我就留下来了。”

音水星瞪他一眼.想教训他,音水萍已掠来,一个巴掌刮下来,打得君小心唉唉痛叫。

“死到临头,还敢耍嘴皮?等我娘来了,看你还有命在?”

君小心未敢说话,免得吃眼前亏,两眼像做错事股的小孩,想瞧又不敢瞧地溜转着。

忽有声音传来:“放了他们……”

音水星、水萍立即松手,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邪童落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