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14章 老夫雷老

作者:李凉

七日后。金王天已回洛阳金玉楼。

他虽想过君小心作客,但小心仍记着哥哥及公孙炮,遂婉拒了,至于取得不死丹一事,时间仍长,两人也未提及。

匆匆告别,君小心已取道泌阳,准备回老巢,瞧瞧哥哥。

这一日,行至半途,已是午时,遂找家客栈打尖.叫来几道小莱,吃得津律有味。

客栈除了三桌客人外,靠西窗则坐了一位老和尚,下巴拔出,宛若库斗,胡碴稀稀松松挂在chún边,形状甚是古怪,贼眼乱动,不停地睛向君小心。

看他是和尚,却吃着大鱼大肉,不穿袈裟,穿烂袍,左肩露,右肚穿,膝盖以下全露白,双腿如瘦竹,穿着一双拖鞋,和叫化子差不多,却敢坐此饭馆,大吃大喝。

君小心但觉有人瞧他,转头望去,发现这古怪老僧正也跟着自己,弄人一笑:“老头你可真潇洒,有鱼有肉吃啊!”

和尚大笑:“有钱,当然能吃了!”“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

和尚笑的甚是开心:“对我是问题,对你就不是问题了,因为老纳知道,你是当今最富有的人。”

“话是不错,可惜我没那种习惯。”“你不是开当铺的吗?”

“没错,你要当什么?”“我,全身!”

“你?你的人想当给我?”“不错,当给你,当你爸爸。”

君小心呵问笑道:“这倒是一件很新鲜的事。”

“你不接受?那你就不是天下第一当!”“我接受。”

和尚欣喜,转向虎视既既的店小二:“看到没有,我儿子来替我付帐了,你向他收去!”

店小二弄不清为何会如此?反正有人付帐,总比白吃自唱的好,立即哈腰行向君小心。

君小心道:“你有没有搞错?小孩子跟着爸爸出门,哪有小孩付帐的道理?去跟我爸爸收去!”

店小二老脸挂不住,怒瞪老和尚,喝道:“花和尚你也敢白吃白喝,看我如何修理你!”

和尚急了:“小鬼,你敢食言,不接受我的典当?”

君小心笑道:“自然接受了,否则你怎会变成我爹,付帐自是小事,我爹还得背我走路,喂我吃饭,偶而也要管我换换尿片啦!爹你真伟大呀!”

和尚只能苦笑,眼看小二奔来,赶忙闪开,躲向君小心,急道:“我另有当品,你先付帐。”

手中抓出一件破布,晃向君小心。

君小心笑道:“这破布若值钱,你押给小二不就得了?”

“他不懂,这是武林秘密。”

说及秘密,君小心已有了兴趣:“什么秘密?”

“你付帐,我再告诉你。”

“好吧!”

君小心往口袋抓去,却发现银子不见了。

此时和尚已翻窗出去,晃着闪闪生光的银子,笑道:“谢啦!你好好的应付吧!”说完拔腿即奔。

君小心喂喂直叫,想追人,小二却拦向他,冷道:“客官你先付帐再走!”

“你没看到我的银子被他扒去?待我追着他,再回来付帐!”

小二冷笑:“见多啦!你们一唱一搭,跑了岂会回来?我看那银子说不定还是假的呢?”

在旁的食客全都瞧过来,君小心甚是瘪心:“你这小子实在不通人情,快站好,若我躬身道歉!

食客心想这下该有好戏看了,岂知好戏出在小二身上。

原来小二不懂武功,被君小心一喝,已被摄住脑袋,要他躬身,他即躬身,忙说对不起,抱歉,他错了!

君小心正得意之际,掌柜的气冲冲奔来,他未敢停留,赶忙穿窗而出,逃之夭夭。

小二突然醒来,不明原因,急叫着想追人,却被掌柜拉住,斥道:“哈腰哈得过瘾,这酒菜就由你付了!”

小二莫名其妙,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自认倒媚了。

君小心追了十余里,未见和尚,已是满头大汗,心想只有等以后碰上了再说,遂找条小溪,洗把脸,让自己轻松一下。

岂知洗得过半,却听及上游传来笑声:“老天无眼呐!叫好人吃洗脚水啊!”

君小心抬头瞧去,那和尚竟然在那里洗臭脚,实在太可恶了,登时尖喝:“你找死!”

那喝声尖锐,震得和尚一愣,就此一愣,君小心已扑至,他想躲闪已是不能,双双落水,打得甚是激烈,水花乱喷。

“你再逃?看我如何叫你喝神仙水!”

和尚一时不察,已被抓按水中,君小心干脆撒泡尿,想将他淹死,方撤完,他已呵呵指笑起来。

和尚但觉溪水变咸,知道是怎么回事,呀然尖叫,蹦出水面。君小心却另有绝招,伸手扯住他长袍,和尚不知,冲力过猛,唰地一声,全身尽光,如冲天炮冲高。他唉呀尖叫,双手罩住下体,又落回水中。

君小心已跳向上游,洗净自己身躯,手中烂袍晃个不住:“臭和尚,如何?光天化日之下,你也想来个美人出浴?不怕如来佛情你去吃早餐?”

和尚哀求道:“小兄弟你行行好,把袍子还我,那是老纳唯一的家当了!”

“没关系啊!银子不是给了你?可能落入水中,你捞它几下不就成了,呵呵!那银子足够让你买十件睡袍,就算我送你好了。反正你皮干肉于,也没什么好看,我走啦!”

说着,君小心就想离去。

和尚更急:“等等,那黄皮布,真的有秘密,和尚送你即是。”

“什么秘密?”

“藏宝阁。”

“真的?”

君小心有兴趣了,遂往烂袍找去,把熏黄皮布找出,摊开瞧去,虽已浸湿,仍能看出不少山峰、字迹。

和尚有点儿得意:“你该相信老钠没骗你了吧?”

君小心追问:“它是什么宝物?”

“武林四大宝贝之———天雷镜。”“真有这玩意?”

“一定有,老钠是从……从一处古墓中得来的,假不了。”

君小心先是好奇,随后已觉得没趣:“虽是有图,却难寻得很,我没兴趣!”

连不死丹从他手中转过,他都不心动,何况是未到手的宝物?

和尚道:“那天雷镜传言可劈山裂地,威猛无比,得了它,足可称霸天下,你却不要?”

“想,想死了,可借还没落入我手中,这破布你留着自己用吧!”

君小心想把它丢还和尚。

和尚急了:“用它换那袍子,可以吧!”

君小心眼瞧袍子,瞧瞧黄皮布,衡量结果,才勉强点头:“好吧!虽然两样都烂,却没你这洞洞袍烂得离谱,就跟你换了!”

他这才把袍子丢过去。

和尚如获至宝,赶忙穿在身上,却发现多了不少洞,急道:“本来不是这样的……”

那当然是君小心放意扯挖,他呵呵笑道:“没办法,你的烂袍太烂了,一不小心就破了,将就些嘛!”

和尚没办法,只好如此了,穿妥后,方自上岸,功力运出,水气直冒。

君小心道:“下次再偷我银子,休怪我要把你脱光绑在城墙上,让你风光风光!”

他举步即去,谁知走了半里,发现和尚仍蹑在后头,怒目一瞪。

“你想如何?难道还嫌衣服穿的太多?”

和尚急道:“没有,我在保护你……”

君小心脑中突有感应,惊愕道:“你想陷害我?”

和尚心思被说中,老脸一红,却极力否认:“没那回事!”

君小心运功想摄住他,和尚猛念阿弥陀佛,让自己脑袋空白。

君小心见他知道应付方法,也拿他莫可奈何,实又觉得有人迫近,赶忙将黄皮布丢还和尚,大声说道:“藏宝图还你,我不要了!”

和尚没想到他会丢还,惊诧中伸手接去。

就在此时,一声大喝传来:“秃驴,你敢偷我藏宝图?”

只见天空罩来庞然大物,满头白发白须,掩去面目,双掌尽张,扑向和尚,有若老鹰抓小鸡,威猛无比。

和尚见来人,头也不回,拔腿即奔。

那人一掌打下,人未击中,却把溪岸震出大坑。他借势回折,投身又追,双脚根本未落地,化成疾风,一闪即失。

君小心猜不出此人是谁,功夫甚高,而那和尚也不低,穷追之下,他老是能从容应付。

“哼!连我你也敢耍?不要命了?”

他自得识破和尚好计,高唱凯歌,往回路行去。

三天后。

已返家门。

出门一趟,已半年余,想是爷爷必定回来。

未进门已喊叫着。

迎来的却是君小差,临门而立,他含笑道:“弟,你可回来了,爷爷念你念久了。”

“他人呢?”

“在床上。”

“生病了?”

“被毒物所伤……”

“中毒了?连爷爷自己也医不好?”

君小心甚为紧张,赶往床前奔去,他爷爷是神医,若医不了,那必定十分严重了。

方至床前,阴不救勉强坐起,除了较为清瘦外,看不出中毒迹象,他含笑道:“君儿,玩的还好吧?”

君小心一时难忍亲情,泪水挂了出来:“爷爷您中毒了?”紧抓阴不救双手不放。

阴不救安慰道:“没关系,爷爷死不掉,倒是你,让爷爷担心死了,这么久才回来?”

闻及爷爷死不了,君小心方好过些,拭去泪水,破涕为笑:“爷爷不是说我是超级品种?怎会出事?”

“话是不错,只可借你武功差了些,要是像你哥哥,爷爷自能放一百二十个心了。”

“我下次多练几招使是,爷爷您是被何物所伤?”

君小差说道:“七头龙,奇毒无比。”

君小心没听过。

阴不救道:“七头龙是一种变种蛇,脑袋长尖,跟龙头差不多,而且有七个头,每个头各有剧毒,常人要是被咬一口,当场毙命,爷爷一时不察,被咬了七口,再大神通也搞不出名堂了。”

“爷爷为何找它?它可以医好哥的病?”

“总得先找到葯.才能确定。”

君小心瞄眼道:“您何苦如此?要是没了命,叫我们当孤儿是不是?以后这件事,由我们来做。现在要什么葯,才能医好。”

君小差道:“爷爷已配好葯,只是那毒性各分为七道流蹿,非得有七道劲流逼迫,很难把它逼出体外。”

君小心道:“这么说,是少了强劲内功?我去找人。”

说着转头即走。

君小差忙说道:“弟,我已去请人了。”

“情谁?功夫够不够好?”

“爷爷以前的老友,我也没见过,想必功夫不会太差。”

“会是谁?”

君小心正揣想另有何“亲戚”之际,外头已传来急切的叫声:“死不救,快来救我啊!雷老头快杀了我!”

君小心惊诧:“是那花和尚?”

正想教训那人,和尚一溜烟已钻向阴不救床前。

“你快阻止雷老头,他发疯了!”

呀地一声,散发老人扑进门,茅屋一阵晃动,他举掌就要劈人:“臭和尚,你是死定了!”

和尚赶忙抓起阴不救挡在前头,急说道:“老雷息怒,是死不救叫我拉你来的!”

雷老头乍见阴不救,手掌顿住,惊诧:“死不救,你怎会在此?”

阴不救道:“这是我家,我当然在此。”

雷老头哈哈大笑,声如洪钟:“一别十数年,没想到又见面了,你可安好?”

他手大脚粗,拍起阴不救的肩头,更是劲道十足,差点把他拍下床。

阴不救苦笑:“被你一拍就不怎么好了。”

雷老头惊愕:“你受伤了?”

“否则又何须你们两人同时光临?”

“谁伤了你?老夫劈了他!”

“不是人,是怪物。”

“那我就没办法了,说,要我如何帮你?”

“用你内力替我运毒。”

“简单!”

雷老头马上就要输入内力。

阴不救援手苦笑:“你一人不够,要七道劲流才够。”

和尚道:“就是因为如此,和尚我才把你请来。”

雷老头喝道:“请我来,也不必盗我宝图!先救治阴,再找你算帐!”

和尚苦笑:“真是善无善报,老天无眼响!”

阴不救立即向君小差介绍:“和尚法号老天,少林硕果仅存长老。雷老名号雷神,铸造兵器,天下独步,他俩数十年已未过问江湖事,此番能请得来,实是爷爷荣幸!”

雷老哈哈大笑。“太客气了,阴老过俺的命,一辈子也还不了!”

阴不救淡然一笑,发现少了一人:“咦?小心呢?”

君小心见着和尚是爷爷朋友,心头早叫糟,要被认出来,那还得了,已抓起膏葯贴往脸部,尚未贴好,爷爷声音已传来,他只好回答:“我在此,有什么话,跟我脑袋说好了。”

这声音,老天和尚听来耳熟,又不敢认人。

阴不救笑道:“爷爷又不是想测你脑力,快转过来,瞧瞧两位大人物。”

“什么人?瞧了可真会头大……”

终于把膏葯贴好,才转身,含笑对着众人。

阴不救见他脸上贴满十几块膏葯,只剩两粒眼珠打转,伍然想笑:“君儿你这是……”

“爷爷,我得了癩痢病,要贴膏葯……”

“可是刚才怎没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老夫雷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