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16章 旧爱新欢

作者:李凉

当阴不救临别君小心时,问清极乐宫位置,日夜赶至清海湖。经过数日搜寻,已发现雾区,他救人无数,也问出不少有关奇门阵势的知识,虽涉猎未必专精,却也十分在行,当下已闯入雾区。

行未多久,雾气渐散,眼前山峰四处林立,山与山之间,植满不少奇花异树,见其排列,该是一种阵法。他小心翼翼地走着,绕过数座山峰,迎面而来是条涧河,河面架了三座独木桥,各通往不同山径,他思考良久,又观察方位,决定选择右侧那条山径,遂举步过桥,通往另一头,方踏上那边地面,独木桥一折为二,断落山涧,他只好往前行。

行前十数丈,已进入山洞,洞内交道如蛛网,阴不救无从选择,也不知走对或走错,然而既来之则安之,遂举步往前行去。

未及得数步,洞内传来隆隆声音,震得地动山摇,整座山腹好似快塌下来,来不及退出去,一颗巨大滚石迎面撞来,他赶忙扑向左侧通道,紧紧靠向石壁,滚石扫脚而过,吓得他冷汗直冒,大气来不及喘,那靠背石壁突然往后倒去,他整个人被吸落里头,唉呀惊叫,似坠入万丈深渊,两耳啸风不止,阴风扫得衣衫猎猎作响。

忽然扑通一声,原是掉入深水中,水冷彻骨,他得运功抵抗,摸黑地顺着水道摸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弯了多少水道,远处才见及光线投来,他心下一喜,赶忙游去,闪出洞口。眼前百花盛开,芳香四溢,果真如世外桃源。

阴不救心想摸对了门,慢慢游向岸边,爬上岸,拧着湿去的衣服。

忽有阵风迎来,那极乐仙子已立在他身前,浅颦一笑:“能摸着生路,该是有两下功夫,你会是谁呢?”

阴不救从小心目中描述,得知她就是极乐仙子,遂拱手一拜:“在下阴不救!”

极乐仙子先是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君小心果真是个守信之人,一年未到即把你弄来了。”阴不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似想瞧出什么。仙子嫣然地笑道:“我美吗?”“很美。”“多谢。”仙子轻轻一笑:“你是不是很想看出我像谁?”“我看不出来。”

“我们未曾谋面,你又怎能认出我呢?”“你是谁?”仙子含情一笑:“我该称你为师弟吧?”阴不救眼神一缩:“你当真是入云仙子徒弟?”“不错。”“有何证明?”

极乐仙子从腰际拿出一古铜色四方令牌,交予阴不救:“你看过它,该相信一半才对。”

阴不救注视那牌子,正面刻有骷髅,反面刻有仙女腾云图,下边有行小字:“仙女入云觅无踪”。阴不救额首:“不错,这是仙子令牌,可是当初,她是死在乱阵之中……”

“我乃被仙子身前玉女所救。”极乐仙子道:“你跟我来……”

她送引着阴不救往里头行去,明不救已见着君小心所说,巍峨耸天之极乐宫。仙子却不走正路,找到一处假山,不知怎么一踏脚,假山裂开,出现一地道,两人走进,假山立即密合。

地道十分平滑,置有龙凤椅,本是一人坐,多挤一人也无妨。两人坐往椅子,仙子轻轻一按扶手,椅子顾着滑动,竟然一无声息,而且愈滑愈快,有若流光,碰有分道处,只要拍击左右扶手,滑椅则往所拍方向析去,其力道运用之巧妙,实让阴不救大开眼界。

不知滑行多远,仙子方将滑椅折入一石室,以手轻拍扶手,滑椅顿停,阴不救未晓得它煞得如此快,一时收势不住,往前冲行,幸好他武功不弱,踏出两步,已煞住身躯。

极乐仙子歉声一笑:“对不起,师姐并未想及你没坐过。”

阴不救摆摆手,不愿怪罪。

极乐仙子这才含笑起身,往石壁按去,石壁裂出门道,里边又有石梯,延梯上行,又是一间金光闪闪秘室,四壁置有青白色夜明珠,发出泛青带白光线,照得秘室通亮。阴不救可以看出青白光中,那石壁仍有澄黄之色,乃是黄金所造,

秘室中,靠左墙是一金质书桌,上头堆着不少字画典籍,右墙则嵌着一幅缩小的园景图。

极乐仙子指着那嵌图:“这就是极乐宫造园图了,下面还有一层秘道图。”

伸脚轻轻往地面踏去,壁图况往地底,墙上出现不少小沟般通道、石梯、秘室、出入口,一清二楚。

阴不救叹为观止,设计极乐宫的人,所花心血恐怕要比建筑大内皇宫还来得大费心机。

极乐仙子走向书桌,拿起一块沉旧破布,交予阴不救:“这是师父留下的字迹,你瞧瞧!”

阴不救摊开破布,血迹斑斑已变青储色,里边草草书写几字:“仿吾徒玉香:保本教命脉,入云仙子。”字迹歪斜,想是情况紧急,咬指书写而成。

阴不救终于相信她是入云仙子的女徒。

极乐仙子轻叹;“自我懂事以来,即一直在这里,十三岁,玉女也死了,临终才交代本教可能另有门徒,即是金童遗传下来,想是师弟你了。”

阴不救交还血衣,冷道:“你如何得知我是金童徒弟?”

“你还有个弟弟,我也找到他了。”“不绝?他会在这里?”“嗯!”“带我去见他!”“不急,你来了,我马上通知他,待会儿即会赶来。”阴不救冷哼一声:“你找到他多久了?”“大约快二十年了吧2”“难怪他会偷走师父秘籍!”极乐仙子含笑:“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认真呢?”阴不救冷哼一声,未再说话。

听两人所言,不难猜出,阴不救原是幽冥教中人,难怪他听及君小心说起幽冥教之事,会急着赶来,想瞧个究竟。

极乐仙子含笑:“师第,时下幽冥教弟子只剩你我和不绝三人,咱们应该并肩协助,让的冥教发扬光大才是。”阴不救冷绝道:“办不到!”“你这是何苦?”“师父遗言,我不敢违抗。”“金童留了什么遗言?”“你想知道?”“嗯!”

阴不救冷道:“当初幽冥教分为阴、阳两派,阴派得自《还魂引》毒邪之功,专练奇异邪功,因而心术走偏,行为戾张,以致滥杀无辜,为的只是练成邪功。后来引起阳派不满,双方厮杀,阴派不敌,几乎死伤殆尽。金童师父本和玉女为情侣,两人爱之深,已难分舍。然而入云仙子有思于玉女,又有传艺之情,遂临终托她把你带走。因为玉女练的是邪功,虽然受金童感召,有改邪归正之意,然却迟迟未下决心。阳派下令剿杀时,也把玉女算上,后来金童不忍,将玉女放走,你才有今天活命。这本是好事,然而玉女临走时,竟然偷了金童身上秘籍。金童深怕因此劫难而凶性大发,递交代我和弟弟要注意此事,或见着有幽冥教徒复出,走的是邪路,则把她除去,不管是玉女,还是任何一位传人!”

仙子脸容有点儿僵:“可是我并未走邪路啊……”

阴不救斥道:“谁说没有?杀人换皮,盗取武功.这不是邪路?”

仙子怨言;“为保有青春,找人来换肤,有何大惊小怪?”

阴不救斥道:“你命值,他人不值?正邪之分,你可懂?”

仙子瞄他一眼:“师弟,我不是请你来跟我吵架的,你可怜我一辈子未踏出外界一步,偶而找人进来,该没什么罪大恶极吧?”

阴不救冷哼:“幸好你没出去,否则哪容你活到现在?”

极乐仙子幽怨道:“幽冥教只剩我们三人,就不能团结一起吗?”

阴不救冷道:“要是能妥协,百年前,阴阳两派就不会拼得你死我活的了!”

极乐仙子轻轻一叹,未再说话。

此时石门晃动,一位六旬老者走进,身材中等,脑袋较小,两眼外凸如牛眼,眉毛粗,直往上冲刺,塌鼻、小耳,两颊无肉往内陷,有若包皮骷髅,薄嘴chún,瘦下巴,无胡须,看起来一副凶相,正是阴不救的弟弟阴不绝。

见着阴不救,他已拱手冷道:“大哥好,来此有何目的?”阴不救冷道:“把秘籍还来!”“笑话!秘籍是师父传的,你有何权利拿回去?”

“师父交代,那部分不能练,你却把它偷走,我当然要代替收回了!”

原来幽冥教武学大都来自(还魂引),而(还魂引)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乃为上乘医术,即是阴不救所修得,难怪他医术天下无双。第二部分为记载绝妙奇门阵法,以及如何摆阵、破阵的方法。第三部分则为毒功练法,以及记载一些毒丹、妙葯的制造方法。

当初玉女从金童身上偷取秘籍,因为过于匆忙,临时一抽,只抽得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些许,难怪极乐仙子出入此宫能来去自如.而她也练得第三部分些许邪功,方自走上了邪路。阴不绝本就和哥哥一起学过第一部医术,然而他心术不正,金童始终未将最绝妙的绝学授予他,只传阴不救,他早怀恨在心,待金童一去世,心想第一部秘籍已学得差不多,遂偷走第三部毒功秘籍.他认为只要二合一,必定能打败哥哥,遂找来极乐仙子,合并第三部,让它完整,研究一二十年,他甚有心得。

阴不绝笑的甚是阴险:“我看你是想拿回去.研究另一种方法对付我吧?”

阴不救斥道:“你不值得对付,拿来毒经,我要毁去它!”

阴不绝哈哈边笑:“师父不是要你毁去阴派之人,我现在已算是阴派,你何不杀了我们两人?”

阴不救冷道:“念在同门之情,只要你们不出此宫,我放你们一马!”“我看你是无力对付我们吧!”“哼!必要时,玉石俱焚!”“没那么严重,说着玩的!”阴不绝笑的甚阴:“师兄真要毒经?”“不错。”“我可以给你……不过师兄得告诉我一件事情……”“何事?”

阴不绝两眼瞪得更大,就快掉出眼眶,一脸阴黠:“听说师兄研究出超脑力.能振人于千里之外,何不把这秘密告诉我?”

阴不救闻言哈哈大笑,这是他毕生心血.只要想及此事,他则得意无穷。“你想要这秘方?”“不错!”

“可惜那秘方你永远也学不会,因为你心术不正.学了它,只会走火入魔,变成白痴!”

阴不绝森冷黠笑道:“你别得意,我也在研究.快成了,将来你就知道谁的厉害!”

“既然决成功,何必来问我?”

阴不绝一愣,立即姦笑道:“秘密愈多愈好,你说了,我成功快些,你不说,我还是会成功!”

阴不救冷道:“百年前阴派覆灭之事,记忆犹新,你们却执迷不悟,硬将毒功猛练.终有一天,必将会自食恶果!”

阴不绝问道:“毒经你不要了?”

“要它何用?你早已练得入魔,我毁去它,你仍会再弄一本,我何必费事!”

“算你有先见之明,那师兄何不把医典交给我,这样我也可以增加医术.造福人群!”

阴不致冷笑道:“你没听师父说过,重要口诀秘传?那医书你看的比我还精,现在要去想啃它不成?”“师兄,我要的正是口传部分。”“可以,不过得等我认为你心术转邪为正时,才传给你!”“你这不是在为难我?”“随你怎么说。”“你不怕我逼你?”阴不救冷眼瞪他.哼了一声,不屑说话。

阴不绝甚知哥哥宁死不愿的脾气,否则他何须费此大功夫,眼看无法骗得,只好把话放软了。

“不谈这些,师兄远道前来.让弟弟为你接风洗尘,咱们唱两杯去,如何?”

“不必了,自你背叛师门后,你我已无兄弟之情!”

“师兄何必呢?都是一家人……”“哼!”

阴不救冷哼一声,未再理他,转向极乐仙子.右手一伸:“拿来,奇门秘籍。”

极乐仙子征愕:“师弟也要收回它?”

“本该收回,看在你百年不出此门分上,你该有权保护这里,我不忍收回,只是借来瞧瞧。”

“你要瞧它?你要破何阵?”

“七音城!你不也派人在那附近探寻?怎么,难倒你了?”

极乐仙子怨笑一声:“不用,那地方难倒我了,传述回来的情境,书中似乎找不着。”

“我看看!”极乐仙子犹豫一下,仍从书堆中拿出蜡黄密籍交予他。含笑道:“师弟慢慢看……不过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吧!”

“就是……换肤时.能否不痛?我是说不用葯,又能灵活运用双手。”

阴不救望向她,冷道:“以前是你自己换,现在不是他帮你换?”

极乐仙子娇脸一红:“现在都是二师弟帮忙没错,我只想问问……”

她心想要是阴不绝突然暴毙,自己若知道方法,不也可以省了剥皮之痛?

阴不救冷道:“邪功自该邪神磨,去学点针灸,或许有效疗!”“当真?太好了!”

极乐仙子喜上眉梢,频频道谢。阴不救却做得再理地,认真研究专门秘籍记载的阵法。

阴不绝见他不理睬自己,使眼瞧向极乐仙子.两人双双告退,走出这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旧爱新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