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17章 水晶果与天雷镜

作者:李凉

金王玉近日来,已对大侠定义有所改变——因为心目中大侠君小心,不断落难进给人追,以为大侠即是如此,实是不好当。君小心只能说大侠是游戏风尘,做别人不敢做之事,偶而落难,那也正是考验大侠功力的时候,而他每次仍是化险为夷.那正是智慧的表现,再加上此时君小心抢尽先机的剑法,已让金王玉折服,又重措对大侠的撞憬。

练得正起兴,已有人拍手笑道:“好功夫,有进步!”

声音熟悉,君小心惊喜地叫出口:“爷爷?”

往屋顶瞧去,阴不救较困下来。要打听君小心下落并不难,襄阳城一出事,他已猜及君小心。一路赶来,也找到了人。

君小心向金王玉引见之后,问道:“爷爷去过了极乐宫?看见那妖女没有?”

“瞧过了,还好她有求于我,不敢留难,爷爷自能出入无险。”

“她要求您替她整容、换皮?”

“嗯!爷爷岂能答应,还好地倒是挺有耐心,只盼我回心转意,不过爷爷已从她手中借来(还魂引)秘籍,将可破去七音域的雾阵了。”

君小心感应出阴不救的心思,笑道:“说来说去。爷爷还是要我回去破阵?”

阴不救亲昵地摸摸他的脑袋:“谁叫你是爷爷的超级孙子?爷爷不找你要找谁呀?”

君小心瞄眼道:“超级孙子就是龟孙了?”

阴不救哈哈一笑:“那我岂不变成龟爷了?”

两人相视大笑,金王玉也跟着笑。

君小心笑声一敛。斜瞄着他:“你笑什么?”

金王玉窘笑:“我笑自己,岂不变成金龟了……”

君小心登时拍手大笑:“对极,对极、金蛋先生快要变成金龟大侠!”

明知不怎好听,金王玉仍凑兴地笑着。

随后阴不救要两人进房,抓来烛大置于桌上,拿出一本手抄书。这是他瞧过(还魂引)中奇门阵势。凭记忆抄下的秘本。虽未十全、也记了八九分。

君小心虽知那是新抄书,但自己未见过(还魂引)。仍好奇地瞧着。

阴不救大略解说一遍书中内容,已翻至太阴篇。

“雾阵是属于太阴阵法的一种,靠的是阴气——一也就是较冷之物,如水、雨所造成。若要被解它。或因找出属阳物,就如这句:风从虎、云从龙、龙腾现、则天雷闪,龙吞云、化骤雨、扫天地!这就是说雾间需要冒雨倾盆方留除去。”

君小心道:“要是没雨呢?”

“那永远也被不了。”

君小心道:“还好只有大沙漠才不下雨。”

“那也不行。”阴不救道:“其实不只是沙漠,藏在山岭奇峰之中,很多地区仍然无法下雨。否则就不会有七音城和极乐宫两处浓雾区了。”

“说的有理,可是照爷爷所说,这两处不下雨,那岂非无法解阵了?”

“这正是爷爷要找你的原因,秘籍里说,只要引来雷雨,仍可被解,也就是以人工方式。”

“这可奇了,谁有那么大的本领,可以制造雷电?”

“问题就在这边,你看最后一行,它写着集毕生产人力研究,或而可解。再下来即为‘尽在龙腾中’,这是一句秘语,参破它,可能即时解去雾阵。”

“尽在龙腾中?倒挺有学问的嘛……”

阴不救叹笑:“爷爷想了快半个月,仍是想不出名堂,所以才来找你,看你这超级脑袋是否一悟即通……”

君小心已笑得其邪:“爷爷以为呢?”

阴不救见他这种笑容,似乎感受出他的自信。不禁欣喜道:“你猜出来了?”

“您猜。”

“爷爷当然猜你想出来了。”阴不救大喜:“快告诉爷爷。”

君小心呵呵笑道:“把天龙抓来吐水不就得了!”

金王玉突然拍手叫好:“对呀!把天龙找来,一切不就解决了!”

“对你的头!”君小心一掌打向金王玉后脑勺。扑哧笑着:“请问你的天龙在哪里?”

“天龙……天龙……”金王玉扬扬头,困窘地笑起:“对呀!天龙是抓不着的……可是大快为何如此猜?”

“猜错了,总行吧!”

金王玉笑的更窘了:“你如果错,我就对不了啦!”

阴不救甚是心急:“君儿你想出来没有?”

君小心抓出一条破皮布,弄笑交给明不救:“答案就在上面啦!”

“真的?”阴不救摊破皮布,正是雷老送予小心的天雷镜藏宝图,他找了老半天,只见得山峰线条满布面,哪有什么答案,又急又窘。“君儿……在何处?”

君小心手指往破皮布截去:“在……哇!破了……”他用力过猛,手指穿过破皮布,干笑一声,手指动了动:“就是宝山里面的宝物——天雷镜嘛!”

阴不救惊喜而不解:“天雷镜?这和秘语有何关连?”

君小心抽出手指,往桌上手抄书指去,得意地说道:“那‘龙腾’两字是组那句‘龙腾现则天雷闪’.既然龙都腾现了,天雷自然要闪。然后那‘尽’和‘镜’同音,若改成‘镜在龙腾中’,不就是指天雷镜了?”

阴不救恍然:“原来如此,爷爷老往此句含意去想,却未想及同音字,真是冤枉!”

金王玉手掌方举起.又不敢拍击.因了君小心一眼,惹笑着脸:“现住可以拍手了吧?”

君小心呵呵点头:“可以啦!没错了。”

金王玉这才拍掌叫好:“对了,就是天雷镜。用它来破阵,万无—失!”

手指已往破皮皮揭去,实的往是开心,心想这次该错不了。”

岂知君小心仍是一个响头破来:“对你的头!它怎么破阵?”

金王玉披着脑袋,哭笑不得:“我……我不是问过你了吗?怎么又错了?”

君小心呵呵笑道:“不是你问错了,是你指错了,那破布又不是天雷镜,怎么破得了阵?真是!”

金王玉恍然,手指缩指缩指,干笑道:“手指原来是不能乱指的……”

君小心张着嘴,边笑:“你往我嘴巴指指看!”

金王天赶忙收起指头,干笑不已:“不敢了,太危险啦!”

君小心牙齿猛咬几下,才呵呵讪笑道:“咱手指可比吃香肠容易多了!”笑的更大声。

阴不救主意又打往天雷镜身上,含笑道:“君儿累了没有?”

君小心瞧他把破布捏得如此紧,已知他心事,瞄眼道:“累了又如何?能休息吗?”

他往床上移去。

阴不救并未拦他,含笑道:“你不觉得找出天下第一当,很有趣?”

“有趣?我发现第一当专割人头以后,再也不觉得他有趣了。”

“你以前不是跟我打赌,看谁先找到他?”

“总不能每次赢吧?输您一次又何妨,免得您说我小欺大。”

君小心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爽得很。

阴不救摸摸鼻头,笑道:“既然你不想找出第一当,替我找天霓镜如何?”

君小心长叹:“当您孙子并不好混呀!想好好睡一顿都不可以。”

阴不救轻笑:“能者多劳,爷爷老啦!只有依靠你了!”

君小心无奈:“不是我不找,只是这破布是那个雷老捡来的,他人疯病癫癫。找来的东西你敢用?”

阴不救轻笑:“我信得过雷老。”

君小心贴眼:“又不是你在寻找,你当然信得过。”

阴不救含笑:“不管有无天雷镜,总得试试嘛!”

眼珠瞒了又瞄,君小心勉强坐起:“好吧!要疯,大家一起疯,您说说着,这宝图地形在哪里?”

阴不救当下很仔细地端详,然后—一解释,位置大约在南苗毒龙山附近,离雷老寻及宝图的燕绝岭也不远。

君小心苦笑:“这不可要远征苗疆了。”

阴不救含笑:“你不是很喜欢游侠江湖?现在可让你游得过瘾!”

金王玉频频笑着:“光听,就觉得很过瘾了!”

他刚出道,最喜欢四处玩,自是愈远愈好。

君小心苦笑:“游到山上,就没什么搞头噗!”

无奈之下,他只好收下宝图。

时近三更,已是不早,阴不救再交代一些细节,三人同床入睡。

次日醒来。

阴不救还得回去处理那能穿越任何东西的怪物,是以不能同去苗疆,送走两人后.已运往泌阳方向行去。

十日后。

君小心和金王玉已抵苗疆,探访问路之下,已抵毒龙山。

此山有若卧龙.崎岖难行,又罩满瘴气,十分危险,当地居民视为魔山,不敢轻易踏入一步。

为寻宝物,两人仍照图指示,渐渐深入,及到深山处,更形陡峭,没几下功夫,可不易攀行。

如此寻寻觅觅,过了两日,君小心方自找到一处有若龙角的山峰,两人这才露出了笑容。

君小心摊开宝图,对照一番。说道:“照图上指示宝物该在龙头……该是鼻子部位,找到了龙角.想是差不了多少了。”

金王玉虽累却觉得好玩:“听说有龙的地方。一定有灵地,说不定我们会找到其他灵物呢!”

君小心自嘲地笑道:“现在什么灵物也没有山鸡来得可口,几天没吃肉,肚子都怪怪的。”

“说的也是。”

金王玉摸着肚皮,本来并未感觉,但被小心一说,反而咕咕直叫。

当下两人决定先猎捕山鸡填肚。满山摸遍,终于抓来三只鸡,两只允,够他们饱餐一顿。两人找来枯枝,去鸡毛.烤熟了吃,吃饱后,剩肉挂在腰际,又往前行。

虽见龙角山近在眼前,待要走近,却又花了半天光景,抵往该处,才发现并非图上所给整只龙头,原来是分散甚广,非得运用想象力不可。

两人比照图样良久,找不出地点,不知不觉中,明月已升起,照得四处青亮.山脚下层层雾气滚动,立在此,倒有些乘龙游四海的感觉。

比照不看,两人只好先休息,待明几天亮再说了,遂席地和衣而眠。

然而两人未入睡,远处已传来淡淡奋音,两人惊醒坐起,再次聆听.已确定那是笛音,充满着弄清音调。

君小心不解:“奇怪,三更半夜,深山峻岭之中,哪来衡音?”

金王玉欣喜:“会不会神仙出现了?我爹常说神仙都在三更半夜的深山里出现……”

君小心斥笑道:“神仙会吹这烂笛音?我看是神经病仙吧!”

金王玉有些失望:“那会是人了?”忽又充满欣喜:“不是神仙,一定是武林前辈,我们去瞧瞧如何?”

君小心道:“听这笛音,倒是有些门路,好吧!瞧瞧也好,说不定还可以问出龙鼻子的下落。”

两人送往笛音渐渐行去,及至一处断崖,那笛音突然没了。

君小心低声道:“那人恐怕发现我们了……”

话未说完,背后已传来沉笑声。

“我道是谁?原是两位小娃儿!”

走来一名中年书生,长得还算凝洒,但一对眉毛倒勾眼角,看来十分攻于心计。他手中拿着白玉笛,月光下闪闪发光,只是皮笑肉不笑,沾不上风雅两字。

君小心眼他对上眼,已感觉出他不是善类,打哈哈勉强一笑。

金王玉则欣喜道:“你是神仙吗……”

话未说完,君小心已伸手封住他嘴巴:“少土啦!神仙哪有他那种笑容!”

金王玉未敢再问,瞪大眼睛瞧着那人。

那人玉笛方在格中转委着,笑道:“不错,在下不是什么仙人,敝姓华,两字秋风,敢向兄弟贵姓?来此做啥?”

“在下金王玉,来这里寻宝……”

君小心立即又掩住他嘴巴,干笑道:“童言无忌,他乱说!”

华秋凤眼中黠光一闪;“你也大不了多少嘛!两人三更半夜的来此,该不会是走着玩的吧?”

君小心忽然感应出他脑中所想是某种灵葯,和自己天雷镜自有差别,累笑道:“我们是来找秘籍的,想练成绝世武功。”

“是何秘籍?”

“不清楚,反正有缘即能得之,我们是来碰碰运气的。”

“这么说,你们是自己前来?”华秋风觉得他俩过小,该有人同行才对。

金王玉说道:“我们是自己来的。”

君小心把他拉着,装笑道:“我们走啦!不打扰你了,请继续吹你的笛子,拜拜!”

招招手,带着金王玉快步离去。

华秋风也未拦人,瞧着两人走去,习惯地冷黠一笑,又吹起笛音。

君小心、金王玉走回原地.君小心才道:“金蛋先生,别那么嫩了好不好,你不知他是淮,为何把事情全告诉他?”

金王玉一脸天真:“他问我,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实话了。”

“你不会闭口不说?”

金王玉突然想起君小心以前教过的那句话,恍然一笑:“对啦!不说话,不吭声,保平安。”

君小心道:“知道就好,以后别乱说话。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谁?”

“他就是七毒虫之一的天绝魔笛华秋风,他阴险狡诈,好色成性,是大色魔,还好他没同性恋,否则我们就惨了。”

金王玉自然听及家人提过,而且还特别强调七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水晶果与天雷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