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02章 超级小孩

作者:李凉

  严冬巳过,玉雪初融,沁阳城外一片草木巳吐新芽,迎着朝阳,映画出翡翠般的色

彩。涌现无比清新暖意,原是初春己临,一切又都复活了。

  官道上,过往人潮川流不息,人挤着人,车赶着车,好一幅热闹景象。

  忽见远处一名布衣小孩,手捧一口沉黑木箱,蜻蜒点水般跳跃戏耍地穿梭于人群中,

他年约十二、三岁,身着灰麻衣料,洗得褪白,袖口只及手肘,宽宽大大,连裤管也半

长不短,露出一截嫩白肌肤,虽是朝阳迎人,但冬雪初融的清晨里,如此穿著的人巳不

多,他的出现已引起不少人侧目,然而他似乎忘记另有他人存在,一股脑地往城里奔去,

心血来潮,还顶起食指把那口箱子挥转起来,这绝活可不知羡煞多少路边小孩。

  及进城内,人潮更炽,穿梭街道者,不仅只是赶集商贾,打扮入时的公子佳人、貌

美姑娘、妖娆妇女,比比皆是,一下子全出了笼。

  那小孩似乎对“人”特别感兴趣,方进城,两颗水银晶亮的大眼珠巳不停搜寻猎物

般盯着一群群人潮不放,那表情似认真,又似捉弄。若非路人见他长得一副清秀而讨人

喜爱的脸孔,否则以他那种盯人方法,早就被修理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对象,那小孩目露狡黠喜色。

  “潘金莲,潘金莲,找到了潘金莲!”

  他黠笑着,飞也似地往前钻。

  只见得柳记布庄走出一名三十上下美艳妇人,一身窄身红裙衫,把肉贴的紧紧,浑

圆大胸脯挺得快喷出火来,尤其那嘴chún,又艳又红,不知迷倒多少男士,更是引人遐思,

果真和潘金莲一样,叫人坪然心动。

  她方剪了一块上等绸缎,丰姿百态地迎向路面,引来不少人投注目光,还以为真的

潘金莲出现了呢!

  小孩很快奔向她前头,两眼狡黠直瞪潘金莲,颈部运出劲道,把脸逼的有些泛红。

  潘金莲乍见小孩怪模样,一时也觉得好笑而掩口轻笑,以为自己的姿色竟也把这半

大不小的小孩给迷住。

  “小色鬼,看你年纪轻轻,怎可如此色眯眯地看人?不怕夭折?”

  话方说完,她似已感觉这小孩目光有异,不是色眯眯,而是有一股劲道能贯穿自己

心思似的,她已警觉,斥道:“你想干什么?”

  不自禁地退了一步,双手缩向胸口,想移目光,脑袋似乎巳不听使唤,只好任由小

孩盯视,背脊不禁生寒。

  小孩似在运功,脸色较红,目光却更犀利。但只剎那光景,他巳露出得意笑声:

“潘金莲要偷汉子了!”

  小孩犀利目光稍敛,潘金莲似如大梦初醒,神智这才恢复。闻言,脸色泛红,斥道:

“谁偷汉子?你敢坏我名节,还敢说我是潘金莲?你可知姑奶奶是……”

  小孩截口道:“是城西王大银楼第三夫人,本姓梁,小名阿彩,因为你小时候最喜

欢拿你娘粉饼、胭脂往脸上抹,就像在脸上画画一样,所以就叫阿彩,对不对?”

  潘金莲脸色更是大变,自己和这小孩素未相识,纵使他曾打探自己来历,但自己生

母已过逝,小名一事可说无人知晓,他竟能一口说出,这未免太可怕了。

  恼羞成怒,她斥道:“你胡说,姑奶奶小名根本不叫阿彩,叫小仙……”

  小孩又斥笑道:“少骗人了,你脑袋想什么,我就能知道什么,你为了抬高身价,

和你大姨串通,冒充泉州大江行千金,然后勾引王银发,才冒名小仙,活该那王银发被

你迷得神魂颠倒,连你偷汉子都不晓得。”

  潘金莲浑身抽动,这事只有大姨和她知晓。大姨已七老八十,寸步跟在自己身边,

为了荣华富贵,她根本不可能说,这小孩又如何知晓?

  她已起毒心,想杀死小孩,冷森道:“是你乱说,别怪老娘心狠手辣!”

  抽下头上银簪,就想刺向小孩。

  “不能刺!”小孩讪笑着,双目又射出利光,迎向潘金莲,她为之一顿,再也下不

了手,脑海竟然一片混乱,有若在做恶梦。小孩又自黠笑:“你的汉子就是东门方家豆

腐店的方泉,赶快去吧!他等得发慌啦!”

  说完,小孩扬长而去。

  潘金莲噩梦初定,她感觉得出,那小孩竟能猜出她脑中所想象之事,方才自已所想,

正是和方泉好合以及他等得发慌的情境。这小孩就如自己脑中虫,竟能马上知晓!这事

让她难以想象而更恐惧。

  “莫非他不是人?是鬼魂?!”

  除了鬼魂神仙能知三界之事之外,还有谁有此能耐?

  想及鬼魂,她更是浑身发颤,以为被鬼附身,哪还敢再偷汉子?浑身发毛地尖叫,

没命地逃去,跌跌撞撞,也不知逃向何处,只想逃离这鬼地方。

  小孩则得意地走在街道上,回味方才情景,不停自得地摸着自已脑袋,哺哺有声:

“能猜出别人心思,在我脑中天下再无秘密可言啦!真是奇异脑,独一无二!”

  笑声中,他又往人群挤去。

  又有谁能平白猜出他人心思?难道这小孩真是鬼魂?还是具有鬼神之能,亦或是他

脑袋异于常人?还是他学了某种特异功夫?

  他挤向大堆人群,那是官家公布栏,墙上正新贴一张县赏花红千两黄金捉拿采花大

盗飞天蝴蝶的告示,画像二十来岁,英俊潇洒,注明此人昨夜侵入东街聊香斋李大户,

盗走大批珠宝,又强姦第五夫人,罪不可赦。另注明此人擅于易容术,武功高强,不易

对付。

  重赏之下,巳有勇夫蠢蠢慾动,却没人伸手去撕告示,原是武功比高下容易,但易

容一途,有若大海捞针,可遇不可求,就算抓得了,也得花费大工夫,千两花红已不大

合算了。

  有人说道:“不要脸,以飞天蝴蝶在江湖中算什么人物?也值千两?偷鸡摸狗之辈,

东躲西藏,下九流都不如!”

  就如摄心术般,他已感觉人群中另有人如此想法,他开始运起功力,往人群搜去。

  转了半圈,他终于露出邪笑,停在一名七旬白发老入身前。那老人手执木拐,身躯

佝偻驼背,衣衫槛搂,十足糟老头一个,那老人不解地瞧着小孩。

  小孩子笑的甚为天真:“老头子,你该不会就是飞天蝴蝶吧?”

  那老人迷恫道:“小兄弟你在说什么?”

  侧着耳朵,似乎还有重听。

  小孩邪笑着,趁他和老人目光交错之际,他又运起功力,颈部稍胀,目光犀利钻了

过去。

  那老人心神一凛:“你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想知道你脑子在想什么。”

  小孩又加劲猛瞧,那老人感到一阵头眩,重重幻象浮现脑中,不知是怎么回事,小

孩已呵呵笑起。

  “你当真是飞天蝴蝶!”

  小孩说的声甚大,已把群众注意力引来。

  那老人顿觉不妙:“你会摄脑邪术?!”

  “摄脑术?!”小孩一知半解:“大概是吧!”轻轻邪笑:“不过我确知你就是飞

天蝴蝶,呵呵!你比画像老得多、又丑得太多了,何苦呢?翩翩公子不当,要当糟老头?”

  群众已提高警觉,有的甚至暗运功力,静观发展。

  那老人则不动声色:“小兄弟你可能误会了,飞天蝴蝶年纪甚轻,老夫怎能比得上

他?”

  小孩道:“化了装,再老三十岁都没问题,你还是赶快现原形,否则人多了,对你

更不利。”

  那老人似乎已想通:“说的也是……”

  他说的甚小声,拐杖一抬,准备先发制人。

  岂知小孩贼的可以,竟然比他快一步,那口黑沉箱早已砸过去,逼得老人惊惶后退。

小孩另有目的,见他后退,一手抓向白发,唰然一响,白发尽落,黑发倏见。

  “快来呀!飞天蝴蝶在此!”小孩捉弄尖叫,洋洋得意,一上场就拆穿飞天蝴蝶的

身份。

  飞天蝴蝶见身份已露,冷笑:“你找死!”

  他立即发掌打向小孩以及围过来的人群。小孩一时不察,被击退丈余,压倒人群身

上,飞天蝴蝶见机不可失,追前一步又想发掌。

  小孩但觉不妙,就算自己躲得掉,背后大群人潮必定逃不掉,情急之下,忽然尖叫,

那声音响彻云霄,有若利针般刺得众人耳根生疼,有的甚至鼻孔流血,也将飞天蝴蝶震

得血气翻腾,一时发不出掌劲。小孩趁机打出箱子,撞得飞天蝴蝶倒退数步。

  “快把他拿下,抓不了,用压的!‘小孩深怕飞天蝴蝶临危作困兽之斗,猛地叫向

人群,在重赏之下,那些人果真不顾生死,齐往飞天蝴蝶扑去。猛虎难敌猴群,飞天蝴

蝶又在失手中受扑击,任他武功了得,在发掌伤了四五人之后,终究还是被擒住。不少

人解下腰带,将他五花大绑,还揪掉他脸上的假胡假眉,露出俊美阴险的脸容,和画像

果真几分神似,只是多了几块青紫。

  经过这一闹,已惊动官方,大批人马赶了过来,怕事者纷纷走避,小孩见状,也顾

不得再看热闹,赶忙拾起黑木箱,逃入他处人群,任由几名壮汉喧叫他有花红可领,他

也不愿再现身惹麻烦,干脆躲得更远,免得被抓去领花红。

  找不到小孩,那些汉子只好独享花红,押着飞天蝴蝶迎向士兵,说明原委,双方这

才皆大欢喜地迎向衙门,早把小孩的事情忘记了。

  人群渐渐散去,小孩已觉得兴味索然,这才想起正事,往手中黑沉木箱瞧去,这箱

子约两尺立方大小,稍带长方形,似书箱,也似叫卖烧肉包子的蒸笼箱,却不知它装的

是什么。

  他又转起木箱,往街道行去,两眼仍不停瞟向人群,未见长相特殊者,只好漫步浏

览,不知不觉中已走到一家餐馆。门顶县挂老字招牌“胡老子”,左联写着’放鸽子”,

右联题着“十八吃”,生意颇为兴隆。

  这老店开张十余年,专做鸽肉料理,煎、炖、烤、炸、爆、炒、蒸、涮,样样独到,

有的客人甚至批评,连骨头和肉都分不清,一样可口,难怪短短十余年,巳成了老招牌。

  店东胡老子年约六旬,本是一人独撑,后来生意渐好,也请了几名帮手,除了道地

几样菜之外,他已甚少下厨,落个清闲。十余年来,赚了不少,穿著也讲究多了,比起

以前的寒酸自是差之千里。

  忽见门前这可爱的小孩,胡老子惊喜万分,急忙移步奔出。“君少爷您来了,您爷

爷可好?”

  君少爷轻笑,露出迷人的小酒涡:“我爷爷若不好,别人岂能好得了?”

  胡老子恍然道:“说的也是,你爷爷医术天下无双,他若好不了,天下就无人能好

了,你快里边坐,我早替你准备好冰糖雪莲甘露汁了。”

  “不了,我爷爷说要早点儿回去……”

  “也不急着这盏茶工夫嘛!”

  君少爷虽是如此说,然而早已跨步入内,他哪能禁得起这味道可口的甘露汁?

  他未坐定,胡老子欣喜地已钻往厨房,眨眼端出大碗甘露汁,芳香四溢,引得不少

客人食指大动,可惜他们就是喝不到这味道可口的玉液琼浆,皆投以羡慕眼光瞧往君少

爷,猜不出胡老子为何对这小孩特别好?

  甘露汁送上来,君少爷喝的甚是起劲,胡老子看得十分高兴。

  “少爷,喝不够还有,若非你爷爷,我胡老子也没今天,可惜你爷爷一年到头难得

出来,想谢他都不成。”

  “胡老爹别客气啦!爷爷说要不是你,他的鸽子还真不知如何处理,照理来说,您

还算是帮了他的忙哩!”

  胡老子感恩轻笑:“哪儿话,至少这些绝活全是他教的,否则怎能引来客人?只是

最近我又再创几种口味,可惜没机会让你爷爷尝尝,也好让他指点指点。”

  原来胡老子以前乃是落魄的江湖之人,后来遇上君少爷的爷爷,传他几招料理鸽子

的绝活,终让他落地生根,有了糊口手艺,感恩之余,难怪他对君少爷如此亲切友好。

  君少爷一连喝了三碗,才大呼过瘾,擦擦嘴,也该办正事了。

  “胡老爷,我爷爷说,这是最后一次送鸽子来八以后就不再送了。”

  胡老子甚是惊讶:“你爷爷出事了?!”

  “哪有!我爷爷是说,研究告一个段落,今后不再杀鸽子,就没货可再送来啦!您

可要自己想办法弄鸽子了。”

  胡老子闻言这才安心:“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出事了呢。”

  君少爷轻笑:“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超级小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