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0章 玉女倩

作者:李凉

伸脚一踢,又把他踢醒。

君小心瞪眼:“留你命根子,你别不知侮改,迟早你会死在女人肚皮下!”

华秋风惊怒得快要发疯,身躯不停抽搐着。

此时王妈妈闻及此户人家通风报信,说是吵得厉害,一时情急也奔来,方进门已笑脸迎人:“什么事,闹得如此惊天动地……”

君小心见她进来,火气仍大,喝叫:“你也差不多,竟敢半途拦路,如抓良家妇女,逼其卖身!”

玉笛往她肚子插去,王妈妈被插得满腹生疼,撞退墙角,窝了下来,满是惊诧:“君小花你这是……”

“花你的头!”

玉笛一扫,将她耸高发髻给打烂,王妈妈哪敢再吭半声,吓得嘴chún发紫。

君小心逼向她,玉笛顶住她下巴,冷道:“说,你从以前到现在,一共编拐了多少女人?”

王妈妈呐呐不敢多言,君小心大喝,她吓了,才说出来:“大约十一二名……记不清那么多了……”

“黑心事做多了,什么也记不清!”

连敲十二响,敲得王妈妈睑背全是伤,挨疼尖叫,泪水猛流。

金王玉愤恨斥道:“开牛肉场也不说,骗得我们失身,十二下算什么?我要敲你十二根牙齿。”

拿来烛台,猛敲王妈妈嘴中牙,虽是掉了不少颗,但大都是假牙,敢清早就掉光了,尽管如此,她还是被敲得唉唉叫,满口落牙和着鲜血直往外掉。

才敲不了几下,金王玉已找不到牙齿,斥骂道:“我还以为你多凶?原是无牙老虎!”

君小心冷笑:“算你走运,一颗牙齿抵去一个女子一生不幸,你该赚了,现在给我尖叫!”

王妈妈被接得满身是伤,已叫不出口,张张嘴,仍听不见声音。

“叫啊——”

君小心大吼,王妈妈又被吓着,什么声音也都尖叫出来,有若疯婆子。

金王玉不明究里:“大侠你……你喜欢听这叫声?”

“你懂什么?这把叫——狗喊狗,马上你就明白了。”

君小心话未说完,外头果然有喝声传来,王猛彪大身形冲站还来不及嚣张,君小心和金王玉一拥而上。王猛虽彪壮,功夫却稀松的很,三两下已被揍得头破血流,唉唉痛叫,牙齿也被敲落十余根,当他无牙老虎去了。

恶人已制服,君小心、金王玉大快心情。

君小心喝叫:“这就是恶人的下场.以后给我安分些,别忘了把从那些女人身上弄来的钱,还给她们.否侧下次被我碰上,够他们受!”

王猛和王妈妈哪敢说不?拼命点头。

君小心这才又回到华秋风身前,讪笑道:“怨是结定了,你想报仇也没关系。反正你是软脚虎,我可不怕你.如果有兴趣,欢迎到太行山,我让你尝尝天雷镜的滋味,保证你更够味三分,拜拜啦.好好养伤。别养坏了命根子,免得后继无人啊!”

玉笛猛往华秋风命根抛去,打得他又是一阵抽痛。

君小心和金王玉这才扬长而去。

外边早围了不少牛肉场女子,君小心也发现昨夜李代桃僵的那女子。

他轻轻一笑:“知道了没有?我的苦衷就是在此,我们是男的对!”

伸手抓向胸口棉花团,丢向那群女子,引起一阵惊诧騒动。

君小心道:“别忘了拿钱走路啊!混在这里,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笑声中,两人大摇大摆走了。

那群女子,有的已回去打包,有的却怔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王妈妈好不容易挣扎爬起.她还想照顾华秋风这有钱大爷,华秋风动弹不得,只有任其摆回床上.一脸怒气却灌满胸腔,王妈妈见他不说话,立即叫来王猛替他解去穴道。不解还好.这一解开.华秋风把怒气全部宣泄在两人身上。

“都是你们串通好,来陷害大爷.你找死!”

凌空摄取玉笛,猛砸两人脑袋.叭叭脆响.两人脑浆溢出,当场毙命,十二颗落牙仍换不回他俩罪孽生命.死得并不冤。

华秋风又自乱砸桌、床,不停厉叫:“此仇不报.暂不为人。”吓得外头女子纷纷逃去。华秋风宣泄一阵.才抓起衣衫往外冲,见着苍穹,猛然啸天,才一拐拐掠往山头。

那群女子见着王妈妈已死,王猛也咽了气.合力将人埋了,戏班无人,各自分了值钱东西,三两散去.临行前仍对君小心怀有一份感激。

戏台已空无一人,冷风吹来,门窗呀呀作响,昨夜风华已换来几许凄凉。

天河山位于巫山十二峰附近。

君小心和金王玉算是走回头路了。

七日后。

两人已抵天河山。说是山,不如说是尖峰来得恰当.这山竟然要高于巫山十二峰,藏在最深处。山峰居中可见一条泄白河流蜿蜒挂在半空中,垂泄而成瀑布,因而得名。

如此高峰,为何有此河流?原是山峰顶处全年积雪,较低处却不断溶化,始造成此天然奇景。

君小心和金王玉已换回男性装扮,行动起来较为方便,可是找寻大半天,仍不见百花谷。君小心遂决定找块空旷地区坐下,一边休息,一边欣赏风景。他认为玉情萧乃孤家寡人一个,不堪寂寞之下,必定会吹出萧声,届时再循萧声找去便是。

两人猎来山狸,生火烤来吃,一边谈笑风生。

金王玉问道;“你猜玉情萧会是长得何摸样?”

君小心道:“大概不错吧!否则华秋风这老色鬼,也不会迷恋她那么久。”

“呵呵!你想华秋风现在如何?我是说玉情萧会不会再看上他?”

“不可能,爷爷说她性情刚烈,宁死不屈,又怎会再吃回头草?”

“那她不就一辈子没人要了?”

“不是没人要,而是她不想嫁。”

“听我家西席说,不想嫁的女人,通常都有些毛病,你想她有吗?”

君小心瘪笑道:“我正为这事头痛,爷爷说她最恨男人,很不幸,我们正是男人。”

“难道又要男扮女装?”金王玉露出苦脸著笑着。

君小心斥笑:“算啦!才扮一次女人,就被骗去牛肉场,差点儿失身,实在很没面子。”

金王玉呵呵笑道:“不过事后想起来,还真是回味无穷。”

君小心讪笑:“你好像很喜欢当女人的样子?”

“不不不!”金王玉急忙否认:“我是说,我们的遭遇,别种事碰不到,就是会碰到这种千奇百怪的事,我回味的就是这些。”

君小心灵机一动:“好吧!就让你再回味一次,我决定让你扮演最真实的你。”

“我?什么样的我,才最真实?”

“小孩。”

“小孩?”

“嗯,爱哭的小孩,孤苦伶订的小孩。”

金王玉瘪笑:“可是我不爱哭,我哭不出来……”

君小心认真道:“凡是小孩都爱哭,你不哭就不真实了。”

“可是我真的哭不出来,我也没有孤苦伶仁……”

“你很快就会哭了。”

“你叫我怎么哭?”金王玉反而想大笑。

君小心冷目道:“我要把你变成孤儿,杀光你父母!”

金王玉笑容一敛,惊急道:“大侠,你说的可当真?”

“当然是真的!”君小心一脸凶相;“为了让你过得真实些,我只好杀了他们。”

金王玉哭丧着睑;“他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他们?”

“因为要让你哭,如此而已。”

“这什么理由?”

“我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瞧得君小心如此认直.金王玉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在金王玉小小心灵早已认定君小心无所不能,他要杀谁,好像那人就活不成,现在要杀自己父母,金王玉吓得一身冷汗,愣在那里,任由烈火把狸肉给烧焦一大半。

君小心正得意把他吓着,忽闻焦味,顿时惊叫:“小金蛋你发什么愣?连肉都烤不好?”

赶快把烤肉移开火面,不停吹扇着。

金王玉呆痴痴问道:“你当真会杀我爹娘?”

君小心见他如此认真.一时想笑:“神经病,我只说说而已,看你信得跟真的一样?”

“你刚才说要让我哭,一定要杀我爹娘……我不要你杀他们,我不要……不要……”

金王玉本是不信.但愈想由当真,愈想愈是惊怕,尤其想及爹娘被人杀死的惨状,小小心灵已忍受不了,哇地一声.当真哭了起来。

这下反而让君小心乱了方寸,惊诧道:“小金蛋你别当真,我说着玩的,你是我朋友,我怎会杀他们?”

“我不要他们死啊……”

“他们长命百岁,怎会那么容易死呢?”

君小心也不知如何安慰他,只好让他先哭个够再说。

情绪宣泄了,金王玉不再那么哭得伤心,零星地抽搐着。

君小心觉得差不多了,方弄出笑脸:“小金蛋.我想请问你.你在哭什么?”

“——我不要爹娘被杀了嘛!”

“谁要杀他们?”

“你方才说要杀他们……”

“我已跟你说过,是说着玩的.你急什么劲.还当直的哭起来?害不害臊?一个大男人在别人面前胡乱哭,要不要手帕?还是我衣袖借你?”

金王玉愈想愈窘,已呆坐不下。窘笑起来,逃向远处:“以后你不能再开这种玩笑,人家愈想愈怕才哭出来的嘛!”

君小心呵呵弄笑:“你感情倒是挺丰富.想想就哭了,下次可别忘了学女人。弄条毛巾塞在腹下,不但可擦泪.还可用来摄鼻涕呢!”

这话逗得金王玉更是困窘,羞窘直笑。

君小心但觉肉已烤熟,撕下一半,丢给他,笑道:“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哭!”

金王玉窘困中接过烤肉,一片片啃食着,一直想不通自己怎会如此动不动即掉泪?暗自发誓,以后一定不在君小心面前乱哭,否则大没面子了。

肉已啃完,他方自走回,虽困窘,却能面对君小心了,他叫道:“以后你别开这种玩笑,我以后也不再哭。”

君小心急道:“这怎么成?你一定要哭。”

金王玉咬牙硬撑:“我不哭。”

“要是你不哭,我们就请不动玉情萧了。”

“这……这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可大了。”

“不过……我还是不能哭。”

“唉呀!又不是要你真的哭,装哭总行了吧?”

“你要我装哭?为什么?”

虽是困窘,但是装哭,全王玉似能接受。

君小心道:“这是利用女人的弱点,那玉清萧算算年龄也有四五十岁,她没结婚,当然没小孩,但只要平常的女人,一定喜欢小孩,尤其更心疼可怜的小孩,你只要哭着去求她,她大概都会接受才对。”

金王玉道:“要是她是不正常的女人呢?”

君小心笑道:“那你就白哭啦!反正是假哭,有啥关系?”

金王玉脸部热热的:“我还是不习惯在人家面前哭。”

“怕什么?你刚才不是哭的挺好?”

“哎呀!那是不小心……不说这些了!”金王玉又把热脸转向别处。

君小心呵呵笑道:“其实你要消除难为情的记录,只有多哭几次,跟戏台上一样装哭,一下台,人家就不会笑你啦!”

“真的?”

金王玉想试试,又觉得窘困。

君小心见状,干脆自己先表演哭声。

“哭声分得很多种,有喜哭,就是喜极而泣,另外还有尖哭、恸哭、闷哭、哀哭、假哭、姦哭、狠哭、没命哭、无所不哭…”

他说了一大堆哭声,也学得唯妙唯肖,金王玉学出兴趣,他开始哭起来,这一哭,果然困窘情境一扫而空,自在多了。

“真好玩,你说对付玉情萧,要用何种哭声?”

“父母亲被抓,无依无靠,当然是要用可怜哭跟哀求哭两种了。”

金王玉当真开始练习,然而总是哭不出调调,君小心要他把父母当真的被抓,他哭起来果然逼真多了。

此时天色已暗,雪花轻飘,四处一片孤寂,两人坐在高岭,任由雪花淋头,不必装,已是孤零感人。

不知不觉中,哀怨萧音轻轻飘来,让人闻之,有若天涯沦落人,四处荒凉,依然慾泪

君小心立即凛神,细声道:“开始啦!咱们先在大雪中走来走去,然后你不停吸泣,会不会?有时候你还得跌倒尖叫,让我有机会救你,顺便把叫声送给她听!”

金王玉十分认真:“准备好了,咱们走吧!”

两人默默低头,往高峰积雪行去,先是觉得好笑,但走近雪花区,情景更见荒凉,两人已入了戏,走起路来十分沉重,又见悲戚声淡淡传出,有若天涯两孤雁,情境十分感人。

金王玉泪痕挂脸,切切哀声:“娘你等等,孩儿这就找人来救你了……”

张望四周,一片雪茫茫,何处找得路?两人一脸愁容,只好乱走了。

君小心悲声叫:“有人在吗?玉情萧侠女在吗?……茫茫一片,如何找得到您?”

这一叫,萧声顿然停了,君小心暗自高兴,又催促金王玉往险处行去。

金王玉走至一处小斜坡,故意踏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玉女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