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1章 石破天惊

作者:李凉

君小心回到众人休息处,笑声迎人:“没问题啦!玉前辈答应再助我们一臂之力,攻城有望了。”金王玉道:“要是那色鬼再来捣蛋呢?我很想吃他的肉。”

君小心道:“只好如你所愿,先啃了他的肉再说。”

阴不救轻叹:“不如咱们先退回,待将华秋风速擒,再来攻城如何?”

他还是认为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音夫人一刻也不能等:“今日不攻下,他日说不定另有阻挠,还是现在攻城,萍儿你留下,用琴音对抗魔笛。”

音水萍立即颔首:“萍儿早准备好了。”转向马前,向公孙炮要来七弦琴。

音夫人道;“水萍功力虽未达炉火纯青地步,却也登堂入室,全力一搏,该可制住魔笛才对。”

她既然如此坚决,阴不救也不便多说,遂点头:“有水萍相助,大功自可告成,咱们准备妥当,再次攻城!”

众人开始各自准备,武器紧抓在手。

君小心转向金王玉和公孙炮,说道:“你们给我看着点,要是笛音出现,找不到人,给我用石头砸,呵呵!砸不死,也要让他满头包。”

金王玉和公孙炮频频点头,笑声不断。

随后君小心已领着音水萍回到原来位置,音水萍立即席地而坐,将琴架于双腿,准备拨弦。君小心瞧她如此认真,弄笑问道:“大美人,你觉得我哥哥如何?你们进展如何?”

音水萍嫩睑泛红,还是说了:“他不错,个性温和,不像你,一肚子鬼主意。”

“你喜欢他?还是喜欢我?”“这……两个都不喜欢!”

音水萍更形困窘了,其实要她说出这两兄弟孰好孰坏,她还真的没法分出,君小心虽然古灵精怪,但没有他,她和君小差在一起就不知该谈什么了,连他哥哥都如此喜欢他,音水萍自然也感受出小心让人心疼的地方了。

君小心呵呵笑道:“你说两个人都不喜欢,就是喜欢两个人,其实我得告诉你一个秘密……”声音故意压低。音水萍好奇追问:“什么秘密?”

君小心弄笑道:“我看得出来,我哥哥也很喜欢你。”

音水萍心中一甜,表情却羞怯带刚:“那是他的事。”

“唉呀!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不过最重要还是——你得对我好些,因为哥哥太文雅了,喜欢在心里也不会说出来,何况我们只有兄弟两人,哥哥一定会找一个懂得照顾我的嫂子,所以我的投票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音水萍红着脸:“像你这种人,好像天下没人能把你照顾得很好吧?”

君小心呵呵笑道:“你总得努力看看嘛!”

“我又不想……”音水萍更窘了。

君小心轻笑:“那可不一定,要是老天便要如此安排,你躲都躲不掉,不过你别急着照顾我,让我先来照顾你,弦琴架在腿上怎能发出最大威力?要架空,让它能共鸣,找不到琴架,用石头也可以!”

当下君小心搬来两块大石头,一端顿入土中,另一端则敲平它,正好可以架琴,如此音水萍得以尽情发挥。

音水萍不禁感恩地瞧着君小心,她似乎猜不透君小心这种人,到底是属于何种人?从初见面的选美比赛,到现在的攻城作战,他似乎都不停地在认真做事,而且对自己,似也从无恶意,不禁对上次想登他于死地的鲁莽行径感到愧疚。

君小心可没想那么多,问她准备是否实当之后,立即向明不救挥手,也憋足了气,开始吼出尖声。

阴不救闻及声音,再次挥兵进攻。

方入雾区,琴音又阻封过来,玉情萧和音水萍也相继吹箭弹曲,配合尖音封住琴音。

在琴音无法扰乱之下,众人神情大振,攻的甚是勇猛。

雾中青眼人轻叹一声,也再次上前阻挡,他难在不愿伤人,出手未免顾忌甚多。

眨眼间,阴不救已进攻十余丈,却在此处受阻,难越雷池一步,此乃青眼人戒于前次被对方通过太多而冒险拚命,遂在此处出手较重,困住他们。

一连进攻十余回合未能奏效,正感头痛之际,那笛音又自刺耳传来,扰得众人心神不宁,攻势顿挫。

君小心破口大骂;“早知道就一刀把他给杀了,真是祸害无穷。”

他往北边指去,金王玉和公孙炮立即跨马上阵,直冲北方,手提包石块,想砸得他满头包。

音水萍但觉压力大增,琴音更拨得阵阵杀气,一时山谷震声隆隆。

阴不救正感难为之时,忽而传来几道劲风,五条玄衣人已掠来,他一见即知是极乐宫手下,他们未征得同意,已举剑猛砍青眼人,一时败势又扭转过来。

阴不救虽不愿领情,但是此时该以破除雾阵为首要任务,暂时利用他们力量,亦无不可。当下领头配合那五人,攻向青眼人,三招未到,连通十余丈。

青眼人正愁无处可发泄,来了五名送命客,他想杀鸡做猴,猛喝一声,身化游龙,穿走于利剑长鞭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忽见两长剑一前一后砍来,他深吸小腹避开那剑,身形竟然平飞而起,从两剑尺半不到距离穿出,右手食中指猛然剪断一把利剑,剑尖往左侧那名百衣人劈去,叭地一响,连砍带砸,劈得那人脑袋开花,当场毙命。

七巧轩几名较小女子,哪曾见过如此残忍场面?一时惊立当场,幸好大姊巧凤凰及时提夜,她们方自定种迎战。

剩余音在人似不畏丧命,欺身截抄,又自攻向青眼人,再加上君小差缠得甚紧,他得花时间去解决。

阴不救见机不可失,和音水星又扛起天雷镜住断崖奔去。

然而那华秋风竟然坏透顶了,他不再阻挡君小心吼声,反而回头吹出魔笛困向在场诸人,尤其是赶在前头的阴不救和音木星,如此一来,转“挡”为“攻”配合魔琴,威力自是大增,雾中众人甚难抵挡,不时闷叫传出。

音水萍更是心急,用尽全力拨琴,手指都已脱皮,血丝不断渗出。

君小心见状,心头直骂不停,却又不敢停止尖吼,他连吃奶力气也用了出来。

还好,玉情萧也用尽合力阻挡,琴笛两音,稍稍灭去在场诸人些许痛苦。

而金王玉和公孙炮虽追至地头,却奈何不了华秋风,取出石块出其不意砸中了两三次,华秋风已在高处移去,怒火因而更炽,笛音吹得更猛,迫得两人也招架不住,纷纷退回。

明阴救和音水星拼命抵抗琴音、魔笛音,不停往前推进七八十丈,眼看又将抵达断崖,两人硬撑地又再跨前。

青眼人但不妙,心生杀机,登时双掌猛旋,迫退七美女,掠身撞向那四名玄衣人,君小差从中阻拦,他猛吸真气,拔高丈二,避开小差,再倒扑面下,来个苍鹰搏兔,罩向四人。

那四人立即举刻上冲,见人即刺,耍得有若一片刀山,密不透风,心想刺不了此人老命,也要叫他挂彩穿洞。

岂知青眼人功力高得离谱,那剑尖晃动何其快速,他却能准确无比夹住其中一支,借此猛扫其他三把,待剑势溃散之际,硬将剑身往下推,那握剑人承受不了压力,硬被剑柄穿透胸背,当场毙命。

青眼人并未罢手,翻身落地,左脚尖扫向一人脑袋,打得那玄衣人莫名其妙,就已脑袋开花,溅得满天腥臭,他左脚再勾,将其尸体打向背后追来七美人,借势掠空,扑向音水星去了。

君小差未敢怠慢,急起直追,七美女拨开尸体,也快步追去,另两名玄衣人也举剑直追。

越深入里头,琴音越强,阴不救和音水星不得不运功抵抗,举步甚坚,青眼人快速掠来,一掌扫得两人滚退七八丈.口角挂血,伤势又沉重不少。

音水星实是不甘心,怒吼:“我跟你拼了!”

举掌就想冲来,岂知未到青眼人面前,已被那笛音钻得头晕目眩,鼻孔挂血,只得双手掩耳,痛苦万分。显然华秋风已使出毁杀音律。

音水萍虽有意阻挡却功力不高,一时伤了内腑,呕出鲜血,君小心大急:“音姑娘你别弹啦……”想伸手抱她。

君小心一时未吼音,众人又失去一层抵抗力,唉唉闷叫,似已受伤。

音水萍见状更急:“别管我,快吼音!”

君小心两处为难,仍自尖叫,却为音水萍十指尽破、呕血不止担心不已。

阴不救眼看无法挡住那阻拦琴音和毁杀笛音,只好下令撤退。音夫人却唱令:“不能退!我倒要看看死在醉仙琴下是何滋味?”一马当先冲向前头。音水星怎能见及母亲单身涉险,也扑了过去。青眼人暗自长叹:“只有先把你们逼出去再说了!”

立时运劲双掌,本是贴合,摔猝外翻,两道青光暴闪,有若雷电容射浓雾,映得周遭一片青白,青眼人冲掠左侧那玄衣人,青掌打去,尚差七八尺,那玄衣人竟然头裂脑碎。他喝声再起,身化青芒,电也似地冲向另一名玄衣人,只见青芒一闪,他人头已哧飞,吓得眼珠还瞪得圆大,却再也黏不回颈了。

青眼人连宰两人,冲掠过来,两掌打得音家母子倒掉滚退,七美人迎上来也全都被扫得唉唉痛叫,再加上穿脑笛音,他们已招架乏力,节节滚退。

只有君小差勉强能接下青眼人几招,却也边斗边被逼退,情况十分不利。

那笛音更是嚣张,吹来让人裂脑锥心,疼痛非常,那群人倷不住已双手掩耳,伏地滚退,十分狼狈。

音水萍越弹越心惊,泪水也渗出来,无助之中更见悲怅。

君小心见状,这还得了?顾不得再尖叫,猛吼一声:“天杀的!”

抛下音水萍,奋不顾身地冲向北边,非得收拾华秋风这践骨头不可,然而经过雾区,却发现众人倒地唉叫,恐怕支持不了多久,得先把人救出来,遂又奔向人群,想拖人就走,谁知第一个即拖上音夫人,她死命就是不走,君小心狠狠敲她一个脑袋。

“你不走,想丧命不成?”

音夫人似已疯狂:“就是不走,我倒要看看死在醉仙琴滋味如何?”说完哈哈大笑,又呕出鲜血。

君小心急疯了:“你哪是死在琴音?是死在色魔笛音下!”

眼看她是醒不过来,又想及十余人,如何拖得了,心下一横:“哥——快挡那青眼人!”

飞快奔向天雷镜,扛起它就往前冲。

青眼人冲来想拦,君小心扫来天雷镜,挡他掌力,当地一响,天雷镜暴出震声,竟将他震得脑袋发晕。

君小差借此冲来,双手猛然扣住他腰手,急喝:“弟快走……”

君小心想也没想,口中不断咒骂,跑得比上次和马比赛还快,飞身如箭,冲前数十丈,一不小心撞向崖壁,又是当地巨响,倒弹回来,他是眼冒金星,鼻头疼痛,却不敢停留,扛起天雷镜,猛往崖顶五王庙爬去。

青眼人想挣脱,君小差却也拼了命,硬是扣得紧,还四处滚动,让他弄不清方向。

琴音突然舍他们而专攻君小心,可惜君小心天生超脑力,根本不怕音律穿脑,在死冲猛爬之下,竟也爬向五王庙,登时大喜,高声尖叫:“我到啦——”声音传来,众人喜极而泣。此时又有一声沉猛有若虎吼声传来。青眼人大叫糟了,顾不得君小差,不知施展何功夫,身躯突然暴胀,迫得君小差狂吐鲜血,倒滚数丈,他猛地冲向五王庙。

君小差哪能停顿?心想天雷镜方位、卦角、时辰,想必爷爷已算好,当下连顿四处地方,终于在东边感应出好位置,双掌猛往太极阴阳眼打去。

此时他猝见一白影吼来,那感觉他人非人,但还来不及多想,只见得掌力贯入阴阳眼,那天雷镜猝然变得金光闪闪,轰然一响,照得那白影沉吼。倒射退去。

而那天雷镜光束冲破雾区,直冲云霄,猝然叭隆,闪出千百遭强光闪电,汇成一股暴雷,轰然展得地动山摇,雪崩岩裂,众人赶忙掩耳忧地,本能地惧于天灾大难。

只见得天雷镜不断射出光束,引来空中闪电连连,四面八方乌云如飞龙蟠天,滚滚卷来,半刻钟不到,天地为之漆黑,那雷电再闪,轰喇倾盆大雨尽泻而下。

好一个暴风雨来临。

群众一阵喜悦,顾不得伤势,皆仰头迎雨,让雨水打得满脸满身湿,他们却如饮甘露。

君小心不断猛击天雷镜,那强光不停射向空中,雷电闪得更猛,暴雨更是狂劲倾泻,那天雷镜早已变得满体光红.甚是惹人喜爱。

君小心玩得呵呵大笑:“原来雷电在我手中,终可以呼天唤地啦!”

他猛劲地敲,雷电不停地闪,暴风雨扫得更带劲。

那浓雾早已被雨水扫得无影无踪,雨丝中,众人已见及高崖上那光红闪闪的天雷镜和得意志形的君小心。

雨势浩大,不及多久,山峰已传来隆隆响声,有若万马奔腾。阴不救惊诧:“山洪暴发了?!”当下催促众人赶快到五王庙避雨,也好趁此阻止君小心玩过头。

众人虽受伤,但有轻有重,除了君小差和音夫人之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石破天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