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2章 养儿防贼

作者:李凉

“给我跪下!”金玉人满脸凶相,正在教训进家回来的金王玉。

他和君小心钻入狗洞,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来,谁知道方潜回书轩,就已退着严若母亲的姐姐。

被她一喝,金王玉有些哭笑不得,要是以前,早就双膝落地,但是玩了一趟也皮多了,快要不吃以前那一套了。他乞求地往君小心瞧去,还带着些征求同意的意思。

君小心打圆场说道:“大姑娘别生气;咱们只是出去玩玩,没做什么坏事……”

“什么玩玩?一玩就是半年?”

君小心瘪笑:“半年也很快嘛!你不觉得一眨眼就过去了?”

金玉人想笑,却忍住,冷斥:“你的眼皮特别长,眨一次要半年?”

“大概……好像是如此。”

“你在说瞎活,给我闪一边去,否则连你也一同修理!”

君小心见她如此凶悍,也莫可奈何,转向金王玉,无奈一笑:“你还是跪吧!这种事,需要坚忍的膝盖来解决。”

金王玉不得已才跪下来,一脸苦丧。

金玉人斥道:“你倒玩得开心,也不管家人着急,找遍了大江南北,你倒是挺厉害,不露半点形踪?”金王玉干笑:“我在练躲功……”

“躲你的头!”金玉人猛敲他一记响头,差点笑出来,斥道:“要躲何不躲上一辈子,为什么又出现了?看你,理这什么头?西瓜皮不像西瓜皮,大碗盘不像大碗盘,还好意思出现在别人眼前?”

金王玉摸着脑袋,瘪窘笑道:“这是时下流行的样式……”

“流什么行?谁告诉你流行这样式?又是谁帮你理的?”

“是……是……”

金王玉目光已瞄向君小心,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君小心急忙说笑:“最近学了不少……想在他头上证实一下而已。”

金玉人斥道:“你怎么不自己证实?”

“难就在自己理不了自己的头……”“我帮你理!”

金玉人拿出匕首,就想追前,君小心马上跳开,干笑道:“可是我不信任你的技术……”

“埋头还要什么技术?多理几次不就行了!”

“对别人可以,对我就不行,因为我的要求很注,每一根头发都有每一种个性,你懂吗?”

金玉人瞪眼,道:“管你什么个性,下次再乱来,小心我迎你光头,让你什么个性也没了!”

她这才收起匕首,再回金王玉,忍不住笑起来:“看你弄成这模样,如何去见娘?”

金王玉颇为自然:“我觉得这样蛮好看的,请你以艺术的眼光来看它好不好?”

“什么艺术?这么小也懂得艺术?”金玉人实在按不住笑意,呵呵笑起:“我不管你了,就让爹和娘来教训你,先告诉我,你们去了哪里?”

金王玉登时眉飞目舞:“多啦!搞了蛋蛋乐、当记者、斗毒龙蛇、制恶人,还破了七音城……”他口沫横飞,说个没完。

金玉人不禁直摇头,这半年来,他果然够疯了,她如果想到弟弟会是跟君小心在一起,也该猜得出这些事全是两人所搞出来,也就不必寻找那么久了。

她对君小差情有所属,自然对君小心有所偏护,也不愿太责备两人,遂道:“要是娘问你,这些可不能说出!只能说去了七音城,知道没有?”

金王玉扬频点头:“要不是姐原谅了,我也不敢说。”

金玉人稍露笑容,近半年来,为了寻找弟弟,和爹练功一事,她倒无暇去找君小差,四处打探也不知下落,此时虽窘,她还是问了:“你大哥还在七青城?”

君小心点头:“在呀!他受了伤,还得半月一月才能出山。”

金玉人急问:“伤得严重?”

“还好啦!已经能说能笑,不碍事了。”

“他武功如此高。谁能伤他?”金王玉欣喜道:“是怪物,眼睛会发光的怪物,他一人可抵千军万马,实在太厉害了。”“如此怪物未免太可怕了吧!”

金玉人虽惊讶,却未再追问是何怪物,这又问及君小差一些琐碎事,君小心一一回答。他想音水萍虽美,金玉人也不差,反正事情还没结果,谁要嫁给谁,还得靠缘分,也未担心将来惹来大堆麻烦。

谈话中,金夫人闻及通报也赶来,见着爱子无恙,一时不忍,母子相拥而泣。随后金夫人才开始责罪金王玉不该不告而别,要罚他坐关三个月。

金王玉听得面无血色,苦苦哀求。金夫人却不为所动:“不教训你,以后你还会再犯,娘也不忍,但是没办法。”

金王玉求娘不得,只好转求君小心。

君小心可不敢说半句话,人是他带出去的.罪也得扛一半,金夫人不怪他已是侥幸,哪还敢多言?

金王玉切声叫道:“你说一切包在你身上,现在怎么不行了?”

君小心咬咬牙;也摸了心:“夫人,人是我带出去,我替他坐关好了。”

金夫人摇头:“我是在教训儿子,你不是,怎能替代他?要是他以后杀了人,你却不能说那人是你杀的。”

“话是不错,可是你教训儿子,无非是为他好吧!”

“我想每个母亲都是如此想法。”“那他犯了何罪?”

“不告而别之罪。”“这罪就要坐关三个月?”

“罪无大小,错了即要罚,尤其是小孩,小时不教好,长大了岂不杀人放火?何况他还去了半年之久,简直无法无天。”

君小心反问:“他为何想离家出走?”

金夫人道:“他还小,不能随便出去,他受不了,所以才出走。”

“你怎知他不能出去?”“因为可能会发生危险。”

“所以你为了保护他,就不让他出去?”“嗯!”

君小心冷道:“你太自私了!”

金夫人和金玉人、金王玉脸色不由一变,君小心竟然说出这种话?

金夫人勉强保持风度:“你为句说我自私?”

君小心道;“你为了他安全,弄了这间名为书房的大笼子,要他常年累月在此念书,说什么教他知书达礼,却为允许他走出书房一步,大不了只能在金玉楼走走。说是保护他,你却自私地找这理由,剥夺他十几年自由,你想想,你曾经带他至外面多少次?这里就好像是王玉的监牢,是大笼子中的小笼子,他就是被人呵护的笼中鸟!”

这话一出,金夫人和金玉人不禁呆了,君小心所说,竟然一点儿不假。

君小心又道:“我不知道你们如何想,可是我觉得马儿关在笼子里,翅膀是不会硬的。”

金夫人默然不语了,她似乎也觉得自己太自私,为了丈夫,只知要求西席教导儿子,自己却甚少带他出去玩,不知不觉中,他已变成了笼中鸟,不忍之下已紧紧抱住金王玉,泪水也滚将下来。

金玉人不忍:“不管如何,王玉太小,他不适合一人出门。”

君小心道:“不适合就不能出门?你们何不带他出去,要我偷偷摸摸把他带出去?”

“带出去也不能玩了大半年还不回来,这也罢了.竟然连一点消息也不传回,让家人担心死了。”

“少来啦!传消息?一传回,你们还不照样把他抓回来!”

“可是他玩了半年,也太过分了吧?”

“我承认这是不对的,不过你们罚他坐关三个月,也不对,你们根本没考虑他吓成这样子,这种处罚会好到哪儿去?我想他怕的心里比认错还来得多。”

“那……这……”金玉人犹豫一阵,还是向母亲求情了:“娘,您就罚他一个月好了,就算是对王玉以前的补偿吧?”

金夫人含泪点头,抚向爱儿:“王玉你可要学乖了,以后不能不告而别。”

金王玉叫声娘,已泪流满面,扑向母亲怀中。

君小心瞧来也是心酸酸地,已避开目光,瞧往屋外。忽而见及身躯清理,脸挂金边眼镜的金不二,快步前来。

叩门进入,他很快向夫人拱手施礼后,转往君小心,含笑道;“楼主知晓君少侠光临,特来请人,不知少侠可有时间,移驾一晤?”

君小心问:“他不是在练功?”

“正因练功,方无法亲自来过人.还请见该。”

“好吧!我也想看他练得如何,别输了那……”君小心忽而想及金王天曾受求自己刻说出极乐仙子之事,立即闭口.偷瞄向夫人.还好她并未注意自己所言,改口轻笑:“别输了七巧轩那群疯婆子,否则太设面子啦!”

金不二道:“楼主练功,进步神速,就快练成天王七式了。”

“最好是如此,咱们走吧!”

君小心不想待在这里瞧那母子相拥而哭情景,很快跟着金不二匆匆去了。

绕过太虚楼,秘室外边已守卫森严,以防止突发事而妨碍金王天练功。

金不二在秘宝石门外叩了几声,推开石门,要君小心人内,随后又带上石门,向四周警戒。

君小心一进门,两壁夜明珠照得通明,这是通道,每走五丈,一道石门自动开启,一共走了三道,方见着石床上,金王天盘腿坐在该处,谈谈明珠光下,发现他满身金红雾气,想是功力巨大增。

他发觉有人进来,方自敛起功力,雾气反钻两道鼻孔,眨眼全被吸光,金王天才张开眼睛,透着寒光。他含笑:“少侠近来可好?”

“差不多啦!倒是你,练得如何?别输了那贼婆娘!”

金王天道:“半年努力,也算小有成就,倒是没有灵丹妙葯,总无法顺利冲破天地玄关,功力未能增加。”

君小心明白,天地玄关乃指功力由脚底运至头顶,所需要经过的穴脉玄关,若慢慢运劲,自能抵达,然而却是要绕道,十分花费时间,要是能冲破几处经脉,让它们形成一直线,则功力自然增加数倍以上,比起打通任督两脉更来得困难。哥哥在爷爷助力之下早已打通,功力才会如此之高。若金王天也冲破玄关,想来能增加一甲子功力,自能和极乐仙子相抗衡了。

金王天轻叹道:“不过此事勉强不得,只有尽人事以待天命了!”

“要是有了不死丹……那就好了……”君小心道:“没关系,哪天我要爷爷配上一副灵丹妙葯,你照样可以练得此神功。”

“多谢。”金王天叹息:“其实找少快来,并非无事,只是……”似有难言之隐。

君小心道:“你说吧!我能帮忙,一定帮。”

金王天道:“老夫考虑了很久,才决定把此事说出,希望多侠代为保密。”

“我会啦!”

金王天轻轻一叹,已说道:“其实有关于不死丹之事,我还是做了手脚。记得前次你来,要求把不死丹拿到飞神峰向天下人告示,谁有能力即给谁,我虽然答应了,却怎舍得这神丹,遂弄了一颗假的不死丹,交给你带去飞神峰。”

君小心惊诧不已:“那颗是假的?这么说,真的仍在你身上了?”

金王天颔首:“该是如此,我也保密得很紧,根本就没人知这件事,否则我也不敢亲赴极乐宫和那妖女吼吼叫叫,依待的就是自己保有此丹,退一步,可以拿它还给妖女,进一步则可利用它来练得神功,后来我选择了练功,以能对付妖女。”

君小心道:“这样也好.你虽有私心.但我了解你的苦处.并不怪你。”轻轻笑起:“你既然有了不死丹,我也不用再替你操心啦!祝你神功大成。”

金王天却无喜色:“可惜事情并没那么顺利。”

“怎么?灵丹又遗失了?”“没有,但它却失效了。”

“什么?不死丹会失效?”君小心想笑:“四大宝物之一的不死丹,竟然没有用,太离谱啦!!”

金王天默默注视他,不久才道:“老夫想请教少侠一件事……”

君小心从他脑波中感应出他想问的问题,说道:“你认为我也调了包?把假灵丹送回给你?”

金王天哑然一笑:“只是猜想,因为灵丹突然失效,我得先问你,再另作其他想法。”

君小心摇头:“我没调包,因为我爷爷是神医,什么灵葯没见过,不死丹虽吸引我,可也还没到达非拥有它不可,你的猜想错了。”

金王天道:“那会不会自一开始,这灵丹即是假的?”

君小心道:“这也不可能,我瞧过它,摸过它,知道那是真的灵丹,一定假不了。”

“可是后来你为什么没发现它是假的?”

“那是因为时间很短,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我没机会去分辨它的真伪。”

金王天轻叹:“若真如此,接下来是我是不愿意的推测了。”

“你是说金玉楼出了内姦,把灵丹给调换了?”“嗯!”

“这就奇了,你不是说,此事无人知晓?”

“没错,可惜并非无迹可寻。”“怎么找出痕迹?”

“因为我也假造过灵丹,所以炼丹房多多少少都会留下一点蛛线马迹,只要有心人,还是可以从那里得知我弄了假丹。”

“你查过了没有?”

“查过了,有些乱,却找不出答案。”

“这么说,你找我来,是要我帮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养儿防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