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3章 食脑人魔

作者:李凉

黑脸少年,脸如木炭,两眉粗松上扫,两眼凸大,好似不见眼皮,塌鼻子.两鼻孔往外翻,嘴巴如猩猩,牙齿排外露,相貌甚丑,简直和猩猩没两样,还好他跟人一样,穿了衣服,头发也束起云巾,并未像猩猩长得毛茸茸,否则没有人会把他当人看。

他正从一山头猛掠而来,身形快若电闪,罩向一苍松林,那里正有两名带刀过客,大步行于径道中。

那黑脸少年见着两人,已哈哈大笑,加快掠身,由向树梢,再连翻十数个斤斗.落于两人面前。

“你们是谁?报上名来!”

声音低沉,似乎刚学会说话,咬字并不清楚,也许跟他舌头过租有关。

那两名刀客,一高一矮,年约四旬。较高那人已冷道:“在下天南双雄齐子飞,他是在下弟弟齐子雄。阁下又是谁?为何半路拦人?”

“我是万杀,拦人是要你们的命!”

齐子飞冷笑:“敢情是找碴的?上!”

一声令下,兄弟两人已抽出长刀,左右开攻,围住黑脸少年。

那万杀哈哈大笑,突然笑声一敛,猛往齐子飞瞪去,冷喝:“你给我过来!”

齐子飞猝然觉得他眼神有异,似能慑人心弦,方一头晕,安时喝叫:“弟,留不得,速战速决!”

兄弟举刀上下攻来,刀势凌厉,光影幢幢,往那万杀头胸砍了过来。

黑脸少年不闪不避,右手反抓胸前,竟然扣住刀锋,往上一抬,挡掉另一把利刀,猛一运劲,那刀已被折断。齐子雄大骇,一招不到,武器已断,正想逃开。黑脸少年五爪如尖勾扣来,猛把他头盖骨扣隐五个洞,再往后扯,叭然一响,头盖骨被掀起,那脑浆接着血丝还在蠕动,他抛弃头盖骨,伸手猛抓脑浆,那齐子雄才惨叫一声,毙命去了,他却将脑浆活生生送往口中嚼吞,白rǔ红血溢出嘴角,他却嚼得津津有昧,实是吓人。

齐子飞见状,魂魄都被吓丢了,哪还敢再战?长刀一丢,已然逃命!

然而万杀突然冷喝:“回来!”齐子飞方逃三四步,已被喝住,呆愣愣转身。那万杀将尸体环颈挟在左胁,右手不停往脑袋掏出脑浆往嘴巴送去,眼睛冷芒更是光亮,直狠狠地瞪着齐子飞。

他冷笑若:“把刀拿起来,砍下脑袋!”

那齐子飞竟然乖乖拿起利刀,然后猛往颈部砍去,叭然脑袋飞起,血柱冲天,他还张着怔愣的眼神,一点知觉也没有。

黑脸少年哈哈大笑,伸手吸住他脑袋,右脚猛踢,把尸体踢得四分五裂,方自坐下来大吞人脑,实是骇人所闻!

一颗人脑吃完了,又再吃另一颗,就快嚼光之际,他突然瞪向左侧一棵百年古松,冷狠道:“出来吧!我等你很久了!”

躲在古松后面则为一路寻探而来的君小心,他见还过黑脸人如此残忍,心头悚然慾呕。这怪物恐怕和音夫人所说的差不了多少,不知有无牵连?

心思未了,狠声已来,君小心但觉他脑波十分怪异,暗忖:“难道他也有超脑力?否则怎会发现我?”

虽然疑惑,他已大方走出来,轻轻拍手:“嗨!吃饱了没有?口味如何?”

黑脸少年乍见君小心,甚是惊诧:“你长的跟我不一样?”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样?”

“师父说的。”

“你师父是谁?”

“师父就是师父!”

君小心超脑力摄去,发现他所说属实,只知道师父矮小,两眼跟他一样外凸如牛眼。已呵呵笑起:“我要是跟你长得一样,就糗啦!”

“什么是‘糗啦’?”

“敢情你还很纯洁嘛!‘糗啦’的意思,就是猛拉屎的意思!”

“你胡说!我才没糗啦!我胃肠很好!”

君小心呵呵笑道:“我说我,又不是说你,胃肠好,该叫‘硬拉’,知道吗?”

万杀哈哈大笑:“知道了!走,跟我回去!”

伸手一招,好像叫儿子一般。

君小心暗道:“原来他很憨,脑力未开化啊!”

万杀却冷哼:“谁憨?你想什么,我都知道,不准你骂我!”

君小心征愣了:“你也有超脑力?”

“不错,世上只有你跟我有超脑力,所以师父要我把你带回去。”

君小心搞不过他,也猜不出他师父是谁,又如何搞出这小妖怪?没想到世间还有同行人,难怪他会连战皆捷,有了同行,这可好玩了。

“为什么吃人脑?那很残忍的!”

“你没吃过?”

“没有。”

“那你如何补脑?”

君小心暗自想笑:“他吃人脑,竟然是为了补脑,这想法未免太偏激可怕了。”

黑脸少年冷道:“有何好怕,吃脑补脑,天经地义!”

君小心心知说不动他,笑道:“我是吃黄汤补脑,比你爽得很多了!”

“什么是黄汤?”

“酒啊!”

“酒也能补脑?”

“我不就如此补过来了?”

黑脸少年跃跃慾试:“回去问师父看看,跟我回去!”

君小心道:“奇怪了,你师父要我回去,有何用意?”

“他说你是我伙伴,要我带你回去。”

“如果我不回去呢?”

“不行,你一定要跟我回去!”

“若不回去,你要抓我?”

“不错!”

黑脸少年已把最后脑浆吃完,丢掉头颅,立身而起,走向君小心,要牵人又似抓人。

君小心有意试试他脑力,两眼猛瞪。那少年顿觉脑波袭来,哈哈大笑:“你想跟我比,我也想赢过你!”他也运出胞波,瞪往君小心。

两人较量半晌,君小心发现他脑力时强时弱,不知是何原因,但功力却高出自己不少,以功力补脑力,自也和自己斗个平分秋色。

那黑脸少年似不肯认输,哇哇大叫,又自运功抢冲脑力。君小心马上收回超脑力,呵呵笑道:“算你赢啦!我不跟你斗了,拜拜,下次见!”

他转身即走。

“不能走!”

黑脸少年猛地欺身,发现君小心有意躲向一棵古松,双掌通足劲,劈砍过去,叭然一响,人身粗古松拦腰被砸得稀烂,巨树轰然倒下。

君小心也早测到他心思,很快逃向右侧,避开被砸之危。

黑脸少年也不慢,倒身掠来,一掌就想抓住君小心肩儿。

君小心喝叫,右手反迎,打向他手掌,叭地脆响,那掌指竟比他要大一倍,而且硬若石块,打得君小心手掌疼红,唉唉痛叫,赶忙闪退。

黑脸少年一招得胜,大是高兴:“你武功赢不了我,快跟我回去!”

“回去就回去!”

君小心无奈走来,心头想的要跟他走,让黑脸人摄得脑波,哈哈直笑,待要靠近时,想都不想,一脚中瑞向他腹中。他待要反应已迟了,被带得速撞四棵古松,方自落滚地面,气得哇哇大叫。

君小心讪笑:“啥玩意儿,我是超脑力祖宗,我想什么,你摄什么,可别忘了我的脚可不这么想!”

黑脸少年哇哇大叫:“师父说请不走就用抓的!”

他不再客气,跳身而起,猛劲攻来,全然不采守势,掌风过去,树倒叶散,君小心这才尝到苦头,节节败退,暗自叫苦不已。

“妈的!刚才大得意形,惹来这怪物抓狂,想用计整他都不可得……”

分神之际,他一掌扫来,打得他左肩生疼,转退六尺,唉唉痛叫,正想开口斥骂。黑脸少年又已罩天扑来。君小心情急,只好尖声大叫,尖声如链,穿得那少年怔愣,就此一愣,君小心右手揣来,已将他扫退,得以喘息。

岂知那少年胸口被印一拳,竟还一点事情也没有,连唉叫声都免了,落地反弹.快速地又罩回来,他冷笑着:“我不会再上你的当,我不怕打,你输定了!”

君小心没命挥拳,落击他胸口,他却有意示威,硬撑掌力,笑的甚狂。君小心苦笑:“这是什么人?练得一身怪功夫?”

打人无效,他又佯攻一掌.左掌往左边古松砸去,支干碎断,扑压下来,黑脸少年正得意大笑,突见状况想逃.却被君小心封去退位,叭啦一响,已被古松压在地面,气得他哇哇大叫。

君小心看情势不妙,拔腿即逃,免得栽在他手中。

万杀眼看他将逃去,狠命猛撑枝干,连推带砸,把枝干给应砸成两半,弹身而起,又自追前。

未奔及百丈,那万杀功夫果然不错,仍旧围住了君小心。

“你不跟我走,我只好不客气了!”

他出掌更狠,想击倒君小心再抓回。

君小心直叫苦,看他如此紧缠不放,突然心生一计,出声喝停。

“住手!有话好说,别乱来,免得伤了和气。”

万杀闻言,立即住手,欣喜道:“你愿意跟我回去了?”

君小心瘪笑两声:“不回去行吗?看你死缠活缠的,就是阎王老爷也会被你缠得头昏脑涨!”

万杀得意笑道:“天下就是我最厉害,你听话是对的!”

君小心脑眼邪笑:“你功夫厉害,不知脑袋如何?”

“你想考我?”

“你总得让我心服口眼吧!”

万杀哈哈大笑:“师父说我脑袋天下无双,我怎会输给你?必定叫你心服口服,快快出题目来!”

他自认能摄得别人脑波,任谁的答案也瞒不了他,自是天下第一聪明者。

可惜他碰上了君小心,当然不会那么容易让他摄去脑波。

君小心邪笑几声,已说道:“好吧!你认为你是天下第一聪明,我也不客气考你啦!不过你得答应我,要是输了,不能再缠我。”

“我岂会输!”

“那可不一定,你自认不输,答应了又有何关系?”

“好吧好吧!快出题目!”

君小心想了想,贼眼一转,说道:“注意听,我只说一次;如果你是你师父,你第一天吃了三颗脑袋,第二天再吃两颗,第三天吐出一颗脑袋……”

万杀不解:“脑袋吃了,还能吐出?”

君小心道:“这是比喻,不很重要,因为它不是答案,我可不想问你吃了几颗脑袋,我是要问你,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万杀斥道:“这什么问题.师父就是师父,我怎知他叫何名字?你故意问我不知道的,这问题不算!”

“你认输了?”

“不认输.你根本乱说!”

“要是我能说出答案,使你心服口服,你认不认输?”

“不可能,不过你能说出师父名字.我认输!”

君小心邪笑一声:“你师父叫‘万杀’!”

万杀一愣,随后哈哈大笑:“放屁!我师父岂会用我同名?你简直胡说八道!”

君小心反问:“你可记得我问你的第一句话?”

“当然知道,你说‘如果你是你师父’。”

“对了!问题就在此,如果你是你师父,那你的名字就是你师父的名字,也就是万杀,这是一种比喻,也是机智,你只要小心想想,很容易就能回答,可见你还是输了!”

万杀又是一愣,斗机智,他该算输,可是他岂能甘心认输,大吼:“不算不算!不能拿我师父比喻,我自容易上当,我不认输!”

手一横,表明又要抓人回去。

君小心瘪笑道:“你在要赖嘛!”

“你才耍赖,我先捉你回去再说!”

万杀欺身,右手一棵,君小心赶忙闪开,暗自苦笑:“岂有此理,碰到了小怪物!”

他又叫道:“好吧!这题不行,改换别的总行了吧?一定给你一个正确答案。”

万杀瞪眼:“你再要诈,我就动手!”

顿住身躯,未再出手。

君小心始笑道:“这次一定有答案,仔细听啦!有两个师父,两个徒弟,共同吃三只鸡,每人又得啃一只,你想这是什么回事?”

万杀怔愣:“每人一只,少说也得四只,三只怎么分?你在耍我是不是?”

君小心瞄眼:“妈的!你猜不出来,却说我耍你,你还算是人吗?”

万杀斥道:“你没要我,那怎么分?”

“很简单,一个是师祖,一个是师父,一个是徒弟,师祖的徒弟是师父,加上师父的徒弟,就有两个徒弟,而师父的师父即是师祖,加上徒弟的师父即有两个师父,事实上,他们却只有三人,当然各分得一只鸡,加起来也只有三只鸡,懂了没?笨蛋!”

万杀黑脸一阵抽动,这答案也让他无话可说,然而自己为何想不出来?

“拜拜啦!你输了,我要走啦!”

君小心拍拍手,大大方方地晃步离去。

万杀意想愈不甘心,登时又追上,喝道:“你不能走!”

拦住君小心,架势摆出,慾拿人。

君小心叫道:“你这算什么?说话不算数,输了还想耍赖?”

万杀十分为难:“我输了,可是师父交代,一定要把你带回去,所以你不能走!”

“要是你师父叫你去死,你会去死?”

“师父不会如此!快跟我回去!”

君小心不禁生怒:“妈的!你算什么?以为我怕了你?叫我回去,我就得回去?也不去打听我天下第一当是好惹的?哼!我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食脑人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