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5章 丐帮大游行

作者:李凉

笑声中,对街古董店忽有一名年轻店员被轰出来,他垂头丧气地叫骂不已:“待了三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竟然那么绝情把我轰了出来,也不替我家中妻儿子女想想,他们就靠我过活了。”

古董店里头猝然丢出包袱,一老者声音叫嚣:“这里岂是救济院,想养老婆,就得干活,混了三个月,连一笔生意也没做成,你以为我银子是白花的?给我滚远些,别再让我看见你!”

那店员捡起包袱,啐了一口唾液,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心想身无分文,如何向家中妻儿交代,忽见红布条,写着“当”字,啼啼念着:“无所不当……就只剩一些衣衫,不知他要不要?”硬着头皮也走过来。

君小心见着生意上门,亲切招呼:“大爷要周转些什么?本当铺是无所不当,只要爽就行了。”

店员干笑:“真的无所不当?我这里还有几件破衣服,当给你,也好糊口饭吃。”

不好意思地将包袱置于桌面。

君小心未打开,已闻及一股酸味冲鼻,瘪笑道:“你这是什么衣服?怎会有特殊味道?该不会是酸莱吧?”

店员干笑:“不至于如此,还能穿,只是旧了些而已。”

君小心道:“当衣服,不特别,可能不值钱.我看你再想些其他可当的东西。说不定能当出好价钱。”

店员轻叹:“我要是有值钱东西,何须走当铺?我已是山穷水尽了。”

君小心量他几眼,说道:“好吧!看你如此落魄,就当给我三分钟,我给你三两银子。”

店员征诧:“时间也可以当?”

“当然可以,人说寸阴寸金.时间自是金钱.你替人工作,岂不也在用时间加劳力换金钱?”

“话是不错,可是当时间,这还是头一遭,好像不可能,太简单了。”

“这可不简单,你当给我三分钟.这段时间内.你很听我的,若是我叫你去偷东西,或是砸人门面,你就得去.你说,这严不严重!”

店员心神一震,再也不觉得好玩:“你当真会叫我去偷东西?”

“那可不一定,全看我高兴,你愿不愿意赌一下?”

店员心头间宽乱跳,三分钟赚三两根子,利润未免太高,可是又不知君小心要他做啥?

“如果你要我偷东西,三分钟一过,怎么算?”

“你就自由啦!可以不必听我的。”

店员欣喜,暗自想着:“只要自己一拖,自能拖过三分钟,到时岂不轻而易举地赚来三两银子?”

君小心已摄得他想法,轻笑道:“你该想的是,我没规定你,拿了银子之后,一定要照做,你大可反悔,把银子还我即是。我若是真要你偷东西,岂容你拖拖拉拉?而且也不必三分钟即能陷害你,我只要叫声抓贼即行了,用不了三秒钟呢!”

店员又是一凛,自己如意算盘,仍被识破,他尴尬但笑几声:“这事果然防不胜防。”

“所以你只好相信我,跟我赌一下了。”

店员心想不当时,仍可退回银子,也甘心冒险一试:“好吧!我就当给你三分钟,你想如何摆布我?”

君小心轻笑:“勇气可嘉,你是不是对你老板很感冒?”

“那当然,平白把我赶出来,我简直很死他了。”

“这才够劲,很简单啦!我的三分钟,就是请你到他门口痛驾一顿,如何?”

店员神情大爽:“当真要我做这件事?”有点不信。

君小心笑道:“不然现在叫你做何事,才能让你爽我也爽?”

店员呵呵笑道:“是了,只有这事最让我心动,好,我这就去!”

大步踏出,又走回古董店,准备开骂。

金王玉笑不合口:“骂人也能赚钱,好像很过瘾。”

君小心弄笑:“你去骂你爹,我给你万两金子,外加一斗夜明珠,如何?”

金王玉瘪笑:“我哪敢?这会要了我的命。”

两人各自笑的好开心。

店员已走向古董店门口,张口即骂:“死没良心的老古板,只知道赚钱,不顾他人死活,像你这种人,迟早会绝于绝孙,倾家荡产,百祸临头,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能超生!他妈的,姨子养的,猪猡生的……”

他骂得口沫横飞,手指指捏,一时引来路人侧目,那店东早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心脏病发,倒地不起。

君小心不停摇头:“哇呀呀:骂的比我还凶,俺自叹不如。”

金王玉笑道:“要是以后有吵架,找他去开骂,想必所向无敌。”

店员骂得过瘾,还冲向前,端了店东——屁股,撞得里头卡啦作响,砸毁不少瓷器,他方自扬长得意,调头走回,远远即笑着:“如何?骂的还算满意吧?可惜只三分钟,否则他祖宗八代都遭殃!”

君小心笑道:“你已骂了八分钟,赔本啦!”

“有这么久?呵呵,差几分钟,就算送给他好了,反正骂的不过瘾,我心头难受。”

君小心落落大方,拿出三两银子交于他,笑道:“恭喜发财,有机会再请你开骂。”

店员笑不合口:“一定,一定,小的一定准备充分,让你听的过瘾。”

君小心道:“我看你还是骂给别人听好了,听你开骂,我不就是萡骂者?”

店员干笑:“误会了,小的下次自备挨骂者,如此大爷救无此顾虑啦!”

君小心呵呵笑道:“自备挨骂者?倒是很特别嘛?好吧!下次有机会,一定找你。”

店员欢天喜地,频频拜退,正想离去,忽又想到什么,调头回来:“小大爷……小的有一事想请教,不知您是否能指点一番?”

他似乎认定君小心无所不能,这么小即出来混江湖,手底下必定有两下子,若能经他指点,必定受益无穷,是以调头请教。

君小心最是喜欢表现自己机智过人,当下大言不惭:“你说吧!经过俺指点,大石头都会变成金块!”

店员说道:“即是小的每次做生意,老是亏本,就算当店员,也卖不出东西,不知是何原因?”

“大概顾客都被你骂跑了。”

店员急忙着笑:“我不敢骂顾客,若非气愤当头,连老板,我也不敢吭一声。”

君小心逗笑:“要是敢骂就好了,说不定那顾客还被你吓得不敢不买呢!”

店员干笑:“这方法行不通,无仇无怨,我如何写得出口?”

“既然如此,你方才为何答应我,随时可以开骂?”

“这……这……”店员灵机一动:“我现在随时准备和人结怨,自能应付你随时叫我开骂……”

君小心哧哧笑道:“你不怕得罪天下人?”

“这……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君小心两眼瞄着他不放,瞧得他窘红着脸,随后君小心方自呵呵笑道:“好吧!看你一副认真,我就教你几招。”

店员赶忙拜谢。

君小心东瞄西看,想找现成教材,忽而瞄向天空,有了主意:“你瞧,天空现在有何变化?”

店员往上礁:“乌云甚多,大概快下雨了吧?”

“嗯!很聪明,一瞧即知,所以现在是卖雨伞最佳时机,你去把镇上雨伞全买回来。”

“这……行吗?通常外出者都自备雨伞,住家又早有了……全部买光,要是卖不出去……我岂非亏老本?”

君小心黠笑道:“这就是你赚不了钱的地方,做生意就要眼明手快,永远抢在前头,你全买光,一方面可垄断市场,一方面又可买的较便宜,你学术学?想学就去买。”

店员挣扎一阵,还是狠下心:“买就买,反正失败二十余年,还在乎这次!”

君小心笑道:“你又克服一种难关了,赔也只赔几两银子,赚可就赚十数两,甚至数十两,如此赚法才过场。”

店员越想越甘心,立即奔向街道,按购雨伞。小镇并无专卖伞店,旨是散摆几支兼卖,本是十文钱,一次买光,五文钱即能买到。

来回搜购,一趟下来,店员已买了百余雨伞,正好把三两银子给花光,跑了几趟,方把雨伞搬至当桌前。

店员有些担心:“这么多,怎么卖?雨又还没下……”

君小心黠笑:“谁说卖雨伞要等到下雨?现在也可以开卖!来,我卖给你看,首先要把过多的雨伞藏起来,只摆个七八支,然后找张桌子……唉呀!我借你啦!反正要下雨,当铺生意难做了!”

他将牌布条抓下,盖向大堆雨伞,还觉得不够隐秘,只好藏于桌下,再找来布条罩于桌前,写着“江南名伞,不二价”等字样。桌上只摆着七支伞,标价五十文钱一把。

店员惊诧:“标这么高,有人买吗?”

君小心呵呵笑道;“名伞,当然贵了,不过我不卖,你卖!”

“我卖?我可卖不出去……”

店员犹豫,君小心却叫他在左侧七八丈远处,摆地摊地堆了雨伞。还留了江南名伞布条,只是格局小多了。

君小心说道:“你的伞只标三十文钱,杀到二十文就卖了。”

店员不知他弄何玄虚,只好照他吩咐,蹲在摊前,等着生意上门。

君小心和金王玉开始叫卖,有人已围过来。

“来呀!来呀!江南名伞,过水蜡、漆香精,用来清香又耐用,一把只卖五十文,可买回家当传家宝。”

路客好奇地挑挑选选,总觉得太贵了些,难以买下手,有的离去,有的行向店员,又见着江南伞,蹲身下来,挑选,低声问道:“这江南伞,一支多少钱?”

店员道:“三十文。”

“三十文?这么便宜,上家怎卖五十文?”

“没办法,我人单势薄,斗不过他们,只要不赔本,就卖了。”

那路客闻言,登时大乐:“我买一支……两支好了。”

立即掏出六十文钱,造了两把雨伞,欢天喜地离去,临行还瞧向君小心和那群不识货的“呆子”。

店员看在眼里,惊喜叫道:“唉呀!真灵,这是哪一招?”

眼看路客渐渐转向这边,偷偷买伞,乐得店员笑不合口,消息传开之后,又有不少人我向店员,买的甚是心甘情愿,不到一个时辰,卖了五十余把,本钱都快捞回来了。

而君小心只卖出三四把,比起店员自是差多。

此时天际已闪出雷电,乌云为之密布,细雨则来,生意更加熟络,可累坏了金王玉,得不时偷偷摸摸把伞搬给店员。

终于已卖得百余支,剩下二十余把。

君小心已把店员叫回来,剩下的自己卖。

雨势渐大,三人只好躲向街角屋檐下。

君小心撑开雨伞,手抓两把伞,沿街叫卖:“卖伞呐!江南名伞,坚固耐用,汾香扑鼻,一把只卖五十文,只剩三把,要买要快。”

忽有一名中年生意人憧向君小心:“快给我一把!”

掏出五十文,交予君小心手中。抓起雨伞撑开.放步走去。

此时雷声再响,雨声更大,打得油伞叭叭响。

君小心又叫道:“卖伞呐!机会不多,每把八十文钱……”

刚好又有一名中年汉子撞来,急急想买伞,却又不解:“你刚才只卖五十文,差不到几步光景,怎又卖到八十文?”

君小心憋着笑意:“你没看到雨势加大,雨伞更重要了?”

“这……这……”

“你买不买?不买,我要走了。”

君小心移开雨伞,那人被雨打得身湿.急急叫道:“我买,我买,早买不就没事了?”

他还是拿出八十文,买了一支伞,虽不甘,却无奈苦笑。

君小心笑道:“你该感到庆幸,因为下一位要买我这支伞,少说也得花个几两银子。”

那人闻言,反而露出会心一笑,甘心地走了……幸好不是买到最贵的。

“卖伞啊!就此一把,救救你们啦!”

君小心高声叫着,见着有位穿着体面员外爷追来,他已呵呵笑道:“员外爷买伞?”

员外爷眉头一皱:“你哪来伞卖?”见不着他有多余的伞,而感到不解。

君小心往上一反指:“就是这把啦!”

“你卖了,那你呢?”

“淋雨喽!”

“那……多少钱?”

“五两银子。”

“什么?五两银子?”

“不然你以为员外爷淋雨值多少钱?要是感冒生病,恐怕不只这些钱了。”

员外爷咬咬牙,还是给了:“早知道也自己带伞出门。”

君小心笑道:“员外爷出门有带伞的吗?那就寒酸多了。”

他一怔愣,随即轻笑:“小伙子果真会做生意,老夫甘拜下风。”

举着雨伞,也心甘情愿地走了。

这时店员才撑伞过来.叹为观止:“小大爷,你竟然把伞卖出一把五两银子?”

君小心得意道;“这叫看人卖,莫说是五两,有的急着用,出手又大方,五十两他也买了,知道吗?眼光要放高一点!”

店员满心叹服;“我懂了,就像雨愈大,伞价愈高,对不对?”

“没错,赚钱是要看时机的。”

接回君小心躲向檐下,店员和金王玉也开始叫卖,虽然未卖得五两高价,却也获利不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丐帮大游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