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6章 竟选帮主

作者:李凉

见着紫竹轩,众人更是激动,尽喝着帮主下台。

冷秋魂不得已,找向君小心,冷道:“地头已到,你们叫声也够响,还请多多控制众人,否则将流血相见了。”

君小心只想逼出帮主,并不想制造流血冲突,遂答应,转向众人:“叫啊!尽量叫,把帮主叫出来,他要是不出来,咱们就把他抓出来。”

众人一阵附和,叫的更响,脚步却已慢下来,手中青竹杖不停地往地面打去,叭叭巨响慾掀天地。

“帮主请出来,没劲请下台!”

“丐帮要新人,帮主要换人!”

君小心喝叫:“帮主请出门。”

众人应喝:“不出赶出门。”

“帮主不让位。”

“逼你没得住!”

“帮主请下台!”

“叫你没人抬!”

愈叫愈顺口,反倒唱起莲花落,情绪更高昂了。

此时君小心若手势一指,叫声“冲”,恐怕偌大紫竹轩会被夷为平地。

叫喝声不断,冷秋魂无计可施,困守竹轩,心想做困兽之斗之际,竹轩已走出几名老翁。一名是白天所见的执法堂主徐空雁,另一名则是满头白发,白须及胸的清癯老人,他挺身轩前台阶,众人一时摄于他威凛气势,喝声渐弱,登时停顿。

冷秋魂立时拱手拜礼,叫声师父。原来此人正是丐帮硕果仅存的九袋长老降龙神杖冷月生。

君小心瞧他威谋隐生,相貌虽平凡,两道眼光却如利刀,不怒而威,内功修为该是高人一等。

冷月生目光也落于君小心,乍见他只是十来岁不到小孩,顿时怔愕,猜不透这娃儿竟然有那么大的能耐,叱喝千百人于股掌之中?

他似也认出君小心非丐帮弟子,问道:“阁下是……”

君小心道:“天下第一当,外加无所不报记者。”

冷月生眉头一缩:“你会是第一当传人?”

“误会啦!我是开当铺的!”

“不知阁下来此,有何目的?”

“跟他们一样,要请帮主出来,想问他为何不吃狗肉,不理帮中事?”

冷月生面有难色:“帮主不在,你们要失望了。”

君小心瞪眼:“岂有此理?躲了十几年,还不出面,难道帮主真的见不得人?”

冷月生斥道:“不准你出言不逊,冒犯帮主。”

“嘿嘿这倒好了,帮主不在,说他几句,还有人不服?这算是什么规矩?”君小心转向众人,喝声道:“帮主不见啦!你们说该怎么办?”

众人虽慑于冷月生威凛,现在已被君小心气势冲淡,登时有人应喝:“帮主不见,另选帮主。”

君小心霎时拍手叫好:“对对对,帮主不见,另选帮主!喊啊!吼啊!吼不出来,就另选别人啦!”

众人立时咆哮,青竹杖又敲打不停。

“帮主不见,另选帮主。”

“帮主不露面,弟子不退轩!”

夹着众人威势,君小心更是嚣张:“大长老,我看你还是去请帮主,否则干脆罢免他算了,哼哼,不吃狗肉,还当什么帮主?”

冷月生沉喝:“帮主确实不在,就算在,也容不得你们如此造反!”

君小心斥笑:“什么造反?如果造反,早拆下紫竹轩,咱们只想见帮主,还不快去请人?”

众人喝声:“快请帮主,不请帮主,死不回头!”

又有人喝道:“推翻无用的帮主……”

“不吃狗肉,全身发臭!帮主快下台……”

冷月生老脸发白:“反了,反了,简直无法无天。”突然高声喝道:“本长老代理帮主下令,即刻退出十丈,不准吆喝,否则以抗命论罪!”

君小心喝在前头:“少来,你又不是真帮主,下何令?要人不说话?难道想憋死人不成?”

有人吭声,众人自是不理会冷月生,喝声更响,有意唱反凋。

冷月生怒不可遏:“秋魂,把那小鬼拿下!”

冷秋魂心知要糟,低声道:“师父……”

他知道现在拿人,必定引起众人激怒而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冷月生并不知君小心在众人心目中号召力如此之大,以为擒贼先擒王即能控制大局,仍自下令:“拿下他!”

“是!”

冷秋魂拱手谢礼,转身逼向君小心,心头十分无奈。

君小心见状,尖喝:“造反啦!长者杀人,无法无天,我命休矣!”

几名拥护君小心乞丐已横杖前头,厉吼:“你敢上来一步,我跟你拼了!”

君小心视死如归:“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挂然冲向冷秋魂,众人岂能平白见他受损,举杖砸来,又自冲向南派弟子。

冷月生见状已知情势不妙,想阻止已是不及,急得满头大汗,眼看双方已大打出手,领着几名长老也加人战团,一时你来我往,打得难分难解。

君小心并未真的想入地狱,只是作势冲去,见着背后跟来不少人,又自开打,他刚放缓脚步,让人冲前对阵,已和金王玉用高嗓子,不停吆喝叫喊。

“不吃狗肉帮主决下台啦……否则君山就要被拆了喽……”

叫声不断,打斗不止,双方人手都已见血,棍棒齐出,渐渐打得激烈,如此下去,恐怕伤亡将十分惨重。

君小心并未想及此,他只想逼出帮主。

“帮主不出门,弟子抬进门!喂……来帮主,你再不出来,你的帮众就要死光啦……喝喝!不吃狗肉,全身发臭……”

声音吼至一半,他忽而见及签分轩中,轻轻飘来白影,那身形竟是如此熟悉,轻风掠向她,罗裙轻飞,宛若仙女下凡。

君小心乍见她绝美慈祥脸容,尤其是她那双下巴,如此清晰地呈现眼帘。君小心看呆了:“会是水中仙子?”

金王玉也认出她就是七巧仙子的师父,上次在七巧轩还多亏她解危,甚是惊诧道:“仙子怎会来此?”

君小心远远地朝她招手,仙子已注意到他,想露笑意,却被眼前一片混乱厮杀景象给弄得心事深沉,一脸茫然。

她默然站在轩梯前,默默注视众人,终于众人也发现她,在惊慑中,已停止动手。不论南派或北派弟子,如此从近而远,现场终于回归沉静,落针可闻。

君小心正感不解,这仙子为何对丐帮有如此大的慑服力?

南派弟子却全部跪下,齐呼帮主两字。

君小心诧愣了眼:“仙子会是丐帮帮主?帮主会是女的?”

金王玉也是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李巨偷偷潜来,说道:“她就是帮主,不吃狗肉的帮主。”

君小心登时敲他响头:“他妈的!你怎不早说帮主是女的?害我替你们造反?可恶,可恶!”

他和金王玉猛敲李巨,干脆把他按在地上,痛揍一顿。

李巨唉唉病叫:“就是女帮主才不管事,也不吃狗肉……”

“吃你的头!这么漂亮的仙子,你叫她吃狗肉则你有没有良心?妈的!你竟敢坑我!”

君小心揍得更凶。李巨没命痛叫:“原谅我啊!我只知帮主是女的,哪见得她长得这么漂亮,否则我也不敢叫她吃狗肉了……”

“都是你,害我喊了口号,什么不吃狗肉,全身发臭,我看吃了才有臭騒味呢!”

拳头落个不停,李巨叫的更惨,金王玉忽而发现不对,赶忙伸肘往君小心推去,君小心也有了察觉,抬头四面瞧去,千万只眼睛全瞧向他,他困窘瘪笑,偷瞄仙子一眼,她也瞧着自己,君小心心更形困窘了。

他细声说道:“小金蛋……咱们快溜啊……糗大啦……”

两人头也不敢抬高,爬向人群,躲了起来。

李巨莫名被揍了一顿,只有自叹倒霉,实是想不透君小心为何如此“畏惧”女帮主?他哪想过帮主曾挂两人解危?被揍得鼻青眼肿,也不敢待在此地,摸摸鼻眼,还是跟着君小心后头,爬潜人群之中。

一切又归于静默。

白衣帮主感伤瞧向南北弟子,最后目光落于北派弟子身上。谈声说道:“帮主无能,让你们失望了,这就交出碧玉青竹杖,交于冷长老,一月之内,另选新帮主,希望你们不要再自相残杀了……”

北派弟子闻言,似乎觉得不该对如此仁慈帮主,出此下策,已纷纷下跪,也不知自己示威游行是对亦是错了?

女帮主已交出碧玉青竹杖:“冷长老你收下吧!”

冷月生满脸愧疚:“帮主……您无须如此……”

“事已至此,我没法再替丐帮尽力了……还是另选新帮主,这对丐帮有利……”

“可是,要是左长老接任,将如何是好?”

“唉!一切都是天命,十余年来,又何曾除去他的阴影?你好自为之,需要我帮忙,我会回来……”

说完,女帮主轻叹,远远地瞥寻君小心,却见不着人,终究感伤离去。

君小心见她如此的怨,心头实是不忍,早知道她就是丐帮帮主,打死他,也不敢领头示威,把她弄得如此可怜兮兮。

帮主已走远,众人仍沉默。

过了盏茶光景,冷月生才走向众人,语重声长说道:“丐帮不幸,南北分裂,帮主为挽回丐帮命运,已然挂杖远去,本长老特遵指示,一月之内,再选出新帮主,传令下去,一月之内,若再有南北纷争,一律处死!”

北派弟子闻言,哗然大叫,个个欣喜激情,终于达到了示威目的。有的人想找君小心,致谢他带头奏功,但君小心自觉对不起女帮主,已躲得远远,不敢再沾此事。

纷争已然解除,南北弟子不再冲突,各领各队,讨论着如何选出下任新帮主。

官震也已赶来,他挽袖遮头,吆喝放出胡平,对峙已失,冷月生没有再囚禁胡平必要,也下令放人。

胡平出牢笼,得知消息,自觉光荣万分,急于通报北派领袖左天虎,和官震带领几名亲信,赶回北方。

剩余非属于哪派君山弟子,在激情过后,也慢慢退出君山,直到五更,一切又都归于平静。

君小心和金王玉、李巨则行至岸边,见着那艘冲出水面船身,君小心感触良多,猜不透事情怎会如此结局。

君小心又瞪向李巨,冷道:“你怎么不早说,帮主是女的?”

李巨呐呐道:“你没问,我就没说了……”

“她叫何名字?”

“不清楚。”

“你怎连帮主名字都不知道?”

“不但是我,丐帮天下弟子,除了长老以外,恐拍没有人知道,见都见不着了,哪还能知过她是何名?”

君小心满头雾水:“看她那模样,也不怎么想当帮主,又怎会占着位置不让人呢?”

李臣道:“你想不通,我也甭想知道。”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君小心问:“现在要你选她当帮主,你会吗?”

李臣道:“大概会,她好像不如传言,是难看的老太婆……其实不吃狗肉也没关系,丐帮还是有很多人不吃狗肉的。”

君小心道:“你不怕下任帮主再不吃狗肉,君山竹子又长不出来,累得你四处去采竹杖?”

李巨干笑:“谁知道传言是真是假,反正都已经完了,再秃几代,也没关系。”

“既然女帮主不想当了,你会选谁?”

“当然是北派长老左天虎,现在就只有他最有资格接任帮主一职啦!”

“所以你才帮他示威?”

李巨干笑:“就差在女帮主未曾露面,大家还以为她死了,由冷长者私自掌权,发号施令呢!”

“这果然是她最大伤害。”君小心道:“不管如何,她救过我的命,总得把事情弄清楚,免得遗憾终身。”

金王玉道:“我也觉得对不起她,不如再把她找来当帮主,也好替她争些面子。”

君小心道:“她恐怕不想当了,否则也不会当众让出碧玉青竹杖,我只是想问清她为何当了帮主,竟然十几年未露面,这很不简单。”

李巨道:“你们不走了?”

君小心瞄眼:“走去哪里?你决定帮南派,还是帮北派?”

“我能帮什么?”李巨憨然一笑:“我决定帮你。”

君小心终于露了笑意:“你不怕被我揍惨了?”

“怕啊!”

“怕,还敢跟来?”

“我……我骨头贱嘛!欠人揍,总可以了吧?”

君小心一脚端向他屁股,呵呵笑起:“真是贱骨头!”

三人会心直笑,前嫌尽弃。

折腾一夜,也够累了,三人送爬上甲板,四平八稳地摆平了。

一觉醒来,已过午时,冷秋魂又立在身旁。

君小心逗遇道:“你是不是有偷窥别人睡觉的习惯?而且还是对男的特别有兴趣?”

冷秋魂拱手道:“在下冒犯了,请见谅.只因长老有请,在下才又打扰。”

君小心征愕:“你师父想请我去?为啥?想剁了我不成?”

冷秋魂道:“丐帮已无纷争,谈不上仇恨,至于师父为何找你,在下并不知。”

“这就奇了……昨晚还杀了个半死,今天就来请人?也罢,我也有事想问他,带路便是。”

冷秋魂没想到他答应会如此干脆,心头总是不大习惯,昨夜一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竟选帮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