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7章 拉选票

作者:李凉

不一日。

众人已抵第一站,淮阳城。

已是左天虎地盘。城中四处皆挂着拥护左天虎布条,连北派武林人士也都如此认为,对于冷秋魂到来,皆投以不自量力眼光。

冷秋魂有些尴尬,毕竟竞选帮主,受帮众如此冷落,这并不好受。

君小心则要他处之泰然,别把自己当成参选者,当作是丐帮弟子来此认识新朋友,如此即可。冷秋魂试着如此做,虽然仍是显得不自在,却也习惯不少。

君小心仍是频频向丐帮弟子打招呼,然后将马车停在东门大广场,准备开讲。

然而北派弟子,没有一个上门,形势甚是尴尬。

君小心却能处之泰然,他知道丐帮弟子都躲在远方看好戏,迟早还是会上钩。遂敲起铜锣,如卖膏葯喊话:“来呀!有耳朵的通通来呀!大家都清楚,丐帮南北两派正在大选,热闹局面可想而见,今天南派代表冷秋魂,单枪匹马前来北派,说是竞选,那是不自量力,他只是不愿使丐帮演变成南北两派,而感到痛心,大家都是兄弟,何须分彼此?所以他来了,也代去南派所有弟兄,不论将来谁当上帮主,他都誓命效忠,也希望丐帮经此选举之后,南北纷争从此终止,丐帮上上下下一团和气,兄弟依然情深。”

他强调冷秋魂前来,并非为参选,而是想表现南派诚意,甚至说明他与左天虎相争,是不自量力。这正是北派弟子所想者,闻言之下,已舒眼多了,无形中已被君小心攻下一层防线。

君小心又道:“其实丐帮竞选,是天下大事,范围岂是丐帮弟子而且,有兴趣者,都可过来听听意见,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即是发明香香乐和蛋蛋乐的天下第一当当主,我除了此次助选之外,还有意思押上两位帮主,各位有兴趣,凑上来听听、说不定还有小财可发呢!”

一说及赌,尤其是蛋蛋乐,几乎已流行全国,众人自不陌生,再闻及发明者,皆投以好奇眼光,现在又说任何人都可参加,好事者也就围上来,指指点点,好似在看猴戏般。

冷秋魂不禁尴尬,为丐帮参选,却对非丐帮第子演讲,未免太离谱了。

君小心笑道:“怕什么,说不定人他们一爽,全加入丐帮,你不就多了支持者?”

好事者已吆喝弄笑:“会啦!会啦!等俺变乞丐时,必定投你一票。”

君小心连连道谢,又向冷秋魂道:“你没面对众人演讲经验,拿他们练习,自是益处多多,机会难得门!”

被他一说,冷秋魂已开窍,定下心神,也敢面对众人了。他笑道:“诸位支持,纵使此次参选不成,将来还请多多提拔。”

好事者立即叫好。

君小心喝道:“叫好不够劲,鼓掌才够劲,快拍手啊!”

好事者受到鼓舞,手掌猛拍,笑声不断。在外围乞丐,因众人嘈杂,听不清是何话题,惹得众人鼓掌连连,也欺前些,想听个究竟。

君小心向众人,问道:“诸位知不知道,丐帮是啥玩意儿?”

有人道:“乞丐啦!要饭的。”

君小心摇头:“那只是其中之一,他们所以要饭,是训练安贫乐道的方法,一方面也可以替那些多钱的人,分担一些零头,然后暗中救济穷人。”

“救济穷人?呵呵,乞丐已是最穷了,还想救济别人?”

众人一阵大笑,引起在旁丐帮弟子不满。

君小心道:“你们见着,只是表面,其实要表现有钱,丐帮可是不比任何钱城银楼差,你们该承认丐帮是全国最大帮派,有十万之多,如果每人一天要到一两银子,一天之内即可净赚十万两……因为他们是要饭的,不须花任何银子,你们想想,天下还有比这利润更好的行业吗?”

活方说完,乞丐们耐不住.管他是南派北派,登时鼓掌叫好。

众人闻言,也傻愣了眼,自己死于活干,一辈子恐怕也赚不了人家一天收入,哪还敢取笑人家?

有人叫道:“不管如何,伸手靠人给钱,总是不怎么光彩,还有人格可言?”

乞丐有人叫嚣:“你胡说什么?丐帮宗旨你懂不懂?”

君小心立即说道:“丐帮一向取富济贫,讨来的钱,全捐给灾民、穷人。他们是有组织,并非那种败尽家财,好吃懒做的乞丐,假如有一天你成为乞丐,恐怕也投资格入会丐帮,因为你长了一嘴缺德舌头,狗眼看人低,把他给轰走!”

北派弟子又是掌声连连,喝叫轰人,几名乞丐逼来,那人自知老命危险,哪敢再待?没命逃开去了。

君小心频频点头:“见着没有,有组织,即是力量,丐帮岂容他人轻梅?虽然丐帮现在因地域关系,分成南北两派,但对外,丐帮仍是丐帮,任何人也不得冒犯,否则必遭所有弟子报复。”

这正是君小心厉害地方,先引诱众人对抗丐帮,而以丐帮身分打击众人,自然而然消除了不少南北对峙情势,也因而把北派弟子给招来。

众人碍于丐帮弟子渐多,有怕事者,已闪避,留下来的,也不敢乱说话,免得遭殃,全然抱着看热闹心态,神态收敛不少。

如此一来,局势已形成台上台下,全是丐帮弟子局面,这也是君小心所想获得的。

寻向丐帮弟子,君小心笑道:“在他人面前,丐帮终究是丐帮,岂容他们侵犯?活又说回来,都是丐帮弟子,又何须南北两派,分得那么清楚?这在别人眼里,未免看笑话了,冷护堂此次单枪匹马前来北派,虽有些参选意味,但他自知差左长老一大截,想得到你们支持,并不容易。所以他只希望尽量化解南北对立情势,对于你们选不选他,倒在其次了。”

冷秋魂立即拱手:“在下年轻识淡,目是不能博得诸位信任,只能说是代表南派弟子前来向诸位赔罪,希望诸位前辈能接受南派弟子的诚意。”

北派弟子一时心情大爽。

“这还差不多,你怎能跟左长老相比?”

“南北本是一家,若非帮主不管事,我们怎忍心分裂,现在有代表说情转达美意,北派弟子也非无情,大选过后,自该相互统一了。”

“有了左长治领导,南北自能统一,不过还是要告谢南派弟子,如此诚意解决问题。”

你一语、我一言,也都接受冷秋魂出现淮阳广场,对他已然有几分好感,敢只身前来传意,勇气可嘉。

君小心但觉时机成熟,笑道:“今天不谈冷护堂竞选帮主之事,咱们来谈谈各位心目中最理想的帮主,该是如何?当然左长老是上上之选,不过人总有缺点,跟理想总有差距,冷护堂虽比不上左长老,但他总想多获得一些经验,说不定下次还有机会呢!”

北派弟子欣然笑起。

有人说道:“原是为了下次帮主竞选,那可得一二十年后的事情,冷护堂未免心急了些。”

冷秋魂拱手道:“在下并非真想当帮主,只是被南派推为代表,明知左长老将可获胜,却也不想输得太惨,这对他们面子挂不住,所以才想借此机会,学点东西回去,总不能白跑一趟。”

君小心哀宗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呐!还请诸位弟兄高抬贵手,别让南派输得太惨,实在没面子啦!”

北派弟子闻言,但觉获胜即可,也不须如君小心所说,输得下不了台。

李巨趁此向车前小乞丐动之以情:“我看小孩有小孩票,你们就意思意思送给冷护堂一票如何?给点面子也是应该的。”

有人认出他,叫道:“你不是小巨人吗?怎会跑到南派去了?”

李巨道:“护堂可怜嘛!打鸭子上架,不给他一点票数,他多没面子,而且南北即将统一,帮谁还不是一样?我选择了弱者,你们呢?”

小乞丐年纪小,亦是最崇拜济弱扶贫的英雄,正日幻想自己是英雄,如今碰上了机会,十之八九都满口答应拔刀相助,听得李巨笑不合口,连忙道谢。

其他老丐头见状,亦未阻止,毕竟他们只是少数,分点票数给冷秋魂,也算是给了面子。

君小心含笑直道谢,随又问:“诸位心目中理想的帮主,该是何种人?”

小乞丐说道:“他要是个英雄才行。”

君小心点头:“这当然,若是狗熊,怎能当帮主?其实冷护堂前些日子,只身抗拒北派军队,虽然后来失败,不过他视死如归的精神,也该是属于英雄啦!”

小乞丐们瞧向冷秋魂,见他英气焕发,倒也隐现英雄气概,更加的坚定自己信心,投给他也不差啊!

君小心有意无意说倒:“当然啦!左长老也替丐帮立下汗马功劳,可是他辈分太高,要拿他当英雄都见不着人,实是遗憾。”

李巨有点怨声道:“说真的.我在北派那么久,其实也跟帮主一样,从来没见过左长老一面,说不定他当了帮主,又躲起来,想瞧瞧他,把他当英雄,都没了影子,所以我觉得当帮主,该和帮众在一起.他才知道弟子疾苦,而能替我们解决问题。”

小乞丐已吆喝:“帮主应该如此才对。”

君小心笑笑说道:“其实冷护堂也不错啦!谁能像他一样,没有架子,还肯为帮中弟子劳碌奔波,不求名、不求利、只求和、只求兄弟情,若非左长老,他倒是最佳的帮主候选人.你们不觉得吗?”

不但是小乞丐,现还老乞丐也觉得冷秋魂不错,胆识够、没架子、又肯奔波,将来必定肯为帮中弟子卖命,若非左长老辈分高,他们都愿意考虑是否投他一票。

君小心当然不敢奢想一席话就把对手心意改变,而改支持冷秋魂,第一次接触,能化解敌我意识.甚至将冷秋魂任劳任怨形象显现众人眼前,让他们觉得他也不错,大功已告成一半。

随后,他开始谈些有趣事情:“你们知不知得冷护堂吃狗肉,是从何处先吃?”

有人猜道:“从脑袋,他才有领头风范?”

“不对,该是从两后腿。”

“为什么?”

“就是狗腿子嘛!跟我一样,跑断腿,十足劳碌命一个。”

众人一阵大笑。

君小心笑道:“都不对,你们再猜。”

“是从尾巴,看他那么会巴结人家。”

“不对,是从屁股,喜欢狗屁连篇。”

“不对不对,是从狗眼先吃.你没看他在车上,狗眼看人低啊!”

“也不是,我看是从狗爪先吃.他喜获四蹄走路,有点狗样嘛!”

“不,是狗舌,他喜欢喘啊!”

“谁说的?是狗牙齿,他喜欢吃硬不吃软!”

每说一句,立即引起哄堂大笑。

君小心斥笑道:“太离谱了吧?连狗牙齿也吃?难满你要他长狗牙不成?我这两根算不算?”

他撩开嘴,两只虎牙撑露,他还发出狗嘶声,引来众人清笑。

那人捉笑回答:“反正你要我们猜,我只好乱猜啦!不知猜对了没有?”

“猜对了!”

那人一阵欣喜,明知开玩笑,仍是高兴万分。

谁知君小心立即又泼冷水式说道:“也猜错了。”

众人一阵大笑,那人煞住得意神情,瘪笑道:“怎会猜队又猜错?这答案也太离谱了。”

君小心笑道:“一点都不离谱,那是因为……”

他转向冷秋魂,要他说出答案,冷秋魂一时不知君小心要他说什么,君小心嘴巴张呀张,冷秋魂还是不懂,只好自己说了:“因为我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狗脑想不出答案,所以不知道猜对或猜错了。”

众人一阵大笑。

“这是什么答案?简直在耍我们嘛!”

众人虽被耍,却笑的甚开心,似有甘心被耍之意。

君小心却急急说道:“我可没耍你们,正确答案是,他通常一口就把整只狗给吞入腹中,所以你们答案是对也不对,满意了吧?满意请拍手。”

众人一阵鼓掌,为君小心机智而喝彩。

“原来是整只吞了,难怪他狗头狗脑,想不出事情,狗腿狗屁,放的好臭啊!”

一阵解嘲中,早将双方距离给拉近,有若谈笑风生,而忘了参选一事。

君小心又向众人鬼扯一通,引来笑声不断。眼看天色渐晚,他才和冷秋魂下车,一一亲自和北派弟子握手告别。李巨也和小乞丐大拉关系,乞丐们早就喜欢上君小心和李巨,甚至也看上了冷秋魂,还管他什么左长老,这一票铁定是投给了冷秋魂。

金王玉则未敢乱动,他可发现不少金玉楼弟子,若大嚣张,传回家入耳中,又得讨罪受了,是以收敛不少,干脆充当马夫,免得多事。

握手过后,双方一一告别。

夕阳斜照之下,特别感伤,他们忽而觉得那长长印下的影子,竟如此挥之不去。这段鬼扯乱诌的感觉,竟烙得如此之深?那笑声仍响个不停,该是一份真情交融吧?有若脚底下一块块方石.无法踩灭。

他们忽而觉得,若是帮主能如此亲切而不分距离,那该有多好?

左长老能吗?

该选谁呢?这问题不停在他们心头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拉选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