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8章 大选

作者:李凉

四人上了马车,金王玉驱车巡城。

冷秋魂此时才冒出一身冷汗:“吓死我了,方才被栽陷,我几乎招架不住。”

君小心笑道:“这不是熬过来了吗?以后要记住,没到最后一刹那,岂能轻言放弃?”

“在下领受高招了。”

金王玉笑道:“有大侠客在,还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保证马到成功。”

李巨也怦然心跳:“那绿竹神迹一事,可也把我吓昏了,君大侠你用的计谋,差点成了致命伤,害我只高兴那么一下短暂时间。”

君小心瘪笑:“我哪知冷长老保密不周全?不过这样也好,神造不了奇迹,反而以人力造出神迹,把冷护堂推向了大英雄形象,虽然他们当时感受不深,但回去想想,仍会觉得办这种事不简单,觉得冷护堂魄力过人,很有出息,说不定一票就投给他了。”

冷秋魂苦笑:“若真如此,将来我可更苦了。”

君小心瞄眼:“当帮主,岂有轻松事?你看开些吧!要苦一辈子的啊!”

金王玉笑道:“既然是苦差事,竟然有人为它争得头破血流,何苦来哉?”

君小心谑笑:“你也别得意,将来你还不是一帮之主?也敢笑人,丐帮可比你那生意帮好管多了。”

金王玉不以为意:“我还有两位哥哥,轮不到我啦!”

“轮不到你?看着办吧!你大哥是养子,继位机会不大,你二哥心术不正,迟早会出事,如果你姊姊嫁了,我看你逃到哪里去?”

金王玉脸色一变:“那怎么办?难道要我去当和尚不成?”

“当和尚也逃不了噩运,你爹照样把你抓回来,为今之计,只有两种办法,一是把你二哥变得正派,一是阻止你姊姊嫁人,至于如何做,全看你自己啦!”

金王玉暗呼好险,他决定两样同时进行,免得出差错。

行进中,李巨已说道:“我是否还要去拉票?京城没来过,小乞丐也该不少才对。”

君小心道:“来不及啦!咱们得先赶向北休刀评,看看第一天投票情形,然后准备赶回君山,我看那冷长老脑袋炮炮的,不知把马匹给弄好没有。

李巨不解:“要马匹何用?”

“无机不可泄露,经过绿竹事件之后,我还得还是别告诉你们比较保险。”

李巨瞄眼:“你不信任我吗?”

“信任你?若非你说出绿竹神迹事,哪容得左天虎那么顺利掀开?这帐还没跟你算,你又想加帐?好利你不怕帐过头,我就告诉你。”

李巨闻言,急忙扭头干笑;“我不想知道了,你的帐,我还不起,反正只剩三天,不急嘛!”

他怪异表情,逗得金王玉呵呵直笑。

君小心讪逗几句,也没时间跟他周旋,在绕市告别京城弟兄之后,四人已连夜赶路,直放洛阳休刀坪。

二月十五。

一大早。

北休刀评已聚集几位掌门,包括少林掌门海印、武当掌门春阳真人、金玉楼楼主金王天,他们全被丐帮过来监票,以示公正。

除了掌门之外,丐帮和金玉楼、七巧轩也派出数十位人手,筹直投票场,以能使丐带弟子顺利投票。

投票场即设直在休刀坪中间大街道之场,正巧也是君小心开设当铺之地,他那数丈高布条招牌并未被毁去,金王天为了表示对他尊重,只临时移向较边处,轻风徐来,布条轻晃,仍自显眼。

常年不除的街道长草,此时也拔个精光,以便两边人马赶来,票场临时以木屋搭盖,腰身以下透空,免得有人搞鬼,里头各直十四大钱箱,居中留有小洞,以能投票。铁箱分得黑白两色,白色代表左天虎,黑色则是冷秋魂。

投票方法,并非以纸签票,而是,以钢珠投选,此珠约有五分重,大小如牛眼,青钢打造,印有丐帮标记、青竹杖和降龙钵。此乃诸位长者商量结果,参照扬州选美以投珠方式选票,如此可以防止作弊。因为钢珠只在今日铸造完成,模具立即被毁,若有人想仿造,短短三天,是无法造出,自不必担心假冒品出现。

丐帮弟子则以随身麻袋领取银珠,小乞丐未领正式麻袋,却也有人帮封袋,拿来抵验,亦能取珠。

钢珠共有十万颗,但顾及长老可多领,又加塑五万颗,全是封入铁箱之中,得让诸位监票长老允许,始得开封启用。

北投票场有骏身份者,则为执法长老徐空雁和太原分能主官震,两人早坐于木屋旁长板桌前,等着丐帮弟子前来领珠。

一大早即陆陆续有人前来投票,徐空雁和官震不停招呼,欢迎弟兄投向自己支持者,弟兄们自是心里有数,打哈哈地领珠,往屋内行去,至于要投黑箱白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只听咚地一响,那丐帮弟子总会报以掌声,毕竟这是全国首创,以一己之心选出帮主,何等光荣。

投票者欢天喜地投下银珠,走出票房,也不忍离去,总想看出结果。

更有五、六袋长老,领来五六颗钢珠,一口气往箱中抛去,咚咚咚咚脆响,听来更是过瘾。

这还事小,尤其近午时。有人喊着“白箱满一口啦”,那支持左天虎者,莫不欣喜蹦跳,大呼小叫,差点就要鸣炮了呢!”

比事后来破制止,因为监选者认为足以影响投票者的情绪,其实里头有黑白各十口箱子,每箱可装五千颗铜珠,各箱装满,也得五万人,该是北派第兄总数,一日时间,恐怕是满不了,根本无须顾虑无处可投。

及至下午。

已来了将近两万人次,投票还算踊跃,谁愿意放弃这第一次表现名已有自主权的机会?

将近申时黄昏,今日投票工作将告一段落。

君小心一行方匆匆赶来。

原来马车不只一辆,变得三辆挤满无数小乞丐,原是搭便车来的。

人未到,声先到,君小心高声尖叫:“南派候选帮主来啦,请鼓掌表示欢迎!”

一时丐帮弟子也报以掌声。

金王玉威风八面,直催马匹赶来,忽见得父亲在前欢迎,惊喜叫爹,感到羞窘,马鞭也不敢抽去,免得威风过头了。

金王天见着儿子如此开心和威风,倒也报以微笑。

马车放缓,君小心但觉有意,顺势瞧去,始发现金王天和海印大师,以及怒目瞪来的春阳真人,他打哈哈笑着:“有帐慢慢算,别误了丐帮大事,小金蛋,冲啊!”

金王玉只好再扬鞭,直冲领票区。

那多小乞丐等不及,哇哇大叫,一窝蜂已跳下马车,挤往领票桌,任由李巨叫嚷,还是没得效,喊到后来,李巨也笑了。

小乞丐万头乱钻,倒也忙坏了徐空雁和官震,尤其他们叫嚷要投冷秋魂一票,该怎么办?气得官震怒喝:“不会投票就别投。”

然而小孩性子已起,哪管得了官震发牢騒?兀自争先恐后。

还是君小心有办法,跳向小孩,击掌喝叫:“要投票,得绕场一圈,快跟我来!”

一二一二叫着,他跑在前头,小乞丐觉得好玩,立即也跟在他后头,一二一二整齐跑了过去。形成一条长龙。当真绕着街道旋行一圈。

君小心见得他们已受控制,才带回领票处,笑道:“投票很重要,但是新帮主在此,应该让他们先投才对呀!你们说对不对?”

小孩立即叫对,蹦蹦跳跳,十分活泼,瞧得其他弟子直摇头,笑声不断。

“既然如此,咱们快拍手,请新帮主投票。”

小孩立即猛鼓掌。

冷秋魂也不敢怠慢,交验四口麻袋,领了铜珠往木屋行去。

君小心趁此机会向小孩说道:“待会儿你们领到铜珠,就往黑色箱子投,那是新帮主的箱子,投得越满越好,知道了没有?”

“知道啦!”

“可是一个太少,可以不可以多买一个?”

君小心笑道:“不行,每人只能一个,要是能买,铜珠就不准了,何况别人比你有钱,你甘心他买比你多,去投别人吗?”

“不甘心,还是一个好。”

“知道或好,帮主已出来啦!换你们去领铜球.一个一个来,别把长老累坏了。”

小名丐倒也听话,一一排队领珠。

然而第一位去投票,立即又跑出来,叫着:“怎么投?我找不到洞口。”

君小心怔诧:“怎会没洞?”随又明白,可可笑起:“你矮冬瓜,当然找不到洞口了,小巨人你先过来,趴在箱口下,让他们垫垫,我去找椅子。”

李巨立即自告奋勇:“没问题,垫得越高,投的越多,为帮主牺牲,在所不惜。”

他很快爬向木屋,伏身地面,让小乞丐投票,一时铜珠咚咚作响,乐得小乞丐哇哇叫好,可也让北派支持者脸色深沉。这群乞丐,没有千人,少说也有七八百人,声势不小。

李巨先前还感到好玩,但踩过百人之后,已唉唉急叫,要君小心赶快找椅子来,他决吃不消了。

君小心本以为他蹲的甚开心,椅子可以免了,现在见他苦命急叫,呵呵笑起:“这么不耐命,只一下就受不了?还说要为帮主牺牲?”

李巨干笑:“我牺牲没关系,可是我倒了,小乞丐也投不了票,你还是快找椅子来吧!”

说话间,又被压得唉唉叫。

君小心这才赶忙寻椅子,徐空雁则将坐椅送来,解决了李巨痛苦。

小乞丐们投完铜珠,已是过了申时,将要开出今天票数,正是紧张时刻。

君小心问向徐空雁及官震:“开票如何算法?”

官震冷道:“当然是一颗颗算了。”

“你有几人算?”

“是我和徐长老,两人足足有余。”

君小心弄笑:“你算吧!就算你一秒钟算一颗,一分钟六十颗,一小时三千六百颗,再加上搬箱、拆封、密封,足可让你算到明天。这是正确的,要是算错了,再重来,你就得算三个月啦!若有人不服,一再要求重算,我看三年都算不完。”

两长老登时感到棘手。这问题,他们事先并未想到。

徐空雁问:“那该如何?木已成舟,似无他法……”

君小心道:“用秤啊!反正一颗珠子重五两,秤出来,再扣掉铁箱重量,数目一定错不了。”

这方法,在官家算元宝时,时常用到,自也能拿来当准绳。

商量结果,官震自认稳操胜算,比数一定差距甚大,遂答应了。

徐空雁则不放心:“要是只差些许重.如何是好?”

“那只好用算了。”君小心笑道:“不过到那时,你也别想以那几颗差距论输赢,因为那太容易作弊了,输的一方,一定不服,闹到后来,还是重新投票。”

徐空雁也知此情况若发生,只有重选一此,也答应了,并希望此次选举,能出现明显差距,免得再出问题。

在征得三位执事意见之后,立即以此方法进行“秤票”。

徐空扈和官震同时飞的传书回总部,以便同时有衡量标准。

随后金王天又叫金玉楼弟子找来大抬秤。

在监察人目光监票下,先把白箱打开,检验有无其他不是铜珠之类东西,以免蒙混充数,然后倒入台秤木箱中,秤得重量,扣去木箱实重,记录后倒回铁箱。

白箱共有十万两千三百五十五两,换成斤数,则有六千三百九十七斤又三两,换算票数,则有两万四百七十一颗。

北派支持者,一阵欢呼,第一日投票,几乎炒过半数,实是光荣。

黑箱也秤出斤数,一千八百五十四斤又六两重,换为两数二万九千六百七十两,得票数为五千九百三十四票。

和北派相比,形成三六波。

南派支持者亦是一阵欢呼,原本是空票源,现在终于有了成果,可见冷秋魂北上参选,已有了效果。

若保持此成绩,只要南派得以二八波,冷秋魂将获胜。

双方各怀算盘,欢声连天。

秤过钢珠,加以装箱,由三位执事亲自上锁,立即埋入地面,由两派人手共同监管。

此时金王玉则转告君小心,表示他父亲有意请客。

君小心则言大局未定而不得分身,金王玉只好失望了。

离家已近两月,父亲又在场,金王玉县想跟着君小心,却难开口。君小心也不愿拆散人家父子,已派金王玉在此监票,免得小乞丐又来,找不到投票洞口,金王玉也欣然答应,并言明投完票再聚头。

君小心自是大打包案。为免得春阳真人找麻烦,还是先溜为妙,唤来小乞丐上马车,一路又赶往南方了。

他忽然丢下话来,说是请客一事,就让小乞丐大吃一顿。金王天老远地也点头.小乞丐已哇哇激动叫着,随着马车,绝尘而去,逗得丐帮弟子一位轻笑,难得见着丐帮也有活泼可爱的下一代,自该庆幸。

金王天和海印也报以微笑,唯独春阳江人曾被捉弄,怀恨在心,但他自持身份,也不既当场发作,只好眼巴巴瞧着君小心扬长而去,他暗下决心,以后定要讨回这笔怨气。

天色已暗,丐帮弟子慾保护选场,不得离开,金王天尽地主之谊,送来酒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大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