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29章 妖人乍现

作者:李凉

走在路上,君小心想起第一当交代要寻得妖怪右手,心想着就算找得到,恐怕也烂成骨头,他难道有办法辨认吗?

他忽而心生一计,想找来假骨头,蒙骗那怪物,也好探出他真面目,不然耍耍他,有何不可?

另外.他又想及有关不死丹之事,不知金王天是否杀了第一当友人全家,那被盗走的小孩又在何处?

想及此事,他得赶回金玉楼,把事情给弄清楚。

心事已定.遂又返往北方。不一日,行至金玉楼。

金王天立即出门迎接,并带到迎松台,居高临下,欣赏洛阳城景色,别有一番情境。

香茗送上,君小心喝它几口,遂也不多说,拿出了不死丹,透红晶莹,甚是好看。

金王天怔然:“不死丹!它怎又在你手中?”

“抢回来的。”“从何人之手?那黑脸少年?”

“不,从一对夫妇手中。”

“他们是谁?”

“不清楚,只知那个女的怀胎待产,还中了九阴之毒。”

金王天闻言,脸情激变:“少侠知道了?”

“不错,你最好说清楚。”“你想知道些什么?”

“这不死丹,的确是你偷的?”“嗯。”

“你可知那妇人需要这丸救命?”“知道。”“你还偷?”

“我留了极乐宫灵葯,它该能解去此毒,那该能救回她的命才对。”

“你胡说.你跟人串通,先将那夫妇杀死,再盗走灵丹,更可恨,你们还剖腹盗走胎儿,居心何在?”

“真有这种事?”金王天甚是惊诧。

君小心瞪紧他:“你最好说实话,否则金玉楼将有大灾难。”

金王天深深吸气,缓缓说道:“灵丹是我偷走没错,但我却不曾向他们夫妇下毒手,更不会剖腹取婴,这太无人性了。”

“不是你,你也该知道是谁手的?”“我不清楚。”

“胡说,那夫妇死前,还碰上别人,否同怎会传出此事,可见那人是跟在你后面,你会不知?”

“是不是极乐妖女?只有她知道我的去处。”

“你不是说她不能出宫?”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敢确定。”

“你又如何找到他们,得知灵丹消息?”

“是无意中碰上的,那男的去抓葯,我正巧也在葯局,他说要配得灵丹服用,我在寻葯,闻及灵丹,也不管他说的是何物,就跟去,结果碰对了。”

君小心想探得线索,又断了线,盯紧金王天,冷道:“事关重大,我不能相信你,只能相信我自己。”

“少侠想要测我脑中思想?”“不错。”

金王天眼眉稍抽动,终究点头:“你到吧!能澄清此事,比什么都重要。”

“放心,除了此事,我不会偷你其他秘密。”

君小心遂运起功力,超胞波摄向金王天,他也合作,不做任何抵抗,眨眼已渐渐昏沉,往昔记忆渐渐浮现。

那是一间处在山林隐秘茅屋,里头不停传来呻吟声,金王天躲在外头树梢,往下礁探,见得男者四十上下,不停慌张走来走去,还奔出外边拿起煎葯壶子,倒出黑如墨汁葯液,拿出不死丹,想置入葯液中,又举棋不定,似不知该如何服用此葯,终于还是收回,说声:只有多苦她几天了。他拿着葯对回房,喂服女子,不久,女子已熟睡。那男者沉叹几声,过于劳累,也就伏身桌面,睡着了。金王天趁此潜入,盗取不死丹,临行瞥向那病女人,觉得不忍,遵从怀中拿出三颗葯丸,以指代笔,刻向桌面:三日服用一颗,九日可除病。随后他才离去。

君小心摄至此,已张开眼睛,金王天并没说谎,那又会是谁,跟在后面杀人,企图嫁祸第一当?

他撤去超脑力,金王天悠悠醒来,并未问及此事,只双目注视君小心,对于赤躶躶将内心秘密交予他人手中,那种感觉跟脱光光走在大街上差不多,纵使他修养到家,君小心也答应不盗取其它秘密,他还是有点不自在,只是未表现在外表罢了。

君小心道:“你没说谎。”

“多谢少侠相信。”

“可是却明明有人杀了他们夫妇。”

“少侠可否说的仔细些,也好老夫有个联想。”

“那人杀死这对夫妇.还嫁祸七音城主,因为那夫妇的朋友,就是天下第一当,不是我,是确确实实的第一当本人。”

“你见过他了?”金王天甚吃惊。

“见过,灵丹就是他从黑脸少年手中夺回。”

“那他已知是我偷走的?”“我还没说。”

“多谢。”金王天嘘口真气,纵使自己学得天王七式,但对于第一当这位天下第一高手,他仍顾忌甚多。

“既然你没杀人,我也不会说了,最重要是那名凶手可能盗走胎儿,非找他也来不可。”

“如此看来,该是第一当仇家,他早跟踪那夫妇,碰巧我先到一步,偷走不死丹,他随后赶来,杀了那夫妇,又嫁祸七音城主,好让第一当去找城主报仇。”

“可是他又为何要盗走婴儿?难道息养他成人,然后叫他会杀第一当?”

“有可能如此,可惜真实事情,我也不了解。”

君小心想从他身上得到答案,是不可能了,只得另想办法。

“我看还是我极乐妖女查一起,她心肠坏,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不易对付,尤其是进入极乐宫之后。”

“管她的,大不了一把火把她给烧出来。”君小心觉得问不出结果,还不如去找金王玉鬼混,免得浪费生命:“金王玉可在?”

金王天轻笑:“在,不知怎么,他现在一直缠着他姊妹,王超却一直缠着他。”

君小心暗自想笑:“看来他是怕接掌金玉楼,现在不停下功夫了。”

他问:“不知楼主以后想传位何人?”

“……可能的话,该是王超,如果他行为不正,只好考虑王玉了。”

“呵呵,你不觉得你女儿也是很好的人选吗?”

“女孩子家,总要嫁出门,怎能把她算在内?”

“我看是小金蛋搞错方向喽!”

君小心暗自弄笑,很快告别金王天,在书香接奔去,金王天则较笑不已,心想儿子交上了君小心,将来大有可为,这该是他的福气。

君小心对书香楼并不陌生,很快找来此处,还未进入庭园月门,已听得金王玉唉唉乱叫。

另有金王超在后追赶声:“怕什么,给我喝一点,有何关系?将来我功力大成绝忘不了你。”

他虽被禁关半年,但三月一过,金王天不忍,又把他放出来,却不知他为何穷追金王玉不放?

君小心但觉有趣:“小金蛋得了什么宝物?让他哥哥如此追杀?”

他已潜入庭园,躲向一株桂花丛,隔着池塘,往对岸铺花大理石草坪,金王超拿着匕首,不停追赶落荒躲逃的金王玉。

君小心瞧的直皱眉头:“那小子想杀人不成?”

话未说完,金王玉一时滑脚,摔向地面,金王超猛冲扑,将他结实压住,笑声甚邪:“你就分我一点,有何关系,看你长胖不少,还差那么一丁点?”

按住金王玉,匕首就想切向他手臂。

金王玉可吓得没命挣扎:“救命!哥哥要杀人啦!他要喝我的血……”

话未说完,金王超赶忙将他嘴巴封住.斥笑道:“叫什么?哥只要一些就够,你当它跌倒划破皮就是,干嘛那么大声?”

金王玉还是挣扎,金王超却不肯放弃切肉喝血,老想抓住手臂,也好划肉吸血。

君小心瞧得好气又好笑:“这小子为了练功,竟然连弟弟的血也要杀来喝?这是什么世界?”

原来金王超见着父亲喝了弟弟鲜血之后,练得神功,在失去不死丹之下,他也想喝得弟弟含有灵葯的鲜血;想必大功也能大成,所以一放出关,立即找老金王玉,想吸他鲜血,才有此闹剧发生。

眼看金王玉就要遭殃,君小心忽而抓起在丛中石头,往水池丢去,石头有巴掌大,丢得水花溅得半天高。

金天超立即被惊住,喝声谁,往花丛瞧来,匕首赶忙收起。

君小心不做声,金王超找人不着,贼眼乱溜,金王玉却趁此机会挣脱哥哥,想没命逃着,谁知方逃三四步,却又被抓住腰带,他猛力挣扯,腰带被拉断,裤子为之掉落。

金王玉气笑道:“哥你变态不成?”赶忙抓起裤头,拔腿即想再奔。

然而这一停顿,金王超早拦过来,邪笑道:“哥对你没兴趣,不过要脱光你裤子,让你选不掉!”

“我要告诉爹去。”

“你敢?”

说及父亲,金王超大为吃惊,手中半截腰带甩向弟弟,卷住他左腿,往后一拉,金王玉又绊倒,金王超心知不能等,又抓起匕首往弟弟划去,现在不划手臂,白净屁股较大块,也将就些。

君小心见状,心知要糟,立即打出石头,直射金王超脑袋。

石头虽快,匕首也不慢,两兄弟几乎是同时唉叫,金王玉臀部被划出三寸长血痕,痛得他尖叫。金王超则被打中左后脑,差点栽昏地面。

他急叫:“不好,有人?”顾不得再回头,匕首藏身,赶快掠过高墙,逃之夭夭。

君小心此时才呵呵笑着,往金王玉行去。

“如何?屁股挨刀,很过瘾吧?”

“是大侠客?我糗了……”

金王玉先是惊喜,听出君小心声音,复又想及自己屁股光秃挨刀,实在没面子,想掩裤盖去,又怕弄及伤口,一张脸瘪抽痛窘笑着。

君小心讪笑:“怎会这么严重?几天不见,行情就看涨,连屁股都有人买了?”

金王玉窘笑:“别说啦!是我哥哥疯了心,想喝我血,打又打不过他,只好挨刀,你替我敷上葯如何?要是别人走来,我就失身啦!”

“失身?没那么严重吧?露点屁股算什么?又不是女的,那么珍贵,我看你干脆穿铁甲,从此则无‘后顾’之忧了。”

他还是拿出金创粉,撒向伤口,不时称赞:“保养的那么好,难怪你哥哥会看上这块嫩肉,不论吸咬,皆是一流。”

金王玉窘笑:“从此我屁股就变成二流了,有了刀疤,再也美不起来啦!”

君小心轻叹:“真可惜,否则你可以卖屁股,现在只能卖肉啦广!”

“卖谁都没有关系,只要别卖给哥哥就行了,你替我想想办法,免得我又遭殃了。”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你不知能否照办?”

“你快说,我一定照办。”

“很简单啊!每天吃蕃薯,放臭屁,保证熏得他不敢再啃你屁股。”

金王玉瘪笑:“以后怕再如此,我只好照你方法会治他了。”

葯已敷好,金王玉勉强垫上布片,方自套上裤档,免于春光外泄。

君小心轻笑:“你哥哥要喝你的血,恐怕你防不胜防了,何不干脆弄一大碗给他喝,否则你睡得安稳?”

金王玉叹息:“看来只有跟爹说,要爹再把他关起来。”

“能关多久?一辈子?不可能吧!”

“这如何是好?我生命时时受到威胁……”

“所以说,你干脆弄一碗给他喝,不就成了!”

“这么一大碗,我还有命在?”

“就是一大桶,也不关你的事。”君小心弄笑:“我又没叫你挤自己的血,杀只公鸡,让他补补不就成了?保证他喝了,每天早上还会爬起来咕咕叫!”

金王玉眼睛一亮:“这方法甚好,不过,呵呵,他要是真的叫起来,那如何是好?”

“这有何不好?从此金玉楼不必再养公鸡,每天早上就听他声音即可,封他一个‘鸡公子’名号,将无敌天下啦!”

金王玉憋笑着:“看来也只好如此,免得我老命不保;你,这次怎么这么快即回来?”

“想你啊!”

“真的?”金王玉甚是惊喜。

君小心讪笑:“想回来看看你失身的惨剧。”

金王玉登时窘笑:“你老远就猜到了?”

“不必猜。”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有随时失身的习惯。”

“这习惯很不好喔……”金王玉笑的更瘪,愈想愈怕,急道:“我看还是先去抓公鸡,免得哥哥又来了。”

坐立不安之下,也领着君小心,往后院厨房园区,计算哪只公鸡较为雄伟,两人合力逮着一只七冠红公鸡,杀了它,红血足足一大碗。

时近黄昏,肚子已俄,两人送烤起鸡肉。

金王玉捧着那大碗鲜血,笑个不停,忽见鲜血快凝结成块。

“怎么办?要是硬黑了,哥哥可能不会相信……”

君小心灵眼一闪:“算啦!你还是现在去吧!我留你一半鸡肉。”

金王玉想走,却又舍不得烤鸡:“你真的要留给我喔!”

君小心瞪眼:“胆小鬼,怕我吃光?就算吃光,园里还有那么多只,你怕饿着?”

金王玉想想也对,遂干笑:“我去去就来。”

急忙奔前。

君小心喝住他。

金王玉煞停,一脸担心,不知又出了什么问题。

君小心摆摆手:“跑这么快,送死啊?别忘了屁股挨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妖人乍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